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二章 大隐于市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二章 大隐于市

    若非素素曾陪翟娇去找过沉落雁,就算手上拿有她地址,恐怕仍要费一番工夫才能
找到这心狠手辣美人儿的香居。

    沉落雁的居所座落城东的民居之中,房舍鳞次节比,包括她的香居在内,数千间院
落,一色青砖青瓦,由小巷相连,形成深巷高墙,巷窄小而曲折,数百道街巷曲里拐弯,
纵横交错,都以大青石板铺地,形式大同小异。

    三人冒雪来到这里时,就像走进一座迷宫里,难以认路。尤其在这入黑时分,只凭
房舍透出的昏暗灯光,更是如进鬼域。

    但他们却有非常安全的感觉。

    在这种地方,要打要溜,都方便得很。

    寇仲掠入其中一条巷里,笑道:“沈婆娘定有很多仇家,才会住到这种走得人头晕
眼花的地方来。”

    徐子陵轻松起来,边走边舒展筋骨道:“初时听沈婆娘的奸夫徐世绩说什么逐户搜
索,还真给他唬了一跳,原来只是吹大气,他这边来我们就那边走,怎奈何得了我们这
类武林高手。”

    素素犹有余悸道:“你们不要得意忘形好吗?荥阳城的人都非常拥护瓦岗军,只要
给人看到我们,定会向他们报告的……噢!”尚未说完,已给寇仲搂着蛮腰,飞上了左
旁的屋瓦顶。

    徐子陵同时跃了上来,三人伏下后,俯望前方巷口深处,大雪纷飞中,人踪杳然。

    素素讶道:“哪有什么人呢?”

    寇仲低声道:“我的感觉绝错不了。真奇怪,为何我会看不到人影,听不到声音,
偏是感到有危险在接近呢?”

    徐子陵点头道:“我也心生警兆,看!”只见一队十多人的青衣武士,正从巷的那
边而来,沿途逐屋敲门,不用说显在询问他们的行踪。

    三人看得头皮发麻,这徐世绩确是说得出办得到。

    当全城居民都知道有他们这么三个逃犯时,会令他们寸步难行。

    寇仲和徐子陵都是生面人,长相又特别易认,要瞒人实是难比登天。

    搜索的队伍远去后,三人暗叫侥幸。若非正下大雪,徐世绩只要派人守在各处制高
点,再派人逐家逐户搜索,他们定然插翼难飞。

    不过现在冷得要命,视线又难及远,徐世绩手下的人自是敷衍了事。

    寇仲恨得牙痒痒道:“一向以来,我们都只有捱打,没能还手,大损我们扬州双龙
的威风。横竖有黛青楼佩佩这条后路,不若我们大肆反击,闹他娘的一个天翻地覆,好
泄了心头的恶气。”

    素素已是惊弓之鸟,骇然道:“这怎么成?你们怎够他们斗?”

    徐子陵却是大为意动,低声道:“要成名自然要立威,不过我们最好先躲得稳稳妥
妥,再商量大计。”

    寇仲兴奋道:“姐姐来吧!”素素伏到寇仲背上时,他已大鸟般腾空而起。

    她忽然感到再不清楚认识这两位好弟弟。

    若换了别的人,不是吓得龟缩不出,就是千方百计逃之夭夭。

    那有像他两人般明知敌人势力比他们大上千百倍,仍有勇气作以卵击石式的“反攻”
呢?

    沈落雁的香居若从门外看去,实与其它民居无异,只是门饰比较讲究,不像邻居门
墙的剥落残旧。

    但内中却是另一回事,不但宽敞雅洁,园林与院落浑成一体,布局清幽,建建筑还
别出心裁,颇具特色。

    这座名为落雁庄的庄院以主宅厅堂为主,水石为衬,复道回廊与假山贯穿分隔,高
低曲折,虚实相生。

    水池之北是座歇山顶式的小楼,五楹两层,翘用飞檐,像蝴蝶振翅欲飞,非常别致,
沉落雁的香闺就在那里。

   

    小楼后是蜿蜒的人造溪流,由两道小桥接通后院的婢仆居室和仓房。

    落雁庄占地不广,但是丘壑宛然,精妙古朴,极具诗意。

    寇仲和徐子陵由侧墙跃入院里,一时都看呆了眼。想不到沉落雁这么懂生活情趣,
颇有“大隐于巷”的感叹。

    不片晌寇仲已弄清楚庄内只有四名小婢,一对夫妻仆人,都是不懂武功的。

    三人遂躲到其中一所看来久无人居的客房里,最妙是被铺一应俱全。

    三人那还客气,偷来茶水喝了个够后,立即倒头大睡。

    到寇仲和徐子陵乍闻异响醒来时,天已大明。

    寇仲挪开素素搭在他胸口的玉臂,走到窗旁,往外窥看,原来那唯一的男仆正在园
内扫雪。

    徐子陵亦下床来到他旁,低声道:“雪停了哩!”寇仲边看边道:“你肚子饿不饿?”

    徐子陵道:“饿得要命!”寇仲低声道:“我们绝不能在这里偷东西吃,否则定会
给人发觉,让我去张罗些食物回来吧!”徐子陵道:“就这么到街上去会很危险的。”

    寇仲笑道:“放心吧!只要我们不是三个人走在一起,便没有那么碍眼,顺便探探
风声也好。”

    徐子陵知他诡计多端,又确是饿了整晚,叮嘱道:“早去早回。”

    寇仲一声领命,由后窗溜了出去。

    徐子陵闲着无事,待要盘膝默坐,床上的素素叫道:“李大哥!李大哥!”徐子陵
大吃一惊,扑上床去,掩着素素香唇。

    素素惊醒过来,定了定神,秀目立即射出惊惶之色,徐子陵放开手时,她低呼道:
“是否敌人来了。”

    徐子陵摇头道:“不!只是姐姐梦呓,我怕惊动了外面扫雪的人罢了!”素素放下
心来,俏脸转红道:“我在梦中说什么?”

    徐子陵心中暗叹,淡淡道:“没什么!我根本听不清楚。”

    素素坐了起来,蹙起黛眉道:“小仲到哪里去了?”

    徐子陵说了后,她又担心起来。

    忽地足音传来,两人吓得忙把被铺折叠回原状,躲到床底去。

    刚躲好时,两名小婢进来扫拭尘埃,还捧来新的被褥。

    其中一婢道:“小姐足有八天未回来,前晚龙头府又给烧了,现在城中谣言满天飞,
真教人为小姐担心。”

    床下的徐子陵暗忖担心的该是其它人,而绝非沈婆娘。

    另一婢笑道:“小菊你这叫白担心。昨天密公才领兵出城去攻打黎阳仓,龙头府一
事是势所难免,谁叫翟老鬼死不肯让位,论才干他哪是密公对手。”

    小菊讶道:“兰姐怎会知得这么清楚的?”

    小兰得意道:“当然有人告诉我哩!”小菊笑道:“定是李杰那家伙,嘻!你和他
有没有一块儿睡过觉呢?”

    接着两女追追打打的溜走了。

    两人由床下钻了出来,徐子陵松了一口气道:“李密走了!其地的人我就不那么怕
了。素素挨着他在长椅坐下,道:“他们人多势众,你们只得两对拳头,又要分神照顾
我,千万莫要强逞英雄啊。”

    徐子陵满神气道:“不要小看你这两个弟弟,这两年我们都不知经历过多少事故。
而且每次死里逃生之后,功夫都像变得更好。嘿!姐姐在这里休息一会,我四处走走看。”

    素素忙抓着他臂膀,失声道:“给人发觉了怎么办?”

    徐子陵信心十足道:“我自幼擅于偷鸡摸狗,怎会失手。所谓知己知彼,愈能清楚
这里的情况,有起事来愈有把握应付。”

    素素无奈,只好放他去了。

    提心吊胆的等了半个时辰,独守无聊,不由又为翟府被害的人暗自垂泪,幸好徐子
陵神色兴奋地回来,手里还拿着一册卷宗,得意道:“全赖跟陈老谋学了几天功夫,才
找到沈婆娘这藏在秘格内的宝贝。”

    素素见他回来,心内凄惶尽去,勉力振起精神道:“谁是陈老谋?”

    徐子陵坐下珍而重之的把卷宗放在膝上,道:“陈老谋是巨鲲帮的人,专责训练帮
徒如何去盗取情报,再出卖变钱。噢!他回来了。”

    素素循他目光望去,寇仲正捧着两大包东西由前厅推门而入,笑道:“一包是衣服,
一包是美食,大功告成,最妙是婢仆们都回了后园住处呢。”

    徐子陵和素素齐声欢呼,大吃大喝时寇仲眉飞色舞道:“徐世绩这小子把整个荥阳
城搜得差点翻转过来,每个街口都设有关卡,逻卒处处,我见势头不妙,惟有逐家逐户
去偷,且地点分散,包保没有人怀疑。”

    素素道:“小陵都偷了东西哩!”徐子陵这才记起匆忙纳入怀内的卷宗,取出来递
给寇仲道:“你看这像不像是沈婆娘在各地眼线的名册,还注有大小开支、钱银往来,
诸如此类的记载。”

    寇仲把吃剩的馒头全塞进口内,腾出两手来翻阅,含糊不清的道:“哈!让我的法
眼看看,保证什么都无所遁形。这家伙的名字真怪,叫什么陈死鸭,还有地址和联络手
法,上个月更受了百两银子,原来钱是这么易赚的。”

    素素凑过去一看,嗔道:“人家叫陈水甲,不是陈死鸭,乱给人改名字。”

    寇仲双目放光道:“凭这宝贝,小陵你看可否狠狠敲沈婆娘一笔呢?”

    徐子陵冷哼道:“她这么害我们,怎是银子便可赔偿的?”

    素素骇然道:“若把这东西交给官府,会累很多人抄家问斩。”

    寇仲把名册纳入怀里,笑道:“我们怎会便宜皇帝小儿,至于有什么用途,将来再
想好了。”

    转向徐子陵道:“该是我们还点颜色的时候。不知是谁把我们画得那么形似神足,
现在我们三人的尊容,贴满街头,使得我们想到黛青楼找佩佩都变得非常危险呢。”

    徐子陵道:“刚才我在后院的仓房里发现了十大坛火油,只要找到徐世绩小子的住
处,就可一把火把它烧掉,以牙还牙。还未告诉你,李密去了打仗,不在城里。”寇仲
哑然笑道:“徐世绩只是头四脚爬爬的走狗,横竖李密不在,索性就去烧他的老巢,嘿!
李密那家伙的狗窝在哪里呢?”

    见到两人的目光都集中到她身上,素素嘟起可爱的小嘴闷哼道:“不要奢望我会告
诉你们,又说在这里避风头,这么一闹,谁那知道我们仍在城内。何况蒲山公府高手如
云,你们去闹事只是送死而已!”寇仲笑道:“这正是最精采的地方,明知我们在城内,
偏是找不到人。更妙是现在军情告急,徐世绩等终不能为我们不上战场。所以只要我们
为他们制造点内忧,保证可令他们进退失据。徐子陵也道:“不若我们放火后,就引人
来追,当着他们的眼前逃出城外,然后才回来接姐姐走,就更万无一失。”

    寇仲皱眉道:“城墙这么高,你跳得出去吗?”

    徐子陵颓然道:“跳不出去!”素素“扑哧”娇笑,横了两人一眼,嗔道:“都是
爱闹的小孩儿。”

    寇仲在她脸蛋飞快亲了一口,叹道:“姐姐的眼睛真可勾人的魂魄哩!”素素先是
欣然而笑,旋又神色黯淡下去,不知是否想到李靖。

    徐子陵忽道:“姐姐知否谁是负责城内工事的人呢?”

    素素道:“真正负责的人我不晓得,但城内的事一向归徐世绩管,所以该是他的手
下。”

    寇仲一震道:“我明白了,小陵你是否想学在扬州般由下水道逃走。”

    素素吃惊道:“下面这么脏,怎行呢!你们不是要找佩佩帮忙吗?”

    徐子陵道:“在现今的情况下,恐怕什么人都帮不上忙,而且只要我们往黛青楼,
立即会给人认出来。”

    寇仲道:“受香玉山这种人的恩惠,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小陵想得真绝,我们今
晚就去徐世绩处偷东西,试试运道,陈老谋说过,任何城市必有建筑图祥,否则如何可
进行维修工程?”

    素素无奈道:“你们对香公子成见太深了。”遂把徐世绩的居所说出来,然后道:
“我想试试小仲拿回来的衣服。”

    两人溜出房外。

    徐子陵为她关上房门后,扯了寇仲到一旁道:“刚才我听到素姐在梦呓里唤李大哥,
唉!姐姐真凄凉,偏是这种事谁都帮不上忙。”

    寇仲颓然无语,坐了下来,苦思良久道:“不若我们先到洛阳去找李大哥,把姐姐
的情况照直向他说,看他怎么安置姐姐。”

    徐子陵摇头道:“那样会使李大哥很为难的,一个不好,更会弄得姐姐也难堪。而
且姐姐因王伯当那贱种有点自暴自弃似的。一会说要陪我们,一会又为香玉山那家伙说
话。若硬逼她到洛阳去,说不定会弄巧反拙。”

    一向诡计多端的寇仲对这种男女间的事完全束手无策,唉声叹气时,素素换过新衣
出来,两人连忙极力逢迎,说尽好话。

    素素虽娇笑连连,但眉字间总有一丝解不开的忧郁,令人觉得她只是强颜欢笑。寇
仲最后投降道:“姐姐是否仍想我们去找黛青楼的佩佩呢?”

    素素幽怨地道:“你们的事姐姐管得了吗?”

    两人那还不知机,忙誓神劈愿保证会依她的意思办事。素素这才恢复欢容,商量如
何可避过逻卒的耳目而找到这叫佩佩的女人。

    寇仲想出一计道:“不若我们到绸缎铺买一匹上等丝锦,指明送给佩佩,再吊着尾
看看谁是收礼的人,该可知道谁是佩佩。”

    素素皱眉道:“绸缎铺的人若认出你是瓦岗军在缉拿的逃犯,岂非害了那佩佩。”

    寇仲胸有成竹道:“总有人对世事漠不关心或全不知情的。刚才我去为姐姐偷衣服
时,其中一间衣铺的老板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头儿,一副老眼昏花的样儿,只靠两个小伙
计帮忙送货,只要觑准他一个人看铺时,便可进行我们的大计。”

    素素喜道:“不若由我装作那佩佩的小婢,为自己的小姐买东西,该更是万无一失。”

    寇仲见她恢复生气,笑道:“但姐姐千万莫要穿这套衣服去啊!”素素始醒觉这身
衣服正是从那间衣铺偷回来的贼脏,笑着人房更衣去了。

    两人对视苦笑。

    徐子陵叹道:“希望姐姐不是看上香玉山就好了!你看她见我们肯去找佩佩,整个
人都不同呢。”

    寇仲信心十足道:“香小子有什么值得姐姐看上的地方?照我看她是知悉我们再不
到徐世绩处冒险放火偷东西,又知我们尊重她的意见,才心花怒放吧!”不片晌素素换
妥衣服,三人潜出府外,避开了数起瓦岗军,来到了那衣铺旁的横巷里。

    素素依计去了,两人躲在暗角,予以保护。

    天又下起雪来,街上行人稀疏,平静得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但徐子陵知道当今声名最盛的瓦岗军,已因翟让被杀,内部出现了无可弥补的裂痕。

    可想象由于翟让乃是瓦岗军的创始者,无论李密如何得人心,始终不能一下子把翟
让根深蒂固的势力全接收过去。其中部分一向追随翟让的人会生出异心,乃必然之事。

    寇仲这时亦正想到李密,记起翟让生前说过因为不够心狠,所以终斗不过李密,故
而“心狠手辣”,是否就是争霸天下的首要条件呢?想得入神时,徐子陵低呼道:“糟
了!”

    寇仲大吃一惊,警觉地往街上瞧过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凤姿绰约的沉落雁,旋则
目光被她旁边的妙龄女子吸引过去。

    这女子乍看似乎不是长得太美,这或者是因为她的轮廓予人有点阳刚的味道,可是
皮肤雪白里透出健康的粉红色,气质高贵典雅,腿长腰细,比沈落雁尚要高出两寸,明
眸皓齿,所有这些条件配合起来,竟毫不给沉落雁比下去,形成非常独特的气质。

    两女前后均有随员,沿街缓步而来,沉落雁正和她指点谈笑,看来该是负起导游之
责。

    还差十多步,沉落雁一行人就会到达素素所在的衣铺大门外。

    两人的手同时握到兵器上去,头皮发麻的看着敌人逐步接近即将可看到素素的危险
位置。

    就在此干钧一发的时刻,那长相爽健硬朗的美女倏然立足,神色淡然的和沉落雁说
了两句话后,举步走进衣铺隔邻的工艺店里,沉落雁亦欣然随她去了。

    那十多名随员分了一小半人随行,其它的则散立门外,摆出护驾保镖的款子。

    素素这时刚从衣铺走出来,见到隔邻铺子外聚了群武装大汉,吓得垂下俏脸,匆匆
横过长街,朝两人所在窄巷走去。

    那群大汉并不在意,到素素离开了敌人视线,与两人会合,才花容失色道:“吓死
我了!”两人惊魂甫定的拉她躲往深巷里,寇仲低声道:“成功了吗?”素素点头道:
“没有问题,不过那老板说今天夜了,明早才肯送货。”

    徐子陵叹道:“那就糟了,青楼的姑娘白天都睡觉,若是由其它人代收,我们就白
费工夫。”

    素素得意道:“放心吧!我指定要明天申时才可送货,那老头答应哩!”无奈下,
寇仲和徐子陵只好带素素返“家”去也。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