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四章 偷龙转凤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四章 偷龙转凤

    徐子陵去后,寇仲的注意力集中在前院处,打走主意只要稍有异动,立即扮猫叫通
知徐子陵逃走。

    看着徐子陵信心十足地推门入屋,寇仲亦觉此事容易轻松,并暗忖明天逃走时,尽
可顺手牵羊,把名册二度偷走,好害沉落雁仍要担心一场。

    “这种无情无义的女人,就算死了他都不会为她叹息半声。不由又想起李秀宁。发
觉她在他心中的印象冲淡多了,再没有以前那种梦萦魂牵的深刻感觉。就在此时,小楼
上忽传来劲气鼓荡的交击声。寇仲大吃一惊,顾不了暴露行藏,提刀往小楼扑去。”砰!”
接着是兵器坠地的声音。

    徐子陵背脊撞碎沉落雁闺房的大窗,带着一蓬鲜血,往下坠来。

    寇仲剎那间记起了徐子陵曾说过的话。

    “假若徐子陵受了伤,他寇仲是否仍能保持‘井中月’的心境?”

    一道黑影迅如鬼魅的掠了出来,追着急坠的徐子陵单掌凌空虚劈,务要置之于死地。

    寇仲强迫自己不再想有关徐子陵遇到的任何事,猛地收摄心神,运劲掷出手中大刀,
同时全速在徐子陵掠去,又高呼“有贼!”这正显示寇仲的才智高绝。

    要知对方既能在这么短促的时间内击得徐子陵重伤坠楼,他寇仲走亦拦不住对方,
唯一方法就是惊动沉落雁等人,教这行动诡秘莫测的敌人有所顾忌。

    当然这人也可能是沉落雁布在楼内的伏兵,但观其惟恐人知的行藏,这可能性却不
大。

    在眨眼工夫的时间内,寇仲便拟出了以救回徐子陵小命为唯一目的的战略。

    那人显然想不到会横里杀出个寇仲来,因为以他惊人的听觉,花园内的任何动静均
该瞒他不过,偏是直至寇仲射出大刀,他始惊觉。

    这亦是他对徐子陵萌动杀机的原因。

    当徐子陵推门入楼时,他才生出感应,从而惊悟出假以时日,此子必是非伺小可。

    他本身非是心胸狭窄又或忌才之人,只因误会了徐子陵是沉落雁方面的人,所以才
会不择手段的务要杀死徐子陵。

    此人正是天下闻名色变的“影子刺客”杨虚彦。今趟他躲在沉落雁闺房里,目的是
要刺杀沉落雁,好为隋军攻打瓦岗军的老巢作先声夺人的一击。而竟会因见到徐子陵的
高深造诣而改变刺杀对象,可见他对徐子陵的评价是多么的高。

    长刀奔雷掣电地直朝他左肋下刺来。

    刀锋放射出的森寒之气,却在及体前把他完全笼罩了。

    以杨虚彦之能,亦不得不暂缓对徐子陵痛施杀手,而以全力应付。

    猛一提气,骤然凌空变化身法,竟然一把接着了长刀。

    此时寇仲已赶在徐子陵坠到地上之前,一把抱着了他。

    杨虚彦冷哼一声,把接来的飞刀依样葫芦地掷出,直取寇仲背脊。

    以其劲道之强,深信可同时贯穿两人身体。

    寇仲想也不想,足尖用力,抱着满腹鲜血、陷进了昏迷状态的徐子陵滚到附近的草
丛里,仅以毫厘之差避过电射而至的长刀。

    杨虚彦待要继续追击,四周全是衣袂破空之声。他自问难以在一两招间杀死寇仲,
叹了一口气,展开身法,冲天而起。

    寇仲搂着徐子陵由草丛另一边滚了出来,跳将起身时,立即面临人一生中最难下决
定。

    若他赶回素素所在的柴房处,定逃不过众人耳目,且徐子陵必因得不到救治而伤伤
重致命。

    但立即逃走的话,素素势将陷在孤立无援、动辄给敌人发现的危险里。

    他该怎么办呢?

    沉落雁的娇叱在高处响起道:“谁敢来生事?”

    接着是连串兵器交击之音和惨哼声!

    寇仲痛苦得差点哭出来,猛一咬牙,抱着徐子陵朝前方的外墙掠去,叱喝声立时在
后方响起,但他已顾不得这么多了。

   

    寇仲撕开徐子陵的外衣,入目赫然是被刺穿了的名册。

    这是沈落雁庄园附近一间较具规模的民居后院的储物房,避过了追兵后,寇仲便带
徐子陵躲到这里来。

    寇仲暗叫侥幸,若非给这名册挡了对方一剑的劲气锋锐,恐怕徐子陵早一命呜呼。

    徐子陵仰躺禾草之上,双目紧闭,脸色苍白如死,但呼吸却出奇地仍是均匀悠细,
没有急促难继的情况。

    寇仲把名册放到一旁,撕开里衣,细心检视下,发觉伤口早粘合起来,再没有渗出
鲜血。

    松了一口气后,寇仲按着徐子陵双掌,默默把真气输入徐子陵体内,希望能助他疗
伤。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徐子陵吁出一口气,醒转过来,脸上回复了血色。

    寇仲大喜,热泪忍不住夺眶而出,悲叫道:“小陵!小陵!你吓死我了!”徐子陵
睁开眼睛,骇然道:“这是什么地方?”

    寇仲忙作解释,徐子陵色变道:“你怎能把素姐一个人留在那里?”

    寇仲凄然道:“我是别无选择下才这么做,放心吧!你在这里歇一会,待我去把素
姐接来。”

    徐子陵不悦道:“还不快去,素姐胆子这么小,吓都吓坏她了。”

    寇仲伸手拍了拍徐子陵的面颊,习惯的往背上的长刀摸去,当然只摸到一个空鞘,
始记起没有了护身的宝贝。

    正要离去时,徐子陵把他唤回来,脸上血色尽退道:“不要去!”寇仲愕然。

    徐子陵叹道:“以沉落雁的精明,自能从我遗在楼内的短戟知道是我们在搞事,加
上见到逃走的只有我们两人,哪还会猜不到素姐定在附近。所以素姐现在十成十已落到
她的手上。”

    寇仲颓然道:“那怎办才好!”徐子陵吃力的坐起来,道:“你再助我行功运气,
天明时,我们就一起去找沉落雁把素姐救回来。”

    “砰!砰!砰!”沉落雁庄院的大门被铜环叩得声响大作。

    接着是寇仲的声音道:“落雁娇妻,为夫仲少爷回来了!”不片晌沉府大门敞开,
出奇地只得沉落雁一人盈盈俏立,玉容寒若冰雪,狠狠瞪着笑嘻嘻的寇仲。

    寇仲当然知道其它人已布下天罗地网,教他插翼难飞。

    沈落雁冷冷道:“先把名册交出来,我们再谈其它事。”

    只此一句话,寇仲便知素素果是落到沉落雁手上去,否则怎可如此肯定名册在他们
手上。

    寇仲摇头叹道:“若非小陵为你挡了昨夜那个家伙一剑,美人儿你早玉殒香消。现
在一见面便毫不客气。唉!像你这么美的人儿俯拾即是,但像你那么无情无义的,则肯
定是空前绝后哩!”沉落雁回复本色,“哧”笑道:“真拿你这两个小鬼头没法,竟懂
得躲到我这里来。好吧!你将名册交出来,奴家便将你的素姐送还你,又任你们离城,
以后的事,只好看你们的造化了。”

    寇仲笑道:“沈美人你真懂说笑,看准小陵受了伤,所以不虞我们能走得多远。哈!
让我告诉你真相吧!小陵根本没有事,看!他不是站在你背后吗?”

    沉落雁叹道:“不要再装模作样了。小陵留下的大滩血迹,谁都骗不了。以“影子
刺客”杨虚彦的身手,若被他刺中而不死的,他该可算是第一人哩!”寇仲心叫正是要
这句话,装出悲愤神色,睁眉怒目的道:“那家伙原来是杨虚彦!”沉落雁娇躯微颤,
秀眸射出复杂无比的神色,旋又敛去,沉声道:“不要骗我,徐子陵是否死了?”

    寇仲正是要令她有此错觉,那自己就可成了唯一知道杨公宝藏的人。扮出强压下怆
痛神色的微妙表情,摇头道:“莫要胡猜,名册现正在他手上,若我可和素姐安然回去,
保证他立即把名册交回。否则过了时限,他会立即逃走,把名册交到杨广手上,那时你
们瓦岗军立时断绝了所有情报消息,变得又聋又盲。”

    沉落雁垂下俏脸,仍在追问道:“小陵是否死了!”寇仲终发觉她神情有异,暗想
难道她爱上小陵吗?

    但想想又该非如此,因为证之她对他两人一向的心狠手辣,任他想象力如何丰富,
都联想不到这方面去。

    寇仲恰到好处地暴喝道:“不要问了,你究竟是否肯把人交出来。”

    沉落雁缓缓抬起俏脸,眼中射出森寒得令人发颤的神色,但语气却无比平静的道:
“不用骗我,小陵已死了。若我把你擒下,保证可从你身上将名册搜出来。”

    寇仲仰天悲笑,从怀内取出染满血渍束成一卷的名册,横在胸前道:“即管放马过
来,若你能取回完整的名册,我的名字以后就倒转来叫。”

    沉落雁的目光落在染血的名册上,娇躯再抖颤了一下,低声道:“他的尸身在哪里?”

    寇仲忍不住讶道:“他生前不见你关心他,死后你反爱问长问短,这是怎么一回事?”

    沉落雁凤目生寒,冷冷道:“这个不关你事。立即把名册还我,我便放你和素素离
开,保证绝不追赶,至于如何过得世绩城防那一关,就恕小女子无能为力。”

    寇仲道:“人呢?”

    沉落雁回复一向的冷静,淡淡道:“先交书后放人。哼!莫忘了纵被你毁去名册,
我们只要费点工夫,就可重新编出另一簿出来。”

    寇仲油然道:“既然你不怕失去了以前所有往来的帐目,又不怕延误时机,那我索
性把册子毁去,再和你们拚个生死,横竖小陵死了,我和素姐都不想活哩!”这正是徐
子陵和寇仲两人想出来的计划中最关键的一个环节。就是要让沉落雁误以为因徐子陵之
死,寇仲亦萌生了死念,对沉落雁形成压力。亦可使敌人错估他们的实力。

    唯一他们没估料到的,却是沉落雁对“徐子陵之死”的反应。

    沉落雁本想以虐待素素的恐吓逼寇仲投降,听到寇仲这么说,立时把说话吞回去,
叹了一口气道:“唉!罢了!但有些事我亦难以作主。”

    再娇叱道:“给我把素素带出来!”不片刻曾以妙计在河上生擒寇徐的“野叟”莫
成,押着素素来到沉落雁身旁。

    素素早泪流满脸,悲叫道:“小陵是否死了?”

    寇仲有口难言,又不敢乱打眼色。

    沉落雁神色落寞道:“一手交书,一手交人,我保证手下不追击你们。只要一个
“不”字,我立即使素素尸横地上,然后全力把你杀死。”

    寇仲装出投降的样子,把册子放在地上,伸足踏着,道:“放人吧!”沉落雁微微
点头,莫成把素素整个抱起掷出,由高空往寇仲投去,教他若要接人,必须往后退开。

    寇仲果然听话,后跃升高,接着素素,一阵风般走了。

    莫成执起名册,好不容易拆开一看,色变道:“小姐不好,这小子竟敢骗我们。”

    沉落雁接过一看,除了底面两页外,却是本不知由那里偷来孔老夫子着的论语。悄
脸立时气得煞白,双目杀机连闪道:“我看他们能逃到哪里去?”

    旋又蹙起黛眉,轻轻道:“难道他还未死?”

    说到这里,俏脸不由一阵火辣,心中都不知是何滋味。

    难道这小鬼头竟能在自己心内占据了一个席位吗?

    徐子陵拥着在怀内又哭又笑的素素,大喜道:“想不到沈婆娘真会上当。”

    寇仲贴壁坐下道:“你的计策确是厉害,首先算准沈婆娘会在那里等我们回去救人,
更算准她情愿把素姐还给我们,好增加我们逃走的困难性,只不过仍算漏了一样东西。”

    徐子陵奇道:“什么东西?”

    素素低声道:“看来她很着紧你哩!”徐子陵嗤之以鼻道:“管她娘着紧不着紧,
这种女人送给我都不会要。”

    转向素素道:“沈婆娘有否对姐姐不好呢?”

    素素摇头遣:“她骗我说已拿下了小仲,逼我把这几天的事说出来,姐姐只好说了。”

    寇仲色变道:“素姐没提及关于黛青楼的事吧!”素素坐直娇躯,嗔道:“当然没
有,姐姐岂是那么不识轻重的人。”

    寇仲移了过来,搂着徐子陵肩膊道:“你算很大命的呢!原来那伤你的家伙就是连
我们老爹都敢行刺的“影子刺客”杨虚彦。”

    徐子陵恨恨道:“若非我及时运功把他攻入体内的真劲化去,区区一本簿子绝救不
了我的命。哼!今趟我们若能逃出生天,就要他的好看。”

    寇仲拍胸道:“得罪了我们扬州双龙的人,定没有好下场,像沈婆娘这几天便保证
睡难安寝。”

    徐子陵扶着素素站起来,苦笑道:“我恐怕亦至少有几天不能和人动手,假若佩佩
帮不了我们的忙,就只好以真名册去换取自由了。”

    寇仲陪他叹了一口气。

    狗吠声忽地隐隐在远方传来。

    三人交换了个眼色,均知若还不溜之夭夭,就永远都不用走了。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