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十章 两代恩怨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十章 两代恩怨

    徐子陵离开鲁妙子的小楼时,差点要狂歌一曲,以宣泄心中激动之情。

    “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指的大概就是刚才的情况。

    很多平时苦思不得的东西,本来模模糊糊的意念,忽地豁然而通。

    就像焰阳驱走了乌云,现出万里睛空。

    这“遁走了的一”将会使他终生受用不尽,比学晓什么绝技招式更厉害。

    踏入后院门时,心中忽现惊兆。

    那是被人在暗中窥视的感觉。

    徐子陵立时从玄妙的奥理返回现实来,收摄心神,同时敛起真气,以平常人步伐的
轻重朝卧房走去。

    初更已过,月儿临空。

    他决定以不变应万变,装作毫不戒备的步上环绕宅院内空间的半廊,来到房门处。

    他可肯定暗中窥伺他的人已伏在房内某处,而寇仲则滚了去找李秀宁。

    牧场内任何人若在此时来找他们,发觉人去房空,不怀疑他们才怪。想到这里,心
中释然,推门入房。

    剑气迫体而来。

    徐子陵在剎那的光景里,已看到偷袭者竟是国色天香的商秀珣,而此一剑虽声势汹
汹,却仍留有余地,非是要取他小命。

    “啊!”的一声,剑锋抵在徐子陵咽喉处。

    商秀珣脸若寒霜的立在他前方,冷冷道:“你刚才到那里去了?”

    徐子陵运功收去脸上的血色,装作魂飞魄散的颤声道:“我只是到后崖的小亭纳凉
吧!”

    商秀珣剑尖催发劲气,钻入他经脉去,幸好他把从婠婠处偷师得来的功夫活学活用,
把螺旋劲气早一步收藏在右脚涌泉穴处,脉气变得只比一般人强大了少许,但这绝不能
持久,但他再没有另外的选择。

    果然商秀珣的真气抵达他丹田处转了两转打便收回去,还剑入鞘低喝道:“你那个
好兄弟呢?”

    徐子陵真心的松了一口气道:“他的肚子不舒服,去了……嘿……场主明白啦!”

    商秀珣半信半疑的瞧他两眼,道:“你先把灯剔亮再说。”

    徐子陵心中叫苦,若寇仲不能及时赶回来,任他舌粲莲花,也说服不了这智能过人
的美女。

                  ※              ※                ※

    灯火渐明,把室内的空间沐浴在温柔光色里。

    商秀珣命令道:“坐下!”

    徐子陵在靠窗旁的椅子坐好后,商秀珣才在房心桌旁椅子坐下,秀眸射出锐利的光
芒,盯着他道:“你们与李秀宁是否旧相识?”

    徐子陵这才明白她来找他们的原因,故作愕然道:“谁是李秀宁?”

    商秀珣微笑道:“你倒装得似模似样,以李秀宁的修养和镇定功夫,绝不会突然大
惊小怪的。你还想瞒我,是否要家法侍候,始肯招供?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徐子陵暗忖寇仲可能今晚都不会回来,自己若还左遮右瞒,只是个至愚至蠢的做法。
不过若和商秀珣闹翻了,明晚便再不能到鲁妙子处去。脸上涌起一个发自真心的苦笑,
道:“若场主不信任我们,我们明天便离开好了。纵使我们真的认识甚么李秀宁,亦没
有触犯牧场的规矩。唉!我真不知怎么说才好呢。”

    商秀珣眼中现出复杂难明的神色,正要说话,足音由远而近。

    两人目光同时落在敞开的室门处。

    寇仲茫茫然的走进房内,然后大吃一惊失声道:“场主!”

    商秀珣冷冷的打量他。

   

    寇仲确是弄虚作假的天才,装作恍然道:“场主定是想早点来欣赏我的宝刀哩!”

    商秀珣目光落在他背后挂着的井中月,淡然道:“你刚才到那里去呢?为何要拿刀
子?”

    寇仲和徐子陵合作惯了,目光自然地往他扫去,口中却掩饰道:“刚才我和小晶……”
见到徐子陵用脚尖指指后山的方向,又摸摸肚子,自作聪明的接下去道;“嘿!我和小
晶到后山找那老先生学功夫,还吃了些东西,哈!”

    商秀珣失声道:“什么?”

    寇仲心知不妥,却不知什么地方露出马脚。

    徐子陵急忙补救,怒道:“你说什么?忘了老先生吩咐吗?”

    寇仲醒悟过来,陪笑道:“老先生虽吩咐我们不可以告诉别人,可是场主是我们的
老板,瞒什么人都可以,却不该瞒她,小晶你真胡涂,还不向场主请罪。”

    徐子陵顺着圆谎道:“我只知大丈夫一言九鼎,抵你吃了老先生的东西后拉肚子。”

    商秀珣低喝道:“全都给我闭嘴。”

    两人呆瞪着她。

    商秀珣站起来道:“你两个随我来。”

                  ※              ※                ※

    寇仲和徐子陵跟在商秀珣动人的粉背后,直抵鲁妙子小楼外。

    小楼上层仍有灯火,却听不到任何声息。

    商秀珣仰望楼上,俏脸拉长,沉声喝道:“老头儿!你违背诺言了。”

    两人吓了一大跳。想不到商秀珣对这内堡的园林建设者,天下第一巧匠如此不尊敬。

    鲁妙子的声音传下来道:“场主已三年没有踏入我安乐窝的范围来,何不上来和老
头儿喝一杯六果浆?”

    商秀珣脸若寒霜,冷冷道:“本场主没有兴趣,只知你违背承诺,究竟是你自己离
开,还是要由我亲自赶走你。”

    两人都听得大惑不解,不明白商秀珣为何会对鲁妙子一派水火不容的态度。

    鲁妙子叹了一口气道:“我何处违背诺言呢?”

    商秀珣沉声道:“三年前娘亲过世时,你在娘前亲口答应绝不管我牧场之事,又不
会离开后山半步,所以我才肯让你留下来。现在你竟敢把所学传授予我牧场的人,不是
违诺是什么呢?”

    鲁妙子倏地出现窗前,往下瞧来,呆盯着商秀珣。

    商秀珣大怒道:“不准看我!”

    鲁妙子叹了一口气,目光射上夜空,喟然道:“你长得真像你娘。”

    商秀珣语气回复平静,冷然道:“不准你再提娘亲,你这种人根本不配谈她。到现
在我仍不明白娘为何要至死都要维护你。好了!你究竟肯否和和气气的自己滚蛋。”

    鲁妙子轻轻道:“他们两个是你牧场的人吗?”

    商秀珣愕然道:“他们是由我亲自聘用的,若不是牧场的人算什么人。”

    鲁妙子目光又落在她脸上,叹道:“三年之期未过,他们仍只是外人,唉!”他显
然不愿和商秀珣争辩,但在这情况下却是迫于无奈,否则就要滚蛋大吉。

    商秀珣立时语塞,跺足气道:“鲁妙子,娘已死了,为何你仍恋栈不去呢?”鲁妙
子叹了一口气道:“可否再给我十天时间,以后场主都不会再见到我了。”

    商秀珣深吸一口气道:“本场主就看在娘的份上,再予你十天宽容的时间。”回头
狠狠扫了两人一眼,喝道:“你两个还不给我滚回去睡觉!”

                  ※              ※                ※

    两人躺在床上,好一会都没有说话。

    寇仲终按捺不住道:“我发现了内奸。”

    徐子陵淡淡道:“你不是去找你的秀宁公主吗?”

    寇仲坐了起来,苦笑道:“本来真的想去找她,可是却碰上内奸。”

    遂把事情经遇说出来。

    徐子陵皱眉道:“你既去追那家伙,为何这么快便回来了。”

    寇仲颓然道:“那家伙有种介乎钩索和飞︻木呙︼间的攀山工具,能上落陡峭的崖
壁,我又不敢追得太近,几个照面就失了他影踪,差点把我活活气死。”

    又欣然道:“所谓祸兮福所寄,若不是我及时赶回来,就要给美人儿场主拆穿了我
们底细。”

    徐子陵挨坐起来,盯了他一眼道:“你还好说,摸肚子该代表拉肚子,却说甚么吃
东西。”

    寇仲失笑道:“你又没装出拉肚子的表情,教我怎样分辨?”

    徐子陵也觉好笑,思索道:“今趟你显然选择错误,你若跟的是那个荡妇,现在就
可知道谁是与外敌勾结的内奸!”

    寇仲哂道:“有这么多线索,还怕她可飞出我们的掌心吗?”

    顿了顿胸有成竹道:“首先,这荡妇必是人家小妾一类的身份,且作了人家的小妾
该没有多少天。其次给她骗的冤大头必是昨晚宴会上牧场方面的其中一个人,而有资格
被称为老家伙的,便只有商震老头,梁治也可勉强凑上半脚。这么易查,有什么么可怕
的。”

    徐子陵记起初见商震时为他推拿的两个艳女,点头道:“该以商震的可能性最大,
不过这种事怎可随便查问。而且就算知道是谁,除非我们自揭身份,否则仍是奈何她不
得。”

    寇仲道:“我们就由那奸夫入手,他总要回来的。”

    徐子陵道:“明天我们设法到那宅子看看,总该有些蛛丝马迹可寻。”

    寇仲笑嘻嘻道:“徐少爷似乎很关心美人儿场主,哈!我看她只是借头借路来亲近
你吧。”

    徐子陵没好气道:“你像是已浑忘了李秀宁,否则怎笑得出来呢?”

    寇仲愕然道:“给那奸夫淫妇,加上美人儿场主先后一搞,我确把她暂时忘了。可
见我这人确能提得起,放得下。是哩!我忘了问你鲁妙子传了你什么手艺,是不是很好
玩呢?”

    徐子陵把鲁妙子的玄奥理论和盘托出,寇仲动容道:“这确比弈剑术更玄妙,我们
须好好研玩。还有什么东西?”

    徐子陵遂把鲁妙子的园林九要说出来,岂知说到第三要,寇仲已大打呵欠,截断他
道:“有一事非常奇怪,商秀珣不是说过鲁妙子答应过三年内不得离开后山半步吗?但
他明明不时溜了出去,定是有秘密信道,否则怎都会给发觉的。”

    徐子陵知他对园林学毫无兴趣,躺下道:“睡觉吧!”

                  ※              ※                ※

    “砰!砰!砰!”

    两人绝不情愿的从床上爬起来。

    兰姑难听的声音在门外嚷道:“你们昨夜去了做贼吗?知否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整
个牧场就只有你两个仍在睡觉。信否我进来把你们的床子拆掉呢?”

    寇仲和徐子陵对视苦笑,前者跳下床去把门打开,道:“我们两人昨晚陪场主到后
山赏月,谈了整晚,多睡一会都不行吗?”

    兰姑登时给他吓窒,失声道:“场主……”

    寇仲昂然道:“你如不信就去问场主,看看我们有否陪她到后山去。”

    徐子陵见窗外阳光普照,确已是日上三竿时分,只因两人惯了睡觉时练功,且过去
两晚睡得太少时间,才感不足,叫道:“不要吵了,起床吧!”

    兰姑的马脸阵红阵白,但语调却客气少许,道:“场主现在陪宁公主去了参观牧场,
回来后宁公主就会到?楼来看你们怎样弄熏鱼。这个是场主的吩咐,你们还不去准备一
切?”

    兰姑待要离开,寇仲唤着她道:“有些事我两兄弟真不明白,每趟兰姑来找我们,
都要我们去做牛做马。但却从没有人告诉我们那处是澡堂,何处是茅厕。更不知一日三
餐如何解决。场主昨晚便奇怪为何我们两名壮丁要挤在一张床上,这究竟谁该负上责任?”

    徐子陵出现在寇仲身后,笑道:“所以今天我们决定怠工,除非生活得到大幅改善。”

    兰姑先是扠起水蛇幼腰,旋又颓然垂手,软弱地道:“只是这两天特别忙,没时间
理会你们罢了!你们先去梳洗更衣再说。”两人露出胜利的笑意。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