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十二章 其下攻城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十二章  其下攻城

    “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

    举凡在战略上有重要意义的城市,均是城厚墙高,沟河护城,易守难攻,能以
少胜多,故以孙子的用兵如神,仍以攻城为不得已的下下之策。

    常把这几句军事名言挂在口边的寇仲,对此更有全面深刻的体会。竟陵一战,
他是守城者;今仗黎阳,则成为攻方。

    若有选择, 他会劝窦建德只围不攻,但问题是李世 准备充足,城内储粮足可
捱上一年半载,其次是如敌人援军来救,外夹击下,他们将从主动沦为被动。

    经研究商讨后,他们决定采取四面包围,日夜不停轮番猛攻的战略,以瓦解敌
人的斗志体力。黎阳城外诱敌突袭之战,他们歼灭敌军达万人之众,大幅削弱守城
正规军的实力,剩下之数不过二万人,要稳守如此规模的城池,黎阳必须全军出动。
换句话说,窦军可以休息,唐军则没有这福气运道,可见城外一战的关键性。

    窦建德今趟攻打黎阳是志在必得,援军不住从寿春和许城开来,到此刻总兵力
超过十五万人,不停地加重对黎阳守军的压力。

    一切辎重供应更是准备充足,因为要攻破敌方的深沟高垒,只凭步骑兵和一般
刀剑弓矢是绝对没有可能。所以必须在攻城器械、物资和组织方面准备妥当,尤其
轮番日以继夜的猛攻,各方面的要求更是严苛。

    首先是建造可移动的望台“巢车”和“楼车”,俾能在高处窥望城内的情况,
或发箭助攻。

    了敌后必须攻敌,攻城战的第一步是“越壕”,只有成功越过黎阳城的护城河,
攻城的器械和敢死队才有机会接近城墙,展开攻城战。窦建德和刘黑闼均是攻城的
老手,战事开始立即截断护城河的水源,采取“塞其水源,浅其闸口”之法,待其
水浅后,再囊土运石,以装满土石的车子直接推入壕中,让这些俗称为虾蟆车强把
深壕填平。

    “填壕”后是“接城”战,“木驴”在这种情况下是必备之物。木驴为四轮大
车,顶部是尖斜形像屋脊似的巨木,不怕弓矢,亦不惧石击,且蒙着药制牛皮,不
容易燃烧,其下可隐藏近百战士,在掩护攻城具有奇效。

    接近城墙,就是各式攻城工具派上用场的时刻,飞楼、撞车、登城车、钓堞车、
火车、高楼、云梯和冲击城门的巨型檑木,都以雷霆万钧之势,攀城、撞墙、击门,
务要登上城头,并在城上站稳阵脚,再逐步扩大突破口,消耗敌人的意志和防御力。

    寇仲和刘黑闼并骑在前线指挥这场惨烈的攻城战,窦建德则留在离城较远临时
搭起的指挥台上,以火把、号角、战鼓指挥全局的进攻退守。

    今趟和竟陵之战不同处,是当年杜伏威采取“开其一角”的策略,留下生路让
城内军民逃走。 今趟窦建德则是重重围困,务要歼灭城内所有将士,令李世 和李
神通不能逃往卫辉,重整军容。

    不过无论窦军准备如何充足,资源总是有限,所以窦建德把攻城的主力集中攻
打东门,对其他三门的进攻规模则小得多,作用只有牵制敌人,防止敌人突围逃走。

    在城内城外的火把光照耀下,承受了几天几夜从没间断狂攻的黎阳守军,已是
疲态毕露。

    寇仲曾三度亲自攻上城墙, 斩敌过百之众,最后仍给李神通、徐世 和敌方一
众高手拚死迫回城外。刚才他回营休息两个时辰,此时精神体力尽复,又再披甲上
马,等待城破的一刻。

    他高踞千里梦马背上,无名傲立左肩头,虎目闪闪生辉,心神却平静如井中水
月,扫视敌我双方你死我活的惨烈攻防战。

    “轰!轰!轰!”

    檑木撞车一下接一下的冲击城门,似在代表黎阳军的力量正一分一分的被削减,
攻城者亦为此每一分的削弱敌人付出沉重的代价。

    城外被敌人箭火烧着的木驴、楼车,部分已成灰烬,一些仍在熊熊燃烧,送出
团团浓烟,遮天蔽空。

   

    城内亦多处地方冒起火头,烟屑横空,都是拜以投石机发放的火球弹所赐,务
使城内军民疲于奔命。

    箭矢和投石似飞蝗般于城内城外彼此交投,不住添加为这无情战事牺牲的亡魂,
仁慈和怜悯在这 根本没有容身之所。

    寇仲愈来愈感到战争像在下棋,而亦必须以这种冷酷的心情,才能以只求成果
的心情,指挥已方人马的进退。

    攻城的窦军就像大批不理自己生死的蚂蚁,攀梯登墙的朝墙头的敌人攻去,守
城者则凭高墙拼死抵挡敌人,将企图攀城的敌人消灭在垛口或城墙下。

    近身的肉搏,显示攻防战进入高潮尾声。

    这是今夜由窦军发动第三波的攻势,上两趟窦军给守城唐军抛撒的石灰、糠枇、
滚油、石块粉碎了破城的愿望,今次显是资源补给不继,防守力大不如前,再无法
和无暇先一步阻止檑木车直接冲击东城门。

    每趟攻城前,窦建德均向李世 、李神通招降,均被坚决拒绝。

    刘黑闼摇头叹道:“李世 输啦!”

    寇仲仰首往李世 帅旗竖立处瞧去,果然不再见到李世 和李神通的身形,点头
同意道:“小心他们趁城破时突围逃走。”

    刘黑闼回首一瞥在身后严阵以待的一千精骑,冷笑道:“岂有这般容易。”

    接着发生命令,余下的百多辆梯车、撞车,两队手持巨盾弓箭位于骑兵队两旁,
人数各达五千的步兵师,在战鼓声中往东门方向推进。

    “轰隆”!

    坚固的东城门终不堪冲击,颓然往门道内倾倒,扬起满门尘屑木碎。

    攻城一方士气大振,喊喝震天而起,把厮杀声和兵器交击的声音完全掩盖。

    刘黑闼色变喝道:“退后!”

    号角声起,负责撞门的檑木车队仓皇后撤,却迟了一步。

    只有寇仲明白刘黑闼色变的原因,是为错估破门的时间而致失误,不用说是敌
人暗中移开堵塞以增强城门抗力的沙石铁车,使城门被轻易撞破。要知如按原定计
划,城门破毁的一刻,檑木车必须立即退走,工事兵则负责清理门道内的障碍物,
再让步兵杀进城内,最后才是刘黑闼和他的骑兵队长驱直入的冲击战,但此刻事实
与预估出现不符,使窦军一方虽是占尽优势,在时间仍要进退失据。

    果然城内锣响,大队敌骑从城道蜂拥而出,见人就杀,分成数股往四方八面突
围,负责撞门清阵的工事兵哭喊震天的四散逃命,更添敌骑逃生的机会,东门外的
战场乱成一片,敌我难分。

    刘黑闼当机立断,狂喝道:“弟兄们!冲啊!”

    与寇仲冲前,不理狂拥出城的敌人,集中兵力,一千骑兵蹄音轰鸣,直往敞破
的东门杀奔而去。

    寇仲发出尖啸,命令宝贝无名飞上天空,展开人马如一之术,策骑爱驹千里梦,
超前疾闯。

    后方的窦建德连忙调军围截,阻止敌人突围逃遁。

    两侧步兵在另两名将领指挥下,像两股怒潮般往东门压去,战况激烈。

    寇仲一马当先,井中月左砍右劈,螺旋劲发,挡格者无不连人带兵器给他砍得
抛飞堕跌,勇不可挡。在刘黑闼和精锐战士的配合下,硬把冲出门道的敌人迫回城
内去。

    也不知杀了多少人,忽然压力大减,原来成功穿过门道,进入城内。只见城内
哭喊震耳,在火头四起,浓烟火屑蔽空烛天,一片血缸有如修罗地狱的黎阳城内,
军民与老弱妇孺四散奔逃,一片末日的惨厉气氛,令人惨不忍睹。

    城头城内,展开更激烈的近身肉搏战。

    寇仲和刘黑闼的骑兵雄师,踏着黎阳城的东门大街,寸步不让的向护城敌人冲
击深进,后面的窦军步兵潮水般涌进来,敌人大势已去。

    残酷的巷战全面开展,宽厚的城墙完全失去防御保护的作用。

    忽然一股近三百人的唐军迎头杀至,领军者正是李渊之弟,在李阀中武功数一
数二的李神通。

    寇仲哈哈笑道:“为何不见世 兄?他不是吓得躲起来吧?”

    千里梦载着他往前疾冲,井中月闪电劈出。

    李神通双目血红,手中长剑朝前疾挑,大喝道:“我就算死,亦要你寇仲陪我
一起上路。”

    “当”!

    刀剑交击,两人同时剧震。

    眨眼间双方人马交锋缠战,李神通的手下被寇仲一方像潮水般吞噬,再不成队
形。

    李神通自知必死,展开剑法,神勇难当,瞬那间在马上向寇仲攻出十多剑,剑
剑均是同归于尽的招数,以寇仲之能,亦挡得颇为吃力。

    虽在千军万马的厮杀中,寇仲的心神仍静如井中月,心知肚明李神通在这几天
的守城激战中损耗甚巨,是 弩之末。

    忽然李神通身后亲兵人仰马翻,刘黑闼出现于李神通背后,长刀挟着劲厉啸声
往他背项扫去,若李神通中刀,肯定身首异处。

    寇仲健腕一翻,加重劲道,震得李神通长剑荡开,无法回剑后挡,李神通也是
了得,忙往马颈旁伏下去,堪堪避过刘黑闼必杀的一刀。

    刘黑闼冷喝一声,大刀倒转以刀背在马头狠敲一记,战马闷声不哼的四蹄软跪
失控,住地侧倾颓跌,使得李神通和马一同滚往地上。

    就在他失去平衡堕地前的刹那,寇仲俯身探离马背,井中月闪电挑出,正中他
胁下要穴。

    李神通应刀触电般剧震, 寇仲顺手拿着他背心甲 ,从地上提起来,在马背上
坐直虎躯大喝道:“李神通遭我活捉生擒,投降者生,反抗者死。”

    喝声把所有喊杀声硬压下去,传遍城东区整个战场。

    刘黑闼来到寇仲旁,助威喝道:“放下兵器投降者不死。”

    兵器交击声逐渐减少,城内唐军见主帅遭擒,斗志全消,纷纷弃械投降。

    窦军不断狂涌入城,把黎阳城置于控制下。

    寇仲放下满脸无奈屈辱、穴道受制的李神通,交由窦兵捆缚拘禁,心中岂无感
慨,想他李神通往昔如何八面威风,今天却成阶下之囚。

    在刘黑闼的指示下,入城的将领分率战士深进城内,招降城内其他守军。

    寇仲和刘黑闼在一批战士簇拥下,并骑缓驰于东门大街,往黎阳城核心的都督
府推进,一队一队的骑兵步卒,从他们两旁走过,为他们探路开道。

    刘黑闼兴奋的道:“今趟能攻陷黎阳,全赖小仲巧施妙讦,歼灭敌人主力,狠
挫敌方士气。下一个我们最希望攻陷的不是洛阳而是李家的要塞潼关,它不但是出
入关中平原的通道,长安东面的屏障,更控制着黄河的风陵渡,攻下潼关,李阀能
逞威的日子将屈指可数,看李渊能威风至何时?”

    寇仲叹道:“刘大哥不觉得我们今仗胜得很惨吗?”

    刘黑阙愕然道:“小仲为何要往这方面想,自古以来,攻城战伤亡难免,黎阳
乃李阀关外最重要的战略据点。黎阳既下,卫辉难保。李阀现在唯一选择,就只是
攻打洛阳,我们则是进可攻,退可守。”

    寇仲正要答话,一队人马驰至,领队的小将报告道:“敌人残余退守督府,决
意顽抗。”

    刘黑闼大怒道:“不知好歹的家伙,给我把都督府重重包围,看他们能守到何
时。”

    小将又道:“据抓来的降兵道,李渊的幼女秀宁公主应在都督府内。”

    寇仲失声道:“甚么?”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