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二章 老猫烧须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二章 老猫烧须

    众人除素素和徐子陵外,那想得到寇仲对着李子通这样一方霸主,仍如此勇悍,待
要阻止,已来不及。

    李子通心中暗喜,要知寇徐两人曾联手打败宇文无敌,此事不知是谁泄漏出来,弄
得天下皆知。李子通虽自问武功高于宇文无敌,但岂无顾忌。现见寇仲孤身来犯,暗忖
只要先把他制住,另一个小子还不是乖乖就擒。

    就在此时,一股砭肤刺骨的刀气,迎面冲至。

    寇仲丝毫不理李子通已扬起分别拂向他两边耳鼓穴的长袖,认准对方面门,运刀闪
电劈去,既简单直接,又是凌厉无匹。

    船上默默围观的人,竟因寇仲这一刀而生出惨烈懔骇的奇异感觉。

    李子通的地盘名副其实是打出来的,一生大小千百战,什么凌厉的刀法未见过,偏
是寇仲这一刀,似能紧锁他心神,使他有种凶不起来的感觉。

    他乃武学大师,心中一动,已明其故。

    同时心中大为懔然,因知道寇仲竟能把精气神合为一体,融入刀法里,臻至先天刀
气的境界,才能生出这种惊人的威力。

    当下冷哼一声,再不敢大意,收回双袖,猛提一口真气,往后仰身急旋。

    寇仲明明一刀要劈中对力,可是李子通竟已旋到他左侧,并探出右手,往他手腕疾
扣。招式精妙绝伦。

    众人见寇仲迫得李子通变招迎敌,都忍不住齐声喝采。

    素素则推了徐子陵一把,颤声道:“还不去帮小仲。”

    徐子陵嘴角逸出一丝笑意,踏前三步,守在战圈的外围处。

    寇仲夷然不惧,左手使出屠叔方教的截脉手法,撮指成刀,反往李子通的鹰爪拂去。

    “砰!”

    两人无花无假的交换了一招。

    寇仲闷哼一声,踉跄侧跌。

    李子通亦由反方向飘走,到了船缘处才借力一点栏杆,腾空而起,老鹰攫小鸡般飞
临差点掉进河中的寇仲头上,两手由袖内探了出来,十指箕张,往寇仲天灵盖抓下去。

    香玉山等正要扑出援手,给前面的徐子陵张臂阻止,冷静地道:“不用怕!”只有
他才看出寇仲借着自己阴中含阳的真气,彻底化去了李子通雄浑的内劲。

    李子通功走刚阳,恰好被寇仲的阴柔克制,故虽功力比寇仲深厚,仍不能伤他经脉。

    徐子陵再踏前三步,保持和两人的距离,却仍没有出手。

    只有身在局中的李子通,才感受到徐子陵对他强大的威胁,使他处处保留,不敢对
寇仲用上全力。

    那是种很奇怪的感觉。

    似若他的一举一动,半点都瞒不过这虎视眈眈的观战者,只要自己一个疏神,对方
就可以雷霆万钧之势,命中自己的弱点破绽。

    偏是他不能出声抗议徐子陵站得太近,因为早先曾说不怕他们两人联手应战的。

    眼看要抓中寇仲,岂知这小子像脚下一滑的,游鱼般灵活无比退移三尺,不但避过
他这一击,还弹起来凌空一个筋斗,比正往下落的李子通还要高出尺许,迥刀在空中画
出一道弧线,扫往他胁侧处。

    徐子陵心中欣慰,知道寇仲从游鱼领悟到的本领,终能融合在战斗里。

    香玉山等见寇仲不但能避过李子通的攻击,还有反攻之力,兼且刀法既不按成规,
有若随手拈来,身法姿态更怪异无伦,都看得瞠目结舌,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李子通亦心中暗叹,无奈下猛地抽出长三尺二寸的“九节铜鞭”,运功一抖,九节
鞭一缩一弹,“锵!”的一声,登时把寇仲连人带刀,弹得风车般飞转开去。但他自己
亦被那反震之力,差点似刚才寇仲般跌出船栏外,幸好左足一点栏杆,又再往寇仲扑去。

    徐子陵大喝一声,冲天而起,一拳朝他小腹轰去,灼热的劲风,与拳齐发,声势迫
人。

    李子通见他空手来对付自己横行江湖多年的九节铜鞭,暗自冷笑,运功护着小腹,
居高临下,一鞭往他后脑抽去。

   

    素素的尖叫立时响起。

    “蓬!”

    “啪!”

    徐子陵一拳击中李子通小腹后,竟像能飞翔的鹰鹞般旋了开去,左掌则扫在鞭梢锋
端处,把名列奇功绝艺的竹节鞭卸开。

    此时寇仲才由空中落下来,提刀又窜过来。

    李子通闷哼一声,惊觉自己只能化去徐子陵一半的灼热奇劲,至少仍有四分一侵入
体内,骇然下立即运功抗御,但已受了微伤。

    此时寇仲来了,凌空跃起,洒出一片刀光,朝他卷来。

    李子通做梦都想不到寇仲这么快反扑过来。

    刚才他为了面子问题,全力出手,希望至少可使寇仲吐上两口血,才给徐子陵把握
到可乘之机,迫着硬捱了他一拳,吃上暗亏。现在寇仲却像个没事人般生龙活虎的杀到,
心中不由暗地生出惧意。

    他首次不敢再存轻视之心。暗忖假以时日,这两个小子说不定比宁道奇更厉害;至
少照他所知,宁道奇在二十岁前绝没有这两个小子般厉害。

    他们的厉害处,在于没有成法。像这样子的联手战术,便从没见过或听人说过。

    李子通本身是个武学狂,最爱和人谈论有关实战的战法,亦从没听到有人提过有类
似眼前所遇的情况。

    “当!”

    李子通施出压箱底本领,一鞭抽在寇仲快速砍来的大刀锋尖处,就在此剎那,他连
续送出了九道劲气,可知其势的急劲。

    两人错身而过,互用手肘硬拚了一记。

    “砰!”

    寇仲足着地时,浑身一震,接着曲腿滚倒地下,竟朝船尾的方向直滚过去,所到处
均见触目惊心的鲜血。

    素素狂奔出来,不顾一切的向寇仲追去,谁都以为他受了重伤。

    李子通这才足尖点地,背着寇仲,面对着狂奔过来的素素,却没有拦阻。

    他身为一方霸主,这点风度仍是有的。

    徐子陵从天而降,脸容无忧无喜,静若止水,双掌同出,往李子通背上印去。李子
通刚把差些儿夺喉而出的一口鲜血吞回肚内,免致当场出丑,同时首次对自己孤身犯险
的托大,生出后悔之意。

    假若自己有手下陪同出手,就不用陷进眼前这劣境里。

    适才他第二次全力出击,希冀以独门气功的看家本领“九节荡”重创寇仲,但亦再
次予徐子陵可乘之机。

    他已大致摸到两人既截然不同,但又有某种微妙契合的内功路子。心知肚明刚以阳
劲勉强化去寇仲的阴劲,此刻势难立即再化阳为阴,以应付徐子陵偏阳的真气。

    心欲闪避时,蓦地发现徐子陵的掌风暗含奇异的黏劲,假若闪避,对方便会受气机
牵引,不但势道加强,还会锲而不舍,直至遇有宣泄的对象。

    他的骇然震惊,实是说也不用说了。

    当下强行喝道:“好胆!”

    反手两鞭,先后点中徐子陵掌心处。

    徐子陵惨叫一声,口喷鲜血,断线风筝般往后拋飞,越过了素素,往寇仲投去。李
子通则跄踉往前踏出小半步,以袖掩脸,好使前方离他只十多步的香玉山等看不到他终
压不下喷出来的一小口鲜血。

    三人交手到这刻尚未过十招,但人人都生出厮杀得日月无光的感觉。

    寇仲眼看要滚入旁观的巴陵帮众群内,竟又弹了起来,一把抱着徐子陵,这才同时
坐在地上。

    在这电光石火的时间中,两人的真气水乳交融地在两个身体间互为交换,内伤立时
痊愈了七、八成。

    李子通放下衣袖,晃了一下,勉强站定时,素素扑在两人身上,放声大哭。

    香玉山、萧大姐和云玉真则一瞬不瞬盯着李子通,蓄势以待,任谁都看出李子通为
了击倒两人,已付出惨痛的代价。

    李子通正犹豫应否不顾颜面,发讯号召手下过来助阵时,寇仲和徐子陵已扶着素素
傲然起立。

    寇仲一振手上大刀,喝道:“李子通果然有点道行,让我们再战一百回合。”李子
通听他中气十足,暗骇长生诀道功的厉害,倏地移往左舷,眼中射出锐利神色,扫过众
人,哈哈笑道:“难怪老杜如此推许你们,果然有真材实料,令李某都不由生出爱才之
心,此事到此作罢,祝各位顺风顺水。”

    他在黑道打滚多年,提得起放得下,自知难以生擒两人,更知李密已下了对他们的
追杀令,心想你们能活多久,此时卖个人情,日后也好见面。且可避过与势力庞大的巴
陵帮结下梁子。

    而他更有另一个想法,假若两人不死,不出数年,定是不可一世的顶级高手,这种
敌人,一个也嫌多,何况是两个。于是打消了召手下来再作强攻的念头。

    香玉山等均感愕然,这似乎不像李子通一向的行事作风。

    李子通再一抱拳,腾身而起,安返己船。

    看着两船远去,众人才真的相信。

    寇仲和徐子陵拥着素素,喜叫道:“打胜了!打胜了!”

    云玉真和萧大姐入房看两人时,徐子陵和寇仲正卧在床上,素素则坐在床沿和他们
闲聊,洋溢着无限的温馨。

    两女坐到一边的椅上,萧大姐娇笑道:“原来你们真是这样厉害,连李子通都给打
跑了。”

    寇仲扮作谦虚道:“他只是知难而退吧!”

    徐子陵不解道:“李子通怎会知道我们在船上呢?”

    云玉真答道:“玉山正在为此事盘问手下,看会是谁作内鬼。”

    萧大姐道:“事情不会这么容易解决,以李子通的为人,尽管表面说得漂亮,说不
定会暗中通知李密,好借刀杀人。”

    素素犹有余悸道:“吓死人哩!小仲喷了这么多血出来。”

    又瞪着脸色仍带苍白的寇仲道:“你真的没事吗?”

    寇仲坐直背脊,笑道:“真的没事。不过今晚却难替山小哥疗伤了。”

    素素道:“到你完全复元再说吧!”

    萧大姐道:“明早就可抵江都,希望今晚不会再出事吧!”

    寇仲笑嘻嘻瞧着云玉真道:“我要回房睡觉了。”

    云玉真俏脸微红,大嗔道:“你睡觉关人家什么事?”芳心内却浮起刚才他对看李
子通时那悍勇不可一世的雄姿和高明的战术。比对起独孤策应付杜伏威的窝囊,不由作
出此高彼低的比较。

    寇仲跳下床来,向素素道:“让弟弟送素姐回房休息。”

    萧大姐横了寇仲充满暗示和狐媚的一眼,旷道:“人家刚来,你就要去睡觉吗?”

    寇仲心中大乐,知道由于刚才的表现,已令这骚女人对自己刮目相看,连神态都不
同了。嘻嘻笑道:“待我服侍素姐后,大姐到小弟的卧房来谈心吧!”

    云玉真生出妒意,却苦于适才说得太僵,难以转弯改口。

    萧大姐笑起得似花枝乱颤般道:“待本姑娘训导你这不知死活的小子,内伤最忌酒
和色,我还要你去对付宇文化及,不想害你呢。”

    素素立时俏脸飞红,责怪的瞪了眼寇仲。

    寇仲也大感尴尬,苦笑道:“大姐真坦白!”

    素素一把扯着寇仲,出房去了。

    剩下徐子陵、萧大姐和云玉真,一时静了下来。

    萧大姐看着徐子陵俊伟的仪容,忽生奇想:暗忖这年青高手若再成熟一点,配着他
那种孤傲潇洒的气质、笔挺的身型,必是能教任何女人倾心的超卓人物。只是他对女人
远不像寇仲的兴致勃勃,不过这反是他特别引人的地方。

    忍不住逗他道:“徐公子和仲少性格很不相同呢?为何竟能相处这么融洽。”徐子
陵正躺在床上用功,原恨不得两女离开,没好气的答道:“或者因自幼都在一起吧!早
惯了互相迁就。”

    云玉真好奇问道:“你们从来不吵架吗?”

    徐子陵更不耐烦地随口答道:“当然有吵架,不过气消了就没有事了。”

    两女听出他口气,知机告退。

    徐子陵松了一口气,想到近日与寇仲在思想和行事上的分歧愈来愈大,又叹了一口
气。

    假若寇仲真要招兵买马,争天下做皇帝,自己究竟帮他还是不帮他呢?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寇仲的惊人实力,不但智计过人,谋略出众,而且口气了得,手
段圆滑。无论自己如何冷嘲热讽,责他怪他,这小子仍能毫不动气,雄辩滔滔,更懂见
风转舵,教人难以真的生他的气。

    寇仲就是那种天生领袖魅力和气量的人,假以时日,说不定李密、杜伏威等都会给
他比下去。

    可是愈练长生诀,自己的名利之心,甚至对女子的爱慕之心,都愈趋淡泊。

    只希望能找个人迹不至的胜地,全心全意锁研武道,看看最后能攀上什么境界。

    此时有人敲门,云玉真的声音道:“可以再谈两句吗?”

    徐子陵虽不情愿,却很难对人这么无礼,只好答应。

    云玉真关上门后,坐到床沿,低头细审他愈来愈有男子气概的脸庞,柔声道:“你
是否很讨厌我这美人儿师傅呢?”

    徐子陵与她对望好半晌,苦笑道:“若你曾给人骗过,会有什么感受呢?那晚云帮
主与独孤策鬼混和说话时,我两个正躲在一角,才决定要逃走的。”

    云玉真“啊!”的一声,连耳根都红透了,手足无措道:“原来是这样,难怪寇仲
会对我不规矩,而你却心生鄙视。不过人家也有苦衷,偌大一个帮,若没有强硬的靠山,
早给人兼并了。”

    接着一脸渴望的道:“江都事了后,我可安排你们藏身处,包保稳当。”

    徐子陵感到她有招纳他两人,以壮大巨鲲帮之意。心中一动,忖到寇仲之所以不计
前嫌去逗云玉真,很可能是要把巨鲲帮收归旗下,成为他所谓的“班底”部分,否则早
前不会在说起云玉真时,牵扯到不择手段这方面去。

    寇仲变得愈来愈厉害了。

    云玉真探出玉手,抚上他的脸颊,柔声道:“好好的想想吧!”

    徐子陵待她手触门扣,忽道:“寇仲怎样对你不规矩呢?”

    云玉真俏脸飞红,还以为徐子陵生出妒意,嗔道:“他那么坏,教人家怎么说呢?”
匆匆逃走了出去。

    徐子陵闭上眼睛,心中一阵不舒服。

    寇仲在说谎。

    他所说只摸了云玉真的手,是试探自己对这事的反应。

    若他估计不错,寇仲将会施展手段,使云玉真向他臣服。

    寇仲爱的是李秀宁,绝非云玉真。

    这就是他所谓针对敌人的不择手段。

    忽然间,他感到与寇仲的距离更扯远了。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