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六章 重会素素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六章 重会素素

    荥阳的失陷,实是关乎大隋兴衰的其中一个转折点,更是李密争霸天下的起步点。

    李密于大业十二年加入瓦岗军,此人极有谋略,胸怀壮志,利用瓦岗军和翟让如日
中天之势,更凭其不世武功,降服了附近的小股义军和不同势力,以倍数的增强了瓦岗
军的力量。同时更看清楚一向单靠截取漕运来维持军需,实是瓦岗军发展的致命弱点,
不足以供应所需。

    于是他向翟让提议道:“先取荥阳,休兵馆谷,待士马肥充,然后与人争利。”

    只此见地,便可看出李密的雄材伟略,实胜翟让。

    只要能控制荥阳地区,便可长期解决粮食供应的问题,进一步扩展势力,更直接威
胁到东都洛阳,至乎影响到京师和洛阳与江都这三大军事重镇的联系。

    翟让同意后,同年十月,瓦岗军大举进攻,先攻下荥阳外围各县,直追荥阳城。

    杨广对此极为重视,派出当时头号猛将河南道十二郡讨捕大使张须陀为荥阳通守,
率领二万精兵迎战。

    此人无论在朝廷或武林,均享盛名,一手“狂风”枪法,号称当代第一枪手,生性
骄横自负,当然看不起当时只是薄有微名的李密。

    以前瓦岗军每次碰着张须陀,都被他杀得弃甲曳戈而逃,故翟让畏之如虎。听到来
迎击他的是这个克星,便欲退兵,道:“此人精通兵法,枪技盖世,手下罗士信、秦叔
宝更是骁勇善战,不若暂避其锋,再图后策。”

    其它手下均心胆俱寒,无不同意。

    惟只李密力排众议,请翟让率主力与之正面交锋,自己则与四大得力手下王伯当、
祖君彦、沈落雁、徐世绩率领千余好手,埋伏在大海寺北的密林内。

    当双方主力接触,翟让的大军果然节节失利,被张须陀追击十余里,来到大海寺北。

    李密立起伏兵,从后掩击张军。

    翟让大军亦配合日头反击,前后夹攻下,张军伤亡惨重。

    李密更亲自出手,击毙张须陀。

    此战使李密名扬天下,更成了瓦岗军声望最高的人物,隐然凌驾于大龙头翟让之上。

    是次大捷,确立了瓦岗军立足的根基,重创了隋军的威望。

    在这种形势下,翟让只好让李密自领一军,号称蒲山公营。

    李密出身贵族,世代受封,故他继承了蒲山公的爵位,遂以此为名。

    李密野心极大,既得荥阳,又谋兴洛仓。

    该仓乃隋室最大的粮仓,故杨广极为重视,派出虎贲郎将刘文恭卒步骑兵二万五千
人,由东都洛阳东进,企图挽回颓势。

    又使裴仁基自虎牢袭击瓦岗军侧背,希望以这两支大军,牵制李密。

    同一时间,杨广更遣得力手下王世充往洛口,与李密作正面交锋。

    当徐子陵和寇仲来到荥阳时,双方大军正在僵持不下,形势一触即发。

    两人自击退了宇文无敌后,信心陡增,又因多了这番险死还生的实战经验,练起功
来再不像以前般盲闯瞎撞,故这二十多天的旅程中,两人无论精神和功力,均突飞猛进。

    若有以前在扬州熟悉他们的人在这刻撞上他们,必会因他们的改变而大感惊讶。

    而徐子陵长得更是儒雅潇洒。

    肩宽腿长的身体挺得像枪杆般笔直,宽广额头下一对虎目灵光闪动,充盈着慑人的
魅力,虽然只是刚满十九岁,但巳予人长大成人的印象。

    寇仲却是霸气日盛。

    他虽比徐子陵矮了寸许,但已比常人高上半个头。

    由于他的肩背特别宽厚,更显得身形伟岸。

    若徐子陵是飘逸,那寇仲就是豪雄。

    难得是寇仲时常都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与他的雄浑霸气并在一起,恰好产生出
一种中和的作用,形成了他独有的风格。

    不过两人仍不自觉自己踏进了高手之林,入城过关时仍是战战兢兢,打定主意若有
异动上立时逃之夭夭。

   

    在这种时刻,城防关口自是严格之极,两人甫柢城门,便给身穿青色武服的瓦岗军
盘问。

    带头者见他们身佩长刀,气派不凡,便盘问他们的家派来历,到此的目的等细节。

    寇仲胡诌一番后,那头目仍不满意,道:“凡出入城者,均须有祖军师签发的通行
证。看你们不似来犯事之人,但军命难违,恕我难以通容。”

    寇仲和徐子陵见他客气有礼,心生好感,徐子陵坦然道:“实不相瞒,我们今次来
是要找我们义结金兰的姐姐素素,他乃你们……嘿!你们大龙头失踪爱女的婢子,倘若
不信可找她一问就知道。”

    那头目皱眉道:“不要乱说话,大小姐上月才外游回来,哪曾失踪呢?”

    寇仲和徐子陵立时目瞪口呆,脸脸相觑,完全不明白是什么一回事。

    那天在荒村他们亲眼目睹翟让被与祖君彦勾结的怪人击伤,为何忽然素素的小姐又
可安然归来?

    不过那头目却没有怀疑他们,道:“我也认识素姐儿,她和小姐在江北失散后回来,
便是由我亲自送她口大龙头府的。这样吧!你们先解下佩刀,待我遣人通知她好了。”

    顿了顿续问道:“你们叫什么名字?”

    寇仲感激道:“请告诉她小仲和小陵来找她好了。”与徐子陵交换了个眼色,都因
素素无恙而心中狂喜。

    兵头着人带他们到城门内附近的官厅等候,便使人飞马去报知素素。

    两人给关到一间小石室,门则是钢铁造的,摆明是间小囚室。寇仲不解道:“明明
连翟让都给那怪人击伤了,为何他的女儿反给救回来?”

    徐子陵苦笑道:“你以为我可以给出答案来吗?唉!城防这么森严,瓦岗军又像个
个打得两下子的模样,就算素素姐姐肯跟我们走,我们亦没有本事带她离开。”

    寇仲笑道:“不要这么悲观吧!事在人为,总会有办法,例如设法偷他娘的二张通
行证就成了。嘿!谁想得到签发通行证的祖君彦,本身就是个叛贼,要不要向翟让揭发
呢?”

    徐子陵道:“那能想得到这么远?现在我最怕就是遇上沉落雁那婆娘和她曾跟我们
打过交道的手下,那时就糟透了。”

    寇仲却乐观得很,得意道:“沈婆娘是李密的俏军师,自是随军打仗去了。主子有
事,下面的狐群狗党只好在旁侍候,我才不担心。”

    又道:“瓦岗军看来比老爹的江淮军守规矩多了,若非我另有主意,加入瓦岗军也
不错哩!”

    徐子陵问哼一声,没有答他,闭目练起功来。

    这些天来,无论行住坐卧,两人都勤力练功。

    寇仲本非这么勤力的人,但自与宇文无敌道左一战后,亦知练好武功乃唯一保命之
道,故比之徐子陵要积极苦练的用心是有过之无不及。

    他们迅速晋入一般练武人梦寐难求至静至极的道境,体内真气澎湃,运作不休。

    时间在无知无觉中流逝。

    忽然室门被推了开来。

    两人生出感应,同时睁眼朝入门处瞧去。

    清减不少、但出落得更标致的素素挟着一团香风,奔了进来,与刚跳起来的两人搂
作一回。

    三人又哭又笑,却没有半句话可有条理的说出来。

    终因有外人在旁,素素依依不舍地离开两人,热泪滚流道:“我还以为永远都不会
再见到你们了!唉!”

    忍不住又投入两人的拥抱里,痛哭失声,尽显真情。

    在门外的兵头见他们充满姐弟般的炽热感情,心中感动,轻关上了门,好让三人畅
叙离情。

    寇仲逗起素素的下领,见她似梨花带雨,心痛道:“素素姐不要哭了。该笑才对。”

    徐子陵扶着她香肩道:“素素姐是否受了委屈呢?”

    素素含泪摇头道:“不!小姐仍对我很好!唉!你两个人现在长得又高又壮,定会
有根多女孩子对你们倾心了。”

    寇仲尴尬道:“恰好相反,我们曾遇过的美人儿,除素素姐外其它的不是喊打就是
喊杀,所以只好来找素素姐你。”

    素索和他们说笑惯了,有若雨后天晴般“噗哧”娇笑道:“仍是那个样子,唉!你
不知人家为你两兄弟流了多少泪哩!”

    徐子陵为逗她欢心,故作惊奇道:“这就奇了,为何素素姐一对大眼睛可以愈哭愈
美的?”

    素素笑得伏在两人肩上。

    三人姐弟情真,虽不避嫌疑,却没有丝毫男女间肉欲的感受。

    寇仲凑到她的小耳旁问道:“李大哥呢?”

    素素娇躯一震,抬起犹带泪渍的俏脸道:“他送了我回来后,就到东都去了。”

    徐子陵和寇仲看她神色,便知这位好姐姐对李靖已是情根深种。

    徐于陵皱眉道:“他没邀你去吗?”素素垂首轻轻道:“是我不肯随他去,他是男
子汉真英雄嘛,自然该趁年轻去闯出自己的事业。”

    两人均肃然起敬。

    寇仲乘机道:“我们两个虽是男子汉,却非英雄,素素姐随我们走。”素素一震道:
“我还要伺候小姐哩。”徐子陵急道:“你留下来只会没命,我们亲眼看到祖君彦勾结
外人把你老爷打伤了。”素素愕然道:“胡说!老爷好人一个,怎会是受了伤。”

    寇仲一呆道:“那你的小姐是否给人掳走了!”

    素紊道:“当然没有这回事哩!”

    寇仲和徐子陵脸脸相觑,大惑不解。

    徐子陵改变方向问道:“那你的小姐有没有忽然不见了一段时间,然后又忽然回来。”

    素素答道:“我回来后,小姐一直外游,到上个月才回来,还是由祖军师亲自陪她
回来的。”

    寇仲拍腿道:“这祖君彦碓狡猾,好人歹人都由他做了。”

    徐子陵遂把荒村的遭遇说了出来,素素听得脸色连变,最后坚决道:“我怎都要把
这事告诉小姐,再由她知会老爷。唉!给你们这么一说,我省起来了,小姐回来时消瘦
了不少,又一反常态很少骂我们。”

    寇仲失声道:“什么?她爱骂人的吗?为何你又说她待你很好呢?”

    素素认真道:“她脾气不好,但心地却是挺好的。我服侍了她这么多年,最清楚的
了。”

    继又拉着两人手臂摇晃央求道:“看在姐姐分上,帮小姐老爷一趟好吗?给祖君彦
这种人留在军中,始终会酿成大祸,你们如实说出来,老爷定会相信你们的!”

    寇仲道:“岂到他不信,否则我们怎能知得这么详细。”

    徐少陵沉吟道:“这事还是直接向翟老爷说稳妥点。”

    素素见他们意动,大喜道:“能否直接见大老爷,全由小姐决定,或者你们能说服
她呢。”

    寇仲道:“事不宜迟,我们立即去见小姐吧!”

    紊素俏脸一红道:“这也要由小姐决定,你们耐心在这里等上一会,因为就算小姐
点头了,还要得到正式批文,你们才可留在城内。”

    两人只好对视苦笑。

    岂知一等便等到夜深,仍未有消息传来。幸好茶饭无缺。两人索性研练起武功来,
倒也不感“囚禁”之苦。

    次日徐子陵醒来,见到寇仲脸如死灰地呆坐椅上,大吃一惊道:“发生了什么事?”

    寇仲哭丧着脸道:“不知是否练功过了火,我再不能由天灵穴吸取真气。”

    徐子陵骇然自我检视,亦色变道:“我也是这样,是否有人在饭菜内下了毒呢?”

    寇仲惨吟道:“看来是散功丸那一类东西。谁会这样害我们呢?”

    徐子陵闭目运气,忽然感到丹田发热,真气又再次逐渐凝聚,睁目喜道:“你试试
看,我似乎又能聚气了。”

    两人各坐一椅,闭目运功,片晌后全身皮肤冒出热汗,还带着点药味。

    他们怎想得到自己变得这般厉害,竟连体内的毒液也能排出来,正暗自欢喜时,铁
门敞了开来。

    两人在锁头作响时,早抹去头脸的汗积,交换了个眼色,装出颓然的样子,暗中却
是严阵以待。

    进来者赫然是美若天仙,但却毒似蛇竭的沉落雁,只见她笑吟吟的来至两人身前,
躬身施礼道曰。“两位公子好!”

    寇仲偷眼望向她身后,见到的只有一般把门的守卫,放下心来,恨声道:“你为何
要害我们呢?是好英雌的就来和我们做个公平的决斗嘛。”

    沉落雁笑脸如花,柔声道:“人家只是想你们安静点吧!不过一天不给你们解药,
两位公子都休想象以前般顽皮活泼。但千万不要怪责人家,姊姊只是奉了密公命令,对
所有可疑人物加以提防而已。”

    徐子陵怒道:“你知否我们是你们大龙头的宝贝女儿的贵宾?”

    沉落雁好整以暇道:“当然知道,现在荥阳城就是归我这坏女子管辖,若非看到翟
娇为你们申请户籍的文件,也不知两位公子竟然大驾光临呢。”

    寇仲颓然道:“你究竟是否很想嫁呢?我便将就点娶了你这美婆娘吧!”

    沉落雁美眸杀机一闪即逝,仔细打量了寇仲半晌,又细看徐子陵,微笑道:“不见
多天,你们都长进了点儿,不过仍难看入我沉落雁眼内。你们都是识时务的人,若肯乖
乖说出杨公宝藏在哪里,我便放过你们,否则立时杀了,好落得一干二净,谁都不再用
为此伤神。”

    徐子陵失笑道:“还以为你会特别点,说到底都是贪念在作怪。”

    沉落雁幽幽叹了一口气。

    两人知她出手在即,忙全神戒备。

    就在此时,娇叱传来道:“谁敢阻我翟娇!”

    沉落雁脸色微变,似想立即出手取二人之命,旋又退往一旁。

    人影倏闪,一个粗壮得像男人,与两人想象中的小姐完全两样的女人,身穿彩服,
现身室内,后面还跟着一脸愤慨的素素。

    沈落雁施礼道:“小姐早安!”

    一点都不娇的翟娇铜铃般的圆目猛瞪道:“沈军师还当我是小姐吗?为何昨天我已
说了要见这两个小子,到今早你仍未肯放人?”

    寇仲和徐子陵呆若木鸡,呆看着这没有半点女人味这的“小姐”。

    其实她亦算五官端正,只是颧骨过于高圆,发浓眉粗,腰粗身壮,偏又要涂脂抹粉,
弄得不伦不类,足可令任何男人一见呕心。

    表面看来,沉落雁并不敢顶撞她,赔笑道:“落雁只是依惯例盘问他们吧!小姐现
在可带人走了,批文待会送到小姐手上。”

    这回轮到两人大感惊奇。

    沉落雁怎会如此好相与?

    翟娇取足面子,向两人喝道:“你两个奴材还不爬起来跟我走,想永远关在这里吗?”

    看着暗中偷笑的沉落雁和一脸歉然和央求之色的好姐姐素素,两人还有什么话好说,
只好苦笑“爬”了起来。

    耳中同时传来沉落雁的传音警告道:“不要说我曾对你们下药,我是绝不会承认的,
还会宰了你们。”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