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九章 真画假画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九章  真画假画

    多情窝内,暗黑里三人你眼望我眼,听过两方面的情况后,他们仍是惊魂未定。

    寇仲颓然道:“今趟的长安之行,是彻底的失败。我们手上的筹码全给石之轩
他老人家赢掉,还不知如何收拾残局。”

    徐子陵道:“他仍未可言全胜,至少在太极殿他没法在李渊赶来前,将你杀死。”

    侯希白皱眉思索道:“真奇怪!他若要对付你们可说是易如反掌,例如可把司
徒福荣的事向尹祖文透露,你们就吃不完兜着走,为何他没有这样做?更似乎并不
打算这么做。”

    寇仲精神一振道:“这叫爱屋及乌。”

    徐子陵怒道:“然则他为何害得我们今晚这么惨?差些儿掉命。”

    寇仲分析道:“这正是矛盾的地方,暴露他内心真正的矛盾,那是善与恶的斗
争,也是他的破绽,唯一的破绽,而石青璇就是这矛盾的核心关键。每趟他攻击我
前,总像要在心内斗争一番似的,否则我们早完蛋大吉。”

    寇仲探手越过小几抓着徐子陵的肩头,忍着笑的道:“你的未来岳丈不愿与陵
少结下解不开的深仇嘛,他的内心始终放不开石青旋。爱屋及乌这句话,说的是钢
铁般的事实。”

    徐子陵一震道:“给你一言惊醒梦中人,至少他对永安渠不能忘情,因为那是
他仟悔和追忆碧秀心的地方。”

    寇仲哑然失笑道:“好小子!终肯认是岳丈!”

    徐子陵没好气的盯他一眼,向侯希白道:“圣门的人是否只讲利益?”

    侯希白点头道:“这是圣门六亲不认的作风下必然的结果,每个人只为自己打
算,结合是利益的结合,谁人能予你最大的利益,你才会视此人为友。这种结合显
是弊多于利,使圣门欠缺真正的凝聚力,所以自汉室衰颓后,圣门屡屡坐失良机,
实种因于此。”

    徐子陵淡淡道:“这或者是原因所在,但另有一个可能是石之轩在圣门的威望
虽无可置疑,可是赵德言、尹祖文或杨虚彦均不用依靠他,前者可借突厥人捧他作
中土的傀儡皇帝,像刘武周和梁师都的情况。尹祖文和杨虚彦则可通过操纵李渊,
在李阀内斗的情况下逐步实现野心,最高目标当然是要取而代之。只看香玉山和赵
德言的关系,又或池生春与尹祖文的过从密切,以石之轩的才智对这一切肯定可看
通看透。故不论是赵德言或阴癸派向石之轩开出的条件,均可能令石之轩陷于万劫
不复之地,例如杀掉你寇仲,会惹出‘天刀’宋缺。杀死自己的亲女儿,更会使石
之轩旧病复发。石之轩是不会轻易中计的。”

    转向寇仲道:“我非是为自己辩解,而是说出真实的情况,我们一错不能再错,
否则谁都不能活着离开长安。”

    寇仲笑道:“陵少不用那么认真,他娘的,老石要《寒林清远图》来干什么?
不会像小侯般只供自家欣赏珍藏吧?若他把《寒林清远图》送给池生春,会有什么
后果?”

    侯希白苦笑道:“发生今晚的事,我早对《寒林清远图》死心。曹三到李渊的
御书房干什么?李渊既知曹三要偷的是《寒林清远图》,肯定会调派重兵看守藏画
处,对盗画我再不存任何希望。唉!”

    徐子陵点头道:“即使我们晓得藏画处,或可把画强抢到手,却肯定没命离开,
这是我刚才的体验。如非李渊正在凝碧阁招呼美人儿场主,大部份高手集中该地,
小弟自问没有硬闯离宫的本事。”

    寇仲思索道:“究竟他们当你是石之轩还是曹三呢?”

    徐子陵沉吟道:“很难说,最合理该是曹三是个幌子,可由石之轩乔扮,也可
以是别人扮的,目的是隐藏身份。试问真的曹三有此本领吗?”

    旋又叹道:“明天黄昏我们如何可把《寒林清远图》交出来?”

    寇仲沉声道:“我们先要弄清楚三个问题,首先是石之轩知否宝画在李渊手上?
其次是石之轩要宝画有何作用?三是若我们没画给老石,他会否真的揭破司徒福荣
的勾当?如能弄清楚个大概,我们就晓得进攻退守之道。”

   

    侯希白道:“我可以给你第一个问题的答案,石师既一直跟我们到御书房,肯
定曾窃听我们的对话,以他的才智,只听几句可推断其余,所以他现在已清楚盗画
的人不是子陵而是李渊。他着我们把画交出,是故意为难我们,或想我们再往盗画
时,给李渊杀死,那就一了百了,而他则可推个一干二净,至少青璇怪不到他头上
去。”

    寇仲同意道:“就当他晓得吧!不过照我看迫我们去盗画来害我们的可能性微
乎其微,要我们在明天黄昏前交画有两个可能性,第一个可能性是迫我们在明天黄
昏前离开,另一个可能性是想借画来害池生春惹得一身骚。”

    侯希白讶道:“迫走我们合情合理,那使石师不再碍手碍脚,先放手对付婠婠,
取得她手上的《天魔诀》。但害池生春却像没什么道理,他岂非拿起石头砸自己的
脚吗?”

    徐子陵露出深思的神色。

    寇仲向徐子陵道:“陵少第一趟听到尹祖文的声音,尹祖文是和谁在一起?就
是赵德言,对吗?只从尹祖文肯为赵德言施展‘七针制神’对付雷大哥,可知尹祖
文和赵德言关系密切。现在尹祖文更为赵德言向石之轩开出条件,凭此两点,可推
断赵德言和尹祖文有紧密联系,至乎结成秘密盟友。坦白说,赵德言因有颉利和毕
玄在后撑腰,比之久病初愈、众叛亲离的石之轩势力要大得多。纵使尹祖文弄垮李
阀,取而代之,一旦突厥率领塞外联军南来,皇帝梦势将化作泡影,所以尹祖文为
己身利益,不得不依附赵德言。而赵德言所谓开出的臣服条件,一方面是借刀杀人
之计,另一方面更想令石之轩陷于万劫不复之地。哈!老赵老尹均犯上我和陵少同
一错误,是低估石之轩。”

    侯希白点头道:“给你老哥这么一番分析,确是言之成理。试想若石之轩把我
们从李渊手上愉回来的画交给池生春,池生春在不知就里下将画作聘礼送给‘大仙’
胡佛,李渊会怎样想池生春?不过石师该知我们没有可能从李渊手上把画抢回来的,
所以仍以迫我们离开的可能性居多。说到底香家对石师威胁不大,弄垮池生春对他
并没有什么好处。”

    寇仲摇头道:“小弟认为非常难说,石之轩眼前当务之急是统一圣门,香家乃
赵德言在中土的重要耳目,作用大得难以估计。石之轩当然不会让人晓得是他弄垮
池生春,只须透过旁人把画送给池生春讨赏便成,这将是对香家最严重的打击,也
是对赵德言的打击。且是对尹祖文的警告,显示他石之轩可随时把他毁掉。”

    徐子陵苦笑道:“最不想把池生春弄垮的是我们而非赵德言和尹祖文,对我们
这几个傻瓜来说,那会断掉对香家的重要线索。看来我们福荣爷明天黄昏前必须离
开,因为我们根本无从猜估你第三个问题的答案,就是石之轩会否揭破我们的秘密。”

    寇仲双目闪闪生辉,缓缓道:“只要我们能给石之轩下台阶的方便,他肯定不
会揭破我们,因为若我们死掉,他在赵德言眼中再无利用价值,石之轩不会不清楚
此点。而我们现在是势成骑虎不能说走就走,要走亦要是光荣撤退,否则不但陈甫
有难,欧良材和他整个家族无法免祸。”

    徐子陵点头道:“还有,我们必须解决沈落雁的危机才能走,这是杨虚彦、独
孤阀精心部署的行动,肯定在他们背后尚有李元吉,他们最大目标是牵连李世绩,
以打击李世民。”

    两人均点头同意。

    天策府虽猛将如云,却以李靖和李世绩两人最出色,后者若遭株连,等若创去
李世民一条臂膀,更对攻打洛阳造成严重影响。尹祖文和杨虚彦肯定在此事上同心
协力。

    徐子陵续道:“杨文干耸恿李密在明天马球赛时向李渊亲口提出离关的要求,
可见李渊亦有杀李密之心,那时他点头答应便成,然后再在路上伏杀李密,事后可
宣称李密背叛他。沈落雁被召入宫,正是要她不能与李密联络,只要在适当时候让
沈落雁晓得此事,她必不顾一切赶去阻止李密,那就正中敌人奸计,被冠上与李密
一起逃走的叛国大罪。”

    寇仲笑道:“说到底我们仍是要重进唐宫。”

    侯希白倒抽一口凉气道:“什么?”

    寇仲拍拍他肩头道:“不用慌张。这有点像我们当年在洛阳时到净念禅院盗和
氏壁,第一趟被唬得夹着尾巴逃,第二趟却一偷就成功。唉!我只是说说吧!问题
是现在李渊应把画另藏他处,即使大唐宫没有守卫任我们翻箱倒柜的去搜,没十天
半月也搜不出东西来。不过若弄张假画又如何?宋二哥不是说过萧瑀带来的画里有
两幅是展子虔的摹画。”

    侯希白道:“如有《寒林清远图》的摹作,肯定在独孤家内,因只有看过此画
的人才能摹冒。”

    徐子陵精神大振道:“这可能性有多大?”

    侯希白信心十足道:“是十成有九的机会,这些世家大阀均有画匠,为阀内重
要人物画肖像以传世或供后人景仰。若他们藏有像《寒林清远图》那类能传世的杰
作,必会使人临摹仿制,珍藏真画而挂摹作,这是流行的风气,对真画更有保养的
作用。一般只会在特别时刻,例如宴请要人,或有意炫耀,才换出真画来挂。”

    寇仲大喜道:“何不早些说出来,偷假画当然比真画易上百倍,何况尤婆子和
独孤凤这两个武功最高的人均住在宫内,假画该是随意乱放的东西,你的石师又非
是像胡佛或宋二爷那样的监赏名家。来,由小弟带路,小弟最熟悉独孤家的东寄园
哩!”

    徐子陵道:“只要我们再有机会盗得真的《寒林清远图》,那老石更没法分辨
那幅是真那幅是假。”

    侯希白苦笑道:“你们好像没想过石师若把画交给池生春,池生春又会把画交
给胡佛,在胡佛的法眼下假画将无所遁形。那石师怒于被骗下,我们将吃不完兜着
走。”

    寇仲道:“这些可待迟些才去想,至少我们明天黄昏前不用开溜。现在离天光
尚有个把时辰,时间该够我们把独孤峰的书斋翻转过来。”

    又向侯希白笑道:“能赏看摹画总比望梅止渴强一点。差点忘记告诉你,我们
另有秘密撤走的秘道,可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出长安。但能不用那条秘道,当然比用
秘道为妙!哈!”

    宋师道的声音从房内传来道:“谁!”

    寇仲和徐子陵两人推门入房,见宋师道呆坐卧房一角,神情木然。

    寇仲把挟着的两卷画送到宋师道眼前,恭敬道:“申爷请过目。”

    宋师道接过两卷画, 定神一看, 见两个锦盒均是一式一样,且标谶写的同为
“展子虔寒林清远”,一震道:“这是什么一回事?”

    两人分在宋师道左右坐下,寇仲道:“申大师请看那幅是真,那幅是假的。”

    宋师道把画轴逐一拉开, 又细心鉴研画上藏家印监、 纸质和裱工,皱眉道:
“两张都是仿临真本的摹画,不过几可乱真,你们是怎样得来的,为何有两轴之多,
这是很有价值的摹本,随便可卖数百金子。”

    寇仲叹道:“此事一言难尽,待子陵对你禀上详情,我还要去见婠婠,她是否
睡了我的龙床?”

    徐子陵瞪他一眼,怪他仍不忘说废话,向宋师道问道:“二哥没有看过真本,
为何能断定是临摹真本之作?”

    宋师道微笑道:“因为我熟知展之虔的画风和运笔用墨,故一看便知。两张画
均出自同一高手,用的更是与我家藏的《游春图》同一的厚麻绢,独在印鉴上和笔
力上出现问题,不过外行人该看不到这些破绽。”

    寇仲大喜道:“老天爷保佑,子陵向二哥解释,我要找美人说话。”

    他旋风般冲出房门,给闻声从房赶来的雷九指一把抓着,喝道:“你们昨晚干
过什么好事!皇宫的喊杀声连我们这里亦清晰可闻。”

    寇仲道:“小陵在房内说故事,麻烦你老哥稍移贵步。小俊呢!”

    雷九指苦笑道:“他正为胡小仙神魂颠倒。”

    接着凑到他耳边低声道:“今趟轮到他到花园的亭子对着莲池发呆,照我看肯
定是此宅犯了风水上的桃花煞。”

    寇仲愕然以对,抓头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待会再说。”

    寇仲回到自己的卧房,天色开始发白,婠婠神态舒畅的在床上拥被作其海棠酣
睡,一室皆春。

    寇仲坐到床头,探手轻抚她乌亮柔软散披枕上的秀发,轻轻道:“天亮哩!”

    婠婠在被窝里伸个慵倦的懒腰,秀眸睁开嗔怨道:“大清早来扰人清梦,下趟
再不睡你的床,睡隔邻子陵那一张。”

    寇仲忍不住在她吹弹得破的脸蛋捏一记,道:“给我从实招来,尹祖文与白清
儿是什么关系?为何尹祖文支持她?”

    婠婠呆望天花,淡淡道:“为何要问?”

    寇仲道:“因为我想弄清楚你们圣门的事,看看石之轩胜算的高低。”

    婠婠道:“尹祖文是圣门内最圆滑的人,与各方面均保持良好关系,本身武功
在圣门来说是一等一的高手,不过一向深藏不露,且似从不与人争斗,故名不入圣
门八大高手之列。唉!什么八大高手?只是不明内情的外人强加于我们身上的名衔,
没有多大实质意义,否则祝师这排榜首的不会命丧石之轩手上。”

    寇仲道:“我们晓得尹祖文的厉害,他才是李渊的真宠臣,你还未答我的问题。”

    婠婠从被子里坐起来,轻拢秀发,尽展上半身优美的线条,白他一眼道:“白
清儿是经尹祖文推介予祝师的弟子,祝师一向不信任她,这样说你明白吗?”

    寇仲满意道:“明白!既是如此,闻采婷因何不支持你而支持白清儿呢?”

    婠婠冷哼道:“闻采婷和尹祖文关系密切,当然对尹祖文言听计从。边不负则
是知我讨厌他,故借支持白清儿来胁迫我,更想谋夺我的《天魔诀》。至于辟守玄,
他心中的人选是林士宏而非白清儿,只因现在尹祖文势大,故不把心意透露。勿要
小看林士宏,他在南方已奠下根基,若将来我们能取李阀代之,林士宏将是覆亡宋
家最重要的棋子。”

    寇仲讶道:“为何大姐忽然变得这么坦白。顺带一问,尹祖文究竟是倾向石之
轩还是赵德言?”

    婠婠凝神打量他片刻,沉声道:“你能有此一问真不简单,不过这问题要尹祖
文才答得你。照我猜尹祖文所做的事最后都是为自己的利益,谁能予他最大的利益,
他会倾向那一方。”

    寇仲淡淡道:“最快今晚,最迟明晚,我们就向石之轩发动雷霆万钧的特袭,
婠大姐最好不要四处乱跑,免得需要你时找不着你。”

    婠婠一对美眸立时亮起来,挥发慑人的异彩。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