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二章 井边悟道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二章 井边悟道

    在离寇仲和徐子陵登岸处约十多里的东平郡闹市中一座酒楼二栖处,他们叫来酒菜,
大吃大喝。

    临别时,李世民赠了他们一笔可观的钱财,寇仲当然不会客气,所以立时变得意气
风发,出手阔绰。

    徐子陵按着酒壶,劝道:“不要喝了,看你快要醉倒哩。”

    寇仲推开他的手,自斟自饮道:“就让我醉他娘的这一趟吧!保证以后再不喝酒了。”

    徐子陵气道:“不是说自己看通了吗?现在又要借酒浇愁,算什么英雄好汉?”

    寇仲瞇着醉眼斜兜着他,推了他一把怪笑道:“这叫借酒庆祝,庆祝我仲少第一趟
学人恋爱便爱出了个大头佛来。哈!就为她奶奶的醉那么一次,将来我定要她因嫁不着
我而后悔。柴小子算什么束西,竟敢看不起我。来!干杯!”

    徐子陵拿他没法,见酒楼内仅有的几个客人都拿眼来瞧,只好举杯相碰,闭口不言。

    寇仲此时不胜酒力,伏到台上咕哝道:“够了,现在让我们到隔邻那所青楼去,拣
个比她美上百倍、千倍的女人,看看是否没有她就不成。”

    徐子陵乘机付账,硬把他扯了起来,扶他下楼,口中顺着他道:“去!我们逛窑子
去。”

    寇仲登时醒了小半,道:“可不要骗我,一世人两兄弟,你定要带我到青楼去,还
要给我挑选个最可爱的俏娘儿。”

    这时两人来到街上,正是华灯初上时刻,本应热闹的大道却是静似鬼域,秋风飒飒
下只间中有一两个匆匆而过的路人,一片萧条景象。

    徐子陵苦笑道:“看来你仍然清醒!”

    寇仲色变道:“原来你并不打算带我到青楼去,这样还算兄弟?”

    徐子陵硬撑道:“我有说过吗?”

    寇仲忽地挣脱徐子陵的扶持,跄踉走到道旁,蹲身俯首,“哗啦啦”的对着沟渠呕
吐大作。

    徐子陵扑了过去,蹲低抓着他肩膊,另一手为他搓揉背心,心中难过得想哭。

    他从未见过寇仲这么不快乐的。

    寇仲呕得黄胆水都出了来后,低头喘着气道:“小陵!我很痛苦!”

    徐子陵叹道:“你的爱情大业尚未开始,便苦成这样子,假若李秀宁曾和你有海誓
山盟之约而又移情别恋,你岂非要自尽才行。”

    寇仲摇头道:“你不明白的了,昨晚你和李小子研究账簿时,我逗她说话都不知多
么投契,她还表现得很关心我的。”

    旋则凄然道:“现在回想起来,才知道她只是代李小子盘问我们的来历,由始至终
她都没有放我寇仲在心上。”

    徐子陵颓然道:“早该知道这些高门大族不会看得起我们这种藉藉无名的小脚色的!
今趟你是否自寻烦恼呢?”

    寇仲显巳清醒过来,虎目异光烁动,沉声道:“好兄弟放心吧!经过这回后,我寇
仲再不会那么轻易对女人动情了。”

    徐子陵试探道:“还要去逛窑子吗?”

    寇仲凄然摇首,让徐子陵扶着他站了起来,道:“找家客栈度宿一宵,明早立即起
程到荣阳,待找到素素姐后,我们便……哈!”

    徐子陵扶着他沿街缓行,奇道:“有什么好笑的?”

    寇仲搭着他肩头,愈想愈好笑道:“事实上老天爷待我们算是不薄,至少我们巳能
进窥上乘武功门径,练成了娘说的第一重境界。囊里既有充足银雨,又起码知道‘杨公
宝库’在京都跃马桥附近某处,,更得到了可害得宇文化骨真的化骨的账簿,我却仍要
为一个女人哭哭啼啼,确不长进。”

    徐子陵欣然道:“这才是我的好兄弟,但你还想当皇帝吗?”

    寇仲默然片晌,停下步来,认真地道:“我们自懂事开始,便要看别人脸色做人,
这样有啥生趣。是否想当皇帝我不敢说,但总之我不想再屈居人下,我们有什么比别人
不上呢?”

   

    徐子陵同意道:“我们确不输亏于任何人。”

    寇仲呵呵笑道:“就让我们闯出一番事业来吧,让娘在天之灵也感欣慰,以后再没
有人敢当我们不是东西了。”

    徐子陵听得豪情大发,高唱当时流行的曲子道:“本为贵公子,平生实爱才。”

    寇仲接下唱道:“感时思报国,拔剑起蒿莱。”

    两人迈开步伐,朝前奋进,齐声唱下去道:“西驰丁零塞,北上单于台。登山见千
里,怀古心悠哉。谁言未忘祸,磨灭成尘埃。”

    歌声在昏黑无人的街道上激荡回响。

    寇仲和徐子陵终暂别了东躲西逃的生涯,可放手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了。

    两人来到一口水井处,坐倒井栏旁。

    寇仲探头瞧进水井去,见到井底的水正反映着高挂晴空的明月,笑道:“这就叫井
内乾坤,比老爹的袖里乾坤更深不可测。”

    徐子陵学他般伏在井口处,苦笑道:“这东平郡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所有客栈都客
满了,偏是街上却泠泠清清的。咦!”

    寇仲奇道:“你在看井中之月吗,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徐子陵露出深思的神色,
虎目放光道:“我打像把握到了点什么似的,却很难说出来。”

    寇仲呆了半晌,再低头细看井内倒影,恰好有云横过正空,月儿乍现倏隐,心底确
泛起某种难以形容的味儿。

    徐子陵梦呓般道:“娘不是说过她师傅常谓每个人都自具自足吗?这口井便是自具
自足了。井内的水就等若人体内的宝库,可拥有和变成任何东西,像这一刻,明月都给
它升到井底去,你说不真实吗?事实却是真假难分,只要觉得是那样子,就该是那样子
了。”

    寇仲一对大眼亮了起来,一拍井栏道:“说得好!再看!”随手执了块石子,掷进
井内去。

    “噗通!”一声,明月化成荡漾的波纹光影,好一会才回复原状。

    徐子陵喜叫道:“我明白了,这实是一种厉害的心法,以往我对着敌人时,开始时
仍能平心静气,就像井内可反映任何环境的清水。可是一旦打得兴起,便咬牙切齿,什
么都忘了。”

    寇仲叹道:“你仍未说得够透彻,像我们见着老爹时,便像老鼠见到猫般,上趟对
着尚公亦是那样。假若我们能去尽惊惧的心,像平常练功那样守一于中的境界,便能变
成这井中清水,可反映出一切环境,与以前自有天渊之别。”

    徐子陵侧头把脸颊贴在冰凉的井缘上,叹道:“我高兴得要死了!若能臻至这种无
胜无败,无求无欲,永不动心的井中明月的境界,就算短命十年都甘愿。”

    寇仲尚要说话,足音把两人惊醒过来。两人循声望去,见到两名配着长剑的大汉正
朝水井走来,其中穿灰衣的喝道:“小子不要阻着井口,老子要喝水呢。”

    寇仲笑道:“让小子来侍候大爷吧!”

    两人夹手夹脚放下吊桶,打了清水上来。

    那两名大汉毫不客气接过喝了。

    另一人道:“小子都算精乖,这么夜了,还磨在这里干吗?”

    徐子陵道:“闲着无事聊天吧,请问两位大叔要到哪里去?”

    灰衣大汉冷冷瞪了他一眼,冷笑道:“告诉你又怎样,够资格去吗?”话毕和同伴
走了。

    两人对望一眼,都为丈八金刚,摸不着头脑。

    寇仲道:“横竖无事,不若吊尾跟去,看他们神气什么?顺便找个地方将就渡过这
一晚也好。”

    徐子陵欣然同意。

    两人童心大起,展开轻功,飞檐越壁,如履平地,真个得心应手。

    忽然间他们进入了以前只能于梦想得之的天地间,那种与一般人的世界虽只一线之
隔,但又迥然有异,,只属于绝顶高手方可臻致的轻功境界,使他们充濡了神秘不平凡
的感觉。

    他们的心化成了井中之水,无思无碍,只是客观地反映着大宇宙神秘的一面。

    当他们的头由一处屋檐探出来时,那两名太漠刚由横巷走进一条大街上。

    只见座落城南的一座巨宅门外,车水马龙,好不热闹。门内门外灯火辉煌,人影往
来,喧笑之声,处处可闻。

    寇仲凑到徐子陵耳旁道:“原来所有人都到了这里来,定是寿宴婚宴一类的红事,
我们也去凑个兴如何?”

    徐子陵道:“难怪那两个混蛋笑我们没资格去了。只看派头,便知这办喜事的人非
同小可,没有请帖,怎样混得入去。”

    寇仲似从李秀宁的打击完全回复了过来,充满生趣的道:“前门进不了,就走他娘
的后门,现在找们衣着簇新,只要混得进去,谁都不会怀疑我们是白撞的!”

    寇仲不待他答应,径自跃下横巷,举步走出大街。

    徐子陵只好追着他去了。

    两人肩并肩朝街角的大宅走去,这才发觉刚才那角度看不到的府门对街处,挤满看
热闹又不得其门而入的人群,少说也有数百人之众。

    一群三十多名身穿青衣的武装大汉,正在维持秩序,不让闲人阻塞街道,防碍实客
的车马驶进大宅去。

    寇仲大感奇怪道:“我的娘!这是什么一回事,这家人就算摆酒宴客,也不会吸引
到这么多人来看呢?”

    徐子陵见到前面的一群闲人给数名大汉拦着,赶了回头,忙截住其中一人问道:
“哪里有什么大事了?”

    那人两眼一瞪,把气发泄在他俩身上,怒道;“连名传天下的石青璇来了都不知道,
快滚回窝去凑你们老娘的奶子吧!”言罢悻悻然走了。

    两人一听都呆了起来。

    要知石青璇乃名震全国的奇女子,以箫技震惊当代。早在扬州便听过她的名字,只
不知谁人这么大面子,把她请到了这里来表演。听说她一向过着隐居的生活,没多少人
能欣赏到她的箫音,但听过的无不佩服得五体投地。

    寇仲一肘打在徐子陵胁下,怪笑道:“今晚不愁寂寞了,既有戏看又有便宜酒喝。”

    徐子陵心中一热,笑道:“若你再喝酒,我便不奉陪了。”寇仲忙道:“不喝酒哩,
来吧!”

    他见前路被封,领徐子陵绕了个大圈,来到了占地近百亩的豪宅后墙处。

    他们轻易越过高墙,到了宅后无人的后院里,往前宅走去时,见到主宅后的大花园
内花灯处处,光如白昼,挤满了婢仆和宾客。

    两人掸掉衣衫尘埃,大摇大摆地混进人群里:心中大感有趣。

    寇仲金睛火眼的打量那些刻意装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客,不时指指点点,评头品足,
似真的把李秀宁完全置诸脑后。

    挤入华宅的主堂内时,气氛更是炽烈,人人都在兴奋地讨论石青璇的箫艺,就像都
是研究她的专家那副样子。

    厅内靠墙一列十多张台子,摆满了佳肴美点,任人享用。

    寇仲搂着徐子陵在人群中左穿右插,叹道:“早知有此好去处,刚才的那顿晚饭就
留到这里才吃呢!”

    徐子陵忽地低呼一声,扯着寇仲闪到了一条石柱后,似要躲避某些人。

    寇仲一头雾水,不解道:“什么事?”

    徐子陵伸手一指道:“看!”

    寇仲探头望去,只见到六七个贵介公子,在男女纷沓的宾客群中,正团团围着两个
美丽的少女在说话,相当惹人注目。精神一振道:“这两个妞儿确长得很美。”

    徐子陵气道:“我不是说他们,再看远一点好吗?还说不那么容易对女人动心了。”

    寇仲依依不舍的移开目光,这才见到堂侧的一组酸枝椅中,坐了三个人,其它人都
只能立在一旁,更突显了这三个人的身分地位。

    中间一人须发皓白,气度威猛,却是衣衫褴褛,虽是坐着,但仍使人感到他雄伟如
山的身材气概。

    另一人身穿长衫,星霜两鬓,使人知道他年纪定巳不少,但相貌只是中年模样,且
一派儒雅风流,意态飘逸,予人一种超凡脱俗的感觉。

    寇仲这些日子来阅历大增,但仍感到这两人超然出众之处。

    陪这两人坐着说话的是个大官模样的中年人,非常有气派,亦给人精明厉害的印象。

    寇仲心中奇怪,这三个人虽看来像个人物,但徐子陵仍不该大惊小怪。

    这时徐子陵的声音在他耳旁响起道:“那不是我们遇过的沉乃堂吗?”

    寇仲吓了一跳,迅速在围着三人说话的十多人间找到了沉乃堂。

    当日两人被杜伏威押这去取《长生诀》,途中遇上沉乃堂和粱师都的儿子梁舜明等
人,发生冲突,致两人能乘乱溜走,这些日子来早忘掉了,现在见到沉乃堂,登时记起
他的美人儿姨甥女沈无双来。

    徐子陵低声道:“还不快溜!”

    寇仲硬撑道:“为什么要溜,不听过石青璇的箫声,怎都不会溜的了,何况沈老头
又见不到我们。”

    又道:“那官儿看来就是主人了,不知这两个是什么人物呢?”

    徐子陵暂时拋开了沉乃堂,应道:“只看其它人对他们的恭仿模样,便知是非同凡
响之辈。嘿!绝顶的高手应该是这种气派哩!”

    就在此时,那威猛老者和长衫儒生,都像察觉到两人在注视他们般,眼神不约而同
向两人射来。

    两人吓了一跳,忙缩回柱后去。

    寇仲低呼道:“我的娘!高手真是高手,不是玩的。”

    心慌胆跳中,徐子陵感到后侧有人欺近来,还以为是其它实客走过,但却清楚感到
对方的手正向自己肩头拍过来。

    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微妙感应,他一点都看不到对方的动作,偏是却清楚知道。

    在这剎那,他的心神进入了能反映天上明月的不波井水境界里,把握到对方并非是
要下手伤害自己。

    手掌拍上肩头,温润柔软。

    寇仲也感有异,与他同时转身朝来人望去。

    一瞧下,两人立时魂飞魄散。

    竟是扮作俏书生的东溟公主单琬晶,一个他们目下最不想遇上的人。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