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五章 误打误撞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五章  误打误撞

    祝玉妍以平静得可令人心寒的语气道:“论才气识见,你不及鲁妙子,说到心
胸气魄,与宋缺更不能相提并论。但为何我却肯为你养下一个女儿呢?”

    旋又叹气道:“不过这种事现在提起来再没有任何意义了,玉妍本打算不让你
生离此船,只是姑念你纵使练成换日大法,仍难逃死于宋缺刀下的结局,便让你去
了此心愿吧!”

    徐子陵从未见过这么可怕的女人,似是情深如海,实质上却是冷酷无情,连自
己女儿的生父都不放过。不由心中有气,淡然道:“若不杀我,总有一天你会后悔。”

    说完这两句由衷之言后,徐子陵穿窗而出,落到码头上。

    ***

    寇仲反手一刀,把追上来的一名大汉劈得离地倒飞,右脚踢开左边的一扇舱门,
探头找寻那长形箱子。

    七、八名大汉从廊道另一端提刀持斧,声势汹汹的杀过来,登时令寇仲两边受
敌。

    庞玉这时怒喝一声,抢到他背后,挺剑刺至。

    剑风呼啸,劲厉刺耳,显是动了真怒。

    寇仲知他厉害,游鱼般一滑寻丈,身子连晃数下,不但避过另一方拥过来的敌
人攻击,还踢得其中一名敌人往庞玉飞跌过去,他已钻入敌人阵中。

    连续数下沉哑的响声后,寇仲施展重手法故意硬架硬撼敌人的兵器,其中暗含
螺旋劲道,弄得敌人虎口破裂,兵器堕地。

    “砰!砰!”

    另外两扇门应脚而开。

    廊道乱成一团,庞玉始终差一点才能赶上他。

    “轰”!

    寇仲硬生生震破右壁,到了其中一个舱房去。

    庞玉大喝一声“好刀法”,破门而入,振腕挥剑,疾斩寇仲。

    其他人则在廊外吆喝助威。

    寇仲根本是故意引他进来,好全力扑杀。此际自是杀机大盛,但心湖则静如井
中之月,绝不会有丝毫轻视之意。而事实上庞玉亦是后起一辈中一等一的强手,非
是易与之辈。

   

    这时他冷哼一声,不理庞玉横斩颈侧的一剑,先往右旋,变成与庞玉正面相对,
然后电掣而前,手中宝刀同时举起再笔直劈落,刀锋正取对方头额,既猛若迅雷,
又是劲道十足。

    庞玉历经战阵,但却从未遇过如此顽强厉害的对手。

    像寇仲那么悍勇的人大概不少,却没多少人有他那种视死如归的胆气,竟敢以
攻对攻,迫对手比斗速度和胆量。就算胆量和悍勇俱存,仍欠如他般高明的判断力、
眼光和本领。

    在这电光石火的刹那间,庞玉必须作出生与死的选择,究竟该是剑势不变的继
续斩去,看看谁先被命中,还是回剑挡格。

    “当”!

    庞玉心中苦思,终还剑格架。

    一个是蓄势而发,另一个则是临危变招,相去实不可以道里计。

    庞玉惨哼一声,连人带剑给寇仲狂猛的刀劲冲得离地飞退,砰的一声震破后方
舱壁,掉到邻房去了。

    寇仲反而心中叫糟,庞玉至不济也顶多跳退两、三步,现在分明是故意为之,
好能移往邻室,重整阵脚,令他白白错过了一个杀他的千载良机。

    五、六名敌人潮水般涌进来。

    寇仲暗呼可惜,便撞破后面舱壁,闯到了另一间房去。

    那长方箱子赫然横放地板上。

    寇仲运脚踢去,箱子寸寸碎裂,现出一个人来。

    ***

    徐子陵落到码头上,环目一扫,一切如旧,独见不到理该看到的寇仲。

    他这时只想快点找到寇仲,再和他有那么远就溜那么远,离得祝王妍愈远愈妙。

    自然而然地他的脚步便带他离开码头区,但心中仍不断浮现祝玉妍风情万种的
颜容,暗忖难怪她能令鲁妙子迷醉一生,要到临死前才从她的魅力中解脱出来,认
识到谁是真正值得他倾情的女子。

    忽地后方蹄声骤起,十多骑从后方追来。

    徐子陵冷哼一声,斜掠而起,大鸟腾空般落在左方一座民房瓦顶,迅速遁丢。

    ***

    寇仲失声叫道:“副帮主!”

    被囚箱内的人,赫然是老朋友卜天志,此时他双目紧闭,显是被封闭了穴道。

    接?随手浑刀,把迫上来的敌人杀得东翻西倒,溃不成军。同时用脚挑起卜天
志,把他夹在胁下,弓背弹起,“砰”的破开天花,到了上层的望台处。

    寇仲救人要紧,放过了搏杀庞玉的念头,赶忙离开。此时他身上多处旧伤口迸
裂开来,实不宜久战。

    ***

    黄昏时份,由“霸刀”岳山变成“疤脸大侠”的徐子陵,坐在荣凤祥华宅对街
处的一间饭馆里,点了酒菜,静候寇仲。

    他和寇仲失去联络足有三个时辰,最后只好到这里来守待。

    一辆马车进入荣府去,前后各有十多名便装武士。

    徐子陵对王世充方面的马车御者已颇有认识,只看一眼便知这批武士都是改穿
便装的亲卫高手,马车内生的极可能便是他和寇仲要强掳的目标董淑妮。

    到现在他仍弄不清楚荣凤祥究竟是那方面的人,又或立场如何?而荣凤祥和杨
虚彦的关系如何,更进一步把事情弄得扑朔迷离。

    荣府忽又中门大开,十多乘骑士策马而出,转入大街,望南而去,看来该是洛
阳帮的人。

    此时寇仲来了,像约好似的坐到他身边,随手拿了他尚未沾□的美酒一口喝个
清光,舐舐舌头道:“尚算不错!哈!找到你真好!”

    徐子陵?夥计多摆一套碗筷后,道:“你滚到那里去?”

    寇仲起箸大吃,若无其事的道:“我刚送走卜天志,自然要迟点来哩!”

    徐子陵愕然道:“卜天志?”

    寇仲得意地把经过说出,然后道:“此事相当奇怪,云玉真和其他人前脚刚走,
李小子的人便来把他拿下,又不杀他,看样子还要把他运往甚么地方似的,其中定
有阴谋诡计。”

    徐子陵皱眉道:“会否是云玉真那婆娘知道我们和卜天志暗通款曲,怕起来施
此一石二鸟之计,不但收拾了自己生出异心的手下,还出卖我们,希望李小子能除
掉我们两人呢?”

    寇仲狠狠道:“这婆娘也够狠够毒了!只是素姐的事,我便不会饶她。你那方
面又如何?”

    听罢徐子陵的详述后,寇仲瞠目以对,抓头道:“竟有此事?照道理你没可能
瞒过她的?”徐子陵哂道:“无论祝玉妍如何厉害,总也只是个妇人。试问她怎想
得到鲁妙子会造成岳山模样的面具?何况她又以为岳山修成甚么娘的换日大法。”

    寇仲点头道:“你这身份要好好保存,你若能瞒过与你有肉体关系的祝玉妍,
就能瞒过任何人,说不定可害□妖女唤几声爹来听听!”

    徐子陵笑骂道:“去你的!你才和祝妖妇有关系。唉!我对洛阳已深切厌倦。
刚才董大小姐似乎坐马车到了荣府去,我们该入府擒人,还是守在这里好待拦途截
劫的机会呢?”

    寇仲沉声道:“事不宜迟,当然是摸入去看看,否则若那小淫妇要留宿一宵,
我们岂非不用睡觉么?最好是顺手宰掉杨虚彦那小子,以后会少了很多麻烦。”

    徐子陵长身而超道:“就让我们大展身于,闹他娘的一个天翻地覆吧!”

    ***

    两人借夜色掩护,翻过院墙,尚未看清楚形势,异响传至,似是犬只走动的声
音,他们忙运功封闭全身毛孔,不使气味外泄,同时腾空而起,落到最接近的一座
房舍瓦坡上。

    果然有两头巨型恶犬奔至,虽没甚么发现,仍东嗅西嗅的好一曾才走开。

    他们环目一扫,只见高墙内大小房舍在百座以上,由廊道与园林天井连接,除
了前院三座巍然耸立的主宅大堂外,其他的便像个大迷宫般使人目眩神迷,生出不
知从何入手的感觉。

    寇仲皱眉道:“怎么找呢?”

    徐子陵答道:“只要找到荣姣姣的香闺,便该可找到我们的小荡女,你该仍记
得陈老谋的真传,对吗?”

    寇仲苦笑道:“这处至少有数百座院落房舍,院中有院,局中又有局,陈老谋
教的简单东西完全派不上用场。”

    徐子陵摇头道:“其实荣府虽是地广屋多,但却不难分辨主从,只因缺乏一条
明显的中轴线。你才看得晕头转向吧了!”

    寇仲点头道:“给你这么一说,我才看得出点门道,我可能是受宅内植树和灯
火所感,只觉四周尽是点点灯火,照你看荣姣姣会住在那个院落呢?”

    此时明月在天际现出仙姿,洒遍荣府的院落亭台,有种说不出来异乎寻常的平
和美景。

    徐子陵领先移上屋脊,低声道:“这处是依先天八卦方位作布局,所以只要把
握到这个门径,便可轻易知道荣姣姣的闺房大约在那个方位了。”

    寇仲愕然道:“你何时学懂八卦,又怎知这是先天八卦而非后天八卦呢?”

    徐子陵微笑道:“这就叫勤有功了!若我学你般懒惰,今夜就不能拥美而回。
告诉我这宅朝向如何?”

    寇仲道:“该是坐南朝北吧?”

    徐子陵道:“鲁夫子有云,凡先天八卦者,坐北朝南开巽位东南门;坐南朝北
者开乾位西北门。现在大门在乾位,所以荣府是依先天八卦而建。卦有卦气,现今
行的是三碧运,最低能的地师也该晓得它的主宅该设在正东处哩!”

    寇仲喜道:“徐老夫子果然有点本事,还不带路。”

    ***

    两人逢屋过屋,穿廊跨园,如入无人之境的朝目标区域驰去。

    他们把感官的灵敏度提升至颠峰的状态,所经处方圆数十丈内连虫行蚁走的微
细声音,亦休想瞒过他们耳目。

    所以他们任何一个动作,或跃高窜低,又或左闪右避,都能刚好避开了荣府内
的人。有时只差一步便给人看到,但偏偏就差这点点而没有露出形迹。所有明岗暗
哨,都拦不住他们。

    片刻后他们无惊无险的抵达目标中的院落,翻过隔墙后,两人只看一眼便知找
对了地方。

    比之其他院落,这处无论立基、装设、栏杆、门窗、墙垣、园林、假山、造石、
水池都考究得多。

    全院以五座建筑物组群形成,以门洞、长廊、曲廊、庭院作为连接转换的过渡,
建立起五组建筑物互相间的关系,厅、堂、房、斋、馆、楼、台、轩、阁、亭,各
类建筑呈现多样的变化下,又浑成一个整体。

    寇仲指?位于核心处一座规模特别宏大的楼房道:“我似乎听到荣凤祥正在里
面说话。”

    徐子陵功聚双耳,果然听到隐有人声传来。笑骂道:“你的耳朵要比我好啊,
竟可听出是谁的声音,那他在说甚么呢?”

    寇仲不知为何心情大佳,拍拍他肩头道:“小子随师傅来吧!”

    两人提高警觉,小心翼翼的往那座该是主内堂的建筑物潜去。

    到了近处,才发觉主内堂四周有大片空地,在灯火辉映下,任何人要到内堂去,
都是毫无遮掩,与静念禅院的铜殿在设计上异曲同功。

    两人伏在外围的草丛处,待一群婢仆从檐廊走过后,寇仲凑到徐子陵耳旁道:
“荣凤祥定是常利用这里开秘密会议,否则何用设计成这么空荡荡的样儿,说不定
董淑妮就在里面,我刚听到女儿家说话的声音呢。”

    徐子陵观察形势,道:“这座建筑物高得有点不合常理,照我看靠顶处该还有
一层,是专供人暗中监视四周,又不虞外人察觉的。”

    寇仲肯定地道:“理该如此,这下如何是好。”

    徐子陵指?左方一座二重楼道:“那小楼比这内堂只矮半丈,假若我们能从那
里跃起十五丈,再横过三十丈的距离,便可避过监视者的眼睛,就算他们听到破风
声,只会以为有大鸟飞过,要不要博他娘的一□。”

    寇仲失声道:“你不是说笑吧!若是就地拔起,我顶多可跳过十丈的距离,多
半尺都不成。”

    徐子陵道:“一个人不行,两个人合起来便付哩!”

    寇仲不解道:“就算我们手拉?手,在空中半途发力互掷,最多只可远跨数丈,
你是否过于高估自己?”

    徐子陵笑道:“所以说人最紧要是动脑筋,还记得独孤峰以大铁钹袭击王世充,
晃公错那老家伙踏在钹上像腾云架雾般飞过来的情景吗?互掷这么原始的方法亏你
也想得出来。人是懂得利用工具的生物,明白吗?”

    寇仲抓头道:“工具在那里?徐爷!”

    徐子陵探手拔出他的井中月,沉声道:“来吧!吃粥吃饭,都要看这一□了。”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