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九章 衷诚合作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九章 衷诚合作

    香玉山仍是那副似睡不醒、脸青唇白的二世祖败家子模样,但笑容亦仍是那么亲切,
毫不客气地坐了下来,欣然逍:“他乡遇故知,实人生快事,这位是……”

    寇仲无奈介绍道:“是我们的姐姐。”

    徐子陵自从知道他属于以贩运人口著名的巴陵帮后,打心底不欢喜这个人。冷昤逍:
“香兄既是巴陵帮的人,大家可说道不同不相为谋,现在我们连朋友都不是,香兄自便
好了。”

    这番话弄得素素一头雾水,怎都弄不清楚香玉山与两人间的关系。

    寇仲却嘻嘻笑道:“怎会这么巧呢?是否香兄又受了彭梁会那骚货的恩惠,再要把
我们出让呢?”

    香玉山倒也圆滑,举手投降道:“徐兄寇兄误会了,对敝帮更有误解之处,请让小
弟……”

    徐子陵不耐烦道:“难道巴陵帮卖的不是人肉而是猪肉吗?”

    寇仲一拍香玉山肩膀,眉开眼笑道:“听说贵帮是杨广那昏君的走狗,这里却是瓦
岗军的地头,香兄若再不滚蛋,今趟就轮到我们出卖你了。”

    香玉山苦笑道:“大家相识一场,除了误会外并没有过节,两位兄台难道连辩白的
机会都不肯给小弟吗?”

    素素见这人遭两人百般凌辱,仍只是低声下气,委曲求存,不忍道:“给香公子一
个辩白的机会吧!”

    香玉山感激道:“姐姐心地真好。”

    徐子陵不悦道:“她可不是你的姐姐。”

    寇仲没好气道:“有屁快放!”

    香玉山确有惊人忍耐力,竟仍不动气,压低声音道:“八帮十会中,我们巴陵帮居
于八帮次席,本声誉极隆,只是给一些利欲熏心的人,为了讨好杨广而破坏了。”

    寇仲凑到他耳旁咭咭怪笑道:“可香兄的样子正像那种利欲熏心的人哩!”

    香玉山哭笑不得道:“寇兄莫要损小弟了。”

    徐子陵奇道:“礼下于人,必有所求。香兄这么忍气吞声,必然是有甚么阴谋了。”

    此时更使素素看不过眼,微嗔道:“犯人都该有说话的权利,你们让他把话说完好
吗?”

    香玉山欣然道:“都是姑娘明白事理,我香玉山可在此立誓,除了开赌和开妓院外,
从末有参与两位兄台所指那类伤天害理的事。”

    寇仲哂道:“那你赌场中的美女又是哪里来的?”

    香玉山道:“若有一个是我香家蓄意拐骗回来迫良为娼的,教我香玉山不得好死。”

    两人太感愕然。

    香五山叹了一口气道:“事贷上我们是给那昏君害成这样子的。由于我帮一向和朝
廷关系密切,帮中又有人在朝廷作官。开始时,只是为那昏君搜罗天下美女,供他行淫
作乐。岂知这昏君贪得无厌,只为了出游的好玩,便广建行宫,单由洛阳到扬州,便建
有行宫不下四十座。而每座都要以百计美女侍候,加上他本身数千妃嫔宫娥,你想想那
是多少人?我们也是泥足深陷呢。”

    两人怎想得到巴陕帮有此苦衷,对香玉山的恶感不由减了几分。

    香玉山惨然道:“杨广既好女色,又爱男色,这还不算什么,最可怕是他每天都有
新花样。例如他要鸟兽的羽毛作仪服,于是凡有合乎羽仪使用的鸟兽,几乎被捕足一空。
又像大业二年时突厥启民可汁入朝,杨广为了夸示富足,下令征集旧朝乐家子弟,一律
充当乐户,竟征了三万多人入朝,官兵做不来的事,便迫我们去做,我们其实亦是受害
者。”

    接耆冷哼道:“但现在时势逆转,我们已不须听他的命令。”

    寇仲皱眉道:“早该不听才是哩!”

    香玉山道:“但我们不做,自有别的人去做,结果毫无分别,但我们巴陵帮就必然
立即完蛋。”

   

    徐子陵道:“你来找我们干什么?”

    香玉山赔笑道:“那天小弟是有眼不识泰山,原来两位是近日名动江湖的人物,现
奉了二当家萧铣之命,特来找两位研究彼此合作的可能性。”

    寇仲失笑道:“你倒说得客气。原来又是来谋取我们根本不知是在哪襄的宝藏。”

    徐子陵哂道:“索性不用解释好了,现在传言满天飞,假也变成了真,谁相信我们
根本不知道宾藏所在呢。”

    香玉山正容道:“两位错了,萧二当家打一开始就认为你们不知道藏宝的地点。”

    三人同时发呆。

    素素眉紧蹙道:“那你这样冒险来找我的两个弟弟,究竟为了什么呢?”

    香玉山压低声音道:“当然是为了账簿哩!”

    徐子陵和寇仲立时脸脸相觑,除了李阀和宇文阀的人外,谁会知道帐簿在两人身上?

    香玉山微笑道:“只看两位神色,便知二当家所料不差。我香玉山真是佩服得五体
投地。现在整个天下都给两位牵着鼻子走了。”

    寇仲警戒地扫视小饺子馆内的人,恶兮兮道:“你是要来抢账簿吧!”

    香玉山慌忙道:“小弟怎敢,寇兄徐兄既能在宇文成都手上抢去账簿,又能避过宇
文阀的追捕,还伤了宇文无敌,小弟哪有胆子冒犯虎威。我确是代表敝帮来谈衷诚合作
的条件。”

    又神秘兮兮道:“两位不是要扳倒宇文化及吗?刚好他亦是敝帮的头号敌人。”

    寇仲和徐子陵为之目瞪口呆,好半晌前者才吁出一口凉气道:“你这小子倒是消息
灵通。”

    香玉山微笑道:“这些年来我们以各种名义在全国开了二百多所青楼和近三百家大
小赌馆,等若建立了个庞大的侦查网,要查起什么事来,自然比别人方便点了。”

    徐子陵道:“但宇文阀方面的消息,怕不是可从嫖赌的处所可得到吧!”

    香玉山点头道:“这个当然。”

    寇仲知他不会说出来,大感兴趣道:“你们为何要对付宇文化及呢?”

    香玉山露出悲愤神色,重首惨然道:“十五天前,敝帮大当家陆抗手被‘影子刺客’
暗杀丧命,事后根据追查,最大嫌疑者就是宇文阀的人,这个仇怎都要报的。”

    三人心中恍然,难怪他开口闭口都是二当家萧铣了。这其中自然牵涉到复杂的政治
权力斗争,而香玉山也当然不肯随便说出来。

    香玉山低声道:“我们的三当家是靠向宇文阀的人。事发后已被二当家以家法处置,
亦是从他口中迫问出宇文化及和那昏君均与此事有关。”

    徐子陵道:“那宇文化及可真失策哩!应该一并把贵二当家除去才是。”

    香玉山冷哼道:“他们不想吗?只是不知萧二当家的真正功夫,早在大当家之上,
但却不为人知。影子刺客虽厉害,仍要不了他的命。二当家并装死引三当家露出真面目。
否则我帮早已落到宇文贼和三当家之手了。”

    素素奇道:“这影子刺客是什么人?”

    香玉山道:“此人身分神秘,据传非常年青,好象还是皇族的人,专替那昏君行刺
看不顺眼的人,最爱在月满时动手刺杀目标人物,连杜伏威都差点要吃上大亏。”

    两人吁出一口凉气,只由此人有胆量刺杀杜伏威,便可知厉害到何等程度了。

    香玉山从怀内掏出一封信来,道:“为了表明敝帮有合作诚意,萧二当家特修书一
封,信内立下毒誓,绝不会像其它人般只是利用两位,事后却再加害。两位看后自然明
白,但请立即毁去此信。”

    寇仲接信拆开一看,果然是萧铣白纸黑字立下毒誓,还有画押印记。递给徐子陵后,
寇仲叹道:“你那二当家定是雄材大略的人,嘿!现在他该是大当家了。”

    香玉山道:“不!他仍是二当家,除非那昏君死了,他才肯坐上大当家的位置。”

    徐子陵把信传给索素,低声道:“你要我们怎么辫?是否将账簿就那么交给你呢?
这可不成的!”

    香玉山从素素手中接回书信,运功揉成碎粉,笑道:“当然不是这样。我们会让两
位可亲身参与其事,享受使那昏君和宇文阀反目的乐趣。只要两位点头,我便可立即安
排两位,嘿!该是三位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这里。”又低笑道:“沉落雁和两位不太合
得来吧!”

    素素吃了一惊道:“现在可不成,要待老爷回来才能走。”

    香玉山竟不追问理由,点头道:“就这么决定好了。何时想走,只要到这里的黛青
院说找佩佩,自然有人和你们接头,并安排一切。”

    接着哈哈一笑站了起来,欣然道:“我和两位是一见投缘,现在终有合作机会。”

    又特别向素素一揖到地道:“希望很快可再见到姑娘。”

    言罢去了。

    三人你眼望我眼,一时都说不出话来。

    寇仲和徐子陵虽有账簿在手,但对如何着手去害宇文化及,却是茫无头绪,现在得
此转机,自是心中高舆,但又担心事情不若香玉山说的那么简单。

    徐子陵见素素俏脸微红,若有所思,讶道:“素姐不是喜欢上这家伙吧?”

    素素大嗔道:“休要胡说!”

    寇仲道:“这家伙是拍马屁的顶尖高手,说出来的话没半句是会令人不高兴的,又
懂见好即收。哄起女孩子来更是厉害,素姐莫要上他的当。”

    素素大窘,站了起来道:“你们还去逛街吗?”

    无论两人到了何处,都有人暗中监视,使他们不由担心起香玉山来。

    不过此人既神通广大至在这种情况下能找上他们,自有他一套能耐。

    返回大龙头府后,给屠叔方说了两句,怪他们出门都不通知他一声,两人唯唯诺诺,
此事就此不了了之。

    两人开始详细研究账簿,发觉记载的主要是李阀和宇文阀向东溟派购买兵器的事宜,
交收的数目与时间地点钜细无遗,且都是近两年的事,若落到杨广手襄,不疑心他们作
反才怪。

    这晚吃过晚饭后,两人聚在徐子陵房中商议。

    徐子陵试探道:“今趟看来有段时间都不能到洛阳去了。”

    寇仲逍:“迟去早去都没有问题,有缘者自能得宝。有了和氏璧后,就顺道往京师
长安,碰碰杨公宝藏的运气,倘若一并得手,那时再招兵买马,看看谁争得过我们扬州
两条龙?”

    徐子陵叹道:“你倒想得远,现在我担心的是素姐。最怕巴陵帮拿她来威胁我们。
不要看香小子现在任打任骂都笑脸迎人的,试问我们出来闯荡江湖后,遇上的有多少个
是真好人。”

    寇仲亦眉头深锁。

    现在素素可算他们唯一的亲人,怎都不能教她受到伤害。

    徐子陵道:“我们只好小心点,报了娘的仇后,便把素素姐顺便带到南方,安顿好
她后,才再想有什么玩意发展和营生好了。”

    敲门声响,素素推门而入,惶恐地道:“小姐回来了,要立即见你们呢。”

    两人心中叫苦,现在他们最怕的事,就是去见这个相貌和脾气同是那么丑的翟大小
姐了。

    翟娇紧蹦着黑似玄坛的脸孔,双目寒芒闪闪,一手扠着粗若马桶般的腰肢,另一手
戟指骂道:“我离府五天,你们就作反了。竟敢私自溜到外面去,逛了整天才回来。出
了事时,我怎么向爹交待。现在我己将事情报告了爹知道,他说无论如何都不许你们再
离府半步,一切待他回来再说。”

    寇仲暗忖老子要到什么地方去,关你这婆娘鸟事,但当然不敢这么说。赔笑道:
“是我们这两个奴材不对,请小姐息怒。”

    翟娇收回指着两人的粗指,声息俱厉逍:“除素素外,是否还有别人知道此事?”

    寇仲脸不改容,以无比肯定的语气逍:“当然没有。”

    徐子陵道:“小姐既见过大龙头,该明白我们没有说谎吧!”

    翟娇有点泄气地怒道:“爹什么都没有说,只说会尽快回来。并吩咐此事须严守秘
密。我已警告了素素,现在轮到警告你两个奴材。”

    两人早惯了她的颐气指使,只好任她喝骂。

    翟娇又发了一会脾气,才道:“你们要不要女人相陪同宿?”

    两人失声道:“什么?”

    翟娇语气塭和了点,放轻声音道:“爹吩咐我,你们可随便在婢子群中挑选合意的
人陪夜,他回来后还另有赏赐。”

    寇仲本大为心动,但想起若如此做了,那自己和王伯当又有何分别?

    徐子陵亡断然拒绝道:“多谢大龙头好意,但我两兄弟都却不会接受。”

    翟娇如释重负道:“不要就最好,谁肯陪你这两个小鬼呢。”

    两人为之气结,只好闷声不响。

    翟娇瞪了两人好一会后,才着两人滚蛋。他们如获皇恩大赦,急忙溜了。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