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四章 攻陷渤海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四章  攻陷渤海

    风雨将天、地之间的所有景物统一为一个整体,从小龙泉西南的树林朝海港方
向瞧去,只是一片迷茫。雷电虽敛,稍减天地之威,可是吃力地在风中摇的草树,
仍令人感到大自然狂暴的一面。

    阴显鹤把徐子陵拉到一旁,淡淡道:“我想请徐兄帮个忙。”

    徐子陵心中大讶,有甚么事能令高傲如他者,开口求助。忙道:“阴兄请说,
小弟必尽力办妥。”

    阴显鹤默然片晌,木无表情的道:“我想你们放过宗湘花。”

    徐子陵愕然却没有丝毫犹豫地答道:“这个包在我身上,我可以性命担保她绝
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此时那边的寇仲等人从树梢跃回地上,交换观敌的心得,寇仲喝过来道:“两
位大哥还不过来,研究攻陷整个渤海的战咯,他娘的!阴兄懂否突厥话?因为古纳
台兄弟均不懂汉语。”

    跋锋寒代阴显鹤笑答道:“少帅放心,在山海关一带混的汉人,多少也懂几句
突厥话,何况阴兄纵横塞内外,怎能不精通我们的话。”

    寇仲咕哝道:“我不是不知道,不过阴兄长年说不上几句话,怕他是唯一的例
外。”

    阴显鹤脸上露出古怪的表情,显是不惯被人调笑,没有回应,只向徐子陵低声
道:“徐兄确是我的朋友。”

    徐子陵心中一阵温暖,晓得冷漠如阴显鹤者,亦因自己没有追问情由,一口把
放过宗湘花的事揽到身上,生出感激。

    在无情冷酷的战争中,要不伤害对方的指挥将领,谈何容易,但徐子陵没有丝
毫犹豫的答应。

    徐子陵拍拍阴显鹤的肩头,朝寇仲、跋锋寒、古纳台兄弟、越克蓬和客专走去,
来到寇仲旁,以突厥话低声道:“勿要大惊小怪,阴兄弟有命,不得伤损宗御待长
半根毫毛。”

    除寇仲外,众皆露出错愕神色,所谓擒贼先擒王,若不针对敌人统帅作部署,
这埸仗如何取得全面胜利?

    幸好徐子陵有“勿要大惊小怪”之言在先,否则众人必齐声反对。

    寇仲哈哈笑道:“阴兄有命,小弟当然不敢有违。拜紫亭虽不义,我们却非不
仁,——族若给击垮,对室韦和车师绝没有好处。”

    阴显鹤独自一人远远站开,在风吹雨打中凝望海港的方向。

    别勒古纳台举手抹掉脸上的雨水,点头道:“少帅说出我两兄弟心中的矛盾。”

    越克蓬皱眉道:“我们连宗湘花所在的位置亦一无所知,如何避重就轻,不与
她作正面冲突?”

    跋锋寒微笑道:“不与她正面交锋怎行?我们只要设法把她生擒活捉,然后交
给阴兄处理,仍是如阴兄所愿。”

    寇仲显已完全回复一贯的斗志信心,双目闪闪瞧着位于他们和码头之间,象征
着小龙泉安危和操控权的大石堡,道:“我本想趁敌人被大雨弄得眼盲耳聋的当儿,
以奇攻快打,一举攻占小龙泉,那就算拜紫亭的兵力在我们百倍之上,际此狼军随
时压境的时刻,他也莫奈我们之何,不敢来犯。那时我们要拜紫亭跪低唤我们作大
爷,他亦只有乖乖照办,现在当然要改变策略。哈!有哩!”

    不古纳台欣然道:“有少帅在,没有问题是不能解决的。”

    别勒古纳台微笑道:“既非擒贼先擒王,是否来个制敌先掳船呢?”

    众人同时会意。

    寇仲笑道:“别勒老哥确知我的心意,敌人兵力在一千至一千五百人间,我们
只及敌人一半,奇兵突袭虽可稳操胜券,但我们伤亡难免。宗湘花乃拜紫亭重用的
将领,怎都该有两下子,加上马吉和高丽方面来的高手,若我们只能惨胜,将无法
抵挡拜紫亭的反击,战利品最后惟有拱手回馈。所以必须避重就轻,让宗湘花知难
而退,我们只擒下马吉那混蛋了事。”

   

    徐子陵淡淡道:“别忘记那三艘大船来自高丽,可以是盖苏文的船,也可以是
高丽王的人。”

    寇仲苦笑道:“这是另一个头痛的问题,我们绝不能杀小师姨的人,否则傅大
师不会饶过我们。”

    别勒古纳台等听得大惑不解,经徐子陵扼要解释后,寇仲道:“我们若能控制
高丽和马吉的几条大船,再攻占石堡,宗湘花的军队只余退走一途,别无他法。”

    徐子陵道:“码头方面由锋寒兄、阴兄和我负责,只要有百多个精通水性的兄
弟,出其不意,敌人必着道儿。石堡方面必须小心行事,如让敌人先一步发觉我们
将吃不完兜着走。”

    越克蓬微笑道:“在这方面小弟可以作些贡献,来十多套——兵的军服如何?
这是我们刺杀伏难陀的道具。”

    寇仲喜出望外道:“大雨加伪装,那到敌人不中计,事不宜迟,若大雨停下,
就轮到我们受苦。”

    各人各自准备当儿,寇仲拉着徐子陵朝阴显鹤走去,来到他旁,寇仲把进攻大
计诉阴显鹤,道:“这安排蝶公子是否同意,只要蝶公子摇头,小弟可另想办法。”

    阴显鹤直勾勾的瞧着风雨中的石堡,沉声道:“假若宗湘花在石堡内避雨又如
何?”

    寇仲从容道:“小弟会亲手把她擒下,再交由阴兄处置。”

    阴显鹤叹一口气道:“这是没办法中的办法。我本以为少帅是那种为争天下而
不顾一切的人,现在才知道我估量错哩!”

    寇仲很想乘机问他与宗湘花的关系,终于忍住,处理其他事去。

    徐子陵低声道:“我们去找老跋先谈妥进攻的策略,只要能拿住马吉,可揭破
狼盗和安乐惨案之谜。”

    徐子陵、跋锋寒、不古纳台和八十多名精通水性的室韦战士,潜至海港的另一
边,只要游渡半里许的距离,即可抵达马吉和高丽那四艘大船。

    风雨势子仍剧,小龙泉海港内波高浪急,泊在码头二十多艘大船和其他近五十
艘中小型的船只被浪舞动抛掷得像没有主动权的玩具。

    各码头上不见人头,所有人均躲进有瓦遮头的避难所去,沿海望楼虽有守军,
但均避往下层躲雨。

    阴显鹤沉声以突厥话道:“马吉肯定不在船上。”

    徐子陵和跋锋寒等点头同意,马吉一向在陆上过惯讲究奢华的生活,有时虽会
以舟船伐步,但只限在平静的河湖间。如眼前般怒涛汹涌的大海风浪,他绝受不了,
所以只会躲在岸上某处。

    跋锋寒道:“可以下船的都会离船避风浪,所以我们登船后该不会遇到太大的
反抗。如此我们不妨对自己的要求严格一点,在敌人不觉察下先把四艘船控制,然
后再到岸上寻马吉的晦气。”

    不古纳台欣然道:“这个没有问题,我和众兄弟最擅长的是突击战,况且人人
只顾躲在舱内避雨,只要我们封闭船只的所有出入口,以雷霆万钧之势一举把留在
船上的人制服,就算有人及时叫嚷,叫声亦难惊动岸上的人。”

    跋锋寒道:“风从大海的方向吹来,这四艘船因负重吃水极深,若我们张帆驶
离码头要冒上被风浪把船翻转的危险,故此我们只须把战利品控制在手来配合另一
边的行动,倘能守稳四条船,可令敌人失去方寸,将对方牵制。”

    徐子陵提醒道:“记着尽量不要伤人。”

    不古纳台笑道:“徐兄放心,我的兄弟配备马索,擒马擒人都是那么拿手方便。
去吧!”

    众人投进海水,迅速往目标潜过去。

    换上——兵装束的寇仲、越克蓬、客专、别勒古纳台和三十多名室韦族与车师
的精锐战士,拉着马在林内耐心等待,计算时间。

    别勒古纳台道:“石堡主要的防守力量是上层的八座箭楼,只要我们能迫至近
处,扑登上层,可从楼道往堡内杀进去,全力控制石堡出入的唯一大门,那时石堡
将是我们手中之物。”

    客专道:“少帅小心,听说宗湘花剑法高明,勿要轻敌。”

    别勒古纳台笑道:“你若见过少帅在六刀内斩杀深末桓,当不有此担心。”

    寇仲哈哈笑道:“轻敌乃兵家大忌,不独是我,大家都应小心。时间差不多哩!
兄弟们!一切依计行事。”

    众人同时翻身上马,一阵风般从林内卷出,全速投进林外的狂风暴雨去。

    后方四百多名室韦和车师战士,分作两组,亦推前移至有利出击的位置,准备
支援进袭。

    寇仲跑在前头,千里梦健蹄如飞,载着他往石堡驰去。

    如何能完成对尚当秀芳的承诺,消弭这埸能把龙泉夷为平地、荼炭生灵的战争,
他再无半分把握,只能见一步走一步的行事,尽量增加手上的筹码,令拜紫亭知难
而退,而他则凭对突利的影响力,达致双方均可接受的和议。

    唉!

    这是何等困难艰苦的一回事?

    宋师道和术文等人仍在拜紫亭手上,加上和小师姨的恩怨纠缠,大明尊教与拜
紫亭的暧昧关系,呼延金、杜兴等的在旁作梗,盖苏文可能存在的伏兵,伏难陀的
影响力,令事情更趋复杂,更难解决。而明早就是突厥人对拜紫亭定下献宝的最后
期限,他只余半天一夜的时光。

    他对尚秀芳的承诺并非在一时冲动下的决定,而是晓得这亦是徐子陵的心愿,
所以不论如何困难,他都要设法达到。

    蹄声惊扰防守石堡的兵士,只见其中两座箭楼现出守兵,朝他们的方向瞧来。

    越克蓬加速越过寇仲,以学得唯肖唯妙,带点粟末口音的地道龙泉汉语大嚷道:
“突厥狼军来哩!大王有令!立即迎战!”

    位于石堡上层正中的钟楼,立即响起示警的钟声。

    钟声传来,徐子陵一方刚把四艘目标大船置于控制之下出乎料外的警报钟鸣,
令他们不敢轻妄动去找马吉算账,只能留在船上静观其变。

    把一切浑和模糊的狂风暴雨中,以跋寒锋、徐子陵等的眼力仍看不清相隔近半
里石堡那边的情况,只猜敌人可鸣钟示警,寇仲那方的行动将非顺风顺水。

    位于码头北驻军的营地像蜂巢被捣般众兵蜂拥而动,人马奔走列队,准备迎战,
迅快而不乱,显示出粟末兵确是大草原东北的精锐劲旅。

    敲响第十下钟声时,号角声起,第一队百人骑兵驰出军营,朝石堡方向开去,
看得众人眉头大皱。

    不古纳台当机立断,跳起来大喝道:“蒙兀室韦不古纳台在此,粟末小贼快来
受死。”

    他的手下呼在船上齐声发喊,传遍整个海港区,把风雨声也暂时掩盖过去。

    营地方面的粟末兵闻声一阵混乱,把守望楼的侍卫此时才晓得四艘船落入敌人
手上,忙一股劲的也把望楼的报警钟敲响。

    “当!当!当!”

    钟声此起彼落,遥相对闻,把小龙泉送进腹背受敌的噩梦去。

    营地的守军只分出一小队往支援石堡,其他人全往码头这边驰来,可见指挥将
领权衡轻重下,仍以夺回四船为首要之务。

    不古纳台双目神光闪闪,暴喝道:“兄弟们!准备迎战!”

    众室韦战士箭矢上弦,齐声呐喊。

    跋锋寒取出射月弓,大笑道:“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飕!”

    劲箭从射月弓疾射而出,横过千多步的距离,命中最接近的一座望楼上的守卫,
贯胸而入,守卫惨叫一声,堕往望楼下。

    室韦箭士立时士气大振,欢呼喝采。

    箭矢戳破风雨,各自瞄准的往冲来的敌人射去,有如暴风雨内另一股不守规矩
的风雨。

    徐子陵留心阴显鹤,见他木无表情的扫视码头一带从船厂货仓库忙奔出奔入察
看情况的人,知他在搜寻宗湘花的倩影,心中暗叹。

    际此火热血战即要开的当儿,他的心神却飞到远在中土一个从未踏足只能想像
的小谷内。身处的船儿荡漾于其上的大海把他和中土的大江系起来。只要他愿意,
即可扬帆驾舟,沿岸南下,直抵往石青璇隐居避世的幽林小谷去。

    自离开成都后,心灰意冷下,他把对石青璇的爱意努力压抑下去,不愿想她,
不敢想她。可是在龙泉与师妃暄决堤般的精神苦恋,不但燃起他对妃暄的爱火,更
撩起他对石青璇的思念和爱怜。

    师妃暄在时,他的心神全注在她身上,对石青璇的思忆只像浮云掠空。师妃暄
终于离开他,还三番四次嘱咐他照顾石青璇,使他对石青璇本变得有如寒灰的心活
跃起来。何况怀内尚有一枝奉尚秀芳之命赠送给她用油布包裹好的天竺箫。

    失正是得。

    自己是否一个从不为己身的幸福努力争取的人呢?

    “飕!”

    一枝劲箭从头顶掠过,徐子陵惊醒过来,只见码头前全是往船上狂攻过来的粟
末战士尽管在室韦战士的箭网下人仰马翻,仍是奋不顾身,前仆后继的杀来。

    血淋淋的残酷战争,把他因石青璇而沉于温柔销魂滋味的天地硬扯回来。

    拜紫亭说得对,大雨确是利守不利攻,纵使对方人马多上几倍,亦难施全力。

    徐子陵大喝一声,双拳齐出,把两个刚要扑上船来的粟末战士轰到海水中。

    阴显鹤大喝道:“马吉在那边!”

    徐子陵又起脚踢飞另一名敌人,偷空瞧去,只见马吉和三十多名手下从营地策
骑驰出,望北而去。当是见势不妙,想落荒逃走。

    跋锋寒喝道:“子陵和阴兄去追马吉,这里交给我和不古纳台。”

    徐子陵和阴显鹤扑上码头,登时令敌人阵脚大乱,以为他们下船来反击。那知
两人斩瓜切菜的击倒十多个敌人后,翻上夺来的两匹战马,朝马吉方向追去。

    攻打小龙泉的突击战,在漫天风雨中全面展开。

    泊岸的其他大小船只纷开离码头,以免殃及池鱼,在码头负责搬运上落货的脚
夫,只恨爹娘生少一对脚,能上船的上船,来不及上船的只好往附近丛林逃去。

    号角声、喊杀声和风雨声浑为一片。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