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四章 害生于恩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四章 害生于恩

    王世充的脸上添上了少许血色,接着缓缓睁眼,扫视了肃立榻旁的徐子陵、王玄应、
王玄恕、欧阳希夷、郎奉、宋蒙秋、杨公卿、玲珑娇等诸人一眼,叹道:“我还死不了。”

    接着坐在床中的身体略往后仰,向正以掌心贴着他后背的寇仲道:“现在形势如何?”

    寇仲低声答道:“形势大好!”

    王玄应失声道:“爹伤成这样子,还说形势大好?”

    今赵连欧阳希夷都觉得寇仲的话过份得变成讽刺。

    岂知王世充干咳两声后,点头道:“幸好有你的长生之气,使我反凶为吉,只要有
一个或半个月的功夫,我必可完全复元。哈!能以我的伤换取李密的王国,这事划算得
很。”

    听到王世充这番语,连王玄应难看的脸色都缓和下来。

    王世充忽道:“计将安出?”

    寇仲淡淡道:“凿穿墙后,王公便可见客了!”

    除了他的好兄弟外,众人均愕然以对。

                  ※              ※                ※

    陈长林来到徐子陵旁,低声道:“成了!”

    后堂已成禁地,不但门窗紧闭,所有出入口都由王世充的亲信近卫把守。

    徐子陵早调好精神,面壁盘膝坐在高凳上,右手穿出仅容一手通过在壁上凿出来的
小洞,再透过椅背另一个小洞,按在靠墙而坐的王世充背上,真气缓缓送出,像桥梁般
把这在洛阳最有权势的人物所有受伤闭塞的经脉接连起来,好让他支撑着去应付即将来
临的场面。

    陈长林和玲珑娇则在把徐子陵遮闭妥当的屏风外为他护法。

    这正是虚行之精心构思瞒天过海的妙计。

    前厅的王世充发出一声重浊的呼吸声,接着背脊挺起,呼吸从细弱转为悠长均匀。

    不片刻后步声响起,至少有三十多人进入前厅,都是驻在东都王世充手下大军中的
高级将领。

    施体和问安之声陆续不断。

    郎奉的声音响起道:“诸位请起!”

    嗡嗡声中,众将纷纷起立。

    王世充干咳一声道:“今天本丞召唤各位前来,实有天大好消息相告,胜利已然在
望,个中情况,请杨大将军为各位解说。”

    杨公卿立刻奋然道:“诱敌之计大功告成,现在李密以为尚书大人遇袭重伤,性命
垂危,其实受伤者是另有其人。今晚尚书大人将亲赴偃师督军应战,教李密来得而去不
得。”

    王世充哈哈笑道:“这里以郎奉将军为主,宋蒙秋将军与玄应、玄恕三人为副,尔
等须严守军令,不得松懈。异日本丞凯旋归来,荡平叛贼后,乃论功行赏。”众将轰然
应诺,意态昂扬。

    此时徐子陵已难以支持下去,幸好宋蒙秋吩咐了众将须紧守王世充伤势的秘密后,
众将随即离开。

    徐子陵忙收回右手,改由陪在王世充旁的寇仲输气以保住王世充的精神。

    欧阳希夷的声音传来道:“世充兄感觉如何?只要再见一批人后,世充兄就可返回
后堂休息了!”

    此时步声再起,徐子陵深吸一口气后,再把手穿墙过椅,按在王世充背上。

                  ※              ※                ※

    徐子陵盘膝厢房榻上,吐纳冥坐,寇仲推门而入,满脸倦容、放弃一切似的躺到地
上去,摊开四肢呻吟道:“知否这世上最难应付的是什么东西,就是人这家伙,无时无
刻不在勾心斗角,损人利己。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坏事发生。”

   

    徐子陵没有半点反应,不片刻寇仲已沉沉睡去。

    大雨早在半个时辰前停下,但天上仍是乌云疾走,令人感到倾盘大雨可在任何时刻
再施威肆虐。

    到虚行之和欧阳希夷来找他们时,寇仲才惊醒过来,茫然坐起。

    欧阳希夷讶道:“为何要睡在地上?”

    寇仲伸个懒腰道:“这叫吸取地气。”

    再弹起来道:“外面形势如何?”

    欧阳希夷坐下道:“杨侗先后发动了两次反攻,试探我方的军心士气,落得损兵折
将而回。照我看他们除非有外援,否则应是坐以待毙的死局。”

    寇仲和虚行之分别在他左右两旁坐下,前者笑道:“这叫作茧自缚,就算去了王公,
换来的只会是李密,我真不明白独孤峰打的是什么主意?”

    徐子陵睁眼先和欧阳希夷打个招呼,才道:“这该叫始料不及才对。原本他们想借
助李密之力,趁王公往偃师之际,取得洛阳的控制权,岂料事机不密,才被王公及时赶
回来,于是阵脚大乱,被李密乘虚而入。”

    虚行之截入道:“沈落雁、晃公错等人今早离开洛阳,照看瓦岗军已如离弦之箭,
势在必发。”

    寇仲大喜道:“李密啊!任你其奸似鬼,也要喝我寇仲的洗脚水。”接着犹有余悸
道:“不过昨夜确是险至极点,差些便永不能翻身。”

    欧阳希夷狠狠道:“知人口面不知心,想不到可风竟是这种卑劣小人。”

    虚行之沉吟道:“老君观究竟是和李密还是与独孤峰勾结?此点相当重要。”寇仲
分析道:“该是与李密有关系才对。老君观的主持既是老妖道辟尘,说不定会学祝玉妍
般买重李密的注,假若有朝一日李密当上皇帝,辟尘的邪支道派便可成为国教,压下慈
航静斋和净念禅院的佛门正宗。哼!辟尘打的确是如意算盘,不过我要教他偷鸡不看反
蚀一把米。”

    欧阳希夷喟然叹道:“想不到李耳的传人,竟出了这种害世的奸邪,真恨不得可立
即杀上翠云峰,替天行道。”

    此时有下人来报,宋鲁要见寇仲。

    寇仲正有事想求宋鲁帮手,闻言欣然去了。

                  ※              ※                ※

    宋鲁和寇仲在偏厅坐下,婢子退出后,前者低声道:“王世充是否危在旦夕?”

    寇仲凑过去道:“没有那么严重,不过想复原嘛!怕至少要十来天光景。”

    宋鲁皱眉道:“怎会这么疏忽的?”

    寇仲不敢瞒他,扼要地把整个过程道出,然后道:“李密的劲力能摧心裂脉,非常
霸道。幸好当时小陵及时接住他,配合王世充本身的护体真气,把入侵的拳动化去七、
八成,否则恐怕王世充早一命呜呼。”

    宋鲁道:“李密的‘地煞拳’在江湖上相当有名,故而他对自己的武功也是信心十
足。在这种心态下,他将绝对想不到你们练自〈长生诀〉的真气竟有回天之力。难怪沈
落雁等人连逗留多一会以观变的兴趣都没有,趁今早人心惶惶大批城民涌往城外避难之
际,也坐船走了。”

    寇仲笑道:“若非我肯放他们走,他们也不是那么可以说走便走。今晚我将赶赴偃
师,鲁叔行止如何?”

    宋鲁道:“现在北方应是大战连场之局,我们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作用,待会我便
从陆路南下,你有什么说话要我交待的。”

    他说得虽是轻描淡写,但显然是他要表明对宋阀的立场。

    寇仲想起宋玉致,心中一阵失落,好一会才道:“我寇仲是否能有资格争夺天下,
全要看是否可起出宝藏,否则纵然起事亦只能作个小贼头。现在仿似是空口说白话,言
之过早。”

    宋鲁燃须微笑道:“若人人像你般须找到宝藏才起义,杨广便仍可安然坐于他的皇
座上了!”

    寇仲苦笑道:“这叫今时不同昔日,那时普天同怨,只要有人走出振臂疾呼,便可
聚众起事;又或本身是隋室当权大将,亦可要兵有兵,要财有财。刻下割据之局已成,
若要人为你卖命,必需有独特之处以吸引人。江湖不是谣传若能取得‘杨公宝库’便可
得天下吗?这正是我这穷鬼最需要的东西。”

    宋鲁点头道:“只听你这番话,便知小仲你明白人心,此乃争天下的首要条件。放
心吧!只要你能干出一番成绩,我们宋家定会全力支持。哼!若教胡人得天下,我们汉
人还有容身之所吗?”

    寇仲知他指的是声势日大的李阀。

    李家这关陇贵族,一向积极与鲜卑等于南北朝时入侵的贵族联姻,以扩大政治、军
事实力;而南方像宋家那类士族,则婚娅自保,不尚冠冕,以保持血统及文化的纯正。
故南北互相猜忌,实是在所难免。

    在北方胡汉通婚,乃是常事。像“虏姓”诸族,如元、长孙、宇文等都在政治、军
事上至为活跃。王世充要声讨的杨侗近臣元文都,与位列李世民天策府上将之一的长孙
无忌均非汉人。自然令宋阀猜疑排斥。

    若非有这种微妙的情势,宋缺也不会许下若李密能攻陷洛阳,就把宋玉致许给李天
凡的联盟协议。皆因王世充也是胡人。

    但显然寇仲这新崛起的南人,比李密更合宋阀的心意。

    寇仲点头道:“小子有一事相托,恐怕只有鲁叔才可办得妥当。”

    宋鲁欣然道:“不要高捧我了!我瞧着你从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子,变成天下武林推
崇的后起高手,便像看着自己的孩子长大成人般,有什么须帮手的话,随便说出来。”

    寇仲心中一阵感动,好半晌才道:“小子想鲁叔去与飞马牧场场主商秀珣传递一个
重要信息。”

    接着详尽地解释刘武周和萧铣的奸谋,沉声道:“鲁叔务要把情况向商场主说个一
清二楚,若去的是别人,她如生出怀疑就误事了。”

    宋鲁点头道:“我明白了!这事可包在我身上。”

    寇仲道:“若能幸胜李密,我和小陵会到江都看看如何应付杜伏威和沈法兴的联军。
鲁叔可告诉商场主,我会另派一个叫虚行之的人去向她报告形势,这人她也认识的。”

    宋鲁沉吟片刻,冷哼道:“萧铣这家伙真可恶,借我们牵制林士宏,自己则经略大
江以北的重镇,不过朱粲岂会任他向北扩展?”

    寇仲记起自号“迦楼罗王”的朱粲,自己还曾在巴陵城码头处误中副车的与他武功
高强的女儿“毒蛛”朱媚交过手。顺口问道:“朱粲近况如何?”

    宋鲁道:“此人手段凶残,极不得人心。不过手下儿郎达十万之众,却是不可轻视。
最近与三大寇连场火拚,虽稳占上风,但也无法扩展势力。若你能把他手下兵将降服过
来,再以仁道管治他的土地,配合飞马牧场的精锐战士和竟陵的余众,乃可大有作为。”

    寇仲听得两眼放光,点头道:“鲁叔此言极是,果然姜是老的辣。”

    宋鲁哑然失笑道:“此事是知易行难,但若能除掉朱粲这大害,本身已是天大好事,
可令你声威远传,民心归服。那时顺势荡平为祸至烈的三大寇,再配合我们宋家的岭南
军,天下至少有四分一落进你的袋子里去。”

    寇仲奋然道:“只要起出‘杨公宝库’,这一切便不难实现,到时鲁叔须领兵来助
我。”

    此时有近卫来报,有客求见。

    寇仲正在兴头上,那有兴趣见任何人,不耐烦的喝道:“我现在没空,唉!来的是
什么人?”

    近卫答道:“他自称为秦川,说寇爷定肯见他的。”

    寇仲失声道:“是她!”

                  ※              ※                ※

    寇仲步入小厅,扮作儒生的师妃暄默默坐在一角,容色恬静,澄明清澈的目光瞧着
寇仲的来临,似连他最微细的举动都不肯放过。

    她的仙驾像有种能把所处之地转化作仙境圣地的异力,平凡的小厅亦因她的存在而
沾上超尘脱俗的气氛。

    寇仲来到她右旁坐下,双方只隔了个小几,微笑道:“师仙子是否把我寇仲和徐子
陵掉乱了,心中想找小陵,却一时错口报了小弟的贱名。”

    师妃暄芳心涌起异样的感受。

    自离开师门踏足尘世后,尚是初次有人敢向她调侃说笑。

    在她的绝世仙姿之前,谁不为她超凡的气度所慑,惶恐不及地怕有失态之举,致召
她的轻视。

    师妃暄淡淡道:“寇兄定是天生爱说笑玩世不恭之人,妃暄此来是专诚拜访,想请
教几个问题。而妃暄更非是什么仙子。”

    寇仲轻松地靠到椅背去,舒出一口气油然道:“若要有问有答,师仙子最好找李家
小子世民,小弟或会令妃暄失望。”

    师妃暄黛眉轻蹙地奇道:“寇兄尚未知妃暄欲问何事,为何已严阵以待,满怀敌意?”

    寇仲苦笑道:“因为我怕仙子你想给小弟一个表面看似公平其实却绝不公平的机会,
看看我寇仲是否像李小子般乃统治天下的人才。一旦证实你心中的定见后,以后就算全
力助李小子来对付我也可无愧于心了。”

    师妃暄微笑道:“寇兄才思之迅捷,实妃暄生平仅见,难怪能在此乱世中叱?风云。
不过请恕妃暄愚鲁,寇兄凭什么说我心中早有成见,认为寇兄及不上李世民呢?”

    寇仲哈哈笑道:“这根本不是成见,而是事实。现在小弟才是刚起步,对如何治好
国家仍一窍不通,只会给你问得哑口无言,落得尴尬收场。所以情愿不答,尚可留点神
秘感给仙子你想象一下,闲来也会……嘻嘻……想想小弟为何如此狂妄。”

    师妃暄没好气的道:“你倒有自知之明。不过只是这点,已没有多少人可及得上你。
但既是如此,寇兄何不选出心中明主,助他一统天下,以解万民之困?”

    寇仲冷哼道:“我寇仲岂是肯作人随从跟班之辈。乱世争雄是一套,一统后治天下
则是另外一套。你若要问,不若问我如何可得天下吧!其它说来仍是言之过早。”

    师妃暄兴趣盎然的道:“寇兄信也好不信也好,妃暄此来并不是要与寇兄谈论治国
之道。现在寇兄既主动提出,妃暄不由生出好奇之心,想请教凭你现下的情况,如何能
在群雄割据局面已成的形势中,脱颖而出?”

    寇仲潇洒地耸肩道:“我是见步行步,若事不可为,便返扬州开间小菜馆。嘿!我
和小陵的厨艺都是出色当行,若仙子路过敝馆,我们便弄两道小斋菜你尝尝。哈!我根
本就是个随遇而安的人。仙子以后再不须为小弟费神,你若欢喜便去助李小子好了!”

    师妃暄“噗哧”娇笑,其娇姿美态瞧得寇仲目瞪口呆时,始油然道:“姜太公得黄
帝〈阴符〉之谋,演〈六韬〉之略,辅武王灭商立国。苏秦得鬼谷子之法,以合纵之术
游说诸侯而挂六国相印。大汉张良精研〈素书〉、〈三略〉,为刘邦平定天下。现在寇
兄所得的〈长生诀〉虽是道家瑰宝,可使寇兄晋身天下顶尖武学宗师的行列,却与争天
下治天下没有任何关系。既是如此,何不早点引退,啸傲江湖,使盛名永垂,岂非胜过
卷入政治权力永无休止的争斗中。”

    寇仲苦笑道:“难怪你会欣赏徐子陵那家伙,因为你后来的几句话,正是给他最好
的写照。否则若他肯全力助我,肯定我不会以开菜馆收场。”

    以师妃暄恬淡无为的修养,也不由黛眉轻蹙地苦恼道:“你若再顾左右而言他,妃
暄只好告辞而去,更不再视你为一个可交谈的朋友。”

    寇仲忙道:“仙子息怒,事实上我对你是非常爱慕。只不过心知肚明终有一天你会
与我拔剑相向,才苦苦压下心内真正的感受。现在小弟知错哩,仙子请随便下问,小弟
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师妃暄自出道以来,还是首次有年轻男子向她明宣爱意,偏又知这宣爱者只是信口
开河,不尽不实。本应心中不悦,不知为何却发觉很难真的恼怪他。而这亦正是寇仲无
人能及之处,即使敌人也很难恨他。

    自寇仲踏入此厅后,两人便一直针锋相对。而寇仲最高明的地方,是根本不给对手
掌握到他的弱点破绽。以师妃暄的智能,对他亦要生出无从入手的感觉。

    其实寇仲亦是有苦自己知。

    若论识见词锋,他可肯定自己及不上这清丽如仙女下凡的绝世娇娆。而她摆明是要
来劝自己在一是辅助明主,一是退出争斗二者中选择其一。

    假设自己是在理屈词穷的形势下严词峻拒她的“好意”,加上和氏璧的前科,只会
结下这个谁都不愿招惹的美丽劲敌。所以只能以旁门左道的市井之法,配上坦率直接的
态度,教她只能大发娇嗔,但又不会真的与他反目成仇。

    其中微妙处,确是难以言谕。

    师妃暄美目凝注地瞧了他好半晌后,唇角逸出一丝仅可觉察的微笑,淡淡道:“好
吧!道、德、仁、义、礼五者究为何事,寇兄可否逐一道来?”

    寇仲闻之愕然,心叫厉害。

    他本意是想把她气走,岂知她不但毫不动怒,还开出空泛抽象的题目来考较他,目
的自是要他自暴其丑。

    这等若迫他出招,再在其中寻找破绽,动摇他争天下的信心。

    假如自己仍采先前言词飘忽的方法,只会令她心生鄙视。

    再次苦笑道:“这像是科举场中的题目,仙子你可否问些较和现实有关的问题?例
如如何做个好皇帝?如何荡平天下群雄?如何令万民生活幸福诸如此类。小弟出身市井,
自问比之高门大阀出身的公子哥儿,更懂回答最后那条问题。但若要我去应科举试,保
证连榜尾都不会入。”

    师妃暄瞿然动容,她精擅观人于微,听出这番话确是寇仲的肺俯之言。更知他巧妙
地拿自己和李世民作出比较,令她感到如若以这种方式选取李世民,根本是不公平的一
件事。等若能高中科举的,并不代表可以做一个万民爱戴的官儿。当然她自问非是只从
别人的答话便作出定论那么草率,而是通过长期的观察来判断。

    就在这超凡脱俗的美女以为寇仲不会答她的问题时,寇仲却正容道:“仙子所提出
这道、德、仁、义、礼,实五者为一体也。嘻!小弟有说错吗?天有天道,人有人道,
乃天地万物所应遵循的法则;道立后而德成,能坚持正道者便是德;所以道德常拉在一
起说。仁义则是发自内心的行为,来自恻隐惠他之心。至于礼嘛?则是以前四者为根基
发展出来所有凡人都便须遵从的规范,以维护人与人间的伦理道德仁义的关系。”

    这番话本是鲁妙子兵法书第一章 开宗明义的序言,指出治兵之要,必须先明白天
人之道,其词曰:“天人之道未尝不相为用,古之圣贤皆尽心焉。尧钦若昊天,舜齐七
政,禹叙九畴,文王以八卦陈天道,周公定四时尽阴阳。孔子欲无有,老聃建之以常无
有。兵道至此则鬼神变化,皆不逃吾术,况于征战争雄之法乎?观天之道,执天之行,
尽矣。放天有仁、义、礼、智、信五德,见之者昌,弃之者败。”寇仲聪明绝世,从之
而发挥,成为自己的理论。

    师妃暄再次动容道:“寇兄这番话微言大义,令妃暄不得不刮目相看。只想再请问
寇兄一句,寇兄是为一己之私,还是抱着为万民请命之心,道出这番话来?”寇仲洒然
笑道:“若否认不是为一己之私,我便是有违道德;但只为己而不为人,就是欠仁义。
所以都说道德仁义,本为一体哩!”

    师妃暄首次感到自己拿这真小人没办法,因他的答案如说是为万民的幸福而去争天
下,她便可由此入手,说动他以万民的利益为依归,去干最该做的事。

    寇仲又道:“至于何者为先,谁该为后,恐怕李小子都分不清楚?否则他便可放弃
一己之私,来助我寇仲一统天下了,对吗?”

    师妃暄皱眉道:“寇兄这番话不无少许道理,但却是远离实际,更难令妃暄心服。
而这亦是问题所在,就是以寇兄现时的实力功绩,如何可以服众?徒使天下更增纷乱而
已,于寇兄和万民均有害无利。”

    连寇仲自己也要承认,师妃暄实是一个非常有魅力的说客。不过说到底她并不认为
他寇仲能干出什么事来。只是怕他起出传说中的‘杨公宝库’,使天下徒增不可知的变
量吧了!

    师妃暄出乎意料外的盈盈而起,美目深注的道:“天发杀机,移星易宿;地发杀机,
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地反复。火生于木,祸发必克;奸生于国,时动必溃。生者,
死之根;死者,生之本;恩生于害,害生于恩。妃暄言至此已尽,有缘再与寇兄相见吧!”

    说罢飘然去了。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