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十一章 深入虎穴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十一章 深入虎穴

    徐子陵翌日醒来,拒绝了到舱底与香玉山等共?,独自在房内打坐。

    每次练功完毕,他都有种自得自足,不假外求的满足感。

    奇怪的是以前他也如寇仲般很喜欢吃东西,但功力愈深,食欲却递减,尤厌荤腥,
反而野果菜蔬最对他胃口。甚至两、三天不吃东西亦没有问题。

    今天他之所以要独留房中,皆因发觉身体出现了奇异的变化,竟然整层皮脱了下来,
像蛇蜕皮的情况。

    新的皮肤又滑又嫩,仿似婴儿,使他看来更是异采照人。

    徐子陵并不太把这种变化放在心上,举起双手,作出不同的架式,同时把真劲运行
到手上去。

    他对自己这双变得更晶莹修美的手愈来愈有信心,当贯注真气时,硬挡任何神兵利
器也不会有丝毫损伤,但却此任何神兵利器更要灵活和随心所欲。

    昨天正面与杨虚彦交锋时,他清楚感到自己在武学上的进步。

    杨虚彦飘忽若神的剑法,再不是那么难以捉摸。正因他把握到杨虚彦奇异的剑功,
才能保着香玉山的小命。

    徐子陵虽非好斗,但却深知在江湖上强者为王的道理。你不杀人,就要被杀,尤其
在这纷乱的大时代,根本没有道理可言。

    这时寇仲神采飞扬的来了,定神一看,“咦”的一声道:“为何你变得和以前很不
相同,整个人像会发亮似的?”

    徐子陵淡淡道:“你不是也变了吗?一副洋洋自得的样子。不过请不要告诉我昨晚
发生了什么事。”

    寇仲心知肚明瞒不过他的耳朵,尴尬地坐在床沿处,哑道:“有些事迟早都会发生
的。”

    又顾左右而言他道:“听香小子说任少名的功夫和老爹相差无几,最多只是差上一
筹半筹,事情看来非常棘手。”

    徐子陵道:“你说跋锋寒厉害呢?还该是老爹厉害点?”

    寇仲皱眉道:“这真是很难下判断,照我猜应是跋锋寒厉害少许,因为他仍很年青,
每日都在进步中。”

    徐子陵道:“假若我们联手双战跋锋寒,你认为可有胜算?”

    寇仲默思片晌,苦笑道:“虽是我们的赢面较高,但势必有一个要给他拉去陪葬。
这小子真难应付。那天若非先攻其不备,我两兄弟可能永远都要横躺在那片密林里。”

    徐子陵微笑道:“今次恕我不敢苟同仲少你的判断。若我们再和跋锋寒交手,他必
败无疑,因为我已想通了弈剑术,更想通了可斩下任少名臭头的战术。”

    寇仲大喜道:“这次是你最令我兴奋的不同意见,快说来听听!”

    徐子陵朝窗口瞧去,望着不断变化的岸景,露出回忆的神色,油然道:“打自那趟
击退李子通始,我就发觉我和你的武功可合营而成威力倍增的联击之法,但总想不到实
际上如何进行。”

    接着深吸一口气,一字一字地道:“但昨晚终于想通了。”

    寇仲瞪着他道:“我明了,是奕剑术吧。”

    徐子陵叹道:“正是弈剑之法,试想假若我们能把握全局,再超离棋局似的战场,
凭着我们自少培养出来的默契,联手全力对付一个人;宁道奇、毕玄那种级数的高手或
者不敢说,但保证连跋锋寒、老爹都要没命,更不要说任少名了。”

    寇仲拍腿道:“我真的明白了!我们联弈之术最厉害处就是千变万化,全无成规,
我作鱼游你作鸟飞,且一寒一热,谁能抵挡。哈!我们终于差点无敌于天下,可惜却要
靠人多去欺人少。”

    徐子陵摇头道:“不理对方有多少人,我们仍是两个人去应付。是了!你的井中月
丢失了,拿什么来替代呢?”

    寇仲抓头道:“我玩刀玩得有点厌了,但又不知玩什么才好?”

    徐子陵道:“那天我见你用马鞭很就手,以软鞭来破流星锤,该很有趣。”

                 

                  ※              ※                ※

    “呼!”

    长鞭越过甲板两丈的空间,在香玉山、云玉真和一众巨鲲帮徒的旁观下,先是灵蛇
般在甲板上延伸,到了徐子陵脚前三尺许处,鞭梢像蛇头般昂起,闪电点往徐子陵的小
腹。众人无不叹为观止,两丈半长的皮鞭到了寇仲手里,就变得充满了生命的感觉。

    徐子陵看也不看,右手拇指下按,正中鞭梢。

    两人同时剧震,往后退了一步。

    长鞭再后继无力,回到了寇仲的头顶,旋出了五、六个圆旋,煞是好看。

    徐子陵摇头道:“不行!总没有抽向杨虚彦那一鞭的味道。”

    寇仲笑道:“皆因我运鞭前瞧了美人儿师傅一眼,故以无法专心吧了。”

    云玉真在旁嗔道:“自己不行,却赖在人家身上。”

    徐子陵道:“不是专心与否的问题,而是太过着迹,软兵器自有软兵器的特性,不
像硬兵器如刀?般总受到方位角度的限制。你有没有办法使鞭子能像长了眼睛般自动改
向,攻敌意想不到的位置呢?”

    寇仲呆了半晌,忽地鞭子照头照脑般往徐子陵抽去,眼看要打中徐子陵,徐子陵倏
地横移,岂知鞭子近鞭梢六尺许处突然奇迹的弯折,追着绕到徐子陵背后,拂往他后脑
去。

    徐子陵喝道:“这就差不多了!”晃了一晃,鞭子落空,似要回旋往寇仲的方向,
忽地鞭身现出一阵波浪般的纹样,接着化作十多圈鞭影,骤朝徐子陵脸门窜去,神乎其
技之极。

    香玉山和云玉真都看到目定口呆。

    他们都知道寇仲是初次拿起鞭子练习,但却像别人整辈子都在用鞭那样,丝毫没有
生手或初哥的感觉。

    最厉害是他不但能气贯鞭梢,还能凭真气控制得鞭子任意变化改向,攻敌防不胜防
之处。

    “啪!”

    徐子陵连续三掌拍散鞭圈,又往后飞退,才避过寇仲这一轮猛攻。

    寇仲洒脱地把鞭子回扯,蛇般缠到腰间去,高举双手道:“鞭子不见了!”

    香玉山一震道:“假若寇大哥能先用其它兵器惑敌,然后才突然出鞭,会教人更难
抵挡。”

    寇仲呆了一呆,然后竖直拇指道:“香将军确够精明,就依你之言,不过你可给我
找把好刀,左刀右鞭,教任少名吃不完兜着往地府走。”

    一个巨鲲帮徒忙解下佩刀,送到寇仲手上,嚷道:“刀来了!”

    众人一阵采声,士气昂扬。

    寇仲接过大刀,“嚓!嚓!嚓!”望虚空劈了三刀,立时生出一股惨烈的刀气。

    刀子倏停,锋指徐子陵。

    徐子陵一个闪身,到了寇仲身前,两手化出漫天掌影,铺天盖地的向寇仲发动攻势。

    寇仲左手急劈数刀。刀掌交击,一时劲气旋飞,迫得众人往外退开。

    突然寇仲先朝后移,再往腰间抹去,长鞭像毒龙般脱腰而出,鞭鞘往徐子陵胸口点
去,再又忽然上扬,缠往徐子陵的脖子,变化之巧,令人瞠目。

    徐子陵伸指弹在鞭梢处,那知寇仲一个大旋身,不但左手刀劈至,长鞭更绕了一个
圈,弯至徐子陵身后下盘,抽往他腿弯去。

    徐子陵腾身而起,掌尖扫中刀锋,同时一拳击往寇仲脸门,动作从容,潇洒好看。

    众人一阵喝采声。

    寇仲游鱼般滑开,哈哈笑道:“我错在太早用鞭,假若我能用刀把你劈得连老子的
鞭都忘掉,就有机会把你这小子收拾了。”

    徐子陵落地立定,肃容道:“这正是关键所在,假设你能令任少名全力招架,鞭子
就有可乘之机,因为他发梦都想不到你另有杀着。”

    香玉山抓头道:“我死也不能相信寇大哥以前既未用过左手刀,更未试遇正式拿起
鞭子和人动手。”

    寇仲把刀物归原主后,笑吟吟走过来道:“香将军猜得对,美人儿帮主该是最清楚
的了。当年在那船被撞沉的沙滩上,我和小陵日夜练武,既练右手,又练左手,只要高
兴,山藤也当作鞭子使,所以现在自然容易上手。”

    徐子陵道:“我认为主要是因长生诀的奇异真气,不断为我们通经活络,所以全身
每部分都能控纵自如,练起来自是事半功倍。”

    云玉真羡慕地叹道:“仍是令人难信的。你们都不知自己当时如何窝囊,我缚起一
只手都可打得你们左仆右跌。”

    寇仲岔开道:“还有多久才到九江,我有点迫不及待哩。”

    香玉山答道:“两位大哥在上,小弟看五个时辰便可抵达。”

    云玉真笑道:“一边叫香将军,另一边却又是大哥小弟的,听在外人耳里,真弄不
清楚你们的关系。”

    寇仲哈哈笑道:“那我和你又怎么算?一方叫美人儿师傅,另一方唤寇公子又或寇
小子,我们又是什么关系?”

    云玉真狠狠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谁和你胡扯。”再送了他和徐子陵各人一
记媚眼后,袅娜多姿的避入船舱去。

    这时夕阳西下,大江上广阔的天空逐渐昏沉。

    大船顺流望东疾驶而去。

    到了房门,徐子陵待要入房卧床练气,却给寇仲硬扯到隔邻他的房间去。

    搂着徐子陵的肩头移到窗前,道:“小陵,你看外面的星空原野多美,最动人处是
包含了无数挑战和不可测度的变化。”

    徐子陵笑道:“有什么就说吧!对我还要大兜圈子吗?”

    寇仲道:“我确是有感而发,经过昨晚后,我才真正觉得自己成人了,有资格拥有
天下间任何美女。最美妙是那种君临和征服的感觉,任他美人儿帮主平时如何摆出凛然
不可侵犯的高傲样儿,在那一刻还不是我仲少要她生就生,死就死,又或欲生欲死。”

    徐子陵摇头道:“我对男女之事却全没有征服对方的意念,只觉若两情相悦,进行
鱼水之欢时,只是大家携手去追寻和开拓某种曼妙无穷的境界。所以我只能和真正喜欢
上的女子共寻好梦。”

    寇仲沉吟道:“在理论上我可以接受你这理想化的说法,但在实际上却无法摆脱因
大展雄风而得的快意。或者这正是你和我的分别,你不是常说我爱当发号司令的领袖吗?”

    顿了顿拍拍他肩头苦笑道:“有时我真担心你会变了吃斋的和尚。”

    徐子陵笑骂道:“去你的!我只是未遇上真正能令我心仪的女性吧了!”

    寇仲哂道:“沉落雁、单琬晶,谁不是第一流才色兼备的美女,偏是你毫不动心,
那除了你根本对女人不起兴趣外,还有别的解释吗?”

    徐子陵横肘撞在寇仲胁下,痛得他放开搂着他肩头的手,才淡淡道:“女性吸引人
的地方,除了外貌,更重要的是内涵和气质,沉落雁野心既大,又奸狡如狐,凭什么令
我徐子陵动心。单琬晶现在与们势成水火,更是休提。你举出这两人作例子,是否该打。”

    寇仲苦着脸猛揉被击痛处,道:“我忘了假若我们成功刺杀任少名,可能会树立另
一批深不可测的劲敌,因为任少名旗下那对恶僧尼,或者会是阴癸派遣出来乱世的门人。”

    徐子陵呆了片晌,叹道:“这就是争天下的代价了。愈陷愈深,到最后四周的人非
友即敌。”

    寇仲吁出一口气缓缓道:“任少名更有很大机会是铁勒王密遣来中土捣乱的奸细,
所以我们会一举开罪了内外两大势力,你怕吗?”

    徐子陵微笑摇头,淡淡道:“若没有这些挑战和压力,终其一生,恐怕都难以上窥
武道的至境。我们之所以有今天的成就,实要多谢每一个想杀死我们的人。”

                  ※              ※                ※

    当夜丑时,战船在离九江十里的一道支流的密林隐蔽处靠岸。那里有另一艘载满米
粮的货船在等候,还有巨鲲帮的副帮主卜天志和巧匠陈老谋。

    他们登上货船,陈老谋立即动手为四人改装易容。

    首先把寇仲改成个满身俗气的商贾。

    陈老谋得意洋洋地道:“改装之法,最紧要因形施术,教人意想不到,全没有办法
从改扮后的样子联想到以前的样子,这才可连熟人都瞒过。”

    待见到云玉真、卜天志、香玉山和徐子陵均点头称许,更是意气风发,口若悬河的
道:“像小仲这种雄悍的体型,扮什么都会露出破绽,但只有变成个大胖子,行动迟迟
缓缓的,才能瞒人耳目。”

    云玉真道:“寇仲记着是从沅陵郡经沅水入大江来的米粮商,交货到九江城的老字
号兴发隆,由于军队需粮,所以林士宏的楚军绝不会留难,何况还有兴发隆的订单和正
式通关的文件。”

    寇仲从铜镜的反映瞧着立在一旁的云玉真道:“那我叫什么名字?”

    旁边的卜天志答道:“寇公子叫顾安,凭着有点身家最爱流连青楼酒馆,但又颇为
吝留,绝不受爱金的姐儿欢迎。”

    寇仲苦笑道:“是否你们怕我挥霍,弄得我这么受人讨厌呢?”

    云玉真掩嘴娇笑,香玉山则有点尴尬道:“这是云帮主的意思,怕你真的留连青楼,
误了正事,嘿!”

    卜天志又道:“徐公子则是被你刻薄对待的亲弟顾祥,受尽你指东指西,随意喝骂
的受气,但由于生性懦弱,故敢怒而不敢言。”

    香玉山道:“我就做你们顾家的账房主管,繁琐的工作都归我,名字叫顾宁,是你
们的堂弟。”

    寇仲道:“那云帮主是什么?”

    云玉真俏脸微红道:“作你新纳的小妾好吗?”

    寇仲哈哈笑道:“那我定是怕你去偷人,所以到外地做生意都要把你带在身边,哈!
别忘了要同住一房,那才不教人起疑。”

    这时陈老谋把他的鬓发染白了少许,使他年纪瞧来在四十许间。

    徐子陵叹道:“陈公真本事,若仲少懂得收敛眼内神光,那就谁都认不出他来了!”

    货船微颤,解碇启航。

                  ※              ※                ※

    清晨时分,粮船抵达九江。

    在寇仲这大腹贾的督促下,巨鲲帮众扮的脚夫运货到兴发隆准备好的骡车上。香玉
山扮的账房与兴发隆派来的人向当地的水运官交代文件手续,弄至正午时分,各人才随
货入城。

    城内出奇地人丁兴旺,但看外貌装束,便知若非商旅,就是武林人物。

    卜天志对这里的情况很熟悉,低声告诉各人道:“铁骑会这几年凭掠夺的手段囤积
了大批财货,所以外地拥来的人,不是想做生意,就是想加入楚军,显出很多人都看好
今趟林士宏和任少名的合并。”

    徐子陵凭窗外望道:“这些人看来都很守规矩。”

    卜天志笑道:“这只是白天的情况,晚上江湖人物每因私怨和利益关系进行火并恶
斗,死伤了不少人,只要影响不到城民的生活,铁骑会和楚军都采放任的态度,事实上
亦很难去管。尤其青楼、酒馆和赌场等地方,没有点斤两的人都不敢在晚上去找乐子。”

    寇仲皱眉道:“林士宏大可不准外人入城的?”

    香玉山道:“那会使林士宏失去大宗的城关税收,兼且很多武林人物都多少和铁骑
会拉上点关系,又或认识会中某人,何况铁骑会又锐意吸纳新血,所以九江才这么闹哄
哄的。”

    像江南大多城巿那样,九江内外以河道交通为主,主要布局为十字形贯通四门,以
石板铺筑的大街,宽敞至可容八马并驰。小巷则成方格网状通向大街,井然有序。

    兴发隆所在的甘碧街属富民区,沿途宅院处处,门楼磨砖雕瓦,院落栽树培花,气
氛安详,不见战火的痕迹。

    间有河道穿插其间,岸旁绿树扶疏,细柳拂水,另有一番美景。

    当骡车队驶进兴发隆铺后的大粮仓时,众人才松了一口气。

    梳洗休息后,已是黄昏,众人聚在后院的小厅用?,兴发隆的老板牛方才乃香玉山
派驻此地的得力手下,乘机向各人汇报九江的情况。

    听到任少名明早才到,香玉山道:“今趟林士宏和任少名选九江进行结盟仪式,还
隆重其事,显是欲向天下示威,展示实力。我才不相信北方诸雄会对此毫不关心,来笼
络者有之,来破坏者亦不会少。九江现在该是龙蛇混杂,我们行事时该特别小心。”

    寇仲道:“有时小心都不管用,今晚就让我们先到春在楼踩踩地盘,看可否利用那
里的环境宰掉任少名。”

    牛方才取出一卷图轴,待卜天志搬开碗碟腾出空间后,摊在桌上,赫然是春在楼的
鸟瞰图,纤巧精细。

    牛方才道:“春在楼主要分前后两院,前院设置三座两层高的重楼,以复道回廊和
假山鱼池分隔,主要用来接待一般宾客。”

    云玉真道:“若寇公子他们到那里去,是否只能在这区作乐呢?”

    牛方才点头道:“该是如此。后院比前院大上一倍,遍植花草树木,乃九江十大胜
景之一,人称春园。对称排列了十幢楼房,只招呼有头有脸和肯花钱的客人,其中名为
春园的那幢房子,是任少名专用的,是他每趟来九江必到之地。”

    寇仲叹道:“我的奶奶,就是这里了。”

    徐子陵道:“牛叔真有办法,有关春在楼的事都查得一清二楚。”

    寇仲道:“以任少名在此地的权势,大可把看上的女人纳入私房,为何任得她留在
那里让其它人也可分甘同味呢?”

    香玉山道:“这是任少名的特点,就是不会让任何女人缠身,免致影响争霸大业。”

    寇仲又问道:“你们是否有眼线在那里?否则如何能对春在楼这般了如指掌的。”

    香玉山点头道:“这个当然,我们早有心刺杀任少名,只不过全无下手的机会罢了!”

    徐子陵道:“任少名迷上霍琪,是否街知巷闻的事呢?”

    云玉真摇头道:“刚刚相反,此事极端秘密,除春在楼部分人外,就无人知晓。”

    寇仲喜道:“这就更理想了,谁给我带路到春在楼去。”

    香玉山忙道:“当然是小弟哩!”

    徐子陵道:“香将军留在这里吧!我们只须有人引路便成。”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