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十一章 妾名婠婠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十一章 妾名婠婠

    寇仲策骑来到领头的徐子陵旁,道:“她仍未醒过来,这样滴水不进,不用几天就
要玉殒香消。”

    徐子陵回头瞥一眼那辆特别为她架起遮阳篷帐的骡车一眼,忽地露出一个笑容,淡
淡道:“仲少你有否觉察到她无论呼吸或脉搏,长短轻重均始终如一,照我看这是一种
上乘之极的龟息功,我敢肯定她就是阴癸派派出来应付师妃暄的超卓传人。”

    寇仲深感烦困的道:“昨晚若我们肯任得饿狼去噬她,就可得个水落石出,但又怕
一子错铸成千古恨,害了人家一条小命只由于我们疑心生暗鬼。”

    四周虽是野趣盎然,薄雾飘浮、林木?翠,美得如诗如画,但两人背着这个精神包
袱,却是无心观赏。

    寇仲续道:“假设她是那阴癸派那妖女,索性和曲傲联手来找我们晦气好了,何用
这么装神弄鬼大费周章?”

    徐子陵肃容道:“你好象逐渐给她的美丽征服了,否则为何尽替她辩护。不要忘记
世事每每出人意表。例如她想诱我们为她解穴,乘机以邪功吸取我们的功力。又或要察
破我们奇异的练功法门,好增长她长的功力,去击败师妃暄,这些可能谁敢肯定是或不
是?”

    寇仲咕哝道:“我怎会那么轻易给她迷惑或征服?不过段玉成那四个小子自见过她
后,都变得失魂落魄,这才叫人担心!”

    徐子陵断然道:“她既找上门来,要逃也是逃不过的了。我们只好与她周旋到底,
看她除了扮昏迷外还有什么法宝。”

    寇仲讶道:“你似乎认定了她是妖女,假若最后证实她只是个给曲傲以奇异手法封
闭了穴道的可怜女子,那不是个天大的笑话吗?”

    徐子陵露出个充满信心的灿烂笑容,悠然道:“这场斗争,比的就是耐性和信心,
只要逼得她露出原形,我们就胜了,明白吗?”

    寇仲点头道:“你的感觉定不会错。我们就和她走着耆瞧吧!我才不信她可以永远
装睡下去。唉!我情愿面对曲傲,也不想对着这件棘手货。”

                  ※              ※                ※

    到黄昏时分,他们走了十余里路,边行边打量适合宿营的地方。

    这时离百丈峡只有六、七里的路程,但由于要避过昨夜那战场,故绕道而行,使路
程增加了七、八里,今晚无论如何都到不了百丈峡,亦不宜在晚上冒险过峡。他们所取
路线,都是荒僻的山野,地势荒凉、杂草滋蔓,不见人烟。

    最后他们在一处平野歇脚停息。

    段玉成和包志复把黄衣女送入营帐后,失魂落魄的走出来,默然无语。

    石介和麻贵则借故去看她,四人都是心神不属的样儿,看得寇仲和徐子陵暗自惊心。

    他们两个虽曾多番提醒警告那四人,但却知他们不但不会相信,还根本听不进耳内
去。

    寇仲把徐子陵拉到一旁道:“现在就有个进退两难的抉择,假若此女真是两方争夺
的宝贝,其中一方必会在百丈峡布下伏兵,那我们的盐货可肯定宣告完蛋,玉成他们四
人亦小命不保。”

    顿了顿又道:“假若我们今夜到百丈峡探路,倘有人来抢她,不但保不住人,玉成
他们更不知为了什么白白送命,该如何办才好?”

    徐子陵道:“一动不如一静,我们今晚就守在这里,明天过峡前再作打算好了。唉!
舍百丈峡还有没有第二条路线呢?”

    寇仲道:“当然有的,可是却要多费十天工夫,那时说不定和氏璧早给人抢去了。”

    徐子陵没好气道:“有了‘杨公宝库’,还对和氏璧念念不忘,你何时变得这么贪
心的。”

    寇仲陪笑道:“陵少息怒,我只是打个生动的譬喻罢了!难道连说笑也不可以吗?”

    徐子陵待要说话,蹄音忽起,由远而近。莫非说曹操,曹操就到?若是曲傲亲临,
怎办才好呢?




                  ※              ※                ※

    寇仲和徐子陵并肩而立,静待敌人的来临,段玉成四人则忙于扣好骡子,又把黄衣
女抬到为她特别作过布置的骡车上。

    在半边新月下,十三乘骑士逐渐接近,沿的是他们早先经过的路线,显是锲着骡车
遗下的印痕衔尾追来。

    来人显已看到他们,放缓马速。

    带头的中年男子高大粗壮,身穿黑衣,外披红披风,上唇留有浓密的黑髭。

    最使两人印象深刻是他的脸肤粗糙而坑坑突突的,但那双嵌在麻麻点点的脸上的眼
睛却像两盏小灯笼般闪亮照人,使他整个人散发出一种野兽般既可怕又慑人的魅力。

    他身后的人都是黑色劲装,高矮肥瘦不一,但无不透出一股狠悍的劲儿。

    寇仲凑到徐子陵耳旁道:“恐怕是独霸山庄的庄主来哩。”

    徐子陵点头道:“说起来昨晚我们和他还是战友,可以不动手,就不要动手。”

    这时独霸山庄的人在离他们十丈许处勒马停下,齐齐飞身下马,动作整齐而迅捷。

    那带头者排众而出,来到两人身前,抱拳道:“在下独霸山庄庄主方泽滔,不知两
位是否近年名震天下的寇兄弟和徐兄弟呢?”

    两人见他态度客气,大生好感。

    寇仲还礼答道:“方庄主过誉了。我两个只是被人赶得东奔西窜的亡命之徒。”

    方泽滔哈哈笑道:“得志而不骄,才是真英雄,谁能于千军万马中,斩杀任少名仍
可从容脱身,那怎会只是亡命之徒。”

    徐子陵微笑道:“方庄主莫要夸奖我们,不知今趟大驾光临,是否为了昨夜我们救
回来那个黄衣女子呢?”

    方泽滔双目射出热烈和关切的神色,虚心有礼地问道:“俩位昨夜援手之恩,我方
泽滔绝不会忘记,请问婠婠小姐现在何处呢?”

    寇仲松了一口气道:“原来她叫婠婠,请问她与庄主是什么关系?”

    方泽滔回头向手下们道:“你们负责在四周把风,千万要打醒精神。”

    手下领命散往八方时,方泽滔才亲切地道:“我们边行边说好吗?”

    两人对先前自己的疑神疑鬼都感到有点荒谬可笑,点头领他往装载婠婠的骡车走去。

    方泽滔道:“婠婠的身世非常可怜,方某遇上她时,她家的车马队遇上贼劫,家人
无一幸免,那些小贼贪她美色,正要饱逞兽欲时,给我碰巧撞上,尽杀群盗,救了她回
庄。”

    寇仲道:“请恕小子见识浅薄,只看贵庄昨夜的阵容,绝非江湖上无名之辈,为何
我们却从未听过贵庄的大名呢?”

    方泽滔答道:“这或者是我们建庄时日尚短,我本是隋将,自昏君被宇文化及所杀
后,便占了竟陵。但又不想象其它人般划地称王,故而与追随我多年的众兄弟建立独霸
山庄,一方面可防止盗贼,另一面则等待明主出现,好归顺其麾下,使竟陵免受兵灾之
祸。”

    两人恍然点头。

    徐子陵道:“不过独霸两字却是非常霸道,庄主不怕给人误会了?”

    方泽滔笑道:“不改个霸道点的名字,怎能镇压四方贼众,现在乱兵结成势力,数
以百计,四处抢掠和招抚奔窜的流氓,其中又以向、房、毛、曹四大寇最是凶名四播。
噢!婠婠!”

    三人这时来到骡车旁,方泽滔见到躺在禾草造成的床上的绝世美人婠婠,立时不顾
一切扑到车旁,真情流露地颤声道:“她怎么样了?”

    两人这时再无半丝怀疑,寇仲解释了她的情况,方泽滔珍而重之的伸指搭上她的腕
脉,不片晌额头冒出豆大的汗珠,颓然道:“这是什么封穴手法,她经脉内虚虚荡荡的,
既没有闭塞,但亦没法凝聚气息,便像个虚不受补的病人。”

    从他这番判断,两人便可推知方泽滔乃内家气功的大行家,可跻身一流高手之林,
难怪敢占竟陵称霸了。

    徐子陵对他颇有好感,道:“方庄主对曲傲的封穴手法是否亦有认识呢?这么怪异
的手法我们想也未曾想过,该是曲傲本人亲自下手的吧?”

    直到此刻,他们仍未清楚为何会有昨晚那种事情发生。

    方泽滔摇头道:“绝不会是曲傲下手的,皆因他尚未踏足中原,来的只是他的三个
徒弟长叔谋、花翎子和庚哥呼儿。最大可能是由长叔谋下手,此人据闻已得曲傲八成真
传,曲傲名震域外的三大绝技,唯他能全部贯通。”

    寇仲念了“长叔谋”的名字几趟后,虎目生寒道:“婠婠小姐为何会给他们绑到柱
子去的?”

    方泽滔爱怜地瞧着婠婠,叹了一口气道:“这可说是飞来横祸,半个月前我忽然接
到任少名的信,要我归附铁骑会。我当然断然拒绝,还加强城防,怕他们来攻,这两年
我们没有一天不在作好准备,又得城内百姓支持,敢夸就算任少名倾全力来攻,随时也
可挡他个一年半载。”

    寇仲点头道:“任少名当然不敢去惹杜伏威和辅公佑,如若夺得竟陵,便可在长江
之北建立北进的据点,所以对竟陵他是志在必得的。”

    方泽滔讶道:“想不到寇兄在这方面如此在行呢。”

    徐子陵奇道:“任少名已死,铁骑会四分五裂,长叔谋的人变成孤军,为何仍要来
惹你们?”

    方泽滔苦恼道:“这个可连我都想不通,三日前,忽然有人夜闯我庄,此人身手高
明之极,不但连伤十多人,还把婠婠掳去。唉!坦白说,如今婠婠就是我方某人的命根,
我也不是没见过美女的人,但第一眼见到她,我便深深地爱上了,只觉若失去了她,任
何事都变得没有丁点儿意义。长叔谋这一着确是捏着我的要害,教我完全失去了方寸。”

    围在四周听他们说话的段玉成、包志复、石介、麻贵都点头表示感同身受。

    任谁见到如此动人的一个美人儿,不生出倾倒爱恋之心才是怪事。

    方泽滔续道:“三天前我收到长叔谋的信,说婠婠落在他们手上,嘱我在百丈峡外
决一生死,以决定婠婠谁属的问题。唉!这可是我一生人中最难决定的一件事,明知对
方是调虎离山之计,但在竟陵城千万受我保护的人,和在婠婠之间,我该如何作取舍呢?”

    寇仲等都谅解地露出同情之色。

    方泽滔叹道:“最后我决定按兵不动,留守竟陵。在公私之间,我仍知什么是该做,
什么不该做的。”

    寇仲等面面相觑,既是如此,为何还有昨夜之战?

    方泽滔苦笑道:“难怪各位大惑不解,皆因我手下猛将,亦是我的亲弟方泽流,竟
私下领兵去救婠婠,我这才知道他也在暗恋婠婠,昨夜他已不幸战死。当逃回来的人告
诉我两位把婠婠救了时,我再按捺不住,离城来寻找两位,终在这里遇上你们。”

    徐子陵暗叹红颜祸水,问道:“方庄主是否已取了婠婠小姐为妻?”

    方泽滔颓然摇头道:“这是我每趟见她都最想说出来的心里话,但每次都不敢说出
来,怕她会断然拒绝,甚或拂袖而去。她不爱说话,只喜一人独处,性格很难捉摸,但
偏是我对她的爱慕,却是与日俱增。”

    众人都默然下来。

    看着这只像熟睡了的绝世尤物,众人都各自在心中幻想出她轻言浅笑的美人图像。

    就在此时,劲气压顶而至,帐篷破裂。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