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四章 奇女青璇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四章 奇女青璇

    欧阳希夷向前跨了三步,把与跋锋寒的距离缩短至两丈。

    他步伐间的气势,加上他雄伟如山的身材,凌厉的眼神。自然而然便流露出令人无
可抗御的气度。

    跋锋寒嘴角仍挂着一丝笑意,负在身后的手拽起了外袍下摆,分别握在刀把与剑柄
处,使人不知他要用刀还是要用剑,又或刀剑并用。

    欧阳希夷突地立定,仰天长笑,登时整座巨厅都象簌簌地颤抖起来。

    ‘锵’

    跋锋寒右手把刀拔出来了少许,立既生出一股凌历无匹的刀气,抗横欧阳。

    就在这一剎那,跋锋寒刀已脱鞘而出,几作一道长虹,主动出击。

    欧阳希夷亦于同一时间,掣剑出击。

    两股无形无声的剑气刀芒,在刀剑相触前,绞击在一起,接善才传来毫无花假的硬
拚后一下激响震呜。

    跋锋寒倏地飘退,横刀而立。

    只见他仍是闲逸如常,脸带微笑,而以他毫不逊色于这威猛前辈高手的虎躯仍站得
稳定硬朗,便不会教人觉得他是被对方坦退。

    欧阳希夷雄立不动,只是上身微微往往一晃,脸上现出难以相信的神在场宾客,无
不动容。

    谁想得到这年纪不过二十来岁的跋锋寒,竟能硬架欧阳希夷的士力川

    跋锋寒在全场注目下,仰天长笑道:“好剑,想不到我跋锋寒甫祗中原,便得遇高
手,领教了!”

    话声寸落,他竟再主动进击。

    王世充和王通交换了个眼色,不但看出对方心中的震骇,还看出对方生出的杀机。

    此子不除,说不定就是另一个毕玄。

    欧阳希夷亦和他们生出同样心意,且比他们更清楚这跋锋寒实是继毕玄后突厥最厉
害的人物。这般年纪,怛武功已到了深不可测的地步。

    而凭他观人之桁,更知此子乃天生冷酷无情之辈,这种人若作起恶来,为祸最大。

    意到手动,欧阳希夷冷哼一声,一剑迎书对方由左侧画来的一刀劈去。

    这一剑看来平平无奇,怛实是欧阳希夷一生功力所采,达到了化腐朽为神奇,大巧
若拙的境界。

    即管“武尊”毕玄亲来,谅亦下敢等间视之。

    欧阳希夷的“沉沙剑法”专讲气势,置诸于死地面后生,胜败决于数招之内。这刻
动了杀机,出手又与刚寸试探的一剑不同。

    跋烽寒双目神光闩闪,脚下踏着奇异的步法,只在丈许的距离游走,使人感到他并
非直线进击,而是不断改变角度方向,但偏又好象只是直线疾进。那种难以形容的感觉,
只是旁观已教人感到头痛,与他正面对敌者的感受如何更是可想而知。

    随跋烽寒来的白衣美女首次露出注意神色,全神注视交战中的两大高手。

    寇仲和徐子陵则是看得眉飞色舞,心领神会。暗付原来步法竟可生出如此妙用。

    欧阳希夷一声暴喝,闪电横移,竟在跋烽寒长刀当胸抑至前,不迎反避,来到了对
方左侧丈许处。

    谁都不明白一向以硬拚见称的他为何采取这种战略,只有高手如王通、王世充、单
瑰晶等才明白他是看不透对方的步法,寸不敢冒进,其令人震骇洼是不用说也可想而知
了。

    不过他这一避深含奥理,恰是闪到对方刀势最弱处,所以绝非落在下风。

    跋锋寒喝了声“好”,竟猛地后退。

    气机相引下,欧阳希夷手中古剑化作惊涛骇浪般的剑影,大江倾泻地追击而去。

    跋锋寒像早预知了有这种梭果,冷静得像个无风无浪的深潭,俊伟的容颜静若止水,
疾退寻丈后,又抢了回来J横刀封架。

    他的一退一进,就像潮水般自然,本身已具有浑然天成的味儿,教人生出难以言喻
的奇异感觉。

   

    王通等再不能掩饰脸上惊骇的神情。

    打由跋锋寒入门开始,他们已察觉到此子的不凡处,怛仍梦想不到他厉害至此。

    “当当当!一

    在电光石火的迅疾光景中,两人交换了三招。

    曰时刀光四射,剑气横空。

    剑芒刀势,笼罩着方圆三丈处,围观者都下意识地想尽量退离这令人惊心动魄的战
场。

    跋锋寒忽地刀势收窄,只紧守一个窄少的空间,凭其奇异的步法,在欧阳希夷有如
惊涛骇浪,大开大阖的剑影中,鬼魅般待移封格。

    乍看似是他落在下风,怛王通等却知道这实是对付欧阳希夷最高明的策略。

    要知凡以便攻为上的招数,最是耗损真气,假若跋锋寒能把目前的情况延长下去,
到欧阳希夷力竭时,就是跋锋寒反守为攻的一刻了。

    当然,欧阳希夷积七十多年的功力,气脉悠长,可能跋锋寒未捱到那刻早已一命呜
呼,怛看他现在的纵退白如,谁都不敢说一向能以两三式决胜负的欧阳希夷可在那一刻
之前宰掉他。

    王通和王世充同时长身而起,却苦在不能插手。

    欧阳希夷此时心无旁鸯下唰唰唰一连三剑连续劈出,每一剑取的都是不同角度,力
道忽轻忽重,任谁身当其锋,都会生出难以招架的感觉。但偏是跋锋寒长刀疾运,一一
化解,还刀势突然扩张,取口了少许主动,其势并且保持下去。

    寇仲和徐子陵偷眼向对面的单婉晶望去,只见她美目异采涟涟,一瞬不瞬地盯着威
武若天神的跋锋寒,似若已把他们两入完全忘掉。尚明等则是州脸震骇,全神注视场上
的恶斗。

    此时不走,更侍何时。

    寇仲和徐子陵虽有点舍不得观战,但小命要紧,试探的往大门处硬挤过去。

    给他们挤单的人,都似毫无所觉,自动让开些许容隙好得继续观战。

    好不容易挤到最挤迫的大门处,萧音忽起。

    两人好奇心大起,谁人会在此时还有闲情逸致吹箫呢?不由窗神倾听。

    那箫音奇妙之极,顿挫无常,每在刀剑交击的空间中若现若隐,而精采处却在音节
没有一定的调子,似是随手挥来的即兴之作。却令人难以相信的浑融在刀剑交呜声中,
音符与音符问的呼吸、乐句与乐句间的转折,透过箫音水乳交融的交待出来,纵有间断,
怛听音亦只会有延锦不休、死而后已的缠绵感觉。其火侯造谙,碓已臻登烽造极的箫道
化境。

    随着萧音忽而高昂慷慨,忽而幽怨低□,高至无限,低转无穷,一时众人都听得痴
了。

    寇仲和徐子陵像书了魔般给萧音勾动了内心的情绪,首次感受到音乐比言谙更有动
人的魅力,竟忘了逃走。

    场中拚斗的两人杀意大消,虚击一招后,各自退开,肃立恭聆。

    白衣女冰冷的玉容第一次露出心神颤动的微妙表情,似有所思所感。

    箫音由若断欲续化为纠缠不休,怛却转柔转细,虽亢盈于静得不闻呼吸的大厅每一
寸的空间中,偏有来自无限远方的缥缈难测。而使人心述神醉的乐曲就若一连天籁在某
个神秘孤独的天地间喃喃独行,勾起每个人深藏的痛苦与欢乐,涌起不堪回首的伤情,
可咏可叹。

    萧音再转,一种经极度内敛的热情透过明亮勺称的音符绽放开来,仿佛轻柔地细诉
着每一个人心内的故事。

    箫音倏歇。

    大厅内没有人能说出话来。

    王通此时早忘了跋锋寒,心中杀机全消,仰首悲吟,声调苍凉道:“罢了!罢了!
得闻石小姐此曲,以后恐难再有佳音听得入耳,小姐萧艺不但尽得乃娘真传,还育出于
蓝,王通拜服。”

    众人至此才知王通与石青旋有善深厚渊源。又见他提起石青旋母亲时双目隐泛泪光,
都猜到曾有一段没有结果的苦恋。

    欧阳希夷威棱四射的眼睛亦透出温柔之色,高声这日:“青旋仙驾既临,何不进来
一见,好让伯伯看你长得有多少像秀心。”

    众人大讶,这才知道难怪一直见不到这出名神秘的美女,原来她到此时始大驾光临,
以绝世箫艺化解了一场恶斗。

    跋锋寒朗声道:“若能得见小姐芳容,我跋锋寒死亦无憾。”

    此时他声价倍增,没有人敢怪他口出狂言。

    曰下轻柔的叹息,来自屋檐处,只听一缕甜美清柔得没有任何言语可以形喻的女声
传入大厅道:“相见争如不见,青旋奉娘遗命,特来为两位世怕吹奏一曲,此事既了,
青旋去也。”

    厅内各人立时哄然,纷纷出言挽留。

    人影一门,跋锋寒和那白衣美女同时消失不见。

    厅内仍是混乱之极。

    寇仲和徐子陵清醒过来,忙拔脚溜出门外去,落荒逃走。

    寇仲和徐子陵可说已成了逃亡的专家,趁混乱之际,迅速逃离王府,并不远去,只
躲到附近另一家大宅院落的一间柴房里,相互大叫侥幸。

    两人舒适地躺在一堆禾草上,均觉王府之行不虚。

    寇仲叹道:“虽然给恶公主发觉了我们仍然健在人间,但能睹那风湿寒和那欧阳老
头的比武,又听到江湖奇女的箫艺,怎都值得。”

    徐子陵羡慕道:“那风湿寒比我们大不上几年,不过手底真硬,何时我们才能像得
他那样子呢?”

    寇仲冷哼道:“这家伙看来好人有限,而且似乎很擅长勾引女人,给他目光瞟过的
女人都要失魂落魄,看来你的公主都给他勾了魂魄呢!”

    徐子陵哂道曰:“什么你的我的。鬼才会欢喜那种目中无人的女人。管她是什么臭
屁公主。”

    寇仲坐了起来,竖起拇指赞道,“有种!哈!我似乎也忘记了我的秀宁妹妹了呢!”

    徐子陵摇头晃脑道:“原来对阵要讲气势,我的娘!气势究竟是怎样营造出来的呢?
那绝不是发恶发狠就成的,谈笑间用兵,才是上乘之道。”

    寇仲思索片晌,正容道:“那该是精神加上内劲合起来的效果。真个高下立判,一
点不能勉强。”

    顿了顿又道:“你猜那风湿寒能否追上石青旋?若给他勾引了,我们岂非再没有机
会,”

    徐子陵皱眉道:“你省点精神不要痴心妄想好吗?李秀宁的教训还不够重吗?”

    寇仲尴尬地躺回禾草堆上,闭起眼吁一口长气,颓然道:“好吧!明早我们立即起
程到荣阳找素素姐,什么都不再想。”

    徐子陵突然道日:“你说凭我们的轻功,能否越过城墙呢?”

    寇仲一震道:“你怕那官儿认出我们吗?”

    徐子陵道曰:“像我们这种超卓的人材,哈!实在大易认出了。换了你是他,会怎
么办呢?”

    寇仲色变道:“他自然会知会宇文化骨了。”

    徐子陵道:“若如此我们早走远了。最怕就是他立即自己动手拿人,只看他的眼神
和听他喝令那低手陈当家退下的口气,便知他可能比我们要多两下子。所以我现在怕的
是他而非臭屁公主。”

    寇仲道:“那怎办才好?”

    徐子陵苦笑道曰:“我正要你想办法,亏你还有脸来问我。”

    寇仲惟有大动脑筋,接着一拍额头道:“只要我们足不出柴房的在这里躲上三天,
夜深入静才去偷吃偷喝,等所有人都以为我们已逃远了后,才施施然动身,你说这妙计
够不够妙?”

    徐子陵奋然道:“好!就让我们潜修他娘的三天,把这些日子得来的经验和所儿所
闻融会贯通,倘获大成,那就不用每趟都给人杀得落荒而逃

    寇仲道曰曰“但解决了这难题后,尚有另一道难题,就是安顿了素素姐后,我们究
竟是拿账传递扬州向皇帝老子告宇文化骨的御状,还是到东都去碰和氏璧的运气,抑或
去京师把杨公卖藏发掘出来呢?”

    徐子陵道:“你又怎想呢?”

    寇仲道:“我是尊重你才问你嘛?”

    徐子陵没好气道:“你若问我,我当然会说给娘报仇是最重要。”

    寇仲不悦道:“在我来说不也是那么想吗?就让我们先困江都好7

    徐子陵笑道:“竟然发我脾气,好吧!算我误会了你好哩。”暗黑里,寇仲默然半
晌,才道:“你是我的好兄弟,这世上唯一的亲人无论你怎样说我,我也不会发你脾气
的。”

    寇仲又坐了起来,抱头默想片刻,点头道:“你一向都比我随遇而安,容易感到满
足,我却是心多多的。唉!人生在世,不好好干他一番事业,是多么没趣。”

    徐子陵道:“我绝对同意你的话。坦白说只是对妞儿我的心似没你那么多,除非遇
上能令我情不自禁的人儿,否则我不会轻易动情。但我若真的欢喜上她,便永不会改变,
更不台三心两意。”

    寇仲抱着膝头,把脸埋在两腿间沉吟道:“我是否很易爱上不同的女子呢?像李秀
宁、恶公主,甚至美人儿师傅,至乎沉落雁那婆娘,我都觉得她们很不错。但又知自己
不会只钟情于任何一个。我究竟是比你更多情,还是更无情呢?”

    徐子陵好一会后,才淡淡应道:‘我想因为娘儿并非你最大的目标,自少我便觉得
你仲少是天生做领袖的那种人,最爱出头做主,而我亦很喜欢你那样子。唉!夜了!我
要练功哩。’

    听着徐子陵均匀的吐纳声,寇仲脑海中不由重演跋锋寒和欧阳希夷剧战的每招每式,
一时心神俱醉,完全察觉不到时光的流失。

    徐子陵醒来时,天已经光了。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