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十二章 大祸忽至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十二章 大祸忽至

    次日翟让邀他们共进早膳,陪同的有王儒信和屠叔方,却不见翟娇。

    翟让显得落落寡欢,问了他们几句起居近况后,便独自喝闷茶。

    其它四人只好陪他默不作声。

    忽然翟让没头没脑的问了句:“那边的情况怎样了?”

    王儒信却明白他想问什么,答道:“昨天我和徐世绩碰过头,他说密公想再夺黎阳
仓,自攻占洛口后,各地起义军纷来归附,使我军声势更盛。”

    翟让闷哼一声道:“杨广那方而有什么动静?”

    王儒信道:“王世充现在到了洛阳,密谋反攻。此人为朝廷有数大将,又精通兵法,
密公今趟会遇上劲敌了。”

    寇仲低声问屠叔方道:“徐世绩是什么家伙?”

    屠叔方微笑答道:“他与祖君彦并称瓦岗双杰,又是沉落雁的情郎。不过沉落雁到
现在仍不肯嫁他。”

    寇仲和徐子陵大感愕然,原来沉落雁已名花有主,心中都泛起酸溜溜的无奈感觉。

    王儒信又道:“听说有个叫魏征的隋官,负贾管理设在武阳郡的‘丞元宝藏典’,
三日前把整套宝藏典献与密公,使李密为今更成了起义军中最有威望的人物。”

    寇仲和徐子陵见王儒信像在不断刺激翟让的样子,都心感奇怪。

    翟让按桌而起,望着寇徐两人柔声道:“你们跟找到园内走走!”

    两人摸不着头脑的随他走到园中。

    翟让负手前行,一副深思的神情。

    雪早停了,但地上积雪盈尺,树上挂满冰条,几个仆人正忙于扫雪,见

    翟让来到,慌忙下跪叩首。

    翟让来到园中小亭内,仰首望天,背着两人道:“坐下!”

    两人茫然坐下。

    翟让沉声道:“自听到有关你们的事后,我便派人查采有关你们的过去。昨晚才有
报告回来,真想不到你们竟早名传江湖,可知李密有很多事都在瞒我。”

    接着转过身来,目光灼灼望着两人道:“你们真的知道“杨公质藏”所在吗?”

    寇仲苦笑道:“若知道的话,我们早去取宝了。”

    雀让点头道:“这才合理。无论罗剎女怎样爱惜你们,她终是高丽人,不会在这等
国家兴亡大事上倍任你两个中原人。”

    两人心中暗叫侥悻,翟让作如此想就最好了。

    翟让叹了一口气道:“若我像你们般年青,定会远离这里,待内伤复愈后,再打江
山。但现在我年纪大了,没有勇气再来一次了。”

    接着冷哼道:“若非李密以毒计暗算找,今天鹿死谁手,尚是未知之数。”

    见两人全无讶色,点头道:“你们早猜到那躲在箱子暗算我的人是李密了。”

    两人只好点头。

    翟让呼出一口气道:“我绝不可让敌我任何一方的知道我真的受了内伤,连王儒信
都以为李密暗算我不着,所以才激我出手杀死李密,把大权夺回来。”

    徐子陵愕然道:“那你为何又通知沉落雁要让出大龙头的位置呢?岂非明着告诉他
们你受伤了。”

    翟让色变道:“你们昨晚碰上沉落雁吗?”

    两人把经过说了出来。

    翟让脸色变得无比难看,叹道:“你们中计了,根本没有这回事。她故意这样说出
来,就是知道你和我现时关系密切,所以试采你们的反应。假若你们一点不觉奇怪,就
证明我确是身负内伤。”

    两人愕然以对,心情难过无比。

    翟让回复平静,淡淡道:“不要自责。一来由于你们经验尚浅,更因沉落雁狡猾如
狐,现在惟有谋求补救之法。”

    徐子陵歉然道:“我们累了大龙头!”

    寇仲内疚得差点想要自杀,一拍石桌道:“我们根本不该溜出去。”

    翟让在他们对面坐了下来,脸色无比凝重的道:“惟有将计就计,真的把宝座让出
来,希望能拖延一段时日。”

   

    顿了顿续道:“现在翟某有一事托付你两个,就是请你们把娇儿送往某一地方。那
我就可无后顾之忧,放手与李密周旋。”

    两人大感头痛,对着这个难服侍的翟娇,一时半刻已嫌过长,何况是一段长时间。

    寇仲叹道:“沉落雁最很我们两人,昨晚走时曾说过保证我们不能活离此城,大龙
头找错人了。”

    翟让呆了好半晌,才沉吟道:“天下谁不想擒捕你们,但你们仍能自由自在,可知
你们自有一套本领。”

    徐子陵忙谦让道:“那是因为对方都没存心杀我们,更兼那时只有我们两人,逃趟
起来自然容易多了。”

    翟让点头同意,道:“那我就另作安排,送走娇儿。要不要把素素一并送走呢?”

    两人忙道;“似乎不用吧!”

    翟让苦笑道:“是我纵坏了她,娇儿自少便弄得人人都怕了她,不遇她和素素却特
别好,唉!”

    两人想起他要素素相陪王伯当,对他的欷歔感自不会生出半点同情心。

    翟让有感而发道:“到你们坐上我的位置,便会知道很多时都要做些违心的事,我
就是不够李密狠,才弄到今日这田地。”

    两人都不知该怎样安慰他才对。

    翟让忽然脱下左手中指一个龙纹指环,塞入寇仲手里,道:“娇儿今天就走,明天
才轮到你们,李密一天末回来,荥阳仍是在我的掌握里。”

    寇仲低头看看掌中戒指,一头雾水道:“这是……”

    翟让沉声道:“我本没有颜脸求你们助我。可是为了不让手下怀疑我心怯,所以只
能要你这两个外人去做。”

    徐子陵道:“大龙头有何差遣,请说无妨。”

    翟让道:“假若我拖延之计成功,你们就拿这指环到乐寿找窦建德。此人才智武功,
均在我之上,与我曾有过命交情,你们可把我的情况如实告他,以后的事,就瞧他怎办
了。”

    寇仲收起指环,断然道:“这等小事,我们必可给人龙头办到。”

    翟让忽然露出一丝冷狠的笑容,低声道:“他不仁,我不义,只要我漏点秘密给王
世充知晓,保证会教李密吃上一次败仗,那时他每战必胜的神话就不攻自破了。”

    寇徐都听得心生寒意。

    他们现在虽是站在翟让的一方,但对他的为人手段却是不敢恭维。

    翟让似乎知道自己说溜了嘴,道:“你们可以回去了。我还想在这里坐一回,安排
好你们篱去的计划时,会通知你们。”

    两人松了一口气,慌忙告退。

    想起李密随时会来,找到屠叔方,寇仲要了一把长刀,徐子陵则要用短戟,暗忖由
这刻开始,睡觉都要搂着兵器才成。

    两人又去找素素,告诉了她明晚就走,这才回到院落练功。

    一天就那么过去了,晚饭后,两人躲回房里。

    寇仲道:“横竖恶婆娇今晚便走,不若要素姐住到我的房去,而我们则学以前般睡
在一块儿,有起事来,逃命都方便点。”

    徐子陵同意道:“老翟现在有求于我们,绝不敢反对。我们做什么他都只能只眼开
只眼闭当作看不见。”

    话犹未已,敲门声响,素素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道:“你们在吗?”

    两人大喜,忙迎素素进房。

    岂知她门才关上,便搂着两人痛哭起来,呜咽道:“小姐走了!”

    两人想起翟娇,无论怎样努力,都不能投进素素的伤感中。

    好言安慰后,素素才稍为平静,但一对秀目早哭得又红又肿。

    素素凄然道:“现在你们是姐姐唯一的亲人了,你们会离开姐姐吗?”

    寇仲为了令她宽心,笑道:“当然不会,除非姐姐真的爱上那义气山,嫁了人则自
然轮不到我们来爱惜姊姊哩。”

    素素破涕为笑,娇嗔地薄责了他两句。

    两人忙施尽法宝,到她似乎忘了翟娇时,才作出她住到邻室的提议。

    素索美眸一转,赧然道:“榻子这么大,不若我们三个人睡在一起,岂非更安全吗?”

    徐子陵吓了一跳道:“这怎么行?”

    索素嗔道:“你不要想歪了,我们姐弟之间,可昭日月,只是比平时亲热点那样子
吧了!这可是人家心中一个梦想。”

    寇仲嗫嚅道:“若给人知道,会怎么想呢?”

    素素俏脸微红,决然地道:“谁会知道呢?你们难道不觉得好玩吗?”

    徐子陵洒然道:“姐姐都不怕,我们怕什么。今晚就让我们三姐弟同床共枕,仲少
你可不准有不轨行动。”

    寇仲叫起撞天屈道:“我仲少是什么人,何况我对姐姐敬若仙子,小陵你快向我道
歉。”

    素素欣然道:“有我信任你就成了。”

    徐子陵警告道:“寇仲这小子睡觉时最爱舞手弄脚,多年来我都不知给他打了多少
拳,踢了多少脚。”

    寇仲苦笑道:“最多姐姐睡到你那边好了。”

    索索摇头道:“不!我要睡在你们中间,两个都是我的好弟弟嘛。”

    两人涌起想哭的感觉,现在三姐弟确是相依为命了。

    徐子陵提醒寇仲道:“小心楚楚来找你,那就会撞破我们的大计。”

    素素“啊”的一声叫起来。从怀里掏出一条镶了玉坠的链子,正容道:“我今趟来,
就是为楚楚带这玉坠子来给你,并嘱我要亲眼看着你戴在颈上。”

    寇仲一震道:“她是否陪你小姐一道离开。”

    素素又触起心事,秀眸一红,垂首点头。

    寇仲木然把链子珍而重之的戴上,接着叹了一口气道:“为何男女之情,都是这么
令人痛苦的呢?”

    徐子陵跺足道:“你该早向老翟提出把她留下来嘛。”

    寇仲苦笑道:“当时我根本没想过她。但现在又感到很难过,好象我失了生命里某
种很珍贵的东西那样。”

    徐子陵代他问素素道:“知否你小姐到了哪里去?”

    素素摇头道:“连小姐自己都不知道,只有屠叔方才清楚。”

    徐子陵道:“明天问老翟不就行了吗。”

    寇仲略感释然,回复笑嘻嘻的样子,逗素素道:“姐姐!可以上床了吗?”

    素素盈盈而起,踢掉靴子,脱去绵袍,露出比前更丰满的曲线。

    徐子陵忙道:“不耍再脱了!有起事来走都快一点。”

    素素跺足嗔道:“小陵真是的,谁要再脱呢!”

    三人虽口口声声说得活似李密今晚就要来攻打大龙头府的样子,但事实上谁都不认
为李密今晚真的回来。

    寇仲从箱子里的衣服抽了一条腰带出来,掷给徐子陵,笑道:“这救命索交你保管,
发生事故时,由你把素姐缚在背上,我则负责开路,杀出重围。”

    素素打了个寒噤道:“不要说得那么可怕好吗?”

    徐子陵掀开垂帐,恭敬道:“姐姐请!”

    素素笑意盈盈的钻入帐内,睡在正中处。

    两人手忙脚乱的吹熄了油灯,脱下外袍。

    他们分别由床脚处两边上床,睡到素素两侧。

    室内的暗黑中,三颗心儿忐忑跳动着。

    素素忽地咭咭娇笑,喘着气道:“你们今晚不跌落地上才怪,靠近人家点不好吗?”

    两人笑嘻嘻地靠近了她,三人心中都涌起无限的塭馨和暖意。

    素素把被子盖着大家,叹道:“就算今晚便死了,姐姐能有你这两个好弟弟,便觉
没有白活。”

    旋道:“咦!为什么你们连靴子都不脱下?”

    两人同时捧腹狂笑。

    寇仲辛苦地喘气道:“逃走起来时方便点啊!”

    素素大嗔,坐起来便耍为两人脱靴,闹得不可开交时,“批啪”一声不知从何处传
来,接着是叫嚷声。

    寇仲跳了起来,推窗外望,只见前院处火焰冲天而起,声势骇人。

    这时徐子陵和素素来到他旁,目睹情况,都呆若木鸡。

    寇仲道:“火起得这么奇怪,定是内奸所为。”

    话犹未已,喊杀声忽由四方八面传来。

    徐子陵冷静跪下,叫道:“姐姐快伏在我背上。”

    素素吓得双腿发软,要靠寇仲搀扶才在背后搂紧了徐子陵。

    徐子陵虽感素素的肉体有高度的诱惑力,但他心境纯洁,忙收摄心神,不朝那方向
去想。

    素素只觉这弟弟的宽背温暖安全,兼之吓得失魂落魄,一时也不涉遐想。

    兵器交击之声不断传来。

    寇仲把素素绑好后,为徐子陵取来短戟,自己则提起长刀,冷然道:“你随在我背
后,假若失散了,就到黛青院集合,千万不要试图离城,李密绝不会容任何人离城的。”

    言罢冲窗而出。

    徐子陵收摄心神,紧跟其后。

    寇仲窜上高处,只见处处都是头扎红巾的武士,正向龙头府的家将侍卫展开屠杀,
连丫环婢仆都不放过,一时哭喊震天。

    翟让的声音在左方响起道:“反贼李密,可敢与我翟让单打独斗?”

    李密那柔和好听的声音响应道:“人龙头有请,李密怎敢不奉陪。”

    徐子陵这时追到他身旁,叫道:“这是唯一逃走的机会了!”

    寇仲心中明白,如不趁翟让牵制住李密主力的一刻逃走,就永远都走不成了。

    一声大喝,寇仲提刀望右方的屋檐飞去。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