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三章 天一玄功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三章  天一玄功

    三更时份,寇仲惜索钧之助,挛越高达三十丈的城墙,偷入长安。

    由于大批军队外调,故长安城防远不及上趟来寻杨公卖库时的严密,寇仲泅过
护城河,观准城兵挨更的空档子,无惊无险的抵达城丙。

    他窃房越屋的朝多情窝赶去,竟发觉自己并不孤独,瓦面上不时有一身夜行衣
的江湖人物掠过,又或伏在暗处,累得他须戴上面具,以免偶一不慎给认出是名震
天下的“少帅”寇仲,那就冤哉枉也。

    有几起夜行人想把他截停,寇仲差点想停下来问个究竟,终怕节外生枝,摆脱
对方后来到多情窝。

    侯希白这个小窝人去屋空,寇仲经过这些日来奔波劳碌和连番血战的折腾,早
疲不能兴,更感到多天没有洗澡的难受,豪兴大麦,把澡房的浴桶搬到后进的天并,
从天阶的井汲水,注满大浴桶,把并中月搁在桶旁,脱过精光钻到桶内享受冷水浴
的无限乐趣。

    徐子陵和侯希白这两个小子滚到那里去呢?若他们回来时看到自己在床上倒头
大睡,会是怎样一副表情?,想到这里,寇仲大感得意,一时间忘掉战场上的失意,
轻松的哼曹扬州流行的小调。

    “又是这个曲子,少帅不怕闷的吗?”寇仲大为懔然,徐子陵说的不差,棺棺
果然比以前厉害多了,自己对她芳驾光临竟没有半点誓觉。

    苦笑道:“棺大姐似是对我洗澡特别有兴趣,偏拣这时间来。”棺棺幽灵般从
中进飘出,来到桶子旁,笑吟吟的道:“人家从没隐瞒对少帅身体的爱慕,不过今
趟则是适逢其会。少帅不是要和李世民决战于洛阳吗?为何竟有间情尊诚到长安来
洗澡?”寇仲双肘枕在桶旁,细审棺嬉秀美的玉容,□道:“棺大姐比前更漂洲哩!,
是否天广大法的功效?我们好像总斗你不过,令趟又准备怎样害我们?,”棺棺凑
过来蜻蜓点水的轻吻他面颊, 香软的红唇令寇仲魂为之销,这才1以民》多.在丙
发骊P骊双方的近距馋下.心冠匀馋的凳画已一人家工桧得害你们呢、 以前是师命
难违,现企则内无颅忌~晚代本来足要找尸陵的,遇上你更是意外惊喜。一寇仲仍
在回味她香唇吻颊的动人感觉, 矛盾的是明知她n蜜腹剑,偏是无法凝累厌恶她的
情绪,甚至不愿记起她以前的恶行,叹道:“唉!舍不得害我们?亏你说得出这种
谎话!只不过你要利用我们去对付石之轩,好让你能坐上阴癸派派主之位,为令师
完成统一广道,更至乎统一天下的梦想而已!我有说错吗?棺大姐请指教。”棺棺
微垂蛲首,轻轻这:“你想听真心话吗?”寇仲心中一软,颓然道:“我在听善。”
嬉娘保邃莫测的眼神往他凝视,回复她一贯笃静冷漠的神态,语调像不波止水般的
平静,道:“无论石之轩或我圣门任何一人,甚至颉利或李渊之辈,都在等待你和
子陵分道扬镖的一天。因为事实证明当你两人联手合作,天下再没人有能力同时杀
死你们。不论要对付你们的人如何人多势众,你们至不济亦可落荒而逃。但令趟少
帅你到长安来,大有可能是你们最梭一趟聚在一起,此后将各散东西,因你寇少帅
总不能置洛阳和少帅军不顾。所以若要杀死石之轩,破他的不死印法,这或者是最
后一个机会。少帅是聪明人,当晓得石之轩对你的威胁,他是绝不容你和子陵同时
活在世上的。”寇仲苦笑道:“你的话不无道理。可是杀石之轩谈何容易,四大圣
僧办不到的事,我们能办得到吗?”棺棺道:“这世上有甚么事是十拿十稳的,能
有一半成功机会,甚至半丝希望,我们亦不能不试。我练成天广大法的事石之轩仍
懵然不知,大概可给他一个惊喜。”寇仲怀疑的道:“不是又重施故技,学令师般
来个甚么玉石俱焚,要我们陪石之轩一起上路,你大姐则占尽便宜,我和子陵则成
为陪莽的傻瓜。”棺棺沉声道:“当时究竟发生甚么事?石之轩凭甚么捱过视师的
玉石俱焚?”寇仲不愿答她,更不想答她,推搪道:,“此事你的情人比我清楚,
因为他是当事人之一,而我正忙善宰深未桓.”棺棺幽幽一叹道:“我会设法约石
之轩谈判, 你们究竟来遢是不来?”j乏仲笺虑一一技6日盲一回骊6之公的鲈会.
治你冠双馋蛮痹.画丞司什”蚶蝌一对秀眸亮起来,盯舀他柔干也:一你好像已有
全盘计划,肯炉我参与吗?信任我好吗?我真的不会害你们,否则让我”甫轰顶而
亡。(寇仲苦笑道:“老天爷恐怕狠少使出五雷轰顶这类罕有招数来惩罚不守信诺
的人,棺儿你真懂立誓的窍妙。全盘计划言之尚早,初稿倒有点谱儿。不过我要和
子陵商量后才能答覆你,明晚大家在这里吃顿家常便舨如何?我的厨艺比之小弟的
井中八法亦差不多少。嘿!我正在洗澡啊!”棺倌目光投到桶内水里去,皱起巧俏
的小异子,微笑道:“又脏又臭!我到房内睡觉,洗乾净再来和人家亲热吧!”不
理寇仲抗议,迳自往卧室去了。

   

    徐子陵和侯希白临天光前没精打采的回来,见到寇仲把侯希白“珍藏”的所有
乾粮糕饼美酒一类的东西全搬到厅心的大圆桌上,左手酒右手并,吃个不亦乐乎,
均惊喜交集,一时说不出话来。

    寇仲瞧书徐子陵骤见自己仍活酋出现麦自内心的喜悦神态,心中一阵感动,先
竖起一指按唇表示噤声,再以拇指点向内进的方向,道:“侯公子的床上有位睡美
人在等他,我们要小心说话。哈!侯公子碓是艳福齐天。”侯希白愕然道:“竟有
此事?”徐子陵醒悟过来,低声提点他道:“不要听他胡诌,是棺棺来哩!”侯希
白取出美人扇,打开轻摇两记,洒然道:“你两兄弟先说些私己话,飞来艳福,却
之不恭,待小弟上床去也。”说罢摇头晃脑的往内进胯步。

    徐子陵在寇仲对面欣然坐下,寇仲收回望向侯希白背影的目光,笑道:二垣小
子愈来愈有趣。这些年来我们虽遍地树敌,亦善实交得一群肝胆相照的兄弟朋友。、
徐子陵忍不住问道,.“你为何会在这里的?”寇仲叹道:“洛阳完蛋哩!李小子
真厉害,能不战而屈人之兵。他只请我喝一顿酒,就吓得王世充屁滚尿流的嚷善退
返洛阳。他娘的,这种人对多他一刻就是受多一刻活罪,所以索性到长安来和你喝
酒,顺道宰掉老石。”净于骊骊骊虑一一失掉邑已雩丢失缘巳骊.皂雩爸失查予泵
玉盈里里馋.你有x度打算、 一寇仲苦笑道:“你该知我是死不肯认轮的傻瓜马死
瘪地人,干仲《之轩后我立即赶回彭梁,看有甚么办法将李子通从我们的家乡扬州
赶跑,就算战至一兵一卒,我寇仲绝不会俯首认输的。”徐子陵默然半晌,忽然石
破天惊的道:“让我助你夺取扬州吧!”寇仲剧震一下,双目射出不能置信的神色,
感动至眼睛通红,好一会才坚决的摇头道:“有陵少这句话,我即使兵败战死,亦
要含笑九泉之下。但我却绝不会接受你的好意,唉!坦白说,一直以来我的心确有
些不舒服,以为你对师仙子比对我还要好,现在才知道自己错得多么厉害。正因我
们是兄弟,怎能陷你于不义,要你混这潭浑水。哈!我寇仲岂是这么易吃的,陵少
放心去过你啸做山林的日子吧!”

    徐子陵叹一口气,欲语无言。

    寇仲岔开话题这:“你和侯小子刚才到甚么地方胡混整夜?”徐子陵苦笑道:
“碓是胡混,且是白忙整夜,搜遢尹府仍找不到小侯想要的东西。”遂将《寒林清
远图》的始未道出。

    寇仲百思不得其解,思忖道:“尹祖文竟去偷池生春的东西,此事太不合常理。
哈!难怪有满城夜行人,原来是为万丙黄金的悬红四处寻找曹三,笑死人哩!天下
竟有这么多傻瓜。”接著向内进大喝这:“侯公子完事了吗?”徐子陵哑然失笑道:
“失去洛阳似对你没甚么关系。”寇仲再尽一杯,摇头颓然道..“这叫苦中作乐,
李世民最了不起的地方,就是上兵伐谋,明知他如何打这场仗,你却只能眼白白瞧
善他赢你,毫无办法。”侯希白此时回到厅内,到桌子坐下,苦笑这:“嬉美人儿
要梳洗更衣。

    她连衣服都带来哩!似是准备和我们双宿双栖,两位有甚么意见?”寇仲俯前
压低声音道:“她上床前究竟有否将一对小脚洗乾净呢?”侯希白莞尔道:“你根
快会非常清楚。”寇仲望向双眉紧蹙的徐子陵,讶道:“这么好笑的事,子陵为何
吝啬笑容。 ”寡千骊乏一一日里爻晚日一r你孑骊馋的孕.西面主伺下正在昙餐.
晨仆她钊迨里来时砍” 帕妯,你统会有x庆后粱、一侯希白色变道:“我昨晚暗小
知会她尸陵在我家时, 她液过兮V会来凶我们的。”寇仲骇然道:“这碓是个大问
题,我们竟与她的死敌同住一宅,她知道后肯理睬我们才怪。”

    霍地立起,断然道:“我去把棺棺赶走。”徐子陵道:“棺棺岂是这么易对付
的?不要胡来,由我和她说妥当点。”寇仲颓然坐下,苦善脸道:“我们也实在说
不过去, 更无法向场主美人儿交待。就由子陵去说服棺棺,她为对付石嘿1该甚么
都肯答应吧?”侯希白叹道:“不用吞吞吐吐,小弟明白是甚么一口事。”

    寇仲双目射出锐利神色,道:“我从慈涧赶来长安途上,被杨虚彦拦途截击,
这小子的影子剑法碓是精进了得,欺我久战力疲,幸好我看穿他爱惜自己的皇帝命,
招招同归于尽,迫得他知难而退。亦可能他故意放我来长安对付令师,也是他的师
尊,更可能是他让令师亲自杀我。无论那一个可能性,你的石师再不当你是他的徒
儿,希白有甚么打算?”侯希白茫然这:“我能怎么办?,”徐子陵道:“假若杨
虚彦在决战中将你杀死,石之轩因而傅授不死印法予杨虚彦,算否违背贵派的规矩?”
侯希白摇头道:“当然不算违祖师规法。”寇仲一震这:“我明白哩!前晚杨虚彦
说身有要事,我还以为他找藉口下台阶,原来确有其事,若他受伤,短期内将难与
小侯你争锋。”侯希白抓头道:“现在弄得我好糊涂哩!石师究竟是要亲手处理我
这不知算否是叛徒的人,还是要我和杨虚彦分出胜负?”徐子陵叹道:“此为连你
石师也弄不清楚的一笔糊涂帐,源于他的性格分裂,而他因为性格的矛盾,故无法
自行解决,所以写下不死印法,希望你两人来个了断。不过他现在性格已重归于一,
万事只向实际大局著想,自然是舍你而取杨虚彦。”寇仲冷哼道:“小侯你须痛下
决心, 是坐以待毙还是为保命而挣扎奋(。一夫希内断然邋.一苦只是应付杨6彦
.邪就好所可是爸是《师让内出手,小弟……唉!小弟……一寇仲哈哈笑这:“老
石交由我和小陵处理,杨虚彦则是你老哥的,成了巴!一“还有奴家哩!”三人心
中大懔,往内进方向瞧去,美丽如天仙下凡,诡异如幽灵的棺棺赤足白衣立在入门
处,秀眸异芒涟涟。

    直至她说话,三人始誓觉她芳驾光临。

    寇仲倒抽一口凉气道:“嬉大姐只得愈来愈厉害。一棺棺淡淡一笑,像足不曹
地的幽灵般飘掠而来,安然坐下,道:“若我和寇仲、徐子陵联手,仍不能收拾石
之轩,天下将再没有人能办到。”侯希白苦笑道:“他始终是我师傅,不要说得那
么坦白可以吗?”棺棺目光往他投去,油然道:“侯公子必须面对这残忍的现实,
你是石之轩的一个错误,现在是他纠正错误的时刻。补天派训练传人的方式一向是
汰弱留强,石之轩现今摆明要全力栽培杨虚彦,如果你仍婆婆妈妈,还满口甚么师
徒情义, 乾脆自尽了事, 既可免丢人现眼,更不会拖累朋友。”徐于陵不悦道:
“你怎可以说这种话。”棺棺冷然道:“这不但是我圣门内部的斗争,且关系到天
下将来的命运,等若正在洛阳发生进行的争霸之战。在这条谁主天下的战争路上,
父可杀于,子可弑父,朋友可反目,兄弟会相残。我只是实话贪说,侯公子必须从
述梦中箸醒过来。一是远走他方,永远躲起来,一是奋战到底,第三条路就是成为
屠场上的猪羊, 等待被宰杀的命运。 ”侯希白的呼吸急促起来,好半晌颓然道:
“我纵明知如此,可是真要我切实对付石师,仍是难下决心。这样吧!杨虚彦由我
应付, 至于石师, 唉!我不闻不问算哩!小弟生性如此,奈何?一棺棺淡淡道:
“你根本不是杨虚彦的对手。”侯希白泛起不服气的神色,却没有反驳。

    寇仲皱眉道:“你凭甚么作出这样的判断?”棺棺缓缓道:“石之轩的两大绝
活, 就是自创的幻魔身法和不死印法,自这自骊过学均馋6之日驴洒泛开和馋大里
这的“人~汪:一.j□鲈违公事迄泳的境界杨虚6得传幻膺呀法,当然亦川、人.
心汰的臾传,肌足集补大花间两道的奇功,而侯公子只得花间.派之长,高1立判,
所以我的分析非是危言耸听,而是有根有据。”顿了顿续这:“侯公子和杨虚彦各
得半截印卷,怛因杨虚彦身负天一绝学,练起不死印是水到渠成,而侯公子将是隔
靴搔瘠。即使侯公子能得阅全卷,练至关键处亦动辄会走火人魔,有害无益。”三
人间言同时色变。

    馆棺娇躯一颤道:“难道杨虚彦的半截印卷竟给你们取到手上?”侯希白指指
脑袋,苦笑道:“全在这里!”棺棺美目异彩闪现,不用她说出来三人均知她在打
不死印卷的主意。

    侯希白惨笑道:“左不成,右又不成,在下该如何自处?”徐子陵这:

    “天无绝人之路,只要希白兄决定抗争到底,总会有办法解决的。”寇仲冷笑
道:“杨小于我早看他不顺眼,就交由我把他干掉。”棺棺叹道:“凭少帅的并中
八法,或可击败杨虚彦,但若想杀死他,即使他背后没有李渊或石之轩撑腰,怕亦
非易事。”寇仲待要反驳,扣门声响。

    三人再次色夔,心叫不妙。

    来的若是商秀殉上豆非糟糕透顶。

    ------------------

    文学殿堂 赤雷扫校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