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五章 心理策略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五章 心理策略

    两人听到涫涫的声音,首先担心的却非本身的安危,而是担心段玉成四人的境况。

    涫涫之所以能在这里守候他们,定是从段玉成四人处迫问出联络标记的事,才可以
做到;以此推之,段玉成他们自是凶多吉少。

    寇仲和徐子陵交换了个眼色,均从对方眼中找到忧骇之色。

    今趟不比从前,乃敌人蓄势以待,精心布局来对付他们,以涫涫的才智和实力,绝
不会教他们再有逃生的机会。

    涫涫娇甜的声音又在外面响起,不过改了位置,从西窗的方向传过来,柔声道:
“子陵兄和仲少爷不是骇得脚软吧!为何还不学以前般做两头落荒之犬呢?”

    她的声调虽是无比温柔,但内容却流露出对两人切齿的痛恨。

    寇仲向徐子陵打了个眼色,嘿然道:“凡是敌人欢喜的,我仲少都一力反对。而且
谁都有权留在自己温暖的家中享受宝贵的生命吧!啊!请恕小弟没兴趣逃走!”

    徐子陵会意,明白死守屋内,可能尚有一线生机,长身而起,立在厅心,功聚双耳,
监听四面八方的动静。

    刹那间,他忘记了生死,精神全集中到听觉那奇异的天地里去。

    然后他感到了除涫涫外另一个人的存在。

    那是无法解释的感觉。

    事实上对方没有发出半点声息,但徐子陵却清楚知道他正在后院里。

    而此人肯定若非是曲傲本人,亦是曲傲那般级数的顶尖高手。

    此时寇仲刚把话说完,涫涫“噗哧”一笑道:“这房子是人家租的嘛!涫涫又未曾
嫁给你,你却来个鹊巢鸠占,算那码子的道理?”

    今次她的声音又到了东窗外,使人心中泛起怪异莫名的感觉。好像她能化身千万,
同时存在于不同的地方,把房子重重包围,再通过不同位置的化身跟他们说话。

    来自《天魔秘》的天魔妙法,果是不同凡响。

    寇仲心中大是懔然,朝徐子陵瞧去,只见他神色平静如无纹的湖水,正向自己打出
手势,表示后院尚有一个人。

    寇仲沉声道:“我的四名手下若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不理你是魔教妖女,又或天王
老子,总之我定要血债血偿。”

    涫涫的娇笑声像轻风般送进他们耳内道:“人自出娘胎后,便营营役役,至死方休。
既然早晚要死,那早死岂非可省了很多活罪吗?你的四名手下便比你们幸运多了!能早
一步躺下来休息,我本着让他们好生安息的心意,为他们在后院筑了四座新坟,趁你尚
有一口气时,何不出来拜祭他们。”

    寇仲深吸一口气,把心中的愤怒、仇恨全排出脑海之外。

    今趟可说他们出道以来最有机会丢命的一刻。而他们唯一求存之道,就是要凭真功
夫保命,所以现在他就拿出真功夫来,进入井中月那空灵玄妙的境界。

    后院的人绝不会是曲傲,因为对杀子的大仇人,他不会有这种耐性。

    心中一动,寇仲放松一切似的挨到椅背处,道:“边不负你既来此处,为何却要鬼
鬼祟祟,做其缩头乌龟?”

    涫涫的声音透过瓦顶传来道:“算你这小子有点道行,不过边师叔不喜与外人说话,
你怎么说他都不会有兴趣答你的。”

    寇仲哈哈一笑道:“你在外面走来走去,既可笑又累坏腿子,何不进来喝口热茶!”

    厅子的前门、后门同时无风自动的张了开来,令整个地方立时弥漫着阴森的鬼气。

    徐子陵凝望寇仲,露出一丝笑意,眼睛透出深刻的感情,打出要他逃走的手势。

    寇仲虎躯剧震。

    徐子陵决定牺牲自己,让自己能逃出去,既可继续做争霸天下的美梦,更可为他报
仇。

    “锵!”

    井中月离背而出。

    寇仲同时长身而起,仰天长笑道:“我两兄弟今天一是相偕携手离开,一是双双战
死于此,再没有第二个可能性。”

   

    衣袂飘响,美得不可方物,一身素白,赤着双足的涫涫现身正门处,笑意盈盈的道:
“涫涫最欣赏的就是你两个小子的英雄气概,因为杀起来时份外痛快。若是普通的凡夫
俗子,纵使伸长颈项,奴家也没兴趣劈下去!”

    徐子陵哑然失笑道:“涫妖女怕是色厉内荏吧!有那一次对着我们你是没有受点伤
或吃些亏的?而我们则一趟比一趟厉害,你今趟肯来助我们练功,我们真的求之不得。”

    寇仲眼尾都没瞧往涫涫,全神审视手上的“井中月”,叹道:“小陵啊!我这生人
还是首次感到你动了真怒,生出杀机呢!”

    涫涫微耸肩胛,作了一个能使任何男人动心的娇娆神态,迳自在两人间穿过。到了
后门旁的茶几处,像妻子对丈夫般情深款款的道:“忘了告诉两位!人家特别为你们预
备了一壶别离茶,趁热喝好吗?”

    两人讶然互望,心中同时想到一个问题:涫涫岂非故意让出任他们逃生之路来吗?

    接着又一起醒悟过来。

    涫涫现在用的是一种精神战术,只要他们由此生出逃走之念,视死如归的气势和强
大的信心,便会立即土崩瓦解。

    那时就是涫涫出手的一刻。

    此女果不愧是能比得上祝玉妍的魔教传人,明白到《长生诀》的奇功最重精神境界,
故要从这方面入手攻破他们的诀法。

    刀身反映着窗外的阳光,金光灿然。

    刹那间,寇仲晋入井中月的境界。

    这是给迫出来的。可是这正证实了只要他们能保留在长生诀的境界中,连涫涫也要
顾忌几分,所以到现在尚未动手。

    无论她说的是已杀了段玉成等四人,又或像现在般故意让出逃路,都是为了攻破他
们的诀法。

    就在此刻,寇仲亦像徐子陵般感应到边不负的位置。

    他已到了瓦面上去。

    寇仲心中涌起怪异无伦的感觉,因为就在此一刹那,他真正明白到“奕剑之术”的
奥理。

    以前他的奕剑术,只是针对棋子的攻守而发,但却忽略了全局。

    棋盘就是眼前可直接见到或间接感觉到的空间,棋子就是自己、徐子陵、边不负和
涫涫这两组敌对的对手。

    无论那只棋子移动,都会影响到全局。

    自己既为其中之一,那自己若动,敌棋必亦相应。

    例如自己移往正门,装作要逃走的样子,敌人会怎样反应?

    如果自己能料到敌人的反应,不正吻合“以人奕剑、以剑奕敌”的精神吗?

    想到这里,寇仲对奕剑术豁然贯通,心中涌起强大无伦的信心和斗志,先朝徐子陵
凭目寄意,接着笑嘻嘻道:“除非你那杯是合欢茶,否则就请涫小姐自己好好享用吧!
啊!我忘了买点东西,要出去一转,由小陵侍候你好吗?”

    大步朝正门走去。

    徐子陵知他出手在即,微微一笑,蓄势以待。

    对天魔功他已有深入的认识,正是千变万化,令人无从捉摸。

    涫涫正为四个空杯子斟茶,背着两人淡淡道:“不若我们来个商量好吗?只要你们
肯告诉涫涫‘杨公宝库’所在,我们的恩怨就此一笔勾销。以后大家河水不犯井水,两
位尊意如何?”

    徐子陵从容自若道:“不知涫小姐是否肯相信,你们早错过了杀死我们的时间和机
会,所以现在无论你在言语上如何施展下乘狡计,亦将徒劳无功。”

    涫涫虽被徐子陵一语戳破,却丝毫不为所动,捧起放着四个清茶的圆盘,以一个妙
至难以形容的姿态,旋身面对静立如山的徐子陵和正要走出大门的寇仲的背影,秀额微
蹙的道:“人家句句发自真心,你却那样看待人家,奴家的心给你伤透了。”

    她的声音充盈着一种强烈的真诚和惹人爱怜的味道,连寇仲也差点被诱得要停步回
顾。

    徐子陵朝她望去,淡然笑道:“涫小姐莫要枉费心机了,《长生诀》与《天魔秘》
一正一邪,天性相克,如此口舌言语的雕虫小技,怎能奏效?”

    此时正门外响起边不负的声音道:“涫儿啊!你买的芍药开了五朵花哪!”

    寇仲刚跨出大门的门槛,只见阳光普照的门前空地处,高颀潇洒的边不负一身文士
装束,正负手观阅摆在外院门旁的盘栽。

    寇仲心中涌起曼妙的感觉,体会到自己已完全把握到奕剑术的精要。

    假设自己不是料到边不负会在前方院门处拦截,此刻必会停下步来,再决定进攻退
守之道。

    现在当然是另一回事。

    井中月搁到左肩处,步伐不停,笑嘻嘻的道:“老边你原来除了为老不尊外,还是
贪花之人,难怪要采摘你涫师侄女这朵鲜花哩!”

    边不负和涫涫同时心中一震。

    要知此事乃边不负和涫涫两人间见不得光的隐秘事,寇仲却随口道破,怎不教两人
在猝不及防下心神受扰。

    在边不负来说,得到涫涫是心底里的渴望,但直至此刻仍未能达到,登时给勾起心
事。

    涫涫则在思索寇仲如何能晓得这秘密,迅即想到那晚在小谷内潭水旁与边不负的对
话。不用说寇仲等那时正躲在一旁,而自己却未能觉察,竟然错失了毙敌的良机。

    换句话说,寇仲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恰好使两人心神波动,露出绝不该露的心灵空
隙。

    敌对两方的人,打一开始便以种种心理精神战术务求扰乱对方无隙可寻的心境,最
后终由寇仲、徐子陵一方占了上风。

    如此机会,两人焉肯放过。

    寇仲大喝一声,井中月从肩头弹起,化作一道黄芒,朝边不负砍去。

    徐子陵身子一晃,到了涫涫左侧处。

    边不负和寇仲首先交上手。

    眼见寇仲井中月来势凌厉,边不负却是夷然不惧,收摄心神,右手洒然挥迎。

    他的宽袍大袖滑了下来,露出右手扣着直径约尺半、银光闪闪的圆铁环,晃动间完
全封死了井中月的进攻路线。

    寇仲此刀蓄势已久,见边不负落于守势,那肯错过如此良机。

    “当!”

    刀环相击。

    两人分别错开两步。

    表面看虽似是平分春色,但寇仲却心知肚明自己既是蓄势而发,又是在主攻的情况
下,仍不能多占便宜,立知在功力上这魔头至少要胜上自己两、三筹。

    正如跋锋寒所言,此人只可以智取,绝不可力敌。

    井中月这一招并未奏功。

    屋内的徐子陵和涫涫,亦到了动辄分出生死胜负的危险境况。

    就在徐子陵移往涫涫去时,心念电转间,他已想通了一个问题。

    以往数次遇上涫涫,此女都像对‘杨公宝库’只字不提。唯独今次却偏要提起,可
见她从段玉成等人身上,逼出了他们要到关中起出‘杨公宝库’的秘密,所以才起了觊
觎之心。

    这资料极为有用,也解释了为何涫涫要以种种心理战术,来瓦解他们的斗志和信心,
皆因其目的是要活擒他们,好以魔教秘法问出宝藏所在。

    此念既起,徐子陵扭腰一拳朝涫涫击去。

    涫涫别过俏脸,泛起幽怨动人的神情,茶盘一摆,边缘处刚好撞上徐子陵的拳头。

    狂猛的螺旋劲道,吹得她衣衫卷拂,秀发飞扬。

    徐子陵像早知她会施此一招般,冷笑一声道:“你中计了!”

    拳头忽地变得似是轻飘无力的,轻轻与茶盘握缘撞了一记。

    以涫涫的高明,亦要骇然一惊。

    她已全力施展天魔功,欲以茶盘为媒,尽吸徐子陵的螺旋拳劲后,然后趁机抢回主
动之势,务求在十招八招内击杀徐子陵,再出手助边不负活擒寇仲。

    今趟他们来对付寇徐两人,并没有知会曲傲,原因是自问能稳胜两人,更重要是希
望能独得‘杨公宝库’的秘密。

    但令她和边不负意想不到的是:在阔别数日后,两人无论在智计、武功任何一方面,
都比以前提升了。

    当拳头迎上茶盘时,涫涫才发觉徐子陵针对的不是自己,而是盘上的茶杯,但已失
去先机。

    徐子陵灵台一片清明,所有精神意志全集中到送入茶盘的拳劲去。

    就在这刹那,他感到精神与内气合成一体,再无分彼此。

    以往他只能发出拳劲,最多也只是能控制发劲的轻重。

    但今趟却是完全不同。

    首先他感到全身经脉真气发动和流动的详细状况和每一个窍穴内所积存的气劲,就
像守城战的统帅,清楚到城中每一个仓库、每一枝兵员和每一座城楼的实力。

    那是曼妙无伦的感觉。

    他让真气生生不息的从右足涌泉穴贯入,周游全身,再积聚在丹田气海处,然后通
过任督二脉,提供战斗所需的真气。

    多少和快慢全在他控制之下。

    故而才能临时变化,击出这连涫涫也意想不到的一招。

    至此才深明为何跋锋寒要转战天下,以磨练意志和功力。

    若非曾数次受伤后强抗伤疲,他们的意志力绝不会强大至连这两个魔教的顶尖人物
亦不能动摇其分毫。

    若非有涫涫和边不负的压力,使他们抛开一切生出拚死之决心,亦绝不能突破至这
种修武者梦寐难求的境界。

    螺旋劲由快转慢,送入了四个茶杯去。

    徐子陵一个筋斗,翻到涫涫上方。

    茶杯先是斜倾,内中的香茗化作四股水箭,朝涫涫美绝人寰的玉容激射而去。

    “叮!”

    边不负一向引以为傲的绝技“魔心连环”,像送上门去般让寇仲劈个正着。

    魔门的功法专讲“损人利己”,边不负走的路子亦不例外。

    他的“魔心连环”仅次于祝玉妍和涫涫的“天魔大法”,能借劲发力,连绵不绝,
狠毒厉害。

    像早先他硬挡了寇仲一刀后,手中银环回旋一匝,既化了寇仲的螺旋真劲,同时亦
借劲反攻,趁敌人旧劲衰竭,新力未生之际,疾施还击,抢回主动。

    然后再以连环招数,似水银泻地,无孔不入的环法,直接收拾敌人。

    岂知寇仲以料敌如神的一刀,粉碎了他的如意算盘。

    银盘汤开。

    寇仲笑嘻嘻道:“老边你不去寻女儿吗?”

    横移一步,左掌撮指成刀,运聚功力,硬劈在边不负接踵而来的左手环上。

    “蓬!”的一声,以边不负之能,亦因失去主动之势被他迫得蹬退一步。

    寇仲知道今次自己两兄弟是生是死,已完全操控在自己手上。

    要知无论徐子陵进步了多少,亦绝非涫涫对手,只能拖延点时间。

    所以刻下唯一生路,就是用以命搏命的方法,击伤边不负,再回头与徐子陵应付涫
涫,那时要打要逃,就有把握多了。

    此念刚起,寇仲整个人的精气神立时提升至前所未达的颠峰状态,目光如电,罩定
对手。

    他感到自己似能把边不负的里里外外全部看个通透,更清楚知道当自己提起东溟公
主时,边不负生出轻微的情绪波动。

    对边不负这种顶级高手来说,在心灵上必须严防坚守、不能露出丝毫破绽与疏忽。

    斑手相争,往往就是这毫厘之差,便可分出胜负。

    寇仲见有可乘之机,那会客气,退了小半步后,就再往前跨,挟着森寒彻骨的强大
气势,汤开的刀已回收而来,顺势攻出,直如石破天惊,有无人能抗、君临天下的威风。

    边不负这才真正大吃一惊,知道自己刚才实是过于轻敌,致屡失先机。

    怒叱一声,手中一对银环,舞出漫天银影,并抢前迎战,免得寇仲能使足刀劲。

    寇仲哈哈一笑,招式变化,老老实实的改直劈为横斩。

    取的竟是环势最强的中心点。

    茶盘上抛,涫涫闪电横移,又发出十缕指风,袭向空中的徐子陵,避过了四柱水箭。

    徐子陵临危不乱,冷然哂道:“你又中计了!”

    足点茶盘,“砰!”的一声撞破瓦顶,到了外面去。

    涫涫一向城府极深,喜怒不形于色,此时亦气得脸现怒容。

    若讲真功夫,她有信心在十招至二十招内把徐子陵收拾。但动手至今,她却一直处
于下风,皆因为寇仲说话所累,分了心神。

    而徐子陵却是妙招横生,使她无法扳回主动,到底被他脱身而去。

    正要赶往前院先收抬寇仲时,千百块瓦片盖头激射而来,令她欲离难走。

    “轰!”

    环影消散。

    威猛无伦的螺旋劲道,硬生生把边不负劈退了两尺。

    寇仲终在这面对生死的情况下,掌握到鲁妙子所言的“遁去的一”。

    像边不负这级数的高手,无论举手投足,均无破绽可寻。

    但任何招式,必有攻击力最强的一点,若此点被破,一切后劲变化均会被截断,无
以为继。

    寇仲正是把握到这最强的一点,集中全力,故一刀就把边不负虚实难分的漫天环影
化去,不过若他刀上带的非是古怪至极的螺旋劲道,边不负亦不会这么容易被他震退。

    寇仲那会犹豫,跨步上前,配合可令三军劈易的强大气势,井中月再次挥出。

    此时徐子陵的长笑凌空而至,大笑道:“我宰了涫涫哩!”

    边不负眼中射出难以置信的神色,但徐子陵却真的是全无损伤的从屋顶斜冲而来,
心神剧震下,井中月当胸搠至。

    心神失守下,边不负那敢硬挡,急往后移,撞得木门炸成碎屑,消没不见。

    徐子陵落在寇仲之旁,摇头叹道:“只有魔门中人,才会如此自私自利。”

    两人回头瞧往屋内。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