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三章 隋帝杨广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三章 隋帝杨广

    寇仲和徐子陵登上马车,由萧大姐、香玉山陪他们进城,素素则和云玉真坐在另一
马车上,别有安排。

    独孤盛怕宇文阀预知风声,阻挠两人入宫,亲来迎接。

    这独孤阀仅次于独孤峰的高手外貌毫不起眼,只是个五十来岁,矮瘦若猴的小老头,
但那对似开似闭的眼睛深而亮,两边太阳穴高高鼓起,使人知他非是等闲之辈。

    他对寇徐两人客气而保持距离,反是对萧环和香玉山相当亲切,显然不大把寇徐放
在眼里。

    在独孤盛和百多名禁卫簇拥下,队伍进入扬州城。

    寇仲和徐子陵重回旧地,登时有心痒难搔之感,恨不得立即溜出车外,找儿时的敌
敌友友打个招呼,又或看看言老大是否仍然健在。

    香玉山在两人耳旁道:“我们真够运,杨广今天刚好在宫里,你们不知道吧!自从
称帝后,他没有一天停息过,不是出游,就远征,搅得天怒人怨,神恼鬼愁,否则不会
人人都造反了。”

    萧大姐叹道:“现在他将西京长安交给孙子代王杨侑,东都洛阳则由另一孙子越王
杨侗管治,自己却躲到这里来,怕得连洛阳的十六院夫人都弃而不顾。那知杜伏威打到
历阳来,李子通又直迫江都,天下再无他的乐土。”

    香玉山没好气的接着道:“代王越王,一个十二岁一个十一岁,竟要分别掌管西东
两京,权柄还不是落在权臣如杨世充等人手上吗?若杨广有什么三长两短,天下会比现
在乱上十倍。”

    寇仲听得双目发光,给徐子陵看在眼里。马车忽然停下。

    独孤峰在窗外道:“圣上刚去了临江宫,我们要改变行程了。”

                  ※              ※                ※

    自杨广登基后,下旨修筑他曾任总管的扬州城,改官名为江都。不但扩城廓,广兴
宫殿,修植园林,又在城北依山傍水处,建有归雁、回流、松林等“蜀冈十宫”。

    不过最宏伟的是另行在长江岸边建设的临江宫,只要杨广心血来潮,不管早晚,都
会到那里观赏长江的美景。

    寇仲和徐子陵进谒这历史上把家当败得最急最快的昏君时,他正偕同宠爱的妃子萧
玉和朱贵儿在可俯览长江的殿台处饮酒作乐,浑忘了外边兵连祸结闹得的风风雨雨。

    寇仲等在广场下车,只见守卫森严之极,独孤盛亲自搜查过他们没带兵器后,才领
他们进宫,香玉山和萧大姐却要留在宫门处。

    独孤盛领他们穿廊过道,长江水流澎湃的声音,隐隐夹着乐曲悠扬之声从前方宫阙
连绵处传来。

    两人还是初到这么雕梁画栋、花团锦簇、富丽堂皇的地方,一时目不暇给,又是进
退失据。

    寇仲低声道:“这就叫荣华富贵了。”

    前面的独孤盛冷喝道:“不要说话!”

    寇仲吓了一跳,连忙噤声。

    徐子陵心中却想,鬼才要住在这喧声吵耳,俗气烦人的地方,我只要在深山穷谷中
有茅屋作栖身之所,有风月鸟兽相伴,于愿已足。

    宫内守卫处处,哨楼均有人站岗,若非有独孤盛带路,确是寸步难行。

    望江台在望时,前面迎来一名官员,截着他们。

    此人长得斯文俊秀,年在三十五、六间,经独孤盛介绍,原来是现时最得杨广宠信
的侍臣之一的内侍郎虞世基。

    寇仲和徐子陵见他脚步浮浮,知他不但不懂武功,还因酒色掏空了身子,故一副弱
不禁风的模样。

    照理内侍郎该是太监头子,但这人的外貌却没有真正太监的阴阳怪气,教人难解。

    虞世基打量了两人后,向独孤盛道:“果就是他们了。”

   

    独孤盛点头应是。

    寇徐两人这才知道有虞世基参与此事;看来杨广的另一个宠臣御史大夫斐蕴亦该是
参与这针对宇文阀行动中的中坚分子。

    虞世基再仔细端详两人后,道:“先把账簿给我,你们两人到偏殿等候,时机到了,
本官自会来带你们去朝见圣上。”

    寇仲与徐子陵交换了个眼色后,不情愿地把账簿掏了出来,送入虞世基手中。虞世
基立即翻看,揭到中间时,哈哈笑道:“盛将军我们今趟真是得宝了,倒要看看宇文阀
还能风光多久。”

    独孤盛听得拈须微笑。

                  ※              ※                ※

    在望江台旁的一座殿堂里待了足有两个时辰,等得太阳快将下山,仍不见虞世基或
独孤盛来领他们去见杨广。

    殿院四周都有禁卫把守,他们就像囚犯般被押管在殿堂里。

    徐子陵静坐一角,看着寇仲不安的来回踱步,皱眉道:“多点耐性好吗?”

    寇仲停在他身前,叹道:“可能我们是来错了,现在连账簿都给了人,还不知怎样
才可离开。”

    徐子陵道:“放心吧!只要我们尚有利用价值,他们就要倚靠我们。这些人确是本
末倒置,外边闹得天翻地覆不去管,一心只想斗倒身边的其它人,难怪义军声势日盛了。”

    顿了顿道:“我最担心的就是素姐,待会见过那昏君后,我们便设法离开这里与素
姐会合,立即有那么远走那么远。无论宇文阀是否被扳倒,此地都不宜久留。”

    寇仲在他旁坐下道:“你说得对。宇文阀若被下旨抄家灭族,必会惹起轩然大波,
宇文化及等必会全力反扑,那时江都不乱成一团才怪。”

    徐子陵道:“别忘记老爹和那李不通都在对江都虎视眈眈,只要知道江都大乱,必
会挥军攻来,唉!想想都令人害怕。”

    寇仲不知想到什么,默然无语时,虞世基来了。与他同来还有个大胖子官儿,眼细
脸宽,又长了个酒糟鼻,一副奸人脸孔的模样。

    虞世基兴奋道:“两位小兄弟来见过御史大人。”

    寇仲和徐子陵听他称自己小兄弟,颇有点受宠若惊,想到这就是虞世基的拍档斐蕴,
忙依萧大姐教过的方法行礼。

    斐蕴摆出慈和的样子,呵呵笑道:“两位小兄弟立下大功,异日本官必会奏请圣上,
重重有赏。”

    虞世基道:“打铁趁热,圣上该已看过账簿,现在就带两位小兄弟去晋见圣上,但
千万不要提及账簿的事,就算圣上问起,你们也要装作不知有这回事。”

    寇仲与徐子陵面面相觑,同时明白过来,账簿这大功已给这两个奸佞小人冒领了去。

    斐蕴笑道:“两位小兄弟该是明理的人,以后好好跟随我们,包保你们荣华富贵享
之不尽。来吧!”

    两人对视苦笑,无奈的跟在他们身后。

    领路而行的斐蕴忽压低声音说话,两人忙功聚双耳,立时听得一字不漏。只闻他道:
“洛阳一天就来了三封告急文书,王世充真个混账,是否想我们给斩首呢?我把文书通
通烧了。”

    虞世基道:“还有头痛的事呢,刚才禁军统领司马德戡不理我阻止,硬闯到望江台
见圣上,说什么禁卫军粮饷被人从中剥削,士卒餐饱餐饿,兼之他们多是来自关中,知
李阀起兵作反,担心家乡有事,成股成股的逃离江都,要圣上下旨安定军心呢。”

    斐蕴笑道:“幸好剥削军粮的人是圣上自己,我们只是代为执行,不会上身。嘻!
圣上是否命人用棍将司马德戡那不识时务的家伙打出去呢?”

    虞世基道:“不知圣上是否转了死性?又或知道禁卫军中郎将窦贤亦率部下逃了,
故清楚事态严重,只责成司马德戡立即把窦贤追回来,否则就要他以自己的人头作抵,
真希望窦贤能走快点!”

    这时已步上望江台的台阶,虞斐两人终止谈话。

    后面的寇仲和徐子陵听得心中骇然,杨广确是昏君,否则怎会有虞世基和斐蕴这种
奸臣出现。

    “小民寇仲、徐子陵带到!”

    门官唱喏声中,两人跟虞世基和斐蕴来到杨广龙座所在的石阶下,三跪九叩,礼毕
时门官又唱:“平身!”

    两人随虞世基和斐蕴站起来,定神一看,立时呆了眼睛。

    只见宽达二十丈的龙台上,坐满了美丽的妃缤姬娥,少说也有五六十人,众星拱月
般围在高踞龙座,正忙于吃妃子手上水果的大隋皇帝杨广。

    独狐盛昴然立在台阶下,接着就是团团围守高台的禁卫军,把杨广与寇仲、徐子陵
分隔开来。

    杨广摸了身旁妃子的胸脯一把后,往阶下瞧来,对寇仲和徐子陵似视若无睹的,瞪
着斐蕴笑道:“斐卿家来了,快助朕解决眼前这问题。”

    虞世基恭身谄笑道:“圣上,这两位……”

    杨广不耐烦地打断他道:“朕知道了,其它事待会再说。”

    在宫灯照耀下,杨广的脸色比疗伤前的香玉山更难看,苍白得像个死人。年纪看来
只有五十上下,膊头高耸,虽穿起鲜艳的九龙袍,头顶高冠,却给人似穿了寿衣的颓废
感觉。

    任谁都可看出他气数已尽,时日无多。

    斐蕴忙道:“圣上赐示!”

    杨广叹道:“朕真不明白,江都有什么不好?南临大江,岗峦起伏,风光怡人,自
古便是江淮第一胜地。偏是军士逃者日众,连窦贤都私自逃了,卿家评评是何道理?”

    今回连斐蕴和虞世基都无言以对,其它人更是噤若寒蝉,怕招来横祸。

    斐蕴不能不说话,干咳一声道:“此事必是有人散播谣言,煽动军心。微臣定会查
个一清二楚,报上圣上。”

    杨广冷笑道:“谁能煽动朕的军队,想朕南征北讨,平定天下,且三次出征高丽,
军功盖世,将士敬服。朕才不信他们会听信闲言。快给朕彻查此事。”

    寇仲忍不住用肘轻撞了徐子陵一下,装了个吾不欲听之矣的表情。

    杨广似是没有焦点的眼睛竟然看到了,怒喝道:“那小儿为何表情古怪,竟对朕侮
慢不敬。”

    杨广和虞世基陪两人一齐魂飞魄散,怕的当然是这两个证人未及作供,已给杨广命
人推出去斩了。

    寇仲暗中向徐子陵打出手势,表示准备随时突围逃生,豁了出去。当下连头都没磕
一个,笑嘻嘻道:“可能是圣上本身太高深了,所以只会往深处想。我们这些简单的蚁
民,想的事自然简单得多。刚刚小民就是想不透圣上高深莫测之处,所以才会皱起自己
那块小脸儿。”

    众人暗里齐声叫糟,杨广最忌人语带讽刺,今趟寇仲真是想找死。

    杨广旁正侍候他吃水果的朱贵儿在这等情况下,亦不敢插嘴帮寇仲。

    独孤盛却是心中暗叹,要由自己亲自处斩两人,真不知该如何向巴陵帮交待。一众
期待下,杨广果然沉下脸来,冷冷道:“什么高深与简单,小子究竟意何所指?”

    寇仲表面从容不迫,暗中则在提聚玄功,淡淡道:“小子想到的是若人人都能像圣
上般在这里左拥右抱,仍要作逃兵的定非真正的男儿汉。”

    这时无人不以看死犯的目光来瞧寇仲,因为他做了在杨广前最不应该做的事,就是
说了“真话”。

    杨广愕了一愕,接着大力一拍龙座的扶手,笑得前仰后合,像个小孩子般道:“果
然简单!果然简单!”

    众人的心都随他的笑声急上急下,因知他杀人前最爱狂笑。

    徐子陵向寇仲微一点头,提醒他随时要溜。

    笑声倏止。

    杨广还多咳两声,任由朱贵儿和萧夫人拭去他眼角笑出来的泪水。

    这才对寇仲瞧下来道:“朕等这些做皇帝的,个个都要日埋万机,所以脑筋慢点都
会祸国殃民。为今小子你说出原因,朕立即想到对策。人来!”

    众妃均奉承地咕咕娇笑。

    独孤盛还以为自己恐惧的事终于发生了,恭身应道:“独孤盛在!”

    杨广愕然道:“这件事卿家做不来的。人来!”

    众人你眼望我眼,都不明白无论在朝廷还是江湖均有威名的独孤盛,为何连处死两
个人这么简单的事都会做不来。

    斐蕴和虞世基硬着头皮同声应道:“圣上赐示!”

    杨广欣然道:“立即派人在此处及周围征集所有已寡之妇,待字面未嫁之女,又或
尼姑女道士,适数配与朕的军士,以安定军心。”

    寇仲和徐子陵登时色变,这回岂非会害死很多人?

    岂知斐蕴和虞世基立即叫绝叫好,大赞圣智高明。哄得杨广拈须微笑,圣怀大慰。

    徐子陵忍不住叫道:“圣上!”

    杨广冷哼道:“够了!今天朕已花了太多时间处理国事,给朕全退下去。”

    门官大叫道:“退廷!”

    虞世基叫了声谢天谢地,和斐蕴一人一个硬扯着寇徐两人溜出宫来。

    离开望江台,寇仲挣开虞世基道:“我们的事还未说,怎可以走呢?”

    斐蕴抹了额头的冷汗,怒道:“差点给你这胡乱说话的奴才害死,哼!”

    寇仲双目一寒道:“你唤我作什么?”

    斐蕴勃然大怒,却给虞世基截着道:“大家是自己人,何必为已过去的事争执?”

    转向寇仲道:“你的头?仍在颈上,好应酬神作福,还要再多嘴逞强吗?现在本官
先安排你们用?休息,拣几个既标致又善解人意的宫娥来侍候你们。一有机会,我们再
安排你两位去见圣上。”

    徐子陵对这两名大奸臣实是深痛恶绝,沉声道:“只凭那本账簿和两位三寸不烂之
舌,已足可害死宇文化及,我们两个留此尚有何作用,我们决定要走了。”

    斐蕴仍怒视寇仲,一副想吃人的样子,只要看着他的大肚腩,确有可吃下小半个寇
仲的能耐。

    虞世基隔在斐蕴和寇徐两人之间,做好做歹道:“只是一点小误会,两位小兄弟千
万别意气用事。”

    寇仲冷冷望了斐蕴一眼,平静地道:“小陵说得对,我们要走了!若硬要我两兄弟
留下,那就连我都不知道下趟见圣上时会说些什么话。”

    斐蕴冷笑道:“竟来威胁我们。”

    虞世基狠狠瞪了斐蕴一眼,同时打个眼色,表示要他稍安毋躁,迟点再对付这两人。
并且换上笑脸,道:“两位小兄弟有所不知了,账簿虽给了圣上,但他何时才会翻阅,
却是连圣上自己都不知道的事。”

    徐子陵愕然道:“虞大人没告诉圣上吗?”

    虞世基道:“当然说了,但圣上却像是没听到,忙着与萧妃亲嘴狎玩,只命我们放
下来,让他有闲时再看,所以我们仍要仰仗两位。嘿!听玉山说,宇文化及是你们的大
仇人,大家都是同仇敌忾,不要再为这等小事介怀嘛!”

    寇仲询问徐子陵道:“你怎说就怎办吧!”

    徐子陵心知肚明除非反脸动手,否则绝离不开这可怕的地方。若只是他两个人,还
可来个强闯碰碰运气。但因要顾虑素素的安全,惟有忍下这口气。勉强道:“好吧!不
过我们只想好好休息,不用宫女来侍候。”

    虞世基吁出一口气道:“完全没有问题,一切如你们所求。”

                  ※              ※                ※

    寇仲躺在靠窗的长卧椅上,细听长江传来的水流声,悠然神往道:“做皇帝的真懂
享受。”

    坐在一旁的徐子陵正凭窗观看残冬的星空,失声道:“见到杨广这样子,你还有兴
趣当皇帝吗?”

    寇仲跳了起来,来到徐子陵旁,半跪地上,与他同赏宅外的夜空,道:“趁此宫内
长夜,可否让我寇仲表露点心声。”

    徐子陵戒备地道:“不准说谎!”

    寇仲愕道:“我以前说过谎吗?”

    徐子陵叹道:“这至少是第二句谎话。第一句是我仲少只摸了美人儿师傅的纤纤玉
手。”

    寇仲老脸一红道:“你不是去问过那婆娘,老子摸了她什么地方这种尴尬的问题吧?”

    徐子陵一步不让地冷笑道:“终承认曾撒谎了?”

    寇仲没好气道:“这些男欢女爱的事,我自然不能把细节钜细无遗的全告诉你。”

    徐子陵淡淡道:“好象从没听过仲少说过喜欢她呢?”

    寇仲苦笑道:“算我怕了你!好!我是有点不老实,嘻!我从来就不是老实人,你
陵少该比任何人都清楚。”

    徐子陵明白寇仲知自己看穿了他的用心,暗忖这已足够。回到原先的话题道:“你
有什么心声须向我发表。”

    寇仲捧腹笑着站起来,坐到椅子扶手处,手按徐子陵肩头,虎目神光闪烁,凝窗口
外园林上的星空,正容道:“话虽是那么说,但我却不是真的想做皇帝,而是想加入争
霸天下这难得的游戏里。这是没有规则的游戏,在这年头仁义道德只是用口来说的,而
不是用于实际的行动上。谁的势力够强,谁的拳头够硬,谁就可称王。”

    徐子陵默然片晌,缓缓道:“我明白你的意思,自少你就是个不甘寂寞的人,你需
要的是刺激和挑战;你需要别人尊重你,讨好你。你从不怕任何人……”

    寇仲截断他道:“错了!我天不怕地不怕,但就是怕你。若你变成我的敌人,我会
睡不安寝。”

    徐子陵淡然道:“那时你会否不择手段把我除去呢?”

    寇仲笑得差点喷饭,喘着气道:“首先是你绝不会变成我的敌人,最多是不理睬我
吧!我寇仲就算能对任何人无情,但却难对你狠心。好兄弟,不要胡思乱想了,想想怎
样脱身去找素姐吧!看那死胖子的神情,我们见完杨广后,步出殿门时保证每边各杀出
几百名刀斧手,将我两个胡涂虫捣成肉酱。”

    徐子陵向他打个眼色,伸伸懒腰打个呵欠道:“我倦死了,睡觉吧!”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