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十章 宇文成都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十章 宇文成都

    愈往北行,天气愈冷,地上积雪齐膝,六人在一望无际的林海雪原全速前进,素素
则由寇仲和徐子陵轮番背着走。

    经过与拓跋玉一战后,他们都小心起来,不敢再像前此般粗心大意。

    大雪停了下来,天地一片孤寂,偶尔传来狼嗥兽嘶,听得人毛骨悚然。

    赶了两天路后,这天黄昏来到通济渠南岸的密林区,深褐色的林木如墙似壁,层层
叠叠,比比皆是,置身其中,一不小心就会迷失方向。

    纵是铁打的身体,这么逃命似的赶路谁都要累了。不知是谁先放缓脚步,转眼各人
都变得蚁走龟行的缓缓踱步,找寻能避风雪的宿处。

    山林间万籁俱寂,只有脚下松软的白雪在沙沙作响。

    偶尔微风吹拂,枝头积雪纷纷散落,飘舞头上。

    最后众人在一片林木间的旷地停了下来,刘黑闼道:“今晚看来都找不到荒屋山洞
一类的栖身之所,不若将就点在这里生个火堆,坐到天明才赶路好了,照我估计明天午
后就可抵阳武。”

    素素这时由徐子陵背上落足雪地,虽穿著绵袍,仍冷得她直打抖嗦。

    刘黑闼毫不犹豫脱下羊皮袄,爱怜地盖在她身上,柔声道:“生起火就不冷了。”

    这铁汉做出这么细心体贴的动作,分外使人感动。

    素素感激道:“刘大哥不怕冷吗?”

    刘黑闼笑道:“打仗多年,什么苦未挨过,素姐放心吧!”徐子陵脱下外袍,铺在
雪地上,笑道:“我是真的不怕冷,不似刘大哥的伟大,素姐请坐。”

    素素知他《长生诀》的内气不惧寒暑,欣然坐下。

    寇仲伸手搂着刘黑闼肩头,笑嘻嘻道:“让我给刘兄一点温暖吧!嘿!你这小子没
上没下的,学我们般唤素姐,你该是叫素妹才对。”

    经过多天相处,众人已混得捻熟。对刘黑闼这有勇有谋的年轻猛将,他们是打心底
的欢喜。崔冬不爱说话,却是血性汉子。反而刘黑闼的拜把兄弟诸葛德威表面做人圆滑,
其实性格阴沉,不大为两人所喜。

    徐子陵见刘黑闼对素素颇有意思,有心撮合两人,好使素素忘记李靖,对素素道:
“素姐的腿整天都要曲起来,现在定是又酸又麻了,我们去取柴枝,由刘兄给你搓搓好
吗?”

    素素吓了一跳,惊叫道:“我没有事,不用搓哩!”刘黑闼黑脸一红,道:“我去
取柴枝好了。”与崔冬和诸葛德威径自去了。

    素素道:“你们也去帮手啊!”徐子陵在她旁坐下,摇头道:“我们去了,若有饿
狼走来,谁保护姐姐?”

    素素打了个寒颤,那还敢坚持。

    寇仲在她另一边坐下,沉吟道:“不知小陵有没有同感,自昨天下午开始,我便有
心惊肉跳的感觉,这感觉忽强忽弱,好象有人吊着我们尾巴似的。”

    素素骇然道:“那怎办才好?”

    徐子陵露出震骇神色,吁出一团雾气道:“我还以为自己在疑神疑鬼,原来你也有
这感应,那定是有高手在追蹑我们,见我们人多势众,只好伺机下手呢。”

    寇仲道:“若他的目标是我们手上的帐簿,他想协持的必是素姐,用以来威胁我们,
故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们须有一人在素姐身旁。”

    徐子陵道:“敌暗我明,吃亏的只会是我们,不知由我们反布疑阵,把他引出来吧!”
寇仲喜道:“你想到什么法子?”

    徐子陵道:“独孤霸当日暗算沉落雁,就是把自己埋在雪地之下,待她经过时施袭,
我们大可仿效此法。”

    此时远方传来野兽的叫声,素素听得毛骨耸然,伏到寇仲背上去。

    寇仲道:“此人可跟踪我们一夭一夜仍未被发觉,可见身手高明之极。而且他总不
会那么巧正在你上面走过,故要对付他还须我们联手才行。”

    旋又苦恼道:“怎样才可把自己埋在雪底下呢?”

   

    徐子陵得意道:“我早想过这问题,看!”言罢移开少许,躺在雪地上,闭目运功,
不一会卧处的雪溶解,整个人沉了进去,不片晌徐子陵消失在雪层下。

    寇仲知他以内力迫出热气,心中叫妙时,刘黑闼和诸葛德威捧着大堆干枯的树枝回
来了,后者奇道:“小陵到哪里去了?”

    寇仲和素素得意洋洋的笑起来,寇仲还道:“给狼叼了去哩!”刘黑闼没好气地将
树枝一股脑儿卸在两人跟前,笑道:“快唤他回来刮去柴枝上的雪,素……嘿……素妹
快被冷坏了。”

    素素问道:“冬叔哪里去了?”

    诸葛德威道:“他怕素姑娘吃干粮不能御寒,又听野兽嘶声,所以狩猎去也!”刘
黑闼一屁股坐在徐子陵没身处的雪地上,毫无所觉道:“我最擅长烧烤,保证素妹吃了
就不冷哩!”寇仲想起一事,跳了起来道:“不好!快唤冬叔回来,不能教他落单。”

    话犹未已,一声狂嘶,响自东南方远处。

    诸葛德威手中的树枝全抖到了地上,色变道:“是冬叔!”刘黑闼已跳起来,拉着
欲去的寇仲道:“你保护素妹,小陵呢?”

    寇仲无暇解释,叫道:“他没事!你们快去!”刘黑闼两人心焦如焚,不暇细想,
箭矢般去了。

    寇仲心中一动,对雪下的徐子陵道:“千万不要出来,这定是调虎离山之计。”这
句话才说完,一团黑影自天而降,惊人的掌风气劲,压顶而至。

    寇仲想要搂着素素滚往一旁时,劲风来到头顶处,他无奈下双拳冲天而起,迎向敌
掌。

    “蓬!”的一声劲响,寇仲双臂欲折,脑际如遭雷击,竟被对方震得横飞开去。他
战斗经验已非常丰富,尚在横跌的当儿,体内真气运转了数个周天,把敌人能摧心裂肺
的劲气化去。

    勉强站定时,素素娇呼失声,已落进来人手上。

    如此武功,确是惊人之极。

    此人一手环抱素素,另一手覆在她天灵盖上,大笑道:“小子给我站定,动半个指
头你姐姐就不用活了。”

    寇仲这时才看清楚对方是个长相颇为潇洒英伟的中年男子,但鼻子特大,使他的眼
睛看来细长多了,内中的眼珠闪着阴狠沉冷的目光,令人见而寒心。

    寇仲拔出崔冬给他防身的铁,怒喝道:“你敢伤她?”心中却祈祷在他身后雪下的
徐子陵勿要在这时刻钻出来,否则只会害了素素性命。心生一计又叫道:“小子你也不
要动,没有我批准你绝不可动。”

    那人怎想得到他是吩咐雪下的徐子陵,冷笑道:“你敢情是吓得疯了,那到你来说
话,立即把东溟派的帐簿交出来,否则这女娃子就要没命。”

    寇仲向素素打个眼色,教她不用惊惶,正要说话时,刘黑闼和诸葛德威赶了回来,
见到素素落在敌人手上,都一声怒喝,与寇仲形成一个三角形把来人圈在中间。

    寇仲叫道:“冬叔呢?”

    刘黑闼双目厉芒闪动,神情却出奇的沉冷,缓缓道:“已遭了这贼子的毒手。”寇
仲悲愤道:“你是谁?我们和你有何仇怨?”

    那人从容道:“我就是宇文成都,怎会和你们无仇无怨呢?闲话休提,我由一数到
十,假设不把帐簿交出,就要你姐姐头顶开花。”

    顿了顿,“咦”一声道:“徐小子哪里去了?”

    众人心中懔然,要知宇文阀的四大高手,宇文成都排名仅在宇文化及之下,虽未必
可胜过众人联手,但却休想可把他拦住。

    寇仲怕他对徐子陵的去向起疑,掏出帐簿高举头上道:“你放开素姐,我就把帐簿
掷过来给你。”

    宇文成都见到帐簿,立时双目放光,眼珠一轮转动,冷哼道:“若我把她放走,你
却不把帐簿交我,我岂非要吃大亏?”

    寇仲嘲弄道:“你的脑袋是否是草来塞满的,这么简单的事都想不通,现在我往后
退开两丈,帐簿则留在地上,你再教我姐姐前去抬起来拋给你,但记着在我姐姐拿到帐
簿前你不可移动半步,否则我的两个伙伴便立即出手。”

    宇文成都暗忖若是如此,自己随时可先一步向素素下毒手,点头道:“就这么办,
你千万不要弄鬼,否则我隔空一掌就可要了你姐姐的命。”心中却打定主意,待素素把
帐簿掷给他,就顺手杀了素素,好教寇仲伤心惶乱。

    寇仲大叫道:“你要听我指令行事!”这句话自然是对徐子陵说的。

    宇文成都这时哪会和他计较语气的问题,见寇仲真的放下帐簿往后退去,便急不可
待地一推素素,命令道:“去拾起拋来!”素素当然知道寇仲的大计,双足发软的跄踉
向帐簿走去。

    寇仲退了丈半便停下来,蓄势以待。

    素素来到帐簿前,双膝一软,坐倒雪地上。

    宇文成都急喝道:“要命的就把帐簿拋来!”素素有点不知如何是好的瞧着身前的
帐簿,寇仲大喝道:“动手!”宇文成都还以为寇仲叫素素动手拾帐簿,忽地一股雪浪
冲背而来,狂猛的热猛印背上,才知遭了暗算,喷血冲前,反手一掌向后拍去,竟拍了
个空,心知不妙,忙拔身而起。

    寇仲这时已冲到素素处,刘黑闼和诸葛德威亦冲天而起,一拐一扇朝半空的宇文成
都攻去。

    徐子陵第一招得手,第二招却击在空处,这宇文成都确是一等的高手,虽淬不及防
地被徐子陵在背心打了一掌,伤得口喷鲜血,但其护体真气亦反震得徐子陵血气翻腾,
难以乘势追去。

    虚空中三人交换了一招,宇文成都惨叫一声,虽挡过诸葛德威的铁扇,却给恨极出
手的刘黑闼在左肩处打了一拐,骨折肉裂,横飞开去。

    但此人极是了得,仍能提气落在一棵大树的横枝上,借力一弹,飞鸟般投往密林深
处,转瞬消没不见。

    崔冬胸口中了一掌,胸骨碎裂而亡。众人无不悲痛欲绝,誓要为崔冬报此大仇。当
夜刘黑闼找了处较高亢的隐僻之地,挖深坑,铺大石,就地将崔冬安葬,免得给野狼闻
得气味,将尸体挖出来吃掉。

    素素想起崔冬是因要为她找野味来烧烤御寒,致落单为宇文成都所杀,更是哭得梨
花带雨;寇仲和徐子陵则想到崔冬是因帐簿而死,心下难安,亦是郁郁不解。

    反是刘黑闼生性豁达,跪拜后对坟头朗声道:“冬叔你先行一步,待小黑趁此天下
纷乱的时刻,再玩他娘的一会,迟些才到泉下来寻你猜拳吃酒。”

    接着来到被寇徐两人扶着的素素身前,微笑道:“素妹勿要悲伤,夏去冬来,生老
病死,人生不外如此。”

    言罢洒然领先去了。

    诸葛德威神情木然道:“上路吧!不是人杀我,就是我杀人,打几场仗就什么都看
透哩!”寇仲和徐子陵听得心中舒服了些。扶起素素随两人继续朝阳武进发。

    到了正午时分,他们由山野切入往阳武的官道上,只见路上满是逃难离开阳武的人
群,人车争道,哭声震天,教人既凄酸又心慌意乱。

    刘黑闼和诸葛德威一副见怪不怪,无动于衷的表情,找人问故。才知李密再攻陷黎
阳仓,王世充率大军往救,为李密所败。李密招降了大批隋室兵将,声势大盛,正要进
军阳武,故附近居民纷纷弃家逃亡。

    素素听后骇然道:“李密来了,我们快逃吧!”对李密她是闻虎色变。

    刘黑闼领他们避进道旁的树林里,笑道:“你们若以为这些人是要避开李密,就大
错特错。这些都是阳武附近几个乡县的农民,他们怕的是战败后的官兵四散抢掠,阳武
又关起城门不准人进去,他们只好先自逃了。”

    诸葛德威道:“李密最懂收买人心,只会派粮济人,老百姓哪会怕他呢?”

    寇仲皱眉道:“若是如此,我们岂非亦进不了城。”

    刘黑闼胸有成竹道:“这个包在我身上,阳武一些官儿和我们暗中有来往,兼且我
又有正式的通行证,只要花几个子儿,要多带两三个人入城绝无问题。”

    诸葛德威道:“我们与那里的帮会颇有些交情,若三位仍坚持到江都去,我们可作
安排,让你们坐船,怎都好过走路吧!”徐子陵道:“我真怕宇文成都正在那里等我们,
说到底那里终是在他宇文阀的势力下。”

    刘黑闼道:“入城前我先给三位装扮一下,扮成公公婆婆的模样,我们亦要易容改
装,才不会惹人注目。”

    诸葛德威提议道:“最好是分两批进城,那就更没有破绽。”

    寇仲拍腿叫好,道:“早听过江湖上有易容之术,原来两位是大行家,可否传我们
姐弟两招,那逃命时也可多项绝艺防身。”

    刘黑闼欣然道:“我是只懂皮毛,大哥才是真正的能手,在我军中稳坐第一把交椅,
要学就只有求他。”

    诸葛德威笑道:“这种小把戏何用求我那么大阵仗,大家是患难之交,能获你们欣
赏,我不知多么荣幸哩。”

    三人对诸葛德威好感大增,谈谈笑笑的逆着人流往阳武走去。

    因崔冬惨死的哀戚,暂时亦给置诸脑后,回复了生机。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