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八章 一见如故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八章 一见如故

    徐子陵全速掠行,赶往寇仲留下标记所指示的密林。

    离开了沉落雁后,他就把她拋诸脑后。

    事实上直至在这雪地飞驰的一刻,他虽曾遇上不少美女,但总没有一个能在他心中
占上一席位。

    自得练《长生诀》上的功法后,他的心神全集中到武道的修练上去。那并非为了名
或利,而是一种个人的追求,要不断突破以前的自己。

    每晚躺在床上,他便进入凝神练气那物我两忘的迷人天地里。

    醒来时虽偶有想起单琬晶、云玉真、沉落雁等美女,但心中只有烦厌而没有思念之
情。

    仅是武道的修行,已带来他最大的满足感,一切自具自足,不假他求。

    但寇仲的野心显然比他大得多,这使他感觉与寇仲的分歧日渐扩大,当然感情上他
们仍是最好的兄弟和朋友。

    就在此时,前方左侧远处有蹄音传来。

    那是马蹄踢践积雪的声音。

    徐子陵既吃一惊,又是奇怪。

    马蹄声响来得如此突然,唯一的解释就是来人早潜伏该处,到这刻才现身出来。听
蹄音对方人数该不少于三十骑,但事前他却不闻半点马嘶声,可知对方骑的应是训练有
素的战马。

    他迅速把对方会是瓦岗军这可能性排除。因为徐世绩根本没有时间作这样的安排。

    那会否是与独孤霸有关的人呢?

    蹄音倏止,就像出现时那么突然。

    徐子陵涌起对这神秘马队高深莫测的感觉。把真气提至极限,朝密林投去。

    寇仲的声音响起道:“快点!有人来呢!”徐子陵知寇仲和素素仍然安然无恙,放
下心事,循声扑去。

    寇仲背着素素由一棵大树上跃下来,和他并肩往密林深处掠去,叫道:“我们来和
他们比比谁更长气一点。”

    徐子陵整个人轻松起来。

    要知在这连绵百里的密林里,纵有健马亦无法以之代步。

    说到比拚脚力,能在短距离里追上他们,江湖上大不乏人,但除非是杜伏威那类级
数,谁能像他们来自《长生诀》的内息般往还不休、无有衰竭?

    说完这句话后,两人再不打话,由外呼吸转为内呼吸,把精神全集中在逃跑上,迅
如流星般在密林里左穿右插,窜高掠低,只知有那么远就跑那么远。

    伏在寇仲背上的素素泛起安全温馨的动人感觉。只不过是萍水相逢的两个人,忽然
就成了与自己比血还浓的亲密兄弟。

    他们什么事都把她放在第一位。无论在怎样恶劣的情况中,亦永不犹豫,更绝不会
退缩。现在更是患难与共,她心中的感动,可想而知。他们由晚上奔至天明,才穿出密
林,这时雨雪停了,天地一片纯白,雪光闪耀。

    在这白皑皑的静寂原野上,三人都泛起不知何去何从的感觉。

    两人的内息虽仍是旺盛,但血肉造成的四条腿却累得要命,乘机在一处长满了参天
云杉的小山丘上休息。寇仲哈哈笑道:“终逃出来!”素素道:“昨晚那些不知是什么
人呢?”

    徐子陵道:“管他是何方神圣,总不会是什么好路数,很可能是独孤霸的手下呢。”

    寇仲和素素齐感愕然,听徐子陵说出了昨晚的事后,寇仲皱眉道:“若非这家伙好
色,我们说不定会遭殃。想不到独孤阀有这么厉害的人,我还以为不外都是独孤策那种
窝囊角色。”

    徐子陵道:“若没有两下子,独孤阀怎能和其它三阀齐名江湖,好了!说吧!究竟
我们是到洛阳去?还是返回老家扬州?”

    素素垂首坚定地道:“回扬州吧!”寇仲和徐子陵交换了个眼色,低声对素素道:
“我们到东都去,目的只是碰和氏璧的运气。嘿!不-定是要去找李大哥的。”

   

    素素摇头决然道:“要去你们就自己去吧!”徐子陵支持素素道:“我们当然听素
姐的话。”

    向寇仲责道:“有什么事比害倒宇文化骨更重要,夜长梦多,延误了时机,你担当
得起吗?”

    寇仲投降道:“是我不对!嘿!扬州究竟在哪个方向?”

    徐子陵愕然道:“你不是早计算好方向才走吗?怎能这么胡涂,还说什么精通山川
地理。”

    素素道:“不要吵了!从这里朝东北走,早晚会抵通济渠,那时只要坐船南下,经
过浚义、陈留、雍丘、襄邑、宋城、永城、夏丘,就可抵达于台,再东行便可进入刊沟,
南下江都,多么简单。”

    寇仲老脸一红道:“原来最厉害的都是素姐。”素素“哧”笑道:“姐姐不是厉害,
而是当年就是这么随小姐南行的。”

    徐子陵奇道:“为何素姐忽然间像变得心花怒放的样儿?”

    素素霞生玉颊道:“不要胡说,我那有特别开心呢。”

    两人均感大惑不解。

    寇仲摸着肚子站起来道:“得先找个乡镇医治肚饿这不治之症,才是上策。”

    徐子陵扶起素素,欣然道:“今趟让小弟作素素的坐骑。”

    寇仲抗议道:“你倒懂得来和我争享受。”

    素素俏脸通红道:“原来两个弟弟都是坏蛋。”

    寇仲和徐子陵笑得你挤我推,得意之极,充满真挚的感情。

    到了这刻,三人才感受到自由自在的欣悦。

    素素正要说话,两人突然停止了所有动作,朝西望去。

    只见雪地上有三个人,箭矢般朝他们处赶过来,离他们不足两里。

    素素吓了一跳道:“还不快走!”寇仲深吸了一口气道:“来不及呢!”那三个不
知是何方神圣的人,眨眼奔上小丘,在三人面前倏然止步,同时抱拳为礼,态度客气。

    中间是个二十七、八岁的灰衣汉,背插单拐,形相威武中却又不失文秀的气质,虎
背熊腰,只是外型已教人心折。

    其它两人一个是四十来岁的矮壮汉子,另一则是儒生打扮的中年人,各具不凡形相,
只看他们这般全力飞驰后,仍能气定神闲,便知都是一流的高手。

    灰衣汉哈哈笑道:“终能追上两位兄弟,实教我们欣慰,本人刘黑闼,乃夏王旗下
骁骑将军。”

    接着介绍左边的儒生道:“这是江湖人称‘铁扇子’的诸葛德威,乃刘某的拜把兄
弟。”

    诸葛德威左手一扬,变魔法似的乍多出了一把扇子,“嚓”的一声打了开来,轻摇
两下,神态潇洒之极。

    刘黑闼又指着那矮壮汉子道:“冬叔人称门神。手中双与新近归降李密的秦叔宝齐
名,悍勇无敌。”

    这“门神”却出奇地谦让道:“公子莫往我脸上贴金,本人崔冬,只是公子下面一
个小跑腿吧!”寇仲一头雾水道:“谁是夏王?”

    刘黑闼道:“难怪三位不知,敝主窦建德建国称夏之事,尚未公告天下。”

    三人对望一眼,才知原来是窦建德方面的人。

    刘黑闼忽然道:“这位小姐可否背转身去,因刘某有份见面礼要送给两位兄台,怕
惊吓了小姐。”

    徐子陵愕然道:“什么见面礼?”

    素素心惊胆跳的背转了娇躯。

    刘黑闼从容一笑,打出手势,“门神”崔冬解下挂在腰间一个不知装着什么东西的
布囊,随手往寇仲拋来。

    寇仲一脸茫然的接着,旋即脸色大变,立把布囊往刘黑闼拋回去,骇然道:“我的
娘!这是谁的人头?”

    在素素的尖叫声中,刘黑闼一把接过,神态从容地探手囊里,抓着头发将人头取出,
举在两人眼前道:“让刘某介绍,此人姓郑名踪,外号‘飞羽’,若非没有了头颅而不
会走路,恐怕三位已陷身在瓦岗军手上。”

    寇仲和徐子陵都暗地心惊肉跳,但见对方人人神色如常,强压下对这死人头的恐惧,
前者干咳一声道:“嘿!刘兄可否先收起这东西,免致吓坏我们的姐姐。”

    刘黑闼虽然没什么,但诸葛德威和崔冬脸上都闪过嘲弄的神色,显是看不起他们给
这么一颗人头骇成这样子。

    刘黑闼把人头交给崔冬道:“将这头颅挂在显眼的地方,好和徐世绩打个招呼。”

    崔冬领命去了。

    刘黑闼神色如常,拱手道:“现在两位兄台已成了天下人人欲得的人物,不知你们
对将来有何打算?”

    寇仲与徐子陵交换了个眼色,干咳一声道:“我们不知走了什么运道,弄得人人都
以为我们知道杨公宝藏的下落,其实……”

    刘黑闼不悦的打断他道:“寇兄难道以为我刘某亦是为宝藏来找你们吗?这就大错
特错了!”顿了顿续道:“今趟之行,乃奉了夏王之命,前来找大龙头商议,劝他先发
制人,除去李密。岂知来迟一步,翟府已成灰烬,我们查探多日,才知只有你们三位逃
过大难,还闹得荥阳天翻地覆,刘某佩服之极。”

    素素仍是背着身问道:“人头拿走了没有?”

    刘黑闼歉然道:“素素姑娘放心,人头不在了!”素素犹有余悸的转过身来,刘黑
闼看到她惊魂未定,似求人怜的动人表情,怔了一怔。

    寇仲和徐子陵都没在意,素素道:“小姐早一日被老爷送走,由屠管家护行,不知
刘将军有没有听到她的消息。”

    刘黑闼道:“既有屠叔方这种高手保护娇小姐,该没有问题,我会遣人探听他们的
行踪。”

    素素欣然笑道:“有公子这句话,素素就放心了!”刘黑闼又被她鲜花盛放般的笑
容引得呆瞪着她,这回寇仲和徐子陵觉察到他的异样,都拿眼睛瞧他。

    诸葛德威干咳一声道:“二弟,这处危机四伏,我们最好先赶往阳武,那时把酒谈
心舒服多了。”

    刘黑闼如梦初醒,见寇徐两人目光奇怪,老脸一红地尴尬道:“冬叔弄好事情回来,
我们立即起程。实不相瞒,我对两位确有惺惺相惜之意,际此天下群雄并起,能者称王
的大时代,诚心邀请两位加盟我军,将来富贵与共,若有一字虚言,教我刘黑闼不得善
终。”

    对这充满英雄气概的年轻高手,寇仲和徐子陵都颇有好感,但加入了们一伙却是另
一回事。

    寇仲干咳一声道:“我也实不相瞒,现在我们身有要事,加入贵方一事,只可迟些
再说。”

    刘黑闼露出失望神色,谓然道:“希望两位确是身有要事,而非找借口来拒绝刘某
就好了。”

    寇仲和徐子陵想不到他如此但白,都觉有点招架不来。

    素素插入道:“他们真的没有骗刘公子,我可以作证人。”

    刘黑闼哈哈笑道:“姑娘的话,我当然不会怀疑,只不知此事是否须刘某帮手呢?”

    寇仲笑道:“刘兄似乎空闲得很,也十分错爱我们,这可得先行谢过。不过此事微
妙之极,牵涉到宇文化及和我们间的深仇,所以绝不能假手于人。”

    刘黑闼晒道:“原来江湖上盛传你们手上握有李阀和宇文阀造反证据一事,果非空
穴来风。”

    寇仲和徐子陵为之脸脸相觑。

    要知帐簿一事,知道的只是有限几人,究竟是谁把消息泄露出去呢?

    香玉山来找他们,两人仍不在意;直到刘黑闼说出来,两人才知道害怕。

    只是一个‘杨公宝藏’,已害得他们周身是蚁,现在加上帐簿一事,他们还有安乐
日子过吗?单是宇文阀已可教他们头痛死了。

    此时崔冬回来了,刘黑闼不再打话,催促众人上路。

    寇仲等亦知不宜久留,兼且对刘黑闼又很有好感,遂与他们结伴同行,朝阳武启程
去也。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