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十二章 事有凑巧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十二章  事有凑巧

    黄昏。

    徐子陵的岳山和石青璇扮作父子,来到历阳西北的另一大城合肥,离长江尚有
两天路程,那当然是以他们迅快的脚程计算。

    此城乃江淮军的领地,但竖起的却是辅公佑的旗帜而非是杜伏威。

    合肥城外的乡县,到处均是田野连绵,秧苗处处,鲜黄青绿,一望无尽,令人
心神清爽。

    缴税入城后,长江流域迷人的水乡景色,更令他们赏心悦目。

    街道均以青石板或砖块□砌,古意盎然,房子小巧雅致,粉墙黑瓦,木门石阶,
朴实无华,在这战火连绵,废墟千里的时代,份外令人看得心头宁和。

    穿过一道窄窄长长,两旁密密麻麻排列?寻常人家的里弄后,在途中没有说过
半句话的石青璇笑道:“我本打算吃过晚漫后立即离城,那明天将可赶抵大江,不
知如何入城后忽然生出懒倦之意,现在只想投店休息,夜后再出来趁趁热闹,徐兄
意下如何?”

    徐子陵微笑道:“赶路也不在乎这一晚半晚,况且我们实在要好好睡他一觉,
故此全无异议。”

    两人遂在附近觅得一间乾净素雅的客栈,要了两间比邻的房子,各自到澡房沐
浴梳洗,然后联袂到城中热闹处用漫。在菜馆一角坐好后,由石青璇点两味斋菜,
他们的话题再回到邪极宗一事去。

    石青璇不想被邻桌的客人听到他们的对话,坐到徐子陵身旁,背向其他人,亲
热地凑近他耳旁道:“问题出在从没有人能从舍利得到任何好处,但却成了邪极宗
历代宗主临终前一个传统,把精气注进舍利内去,到向雨田,除了因横死者不能履
行此事外,共有十一位宗主对舍利献出元精。”

    徐子陵心中涌起不寒而栗的感觉,暗忖邪派中人的行事,确是诡异难测。

    石青璇续道:“到向雨田时,才出现转机。向雨田是首位悟通如何借舍利修练
魔功的人,使他成为排名尤在祝玉妍之上的邪派绝代宗师,可惜过不了『道心种魔
大法』这一关。临终前,他分别把如何凭舍利练功的秘法告诉四个有弑师之心的劣
徒和阴癸派的祝玉妍,另外则把『邪帝舍利』托鲁大师藏在秘处。最妙是他故弄玄
虚,使尤鸟倦等误以为『邪帝舍利』已交予祝玉妍,而祝玉妍则相信它落在四人手
上,这引来的后果可以想见。”

    当然是斗个你死我活,而尤鸟倦等则以惨败收场,不敢露面,此计确是邪门狠
辣,可知纵使向雨田性情大变,仍非是甚么菩萨心肠,且隐含惩戒恶徒的心意。

    石青璇续道:“纸终包不住火,到两方面的人都知道『邪帝舍利』是在鲁大师
手上时,双方已结下深仇。”

    徐子陵不解道:“为何此事会牵连到小姐身上?”

   

    石青璇叹了一口气道:“我可否暂时卖个关子,暂且不说。”

    徐子陵微笑道:“小姐既有难言之隐,不说也罢。不过我们明天便要分手,小
姐是否还有事吩咐呢?”

    石青璇摇头道:“不是明天分手,而是今晚。”

    徐子陵为之愕然。

    ***



    寇仲歇过午息,单人匹马的来到下邳城最热闹的大街上,兴趣盎然的四处□达。

    为了掩人耳目,他没有携带终日和他形影不离的井中月,且扮作风流公子的样
儿,充满纨【衣夸】子弟的味道。

    街上不时见到一群群身穿蓝色劲服的武装大汉走过,一副横行霸道的样子,正
是骆马帮的帮众,但并没有惹事生非。

    在这战乱的时代,人民就是人力物力的来源,都任约束手下,是常规而非例外,
否则人民跑了,城市将成废墟。

    华灯初点下,街上人车争道,除了规模较小,其热闹可媲美洛阳的天街而不逊
色。

    睡了近三个时辰,寇仲的体力精神回复过来,精力充沛,恨不得找几个恶人来
揍揍。暗忖若有徐子陵在旁笑语闲聊,说几句粗话,会更是写意。

    过了两个街口,他在一所招牌写?“小春光”的青楼外停下,接?深吸一口气,
才大摇大摆装出内行人模样的走进院门。

    把门的大汉以为来了肥羊,忙把他引进款客的大堂。交由老鸨招呼。

    寇仲摆足款子,巧妙地让对方认为他是外地来做生意的大豪客,又随手重重打
赏,然后指名道姓要最当红的秋月姑娘。

    那叫青姨的老鸨脸有难色道:“大爷令趟真不巧哩!秋月今晚给另一位大爷约
下了。不如让秋蓉陪大爷吧!无论声色技艺,她也不会逊于秋月的。”

    寇仲把半H?鹱尤???掷铮?蜕?溃骸傅谝桓鲂〗 惚闱氩坏剑?馔诽?缓昧
ǎ∏?姨可?秋蓉来陪酒,但怎都要把秋月请来喝一□,在下另有半H?平鹱鞔蛏汀!?

    出手如此豪爽的贵客天下少有,青姨贪婪的眼睛立时放亮起来,但仍是犹豫难
决。

    寇仲凑到她耳旁提议道:“我纯是取个意头,不如这样吧!你安排我到她陪客
的邻房去,只要听到她传过来的歌声,可当还了心愿,那半H?鹱尤允悄愕摹!?

    青姨暗忖世间竟有这么一个肯花钱的傻子,欣然领他登楼。

    ***



    石青璇乌黑的“玉容”绽出一丝似若阳光破开乌云的笑意,柔声道!案你莫要
多心,我只是改变主意,想从陆路回川。”

    徐子陵点头道:“好吧!漫后我们一道离开,能快点到巴陵去,更是理想。”

    石青璇静静地瞧他好半晌后,轻轻道:“你的体型确是非常酷肖岳老,只是欠
了他的霸气和霸刀,你想不想扮得更似他一些?”

    徐子陵淡淡道:“无论外表多么肖似,动手时亦将无所遁形,所以不用多此一
举。”

    石青璇抿嘴笑道:“我说的似一些,当然包括他的刀法和霸刀,你忘记他过世
时人家是陪在他榻侧吗?”

    徐子陵想得头都大起来,道:“岳山和你该是怎都难拉到一块儿的两个人吧?”

    从这个角度瞧去,见到的是石青璇侧面的轮廓,如刀削般清楚分明,线条之美
有若鬼斧神功,令人叹为观止。尤其因易容膏粉掩盖了她的冰肌肉骨,更让徐子陵
的心神集中到她灵秀的线条上去。

    石青璇美目绽出深思缅怀的神色,玉□轻吐道:“四十年前,岳老惨败于天刀
宋缺手下,负伤千里来见我娘,本只是打算在死前瞧娘最后一眼,但娘却拚?真元
损耗,以金针激穴之法保住他的性命,使他多活三十多年,但却保不住他的武功。”

    接?瞥徐子陵一眼,淡淡道:“为何那么紧盯看我?”

    徐子陵忙移开目光,尴尬道:“我听得入神,自然而然便盯看你,你不喜欢的
话,我不看你好了。”

    石育璇露出一个小女孩般可爱的娇憨神态,抿嘴笑道:“我是故意作弄你的,
你和其他男子不同,无论人家扮得怎么丑,你总像可发现些甚么动人之处,现在青
璇的肌肤又黑又粗糙,你看来作甚么?”

    徐子陵差点要捧头叫痛,苦恼道:“你好像很怕别人欣赏你的姿容似的,但那
已是个不能改变的事实。”

    石青璇微笑道:“我是因娘的前车之监嘛,自懂事以来,我从未见过娘的笑容。
不要岔开说别的事了,刚才我说到那里?”

    徐子陵心道明明是你自己岔到别处,却说成像老子才是罪魁祸首那样。不过他
当然不会计较,答道:“你说到岳山保得住性命,但保不住武功…”

    石青璇一拍秀额,轻呼道:“对!细节不提了,自我懂事后,岳老便在我们居
住的幽林小谷外结庐而居,我不时到那里陪他,听他说江湖的事,所以对他的事非
常清楚。他闲来无事,就把他称为”七十二候“的刀法著而为书,如果我转赠给你,
你连他的武功都可冒充哩!”

    徐子陵心中一动道:“你可知岳山和祝玉妍有个女儿吗?”

    石青璇道:“那是岳老平生的一大憾事,初时他还以为祝玉妍对他另眼相看,
情有独锺,岂知祝玉妍…唉!我不想说了。”

    徐子陵抗议道:“这是你的习惯吗?总在惹起人的好奇心,便不说下去。”

    石青璇莞尔道:“终肯说实话哩,我最恨的就是你那事事不在乎不?紧的可恶
态度,今次放过你吧!”

    顿了顿后续道:“魔教中人,行事往往违反人情天性,像生儿育女这种伦常天
道,他们也会视之为障碍。祝玉妍之所以会挑选岳山作一夜夫妻,皆因她本身讨厌
岳山,所以纵使发生男女的关系,也不虞会爱上对方,致难以自拔,你说这是否有
乖天理?”

    徐子陵听得目瞪口呆,无言以对。

    石青璇默然片刻后,轻轻道:“你替我把尤鸟倦和周老叹杀死,我就邀请你到
我的小谷来,以真脸貌全心全意的为你吹奏一曲,这条件你感到满意吗?”

    ***



    来陪寇仲饮酒的秋蓉果然姿容不俗,且青春焕发,毫无残花败柳的样子。

    她见寇仲虎背熊腰,仪容俊伟,立即春情荡漾,像蜜糖般把他黏?,施尽浑身
解数,以讨他欢心。

    寇仲表面上虽然非常投入,但耳朵却在监听?隔邻厢房“小吕布”焦宏进和秋
月的对答。

    此时秋月猜拳赢了,轮到焦宏进饮罚酒。寇仲心想该是时候,正要登门造访,
忽地一阵急剧的足音自远而近,来势N鶱??诺们锶乩肟??幕潮В??皇???

    十多人的足音经房门而过,止于邻房门外。

    “砰”!

    不知谁踢开房门,接?是焦宏进的声音讶然道:“大当家!”

    寇仲心中一震,知是都任来了,只不知甚么事令他如此气冲冲的,丝毫不给焦
宏进情面。

    一把低沉沙哑,带?沉重喉音的男声喝道:“其他人滚出去!”

    焦宏进默然不语,秋月的足音离开厢房,忽重忽轻,显是骇得脚步虚浮不稳。

    房门关上。

    “砰”!

    都任拍台喝道:“告诉我,谁把我们进攻彭城的计划泄露出去?”

    寇仲听得目瞪口呆,心想又会这么巧的,同时暗赞沈仁福传播谣言的高效率。

    焦宏进不悦道:“我不明白大当家在说甚么?”

    都任盛怒大骂道:“你不明白,那谁来明白,攻打彭城的事,只有你知我知窟
哥知,但现在外面传言四起,连我们联军攻打彭城的先后次序都说得绘影绘声,若
非是你口疏说出去,难道是我或窟哥吗?你来告诉我吧!”

    焦宏进沉声道:“我焦宏进跟大当家这么多年,何时说过半句谎话?我说没有,
就是没有,大当家不相信也没办法。”

    一阵难堪的沉默后,都任猛地起立,连说了三声“好”后,像来时般一阵风的
去了。

    寇仲几次想出手,最后仍是打消念头,因为若如此下手刺杀都任,便很难作出
和平接收骆马帮的部署。

    倏地起立。

    秋蓉刚惊魂甫定,又给他吓一大跳,扯?他衣袖道:“客官要到那里去?”

    寇仲在她脸蛋X?话眩?媸址畔乱欢Ы鹱樱?⑿Φ溃骸肝乙?参恳晃慌笥咽艽
瓷说?小心儿,你给我乖乖留在这里,不要去偷别的男人。”

    ***



    徐子陵点头道:“我只能答应你尽力而为,想想吧!那晚在蝠洞迷宫,在那么
有利的条件下,仍给他们逃去,可知这两个邪人是多么厉害,小姐以后也应小心点。”

    石青璇双目异采涟涟,瞧他好一会后,露出编贝般雪白的牙齿微笑道:“你今
天办不到的事,不等若你明天办不到,只要你肯答应就行。”

    这时斋菜端来。

    石青璇起箸夹起斋菜送到他的碗子去,道:“这一餐算是我为你壮行色,故由
小妹请客,噢!真开心,自娘仙去后,青璇从未试过这么开怀。”

    徐子陵只好苦笑以对。

    石青璇像想起甚么似的道:“我差点忘记告诉你到川中找人家的方法,否则你
真的会找一万年都找不到。嘻!不知为甚么,我发觉自己很爱捉弄你,看看你尴尬
难过的样儿。”

    徐子陵还有甚么话好说。

    两人你一箸我一箸,不片晌把台上斋菜扫个清光。

    看看乾净的碗碟,他们都有好笑的感觉。

    石青璇抢?结账后,来到街上,石青璇道:“你有没有东西留在客栈?”

    徐子陵摇头表示没有。

    石青璇道:“这么夜,城门该已关闭,我们只有逾墙而出,你是否真的送我一
程?”

    徐子陵笑道:“这个当然!”

    石青璇喜孜孜道:“那随我来!”

    转身朝城西的方向走去。

    徐子陵追在她身后,道:“你有很多事只说一半,是否该趁分手前说清楚点?”

    石青璇摇头道:“那些事都很烦,怎么说都说不完,迟些你来找我再说好吗?
你还是第一个被邀请的客人呢。”

    徐子陵皱眉道:“我恐怕有一段很长的时间无法分身啊!”

    石青璇漫不经意地微耸香肩道:“当然是有空才来。”

    徐子陵正要说话,蓦地健马狂嘶,一辆马车在对街紧急停住。

    “轰”!

    车顶破开,一道人影从厢内冲天而起,落在两人身后,声势惊人至极点。

    徐子陵和石青璇交换眼色,都不知发生甚么事。

    “『霸刀』岳山,竟然是你!”

    徐子陵听得头皮发麻,心中暗叫冤柱。

    耳中传来石青璇的声音道:“不用怕,是你的老朋友左游仙,我说一句,你说
一句,明白吗?”说罢趁机走到一旁。

    徐子陵缓缓转过身去,依?石青璇的指示淡然道:“自长白一别,转眼四十多
载,游仙兄风采依然,实是可喜可贺。”

    ***



    寇仲推门而入。

    焦宏进凌厉的目光朝他电射而来,声音却出奇地平静,淡淡道:“你是谁?”

    此人不负小吕布之名,长得英伟漂亮,高大匀称,举手投足,均显示出他充满
自信。

    寇仲淡淡一笑,在他对面坐下,道:“小弟寇仲,焦兄你好!”

    焦宏进虎躯剧震,探手要拿放在桌上的连鞘大刀。

    寇仲低喝道:“且慢!”

    焦宏进手按刀把,却没有拔出来,压低声音道:“难道你只是来找我喝酒猜拳
吗?”

    寇仲摊开两手,以示没有攻击的意图,哂道:“若我要杀人,刚才你的大当家
便不能生离此地,对吗?”

    焦宏进冷静下来,仔细端详对方,点头道:“为何你不动手?”

    寇仲答道:“因为我要给点面子焦兄嘛。”

    焦宏进一怔时,足音骤起,自远而近,至少有数十人之众,分从房外两边廊道
传来。

    寇仲从容道:“都任要杀你哩!”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