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十章 以怨报德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十章 以怨报德

    想起将要往江都寻宇文化及晦气,两人更是全心练武。

    天气逐渐转冷,到第一场大雪降临,捷报传来。

    隋将刘文恭率步骑兵二万五千人,自洛阳东进,约好由虎牢来的裴仁基于洛口南面
会师,准备一举残灭瓦岗军。

    岂知李密旱侦知敌情,先开仓济民,收买人心,待附近各县归心,才与翟让率师迎
战。

    李密把精锐分为十队,自率四队埋伏于横岭,翟让的六队则在洛水支流石子河东岸
列阵以待。

    刘长恭大军先到,见瓦岗军人少,还以为对方在攻打洛口之战时损耗钜大,竟不待
士卒休息进膳,便仓卒渡河进击,忘了要与裴仁基会师之约。

    接战后翟让的部队失利,往后退却。

    刘长恭得了甜头,衔尾追击,给李密伏兵侧袭,本已饥疲的刘军立即溃败,死伤无
数,刘长恭率残部溜回洛阳。

    裴仁基得悉刘军败北,哪还敢在这当儿进攻,退守百花谷,固垒自守,不敢出战。

    瓦岗军更是声威大振。

    由于此战出于李密策画,使他的声望更是如日中天。

    荥阳城内更是一片欢乐,鞭炮声响个不停。

    接着的几天都下大雪,寇仲和徐子陵童心大起,就在园子里堆雪人为乐,几名俏婢
见他们玩得开心,亦大胆地加入。

    两人哪曾试过有女孩子陪伴玩耍,更是得意忘形。

    寇仲和俏婢们挤挤碰碰,又大讨口舌便宜,闹个不亦乐乎。

    其中一婢名楚楚,长得特别标致,姿色只稍逊素素,但生得体态撩人,又极具风情,
与寇仲调笑不禁,弄得寇仲心痒难熬,觑了个空向徐子陵道:“这个妞儿逗得我忍不住
了,横竖翟娇不介意我勾她的婢子,若我弄她上手,来个一夕之情,你不反对吧?”

    徐子陵知他性格,若想得到某样东西,不到手绝不甘心,低声道:“若她有了孩子
怎办?”

    寇仲一呆道:“不会这么容易吧!人家成亲多年,很多仍是末有孩子的。”

    徐子陵道:“你自己想着辫吧!但对方是良家妇女,你绝不可始乱终弃。”

    “碰!”

    一团雪球迎面掷来,弄得寇仲整块脸全是白雪。

    楚楚和其它五名俏婢雀跃道:“中了!中了!”

    寇仲附在徐子陵耳旁道:“兄弟说得对,但亲亲嘴摸摸脸蛋也可以吧!”

    言罢张开双臂高呼道:“谁给我拿到,就罚亲个嘴儿。”

    俏婢们立时吓得四散奔逃。

    寇仲认准了楚楚,追了过去。

    看着寇仲和众女在雪地里嬉笑追逐,徐子陵心中一阵感触。

    当日在扬州三餐不继时,哪想得到竟可在人龙头翟让的府第中与美婢嬉玩。

    “碰!”

    徐子陵后脑中招,冰雪滑入颈内,冰凉一片。

    凭他现时的耳目,耍躲避是易于反掌,但那样却大失情趣了。

    想起寇仲说的“亲亲摸摸”,心中一热,转身便往另一美婢追去。

    那美婢与奋得霞生玉颊,有意无意往林木深处逃去。

    徐子陵那还不会意,正要追上去学寇仲般讨点便宜时,人影一闪,屠叔方拦在前路,
肃容道:“大龙头回来了,要立即见你们。”

    两人战战竞竞来到内院翟让起居处,只见把门的都是面生者,人人太阳穴高高鼓起,
一看便知都是高手。

    他们尚属首次踏足此处,途中一名四十来岁的文士迎了上来,客气道:“在下王儒
信,任司马之职,两位小兄弟请随王某来,屠总管可以回去了。”

   

    屠叔方微一错愕,王儒信已引着两人朝翟让的起居室走去。

    寇仲和徐子陵已非昔日欠缺江湖经验的小子,耳闻目睹下,发觉四周戒备森严,哨
楼上林木间布有武士,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不禁心中奇怪。

    王儒信领他们来到内宅大厅敞开的门前,停了下来道:“大龙头在等候你们,两位
请自行进去。”

    两人暗忖谈冶这等秘密情事自不宜有旁人在,遂不以为意,举步进入厅内。

    把门大汉立时将门在他们身后关上。

    “碰!”

    左右门扇在身后合起的声音传来时,两人看到一名高瘦笔挺的美髯中年男子,正负
手在厅内来回踱着方步,于门响时条地停步,别头朝两人瞧过来,双日精芒电闪,一点
邓没有受伤的样子。

    此人生得相貌堂堂,偏是长了个鹰钩鼻,使他神情阴騺,予人非常自负的感觉,又
使人对他生出自私无情的印象。

    他两鬓灰白,额上隐现横纹,像刻画出过往某段艰苦的岁月。

    两人恭敬施礼后,翟让道:“你们见过我吗?”

    寇仲忙道:“那时我们躲在梁柱上,不敢观看,兼之大龙头又来去如风,所以见不
到大龙头。”

    翟让目光移往窗外,凝望冬雪下的园林,淡淡道:“那你们怎能肯定那个人就是我。”

    徐子陵道:“那是事后听得祖君彦和那藏在箱内的怪人说的。”

    翟让平静地道:“你们看到那个怪人吗?”

    寇仲逍:“只看了一眼,他身形雄伟,比祖君彦至少高出半个头,不过由于他戴了
面具,所以不知他是什么模样。”

    翟让剧震了一下,冷冷道:“他的声音是怎样的?”

    寇仲答道:“非常柔和好听,说完时好象仍有余音的样子。”

    翟让的胸口急剧起伏了几下,默然半晌,才闷哼道:“你两人究竟是何家何派,为
何内功如此怪异,竟能瞒过那怪人和我的耳目。”

    寇仲喜道:“原来那曰遇到的真是大龙头。大龙头真厉害,那怪人还说已伤了你呢!
原来只是在吹人气。”

    翟让冷冷道:“你们还未答我的问题。”

    徐子陵道:“我们的武功是娘教的,不过娘已死了。”

    翟让沉声道:“好!”

    两人大感愕然,他听到自己的娘死了,怎还可叫好呢?

    就在此时,翟让动了,只眨眼功夫就来到两人身前,两袖同时扬起。

    两人哪想得到以他身分亦会骤施偷袭,只见他两只手掌由袖内探出,惊人的气劲压
体而来时,已来不及封架。

    两人齐声惊呼,往后飞退。

    “啪啪!”

    翟让两掌分别按在他们胸口处。

    一股强猛难御的气劲透胸而入,寇仲和徐子陵同时口中鲜血狂喷,离地倒飞,“碎
碎”两声背脊分别撞在门旁左右的墙壁上,再滑坐地上。

    两人痛得五脏欲碎,气血翻腾,再无反抗之力。

    岂知翟让比两人更要吃惊,他本以为一掌便可送他们归西,岂知击对方胸口时,只
觉一寒一热两股反震之力,由他们胸口传来,不但化去他大半劲力,还反侵入他体内,
累得他要运功化解。

    寇仲虽全身乏力,但仍能开口叫道:“你……你干什么?”

    翟让双目凶光连闪道:“闭嘴!一切只能怪你们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

    迈步往两人走来。

    徐子陵滚了过去,抱着寇仲道:“要死就死在一块儿吧!”

    寇仲毗睚欲裂,拥着徐子陵,凑在他耳边道:“快运功!我去引开他。”

    翟让这时来到两人身前,忽然干咳起来,沙哑着声音冷笑道:“就让翟某人完成你
们的心愿吧!”

    两人正暗叫我命休矣,翟让的手掌已拍在两人天灵盖处。

    脑际轰然剧震,眼前一黑,但旋又醒了过来。

    正思疑是否到了地府时,只见仍身坐大厅地上,一切依奋,反是翟让仆在两人身上,
脸青唇黑,浑身抖颤。

    两人何等机伶,立时醒悟翟让果然受了严重内伤,只是强行压下,扮作若无其事。
目下为了杀死两人,妄动真气,致内伤迸发,弄成这窝囊样儿。寇仲一把将翟让推倒地
上,抚胸呻吟道:“这家伙的掌力真厉害,小陵你怎样了。”

    徐子陵仍坐倒地上,揉胸道:“这世上难道只有恩将仇报的人吗?两父女都是那样
子。”

    寇仲道:“现在逃命要紧,我们先运功疗治伤势,噢!”接着打了个寒噤。

    徐子陵苦笑道:“你是冷得要命,我却是燠热难当,五脏六腑都像烧着了似的。”

    但不旋踵两人同时一震,若有所悟,大喜互望。

    寇仲挨了过来,扬起双掌道:“你把真气由右掌输入我掌心处,我则把真气从右掌
送入你体内,哈!这是我们独创的疗伤法门。”

    徐子陵哪还犹豫,忙依言与他两掌相抵,运功行气,开始时还非常痛苦艰难,不时
吐出血丝,但转瞬寒热同流,一周一周在两人体内循环往复,生生不歇。

    却不知道这种寒热调和,实在救了两人的小命。

    原来两人虽误打误撞下各自练成了《长生诀》其中一幅图像的行气法门,却失之偏
寒偏燥。

    在初期阶段,尚没有问题。但当真气愈趋满盈,便愈接近过犹不及的险境。最后结
局必然是走火入魔。偏寒者全身经脉冻凝而死,而偏热者则经︻月永︼爆裂而亡。

    所以今次两人在生死关头,互以己身真气为对方疗伤,由于他们的真气来自同一源
头,等若两人一直分别练功,眼下则合而为一,不但大大加速了练功的进度,还练出了
连创作《长生诀》的广成子都梦想不到的神功。

    换了是别的人,就算天分比两人更好,但耍练成《长生诀》上最后两幅图像的造诣,
没有十年八载,休想见效。

    偏是两人一直分开来练,又不懂调配寒热,反练得无比精纯,现在彼此融合起来,
竟等若各自多练两年火候。

    直到此刻,两人的《长生诀》秘功,才真正到了小成的境界,再无偏倚。

    也不知过了多久,两人疼痛尽去,虽因失血而略感虚弱,但精神却旺盛之极,感官
和脑筋都比以前灵动多了。

    翟让仍躺在地上,不过再不抖颤,脸色比前好看。

    寇仲收回双掌,低声道:“要不要先干掉这忘恩负义的家伙呢?”

    徐子陵叹了一口气道:“那样素姐定不会原谅我们,嘿!你的真气冷得我真舒服,
奇怪!为何我的天灵盖像给打开了般,不住有冷流涌入,舌尖又甜丝丝的。”

    寇仲笑道:“我的涌泉穴何尝不是热腾腾,来!快起来,我们去找素姐。”

    徐子陵随他站了起来,戒备地看着地上的翟让,低声道:“外面那么多人,怎辫好
呢?”

    寇仲道:“看来他们并不知道这襄发生了什么事,随机应变好了。”徐子陵惟有硬
奢头皮,随他推门而出。

    王儒信正在门外守候,见两人出来,现出古怪之极的神色,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两人见他神色,便知他早知道翟让会杀他们灭口。故现在见他们能活勾勾走出来,
才会变成这可笑模样。

    寇仲堆出笑容,指了指自己脑袋,道:“大龙头听了我们的故事后,才知原先误会
了。但又带来他新的烦恼,所以叫我们出来,他要静静思想,吩咐任何人都不得进去打
断他的思路。”

    这正是寇仲聪明的地方,针对王儒信这知情者用的手段。

    徐子陵把门轻轻掩上,在王儒信仍不知如何是好时,追着寇仲背后扬长去了。

    步出内院,两人忙朝翟娇的闺房赶去。

    寇仲道:“最好是能和素姐偷偷离开,立即去黛青院找义气山所说的佩佩,否则走
迟半步也可能会给人分尸。”

    徐子陵出奇地冷静,低声道:“我感到功力倍增,说不定可跳过城墙,不过带着素
姐,又没什么把握了。说实话,到现在我仍不相信义气山真有义气。”

    寇仲道:“我们是事急马行田,先借义气山来过桥,过桥后是否抽板,那时再斟酌
好了。”

    两人这时来到翟娇院落的大门,守门的四名家将中有人喝道:“小姐唤你们来吗?”

    寇仲苦着脸低声道:“若不是她的命令,你肯去见她吗?”

    众家将同时会心而笑。

    两人大摇大摆走了进去,刚好美婢楚楚由宅内走出来,寇仲一把扯着她衣袖,笑迫:
“美人儿你好,素姐在哪里呢?”

    楚楚粉脸微红,狠狠横他一眼道:“又不是来找我,人家怎知道呢!”

    挣脱了他的纠缠,走了几步才回眸甜笑道:“素姐正在侍候小姐呢!呆子!”说罢
以袖掩嘴,婀娜去了。

    徐子陵见寇仲在这当儿仍大晕其浪,猛扯了他一把,寇仲才醒觉地随他往门口走去。

    尚末见人,翟娇难听的声音传出来怒道:“爹在弄什么鬼的,说不了两句就耍见你
那两个小鬼头,我不是已把事情告诉了他吗?他怎也该让我在场听听的。”

    寇仲两眼一转,步入厅去,一揖到地道:“大龙头请小姐前去见他,还说有礼物耍
送给小姐呢!”

    连徐子陵都不得不佩服寇仲的急智。

    翟娇正坐在椅内向呆立一旁的素素发脾气,闻言“啊!”一声站了起来,大步奔前,
由两人间穿过,急步走出门外。

    两人大喜过望,飞身抢前,左右夹起吃了一惊的素素。

    寇仲急道:“不要问,若现在不离开这里,恐怕永远都没机会了。”

    素素忽然脸色剧变,直勾勾望往门口。

    两人慌忙转头,立时魂飞魄散,心中叫娘不已。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