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十三章 名刻刀石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十三章 名刻刀石
 

    寇仲随在宋玉致身後,来到河旁一方大石处,宋玉致背著他止步道:
“你来做甚麽?”
    寇仲压下心中波动的情绪,柔声道:“当然是为了我的宋三小姐,我是
专程来道歉赔罪的。”
    宋玉致摇头叹道:“寇仲怎会是如此拖泥带水,纠缠不清的人口.当日在
洛阳大家说好一刀两断,便是一刀两断,以後各不相干。小心玉致会看不起
你哩!”
    寇仲苦笑道:“玉致切勿误会,我今趟绝不是央你重修旧好!”
    宋玉致嗤之以鼻道:“不要往自己脸上贴金,谁曾和你好过,有甚麽旧
好可以修的?”
    寇仲现出本性,笑道:“那次在荣阳沈落雁的宅外小巷中,我们不是好
过吗?”
    宋玉致气得杏眼圆睁,大怒道:“你试试再多说一遍!”
    寇仲想起在杨州做小混混的日子,若有人叫你多说一遍,而你真的再说
一遍,就是大战的开始,忙摇手道:“致致息怒,请恕我胡言乱语,嘿!言
归正传,我只是想来见你一面,再无其他痴心妄想。”
    宋玉致美目一瞬不瞬的凝视他,没有说话,似在观察他说话的诚意。
    寇仲对她是愈看愈爱,轻轻道:“致致消瘦了?”
    宋玉致不悦道:“那与你寇少帅无关,坦白点说出来吧!为何要不辞劳
苦的赶到岭南来?”
    寇仲叹道:“坐下再说好吗?在这能尽洗尘俗的桃源胜地中,难道我们
仍不可好好地聊一会吗?就算你不当我是……嘿!总可以当是个相识一场的
朋友吧?”
    宋玉致呆瞪他半晌後,点头道:“好吧!”迳自在岸沿坐下,一对小蛮
靴在水流上轻柔地摇晃。
    寇仲小心翼翼和她并肩而坐,隔著尺许的“遥距”,自言自语的道:
“坦白说,我本从没打算到岭南来,皆因清楚致致没有转弯的性情。可是不
知如何,在中秋月满当头的一刻,忽然心中涌起一个强烈的愿望,就是趁兵
败身死前,见致致一面,向你说出心底里的真话。”
    他的语气中透出一种毫无掩饰的真诚,宋玉致听得芳心颤动,黛眉轻蹙
道:“不要骗我,你寇少帅新近才大展神威,先後挫败宇文化及和李子通,
夺得彭城、梁都、东海等二十多个城池,更破去曹应龙、萧铣和朱桀三方的
联军,竟开口闭口都像随时落败身亡的样子,是否要博取人家的同情呢?”
    寇仲缓缓道:“我现在的些微成就,便像天上的彩虹般,虽是美丽
目,但既不实在,更是转眼即消。李小子已收得关中,又有以慈航静斋为首
的白道武林全力支持,人心归向,我落败只是早晚间事,不来见致致一面,
我寇仲会死不目瞑。”
    宋玉致闭上美目,一字一字道:“既是如此,你为何不退出这争天下的
漩涡,像你的好兄弟徐子陵般啸做山林,岂非亦可不负平生吗?”
    寇仲摇头叹道:“若我可这样,早便金盘洗手,大丈夫马革裹尸,死也
要死得像点样子,要我向李小子俯首认输,是绝不可能的,就算战至最後*
兵一卒,我也要和他李家周旋到底。”
        宋玉致沉吟片晌,蚁首低垂的轻轻道:“既是如此,你来找人家干
吗?”
    寇仲剧震失声道:“致致!”
    宋玉致长身而起,俯首看他,眼中射出复杂浓烈的情绪,柔声道:「假
如争天下和玉致两者之间,只能选择其一,寇少帅会怎样决定?*
   

    寇仲颓然苦笑,道:“致致该知我是泥足深陷,致致怎忍心迫我作出这
麽残忍的选择?”
    宋玉致露出个鲜花盛开般灿烂却凄艳的笑容,平静地道:“残忍的是你
而非我。玉致避返南方,正是要把你忘记,为何你仍要来见甚麽最後的一面
呢?这是何苦来由?”
    寇仲自责道:“是我不好,还以为这麽做可讨致致的欢心,让致致留下
一片美好的回忆,到此刻我才知道致致对我用情之深。”
    宋玉致愕然道:“谁对你用情深哩?”
    寇仲糊涂起来,抓头道:“致致若不爱我,为何要避情南方力求忘记
我?”
    宋玉致侧起俏脸用神思忖片晌,点头道:“我曾想过这个问题,最後得
出个结论,你想听吗?”
    寇仲叹道:“不用说出来小弟已可猜到不会是甚麽动听的话。罢了!说
吧!哀莫大於心死。”
    宋玉致大慎道:“你这麽善用策略,今次这一招是否叫扮作可怜虫
呢?”
    寇仲苦笑道:“情场如战场,总要有些战略部署才行,不过现在看来却
毫不奏效,够坦白吧?”
    宋玉致曲膝重坐石上,忍俊不住娇笑道:“差点给你气死。”
    寇仲打蛇随棍上道:“可以轻轻亲致致左右脸蛋各一下吗?”
    宋玉致立时霞生玉颊,滇怒道:“你当我宋玉致是甚麽人?”
    寇仲慌忙岔开道:“致致尚未说出对我们爱恨交缠的关系的看法哩!”
    宋玉致垂首把爱恨交缠低声念两遍後,柔声道:“我的结论是之所以和
你纠缠不清,有三分是怜才,三分是朋友,其馀四分才牵涉到男女之情,但
在这四分中却是恨多爱少,人家也说得够坦白吧?”
    寇仲拍腿笑道:“只要有一分是男女之爱,我寇仲已欢欣若狂哩!”
    宋玉致没好气道:“亏你说得出口。”
    寇仲肃容道:“致致信也好,不信亦好,我今次专诚来访,真是情不自
禁,渴想见致致一面,我们何不抛开一切,从头开始,无忧无虑地玩他娘…
嘿!不是!只是相敬如宾的相处三天,然後我就要与陵少赶往关中寻宝,至
於以後如何,就只有尽人事听天命。”
        宋玉致色变道:“李家正张开天罗地网在关中等你,你两人仍要去送
死?”
    寇仲大讶道:“还说恨多爱少?致致原来这麽关心我。”
    宋玉致俏脸微红,滇道:“从没见过人的脸皮比你更厚,你和徐子陵都
是玉致的朋友,难道眼白白瞧著你们去死都不哼半句?”
    寇仲回复本色,笑嘻嘻道:“李小子愈准备充足,严阵以待,关中之行
愈是有趣,我寇仲从少就是不甘寂寞的人,李小子肯陪我玩,我感激他才
对。”
        宋玉致美目深注的瞧他片刻後,垂首道:“难怪爹说你是天性桀骜不驯
的人哩!”
    寇仲愕然道:“你爹见过我吗?”
    宋玉致淡淡道:“知否为何会在这里遇到人家吗?”
    寇仲茫然摇头。
    宋玉致缓缓道:“我是要找附近的俚僚兄弟帮手,好及早把你截著,不
让你到我家山城去。”
    寇仲一头雾水,奇道:“我到你家的山城去会有甚麽问题?”
    宋玉致露出一丝无奈的苦笑,垂首道:“爹要杀你!”
    寇仲失声道:“甚麽?”
    徐子陵进入舱厅,七、八名旅客占了两张圆桌的其中之一在高谈阔论,
闹哄哄一片。
    有人想和徐子陵打招呼,可是见他神态冶漠,那副疤脸尊容又令人知他
非是善男信女,忙把说话吞回肚子去。
    徐子陵背著他们在另一张桌子坐下,面对窗子,听到众人说的都是有关
做生意赚钱的事,那有闲心聆听,心神转到韩泽南一家三口去。
    假设追兵在半途中追上他们,事情反易办得多,他可直接出手把追兵击
退。如果抵郑郡後他们离船逃亡,他会很难帮忙,总不能长期暗蹑在他们身
後,既不实际更不可行。
    唯一方法是在抵郑郡前和韩泽南开心见诚的好好交谈,看能否把他说
服。
    他绝非好管闲事的人,但小杰儿却合他想起小陵仲,怎可让无辜的小孩
子任由恶人渔肉。
    想到这里,暗骂自己愚蠢,要知道韩泽南的麻烦,明查不来自可暗探。
    正要起身回房,忽然有人来到他与身旁,豪气的把一坛酒放在桌上,笑
道:“五湖四海皆兄弟,老哥有没有兴趣陪我喝杯水酒呢?”
    宋玉致淡淡道:“早前爹曾离城外出十日,前天才回来,返城後把智
叔、鲁叔和我召到他的“搁刀听雨堂”说话,指你会在三天内来山城。”
    寇仲吁出一口凉气道:“原来是他老人家亲自出手杀崔纪秀,难怪像表
演似的,爽脆俐落。”
    宋玉致愕然道:“你见过爹?”
    寇仲解释一番後,问道:“我和你爹今日无冤,往日无仇,他为何和我
过不去,他难道不知道若干掉我,他的宝贝女儿以後会不认他作爹吗?”
    宋玉致两边晶莹如玉的粉颊各飞起一朵娇艳欲滴的红云,大滇道:“爹
若宰掉你这小子,人家都不知多麽感激他才真。”
    寇仲故作谦卑模样的道:“三小姐请开导寇小子,既然三小姐乐见寇小
子被宰掉,为何却又要来警告寇小子,著我逃命?”
    宋玉致神情微怔,接著连耳根都红起来,垂下眷首,软弱地为自己解围
道:“你是人家朋友嘛!”
    寇仲缓缓探手,往她脸蛋抚去。
    宋玉致娇躯颤抖,娇吟道:“寇仲啊!不……”
    寇仲的大手抚上她娇羞热得教人魂销的脸蛋,指尖轻轻拂扫她圆润的耳
珠,凑前情深如海的道:“我们不要再自己骗自己而吃苦下去,好吗?
噢!”
演似的,爽脆俐落。”
    宋玉致愕然道:“你见过爹?”
    寇仲解释一番後,问道:“我和你爹今日无冤,往日无仇,他为何和我
过不去,他难道不知道若干掉我,他的宝贝女儿以後会不认他作爹吗?”
    宋玉致两边晶莹如玉的粉颊各飞起一朵娇艳欲滴的红云,大滇道:“爹
若宰掉你这小子,人家都不知多麽感激他才真。”
    寇仲故作谦卑模样的道:“三小姐请开导寇小子,既然三小姐乐见寇小
子被宰掉,为何却又要来警告寇小子,著我逃命?”
    宋玉致神情微怔,接著连耳根都红起来,垂下眷首,软弱地为自己解围
道:“你是人家朋友嘛!”
    寇仲缓缓探手,往她脸蛋抚去。
    宋玉致娇躯颤抖,娇吟道:“寇仲啊!不……”
    寇仲的大手抚上她娇羞热得教人魂销的脸蛋,指尖轻轻拂扫她圆润的耳
珠,凑前情深如海的道:“我们不要再自己骗自己而吃苦下去,好吗?
噢!”
    宋玉致一震道:“人家不是跟你说笑的,爹把你的名字刻在磨剑堂内的
磨刀石上,那代表你是他下一个对手。”
    寇仲从地上弹起:“致致是他的宝贝女儿,却不及我这未来女婿更明白
他老人家的心意,他是想看看我对他女儿的诚意,更要秤秤我寇仲的斤
量。”
    宋玉致没空计较他以未来女婿自居,失声道:“你根本不明白爹这个
人,凡给他刻名在磨刀石上的人,最终也会变成他刀下游魂,那可不是说笑
的。唉!最多人家陪你三天,但三天後你必须有那麽远逃那麽远,以後都不
准再来。”
    寇仲摇头叹道:“若我就那麽落荒而逃,将永远失去得到致致的资格。
知否因何我比致致更明白你爹呢。.皆因我们都是同一类的人。”
    宋玉致大慎道:“你又故态复萌。”
    寇仲微笑道:“我是为超过三天之期而奋斗,致致该欣赏我的勇不畏死
才是。拥有致致一分的爱後,我忽然恢复生机,充满信心去和李小子争一日
的短长。生命从未曾试过如此美好,致致可否再提供一些奖励?”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