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八章 幸中副车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八章  幸中副车

    外宾馆位于皇城西的市政里内,与皇城只隔开一道安化大街,共有十所,每所
均有独立院落,大小建筑物十多座,占地广阔。

    由于最近下过几场大雪,屋顶堆上厚达数寸的积雪,树木更结满冰串,对高来
高去的夜行踩盘者已是非常不利,今晚更另外多出一道难题。就是整个里坊内的官
邸华宅,无不张灯结彩,热闹喧天,映得处处明如白昼,想神不知鬼不觉的潜进去,
只是痴心妄想。

    经雷九指的妙手易容成为三个粗鄙江湖汉的徐子陵、寇仲、侯希白绕着东突厥
人居住的外宾馆走足两个圈,仍找不到偷进宾馆的方法。幸好街上全是趁热闹的人,
他们亦不虞惹人怀疑。

    最后三人在宾馆两旁其中一座瑞兽石雕的底座处挨坐下来,相视苦笑。

    大傩戏的鼓乐声阵阵从皇宫方面传来,此时是亥时中,离元旦只有半个时辰,
街上放烟花、燃爆竹、趁热闹的人人情绪高张,迎接新一年的到来。部份人开始往
大傩舞驱鬼下河的必经之路涌去,好沾染些吉祥气,以求得来年的平安。

    寇仲把宾馆图则取出,摊开道:“若我们从后院跨墙而入,可借东北角的园林
作掩护,但出园后将寸步难行,除非我们想大干一场。”

    徐子陵摇头道:“这是下下之策,大干一场,对我们有害无益。”

    侯希白道:“但若要杀死赵德言。这确是个难得的机会。至少我们知道可达志、
康鞘利和其他有身份地位的突厥人,都去了皇宫参宴。”

    寇仲苦笑道:“这叫聪明人出口笨人出手。涫妖女现在是牵着我们的鼻子走。”

    侯希白提议道:“不若我们再到后院门去,若找不到机会,就各自回家睡觉。”

    寇仲和徐子陵只好同意,于是又绕回后院,这条里巷只有大街的二成的宽度,
远及不上大街的热闹,有的只是疏落路经的人。

    忽然后院门张开少许,一个把帽子压盖至眉眼处的人鬼鬼祟祟的闪身而出,挤
进人流去。

    寇仲和徐子陵同时剧震。

    侯希白盯着那人的背影,问道:“是谁?”

    寇仲双目涌起浓烈的杀机,沉声道:“香玉山!”

    ※ ※ ※

    三人在永安渠的东岸,瞧着小艇把香玉山送往停在河心的一艘大型风帆,此时
河渠泊满大小船只过千艘,全都是张灯结彩,映得河水闪闪生辉,大增潜上敌船的
困难。

    寇仲皱眉道:“究竟这是谁的船?香玉山到长安来干什么?”

    两人当然没有答案,徐子陵目光扫过岸旁趁热闹的人,道:“无论如何冒险。
我也要刺探香玉山去见的是什么人。只要给我接近船底,我有办法听到香玉山说的
每一句话。”

    侯希白咋舌道:“子陵这探子真厉害,不过只要你浮上水面换气,很容易会被
岸旁的人瞧见。”

    寇仲的目光在河渠上下游巡逡,最后落在泊于岸旁的一排小艇上,道:“只要
我们偷一艘小艇,可解决往返上落的问题。”

    又伸手搭上侯希白肩头,微笑道:“若香小贼不是和人说足三天二夜,我和陵
少都不用到水面换气的,去吧!”

    ※ ※ ※

    徐子凌从小艇滑入水中,迅速贴着渠底潜游过近七丈的距离,来到目标大船的
底部,水蛭般贴附上去。

   

    为怕弄湿衣衫,他身上仅穿内褂。河水虽是冰寒澈骨,但他内功深厚,不畏寒
冷。

    当他把耳朵贴在船身,运功收听,整座大船的空间和不同部份的音源,立时活
现在他脑海之内。

    在眨眼的高速中, 他追踪到从船舱部份传来香玉山可恨的声音。 只听他道:
“此事尚须从长计议,若给李世民有任何反扑的机会,会前功尽废。”

    徐子陵听得心中愕然,香玉山为何会卷进对付李世民的阴谋中?

    一个女声轻柔的道:“香公子啊,现在那还有时间从长计议呢?一切均准备就
绪,只要我们照计划行事,保证李世民难逃大限。”

    徐子陵依稀把到这声音是认识的人。一时却想不起是谁,心中苦恼时。另一把
陌生低沉的男音道:“香兄在担心什么?”

    香玉山微作沉吟,叹道:“不知如何我总有点心绪不宁,但真正因的是何事,
我却说不出来。”

    女子笑道:“香公子是否因寇仲和徐子陵那两个小子而不安哩!”男子冷哼道:
“香兄这担心是否过份了点?”

    女子柔声道:“这两个小子确最擅长捣蛋。不过长安可不同洛阳,他们为寻找
宝藏自顾不暇,都还有能力去管闲事。”

    徐子陵心中一震,终猜到说话者正是身份暧昧的荣姣姣,而那男子自然就是像
石之轩般神秘鬼祟的“影子剑客”杨虚彦。

    涫涫为何要撒谎?杨虚彦和荣姣姣根本是在城内而非城外。若非误打误撞的跟
上香玉山,便会给她骗倒。

    到此刻他仍弄不清楚三人间是什么关系。当年在巴陵杨虚彦曾行刺香玉山,还
全赖自己和寇仲为他消灾解难,该是敌而非友。

    香玉山叹道:“问题在我比你们更明白他们,我敢肯定他们刻下正在长安。可
是他们究竟躲在那里?正在干什么?我们却连他们的影子都摸不着。”

    荣姣姣恨恨道:“若摸到他们的影子,他们早被碎尸万段。长安定有帮助他们
的人,否则不能躲得那么隐密。”

    徐子陵心中大讶,若荣姣姣是祝玉妍的徒弟之一,怎会不晓得他们的事。但听
她的语气,确是发自肺腑。难道涫涫蓄意瞒她,又或她和阴癸派的关系另有微炒。

    杨虚彦沉声道:“对这两个小子,我们当然不会掉以轻心,但亦不必过份忧虑。
李元吉正全力搜索他们,只要他们稍露行藏,保证不能生离长安。香兄便可去掉这
两个心腹之患。”

    徐子陵暗忖假若杨虚产这番话发自真心,那他可能并不知宝库内存在着魔门巽
宝邪帝舍利。

    此亦合情合理,以石之轩的作风,当不会让徒弟晓得此事。

    香玉山忽然道:“那批火器到了没有?”

    徐子陵心中一震,隐约中像把握到某些事,一时却不能具体的说出来。

    荣姣姣道:“最迟初四我们可把火器交到你手上,有问题吗?”

    香玉山断然道:“初四收到当然没有问题,却不能迟过这一天,否则我们会退
出整个计划。”

    杨虚彦道:“这个我们明白,大家以后保持紧密联络。”

    徐子陵离开船底,朝寇仲和侯希白的小艇潜游过去。

    徐子陵爬上停在两艘大船间阴暗处的小艇,笑道:“侯兄的运道相当不错,那
半截不死印卷至少有半截到了你的口袋里。”

    寇仲愕然道:“杨虚彦竟在船上。”

    徐子陵一边运功挥发水气,点头道:“荣妖女也在船上,最妙是船上除他们外
只有十来人,听呼吸只是武功一般的好手或不懂武功的,不足为患。”

    寇仲把小艇撑到可远眺荣姣姣那艘大船的位置,看到香玉山正乘艇回岸。

    此时两岸游人大减,很多人都赶着去看大傩舞赶鬼落河的表演。

    侯希白兴奋的道:“杨虚彦仍在船上。”

    寇仲瞧着徐子陵穿上衣服,微笑道:“孤男寡女在船上,又是久别相逢。杨虚
彦更性好渔色,际此佳节良宵,两人会干什么?”

    徐子陵欣然道:“去听听不是最清楚吗?”

    侯希白道:“且慢!这可能是我唯一抢回印卷的千载良机,是否须周详计划呢?”

    寇仲道:“子陵怎么说?”

    徐子陵道:“我只有四字直言,就是‘攻其无备’。杨虚彦做梦都没想到会给
我们把握到他的行踪,船上亦没有什么防守。只要我们能成功潜到船上,进可攻退
可守,随机应变,根本不用计划。”

    寇仲笑道:“大概是这样子,但我却有个更精采的提议。”

    侯希白兴致盎然的问道:“什么提议?”

    寇仲忍着笑得意洋洋的道:“杨虚彦一向自命来无踪、去无迹,今趟我们来个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以无影无迹之法把半截印卷盗走,两位意下如何?”

    徐子陵笑道:“上船再说吧!”

    寇仲催舟而行,借着附近船只的掩护,往目标大船潜去。

    徐子陵和侯希白提高警觉。监视敌船,只要有人在船上向他们瞧来,绝躲不过
他们的眼睛。

    侯希白压低声有道:“船上灯火通明,若我们爬上船去,会很易被发觉的。”

    寇仲笑道:“侯公子太少干偷鸡摸狗的事,我和陵少却是这方面的大行家。你
看到那些舱窗吗?每个窗都是一个入口,明白吗?”

    说话间,小艇绕了个大弯,船头对正敌船的船尾,从这方向驶过去,除非对方
有人站在船尾处,否则休想能发现他们。

    徐子陵忽然自言自语的叹道:“为何我们竟像没想过要杀死香玉山,甚或没起
过跟踪他好看他在什么地方落脚的念头。”

    寇仲一震道:“给你提醒,此事果然古怪。唉,我虽恨不得把他剁为肉酱,但
坦白说事实上很怕面对这问题,始终他是小陵仲的爹。怎办才好呢?”

    侯希白插口道:“只要捣破他香家伤天害理贩卖人口的勾当,令香玉山身败名
裂,不是比杀了他更令他痛苦难过吗?”

    寇仲收起双浆,纯以内功催般滑行。无声无息的横过十多丈的河面,来到敌船
背岸的一边,另一边则泊有另一艘大船,故不虞岸上的人看见他们的举动。

    侯希白取出三个黑布头罩,低声道:“这是雷老哥早前为我们准备的,想不到
又可派上用场。”

    徐子陵伸掌贴在大船船身,运功吸附,把小艇稳定下来。

    橡杨虚彦那种高手,只要小艇轻撞船体一下,会立生警觉。

    寇仲接过头罩,把耳朵贴往船身,听了片晌,眉头大皱道:“怎么竟没有那小
子和荣妖女的声音?”

    徐子陵亦施出偷听之术,虽偶有人声走音,不过都与杨虚彦和荣姣姣无关。奇
道:“这事不合情理,他们就算不谈情说爱,至少会就香玉山的事情商量讨论。”

    侯希白低声道:“我想到一个可能性。”

    两人牢盯着他,让他续下去。

    侯希白道:“老君庙自立派以来,一直为男女分流,无论那种流派,都精擅阴
阳相调采补之道,谓之‘阳流’和‘阴流’。阴流中有种叫‘玄牝姹女术’,来自
老子《道德经》的‘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调天地根’之语。此功法
必须男女合修,练时呼吸断绝,只以内气往来。在这种情况下,当然连呼吸声都听
不到。”

    寇仲喜道:“这邪功是否脱清光来练的?”

    侯希白苦笑道:“我只是听石师说过,其中细节却不甚了然。”

    徐子陵道:“这么说荣妖女本身应是老君庙的人,她之所以成为祝玉妍的徒弟,
只是两派的一种交易,等如两国互以姻亲修好的情况。”

    寇仲道:“老石还有没有说过别的呢?”

    侯希白道:“石师只从理论去解释”玄牝姹女法”的特质,他说“玄者妙也,
牝者是有所受而能生物者也,是神气之根,虚无之谷,须在身中求之,不可于他”。”

    寇仲凝神想了半晌,道:“既同男女”受”和“生”有关,指的可能是男女交
合。唉:多想无益,摸上船看看。”

    徐子陵道:“这艘小艇怎办?”

    寇仲道:“对不起它的主人也要做一次。把它沉掉了事。”徐子陵双脚运力。
送出阴劲,踏足处立时陷下去。侯希白愕然道:“子陵的功力大有精进,难怪连晃
公错都要在你手上吃亏。”

    寇仲再把耳朵贴往船体,忽然往上腾升,当侯希白往他望去时,他使出手法打
开一扇舱窗,钻了进去,动作敏捷灵活得似如鬼魅。

    水开始从船板破裂处涌入来。

    寇仲从舱窗探头出来,打出“安全”的手势。

    徐子陵道:“侯兄先行。”

    侯希白贴壁游上,钻进房内与寇仲会合。

    寇仲把探往门外的头缩回来,把门关上,向来到身边的侯希白低声道:“此船
主舱分三层,底舱是放货物和离物,上两层是宿房,舱厅在中间那层,我们这最高
的一层布置华丽。杨小子和荣妖女定在这一层某一间房里。看结构应以舱廊尽头的
舱房最大,你的不死印卷该在那里。”

    侯希白讶道:“你不过比我快了少许上来,为何这么快可查得这许多事。”

    寇仲道:“这就是坐船多的好处,来来去去都不外几种格局。”

    此时有人在门外走过,听来该是小婢丫环那类人物,其中一人叹道:“良宵佳
节,只能困在船上看别人热闹,若在洛阳,今晚才好玩哩!”另一婢答道:“给人
听到会有你的好看。还是去看看谢叔有否弄好参汤吧?然后再到船面去看烟花。”

    足音远去。

    徐子陵来到他两人身后,皱眉道:“若他们在练什么‘姹女大法’没理由着人
弄参汤的。”

    寇仲默默计算,忽然拉开房门,闪身而出。

    侯希白吓了一跳时,徐子陵拍他一下,随寇仲掠出房门。

    侯希白别无选择,只好随他们闯出房门,忽然间,他感到今晚能否成事,全要
看他们的偷鸡摸狗之术,是否确如寇仲所吹嘘的那么高明。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