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十三章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十三章

    徐子陵为之色变,不由想起沈落雁,她是否陪李世绩同守黎阳,若她殉城战死,
寇仲岂非多少要负点责任,自己该如何面对这残酷的现实。

    一直以来,由寇仲一心争霸天下开始,兜兜转转的,就像一个只存在幻想中梦
境似的事情,与真实的世界遥相远隔。不过听着李世民的话,忽然这两个世界竟融
合为一,变成活生生的在眼前发生,再非遥远的梦。寇仲的争霸之路,使他与本是
朋友兄弟至乎爱慕的人都变成战场上的死敌,只能以一方的灭亡来解决。

    李世民叹道:“秀宁公主在窦建德围城前两天抵达黎阳,驸马则因事没有随行,
唉!”对李秀宁关爱之情,溢于言表。

    徐子陵沉声问道:“世民兄有甚么打算。”

    李世民双目闪过浓烈的杀机,道:“援救黎阳已因王世充恶意的动员而不可行,
我只好抛开一切,全力进攻洛阳,终有一天我会和你的好兄弟在战场上交锋决胜,
那是我李世民最不愿见的事,但舍此再无别的选择。”

    徐子陵感觉到李世民只把寇仲视为能匹配他的对手,其他如窦建德、王世充之
辈,仍未被他放在眼内,暗叹一声,道:“如若寇仲晓得秀宁公主在黎阳城内,他
必尽力保护,不让任何人伤害她。”

    李世民苦笑道:“我绝对相信寇仲会这样做,可是战火无情,谁都不能预估会
发生甚么事。子陵来得正巧,迟一天将碰不上我。”

    徐子陵心中一颤,晓得他明天将率领大军出关,开赴洛阳,这将是中土争霸战
最关键性的大战役,影响深远。

    李世民正容道:“无论我与寇仲日后发生甚么事,我仍是那么尊重子陵,子陵
有甚么事即管吩咐,只要我李世民力所能及,必为子陵办妥。”

    徐子陵感到心乱如麻,比起在黎阳可能发生的惨剧,其他事忽然变得微不足道,
但又隐觉事实非是如此,可见自己对寇仲的关切。因为若李秀宁间接因寇仲而发生
不幸,铸成恨事,对寇仲的打击会是极残酷剧烈。以他的性格,大有可能走上自毁
之路。

    勉强杷各种情绪压下,道出来意。

    李世民思索片刻,点头道:“子陵对香家的怀疑,我大有同感,只是不知道池
生春会是香贵的长子。此事非同小可,若齐王明知池生春的真正身分仍然包庇他,
有可能他并不如表面的情况般那么全力支持太子,而是另有打算。”

    徐子陵道:“魔门的影响力,要比我们原先猜想的远为庞大,杨虚彦是石之轩
的继承人,又在令尊旁布下董淑妮这厉害的棋子,石之轩则是魔门数百年来才智魔
功最杰出的人物,世民兄不可不防。”

    李世民露出无奈的表情,满肚苦水的道:“杨虚彦这步棋害得最惨的人正是小
弟,先是千方百计令父皇对董淑妮生出兴趣,然后怂恿父皇着我去向王世充提亲,
令两位夫人以为迎董淑妮回来与她们争宠是我的鬼主意,现在父皇身边全是为太子
说话的人。你也亲眼看到,太子在杨文干事件里犯下大错,最后不过是痛责几句了
事。父皇仍听任唆使不派我而遣齐王赴援太原,我怎能不心淡。若非师小姐对我期
望殷切,说不定我会抛弃一切,与子陵做啸山林过些写意日子了事。”

    徐子陵心中矛盾得要命,不知该如何劝他,若劝他振作,岂非鼓励他去对付自
己的兄弟寇仲,只好改变话题道:“世民兄可有想过若攻下洛阳,长安城内会有更
多难测的变数。”

    李世民双目电芒一闪,深深凝视他片刻,道:“这正是我迟迟不能发军东征洛
阳的背后原因,如非黎阳陷落在即,明天休想能起行。一个时辰前我才在父皇手上
接过帅玺兵符,子陵明白吗!”

    徐子陵道:“是否有人怕世民兄攻陷洛阳后,会在关外自立为帝,另起炉灶?”

    李世民讶道:“子陵看得很透彻,这确是父皇和太子最担心的事。”

    徐子陵回敬他锐利的目光,语调却是漫不经意的,问道:“秦王会这样做吗?”

    李世民哑然失笑道:“想得要命,但却知自己绝不会这样做。我还是破题儿首
趟向任何人透露内心的感受,因为我真的完全信任你徐子陵,亦信任寇仲。因为你
们从未向我李世民说过半句谎言,答应过的事更没有不作数的,若你们是忠心于我
的追随者,有如此表现是半点不稀奇,因为大家利益与共。但你两人从不须倚赖我
李世民,你们的声名是凭自己亲手争取回来的。”

   

    徐子陵涌起发自心底的感动,这正是李世民的成功处和魅力所在,襟胸气魄均
非常人能及。

    李世民苦笑道:“秀宁的事我不敢去想,只能委于天意。我接到侯希白带来的
口讯,立即抛开一切来会子陵。我明天离开后,李靖会予你一切支持,能给我把香
家在长安潜隐的势力连根拔掉,我会很感激子陵。”说罢长身而起,就那么走了。

    黎阳城落入窦建德的手上,战败的唐兵投降者达八千人,只余李秀宁和她的千
余亲卫死守位于城心的督都府。

    李世绩成功突围逃走,能随他离开的亲卫不过百人,败得凄惨。

    是役窦建德方面亦损失惨重,伤亡战士达三万之众,对他的实力有一定的影响。

    寇仲和刘黑闼抵都督府正门外,两人对望一眼,前者露出苦涩的表情,刘黑闼
拍拍他肩头低声道:“趁窦爷仍未入城,赶快把事情解决,我支持你任何沃定。”

    寇仲感激地点头,跃下千里梦,朝都督府正门走去,环绕着都督府的墙头立即
现出密密麻麻的箭手,以他为瞄准的目标。

    寇仲解下井中月,抛给后方马上的刘黑闼,这行动纯是一种姿态,以他的武功,
有武器和没有武器分别不大。

    他再踏前两步,高举双手道:“秀宁公主,寇仲求见。”他含劲吐音,声音直
传进围墙的府堂内去。

    唐兵知他该无恶意,但晓得他武功盖世,不敢稍有松懈。

    这八百亲兵皆是李世民亲自从本系子弟兵中为李秀宁挑选的,忠心和武功两方
面都没有问题,随时可为她献上性命。

    李秀宁静的声音传出来道:“寇仲你走吧!只要你不参与进攻我们,秀宁心中
感激。”

    寇仲早猜到她有此反应,回话道:“那公主下令把我射杀吧!我怎也要和公主
面对面说几句话。”言罢大步朝正门举步。

    这正是寇仲聪明处,令守卫督府的死士在没有李秀宁的命令下,不敢向他放箭。

    在两方战士众目投注下,寇仲直抵督府门前,还拿起门环,轻扣一记。

    “笃!”

    “咿呀!”

    大门往内拉开少许,一名年轻将领低声向寇仲道:“少帅请进来!”语气出奇
地敬重客气。

    寇仲闪入门内,只见守兵处处,人人一面坚决赴死的神态,气氛沉重凝重。他
拍拍那将领肩头,淡然自若道:“放心吧!公主定可安返关中。”

    那将领轻轻道:“末将李来复,追随秦王时曾在洛阳见过少帅,后来又在飞马
牧场再遇少帅。公主在大堂内,请随末将来。”

    寇仲心道原来如此,他肯自作主张开门给自己,显是多少晓得自己和李秀宁的
关系,知道他现在是李秀宁唯一的生机。唉!老天真爱作弄人,第一次与唐军交锋,
竟碰上初恋情人李秀宁。

    追上他低声问道:“柴将军在吗!”

    李来复摇头道:“驸马爷没有随行,刚才我们尝试突围,却不成功,只好退守
这里。”

    “驸马爷”三字像根利针般刺进寇仲心里,其他的话再听不清楚。

    一身军服、英气凛然的李秀宁安坐对着厅门的太师椅上,左右后方是十多名一
看便知是高手的亲随。

    李秀宁怒道:“来复!你竟敢自作主张,是否要我把你先斩首哩!”

    李来复跪倒地上,语气平静的道:“末将愿接受任何处置。”

    寇仲怕他拔剑自尽,忙按着他肩头,道:“是我不好!”

    李秀宁目光落到他脸上,与他灼热的目光一触,立即别头望往窗外的花园,低
声道:“你们出去。”

    四周的亲卫为之愕然,其中一人骇然道:“公主!他——”

    李秀宁淡淡道:“我要你们立即退下,这是命令。”

    寇仲摊手道:“我若要伤害公主,只要一句话就成,何须如此欺欺骗骗的下作。”

    亲卫们无奈下只好退往后进。

    李秀宁道:“你也走!”

    寇仲一呆,指着自己鼻子疑惑的道:“我也要走。”

    李秀宁娇嗔道:“不是说你,而是来复。”

    李来复如获皇恩大赦,爬起来垂头退往大门外。

    李秀宁叹道:“唉!寇仲,你来干甚么呢。从你拒绝王兄那天开始,该想到有
今天一日,问题是你杀我还是我杀你吧!”

    寇仲涌起无法抑制的爱怜,朝她走去,在她椅旁单膝跪地,细审她清减憔悴但
清丽如昔的秀美玉容,沆声道:“公主请当机立断,让我立即护送你和手下亲随从
西门离开,只要抵达卫辉,即可返回关中。”

    李秀宁美眸射出复杂深刻的神色,迎上他的目光,道:“你们准备怎样处置黎
阳城的无辜的平民。”

    寇仲拍胸保证道:“窦建德一向不是好杀的人,这方面声誉良好,必会善待城
民。”

    李秀宁垂首轻道:“李将军和王叔是否死了?”

    寇仲坦然道:“李世绩成功突围逃去,至于你王叔,唉!他给……他给小弟生
擒了!”

    李秀宁先露出喜色,旋又黯然,低声道:“寇仲你还是杀死秀宁吧!”

    寇仲当然明白佳人心意,同时大感为难,因为李神通已给送往城外让窦建德过
目,要窦建德把这么有价值的战利品交出来,自己也说不过去。换过他是窦建德,
肯定不会交人。事实上这样放走李秀宁,他和刘黑闼均要面对莫测的后果。

    苦叹一口气道:“秀宁可否给小弟少许时间,让我去把令王叔要回来。”

    李秀宁娇躯剧颤,脱口道:“寇仲啊!”

    寇仲挺立而起,忽然间充满信心,不要说只是去求窦建德释放李神通,就算是
面对千军万马,他亦毫不犹豫为李秀宁抛头颅洒热血。

    李秀宁一对美眸泪花乱转的瞧着他,仰着能令寇仲肝肠寸断的玉容,悲切的道:
“这是何苦来由呢?”

    寇仲抓头道:“怕只有老天爷才晓得吧!”忍不住探手轻轻拍打她脸庞两下,
触手欲酥,心中一阵酸楚,欲语无言。这是他自认识李秀宁以来,最亲密和有情的
接触。

    转身便去。

    李秀宁的声音像风般从后吹来道:“你看过人家写给你那封信吗?”

    寇仲像被制着穴道般停定,尴尬而满口苦涩滋味的颓然道:“我不敢拆开来看,
只是以防水油布包好随身收藏,希望没有浸坏吧!”

    李秀宁的情泪终忍不住夺眶而出,挥手道:”珍重!”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