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三章 黄金百万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三章  黄金百万

    今趟假司徒福荣重临长安,声势自不是上次入关避难时能相比,除原班人马任
俊的司徒福荣、宋师道的申文江、雷九指的管家、寇仲的蔡元勇、徐子陵的匡文通
外,尚有包括王玄恕、查杰在内约二十多名随从,每人各有可供严密盘查的户籍身
份,由庞玉负责提供,非是假冒的货色。

    跋锋寒和侯希白仍留在长安,藏身于陈甫为他们安排的民居裹。

    从任俊口中得悉大小姐翟娇的近况,由于山东形势吃紧,且失去以往窦建德和
刘黑阖先后提供的保护,翟娇带着小陵仲和手下们避往梁都,以策万全,令寇仲和
徐子陵放下一件心事。

    由于早和尹租文打过招呼,而蔡元勇和匡文通又是曾往长安李渊御前以打马球
名震关中的红人,故此在虚应故事的例行检查后,顺利入关,直抵长安。

    当船泊永安渠的码头,尹租文、池生春、“大仙”胡佛、令任俊梦萦魂牵的美
人儿胡小仙、乔公山、尔文焕等人早恭候多时,尽显他们对司徒福荣飞钱生意的重
视。

    表面上大家当然相见甚欢,就像阔别多年的老朋友重逢聚首,当晚尹租文于上
林苑设宴为他们洗尘,温彦博亦有出席,薛万彻因随李元吉出征未归,未能参与。
乔、尔两人则因公务末能应约。

    酒过三巡,任俊扮的司徒福荣首先带入正题道:“今趟福荣到长安来,首要之
举当然是与各位老朋友聚旧,并向小仙请安。”

    胡小仙闻言立即吃吃娇笑,媚眼儿乱飞,一副迷死人的俏样儿。

    任俊对胡小仙之心,此时可说路人皆见。池生春双目杀意甫现即敛,换上笑脸,
呵呵笑道:“敢问大老板的次要之务,是否飞钱生意呢?”

    徐子陵和寇仲交换个眼色,心意相通,均感任俊这小子对着胡小仙,立即像脱
胎换骨般变作另一个人,豪气财气直透天穹。

    任俊道:“这盘飞钱生意,我是筹备多年,早打通地方上所有人事关节。我司
徒福荣做生意的宗旨就是如此,一是不做,做要做得最大最好,太平盛世有太乎盛
世做生意的手法,乱世有乱世的做法。”

    尹祖文兴趣盎然的道:“司徒老板给我的信中,说会于长安设立总铺,不知如
今是否仍如所说般落实?”

    胡佛道:“道路不太平,对飞钱的需求更大。我跟长安几位朋友提过此事,无
不说这盘生意大有可为,更指出只有司徒老板有资格主持这种以钱赚钱的生意,财
力固是重要的因素,商誉尤为重要。”

    温彦博道:“听说司徒兄曾以平遥和附近数城作试点,不知反应如何?”

    宋师道的申文江欣然道:“反应出乎意料之外的热烈,我们以供求双方均觉合
理的利钱经营钱庄,商贾无不大感满意和方便。”

    任俊淡淡道:“街外钱赚之不尽,我司徒福荣视做生意为广结善缘交朋友的桥
梁,飞钱生意不但可促进商贸,更可于每桩交易依规模大小课税给朝廷,增加国库
收入,对朝廷有百利无一害。”

    温彦博微笑道:“皇上必然非常高兴。”

    任俊目光落在胡小仙俏脸上,信心十足的道:“我是生意人,客气话我不懂说,
在商言商,我决定把开设钱庄的本钱定作十份,每份十万?黄金,我占五份,其他
由老朋友分认,将来赚到钱,就依所占本钱分利润,而我所占的五份中,有三份的
利润除课税外,其馀盈利尽归国库。”

    寇仲等小叫戏肉来哩!十万两黄金可非一个小数目,且是真金白银的拿出来,
即使富如池生春,亦不得不请示香贵才好筹措黄金,而当他往见香贵,他的行踪将
由跋锋寒严密监视。

    温彦博动容道:“彦博受官职规限,无缘参与,更拿不出半份本钱来,但对司
徒兄处处为朝廷着想,非常感动,明天早朝会如实报上皇上,皇上对此当非常支持。”

    尹祖文点头道:“司徒老板确是乾脆利落,且深明做生意的成功之道,就算我
占上一份。”

   

    宋师道道:“福荣爷一贯作风是认真的生意人,账目一清二楚,这方面可由各
位合资者派人共同监管,以避免账目上出现不必要的误会。我们把总店设在长安,
正是方便诸位老板共同监管。”

    “大仙”胡佛道:“司徒老板想得周详,教人放心,惜我胡佛财力薄弱,只可
勉强认上一份。”

    任俊笑道:“大仙太谦哩!”

    众人目光不由落到池生春身上,看他如何出手。

    池生春好整以暇的道:“为免大老板费力寻找夥伴,生春认购馀下三份如何。”

    任俊长笑道:“钱庄就此成立,烦请温大人奏请皇上,求皇上恩赐我们钱庄一
个名字,集资的百万两黄金溶掉后即铸上此名。现时只有黄金可通行中外,故若得
皇上恩赐,钱庄的商誉当可立即广被天下。”

    温彦博欣然道:“赐名这方面的事该没有问题。”

    尹祖文举杯道:“为我们的钱庄生意兴隆喝一杯。”

    热烈的气氛下,众人举杯对饮。

    回到崇仁里司徒福荣的豪宅,来迎者竟是扮作宋师道副手的侯希白、低声道:
“有点子!”又眼往上翻。

    众人明白过来,晓得已有某方人马派出高手来偷听他们说话,而事前他们早猜
到对方会有此一着,所以随行者即使没有外人在,仍会依足假冒身份并以带上平遥
乡音的语调交谈,纵然是一句起两句止。

    当下任俊立显其扮演司徒福荣的本色,坐在大厅上指挥若定地吩咐众人筹设总
店和处理集资的诸般事宜,更吩咐寇、徐两人明天入宫报到,顺道打通朝廷关节的
重任。

    直到晓得探子离去,众人舒一口气,聚在大堂圆桌作商议,王玄恕和查杰有份
参与。

    寇仲道:“我们现在是身在险境,得步步小心,以免一子错满盘皆落索。”

    众人点头同意。

    雷九指笑道:“刚才憋得我真辛苦。”

    侯希白晒道:“你当然是不该说话的,别忘记你扮的是奴材下人的身份。”

    雷九指故作奴材样儿,谦恭答道:“多谢侯爷提醒,我的憋得辛苦指的是忍笑
忍得辛苦:只看尹祖文和池生春一副吃定我们的模样,我就想大笑一场。”

    寇仲捧他的场道:“雷老哥想出来的诛香大计,包保老池和老尹懵然人局。”

    查杰一头雾水道:“甚么奇谋妙计?可否透露些许让下属和玄恕公子得知,好
能尽力配合?”

    雷九指踌躇志满的道:“说出来就不灵光,我的神机妙算是今晚该没有人会再
来打扰我们,因为福荣爷舟车劳顿,极须休息。故有甚么事要做,今晚趁早安排。”

    任俊慑嚅道:“刚才我有否太过火呢?”

    寇仲哈哈笑道:“谁晓得真正的司徒福荣是甚么款儿?我现在眉头一皱,又计
上心头,小俊你即管采取主动,放胆追求胡小仙,追上手她就是你的,愈能令池生
春动怒你就念成功。”

    任俊大喜道:“多谢少帅!”

    寇仲向查杰打个暧昧的眼色,再眨眼道:“小杰要不要我陪你夜会佳人?”

    查杰喜出望外,连忙点头。

    雷九指叹道:“可惜我老啦!已失去这种心情。”

    侯希白道:“雷大哥顶多是五十出头,那可言老。”

    寇仲心中一动道:“对!雷大哥怎算老呢?和我们一道去如何?”

    雷九指老脸微红,推搪道:“我那像你们般捱得苦,现在天寒地冻,我只想到
最好的地方肯定是躺在温暖的被窝内。”

    寇仲向徐子陵道:“我们先分头行事,然后一起去见老石。哈!今晚会是很有
趣的一夜,一切依计行事。”

    寇仲和徐子陵离开司徒府,立即感到有人在暗中监视。

    徐子陵以眼神表示监视者在对街华宅暗黑的高处,两人没有理会,迳自往北里
方向举步,出里坊后转入与朱雀大街平衡只隔了条安上大街的启兴大街,沿皇城北
桥而行,行人车马往来不绝。接近不夜天的北里,气氛更趋热闹。

    寇仲凑近徐子陵道:“那傻瓜果然跟来,十有九成是池生春派来的人,我们要
不要先施个下马威?”

    徐子陵笑道:“想揍他一顿吗?若打得他眼肿脸肿,他怎会看到我们两个烂赌
鬼输钱?”

    寇仲楼上徐子陵眉头,哈哈笑道:“说得对!”旋又压低声音道:“兄弟!我
现在才回复做个正常人的感觉。干甚么劳什子的少帅?累得我差点不能呼吸!肩上
的重担子更是辛苦至令我整天唤娘。他奶奶的熊,我们究竟到明堂窝还是去六福?”

    徐子陵道:“六稿太过着眼,明堂窝稳妥点,跟踪者正是先前想偷听我们说话
的同读人,身手相当不错,这样的高手该没有一天十二个时辰跟踪着我们的闲情,
我猜他看到我们赌两手后应会回去向池生春作报告。”

    两人再不说话,列明堂窝后狠狠大赌,令人侧目,他们还故意输钱,然后像斗
败公鸡般颓然离开。

    果如所料,再没有人暗缀他们。

    寇仲与徐子陵分手后,在附近一间酒馆与查杰会合。两人坐在一角,叫来几味
小菜送酒。寇仲把与青青和喜儿相识的经过,详细道山,最后下结论道:“正因她
们有不愉快的经历,为此对男人抱很大的提防戒心,她们最需要的是安全感。所以
小杰你必须以诚意打动喜儿,花言巧语适得其反。也不能表现得太窝囊,因她们会
觉得在乱世中只有英雄了得者才有能力保护他的女人。不用怕!我会在旁为你摇旗
呐喊,但要争取喜儿的芳心,说到底仍是得靠你自己。”

    查杰心大心小的道:“怎样靠自己呢?”

    寇仲以专家的姿态教路道:“像这样便不成,一副全无信心的窝囊样儿。我不
是故意抬捧你,你和喜儿确非常匹配,说外表,小杰你长得高挺英俊,论实力身份,
你不但武功高强,更是我少帅军的中坚人物,李世民当皇帝后,你的前途将是一片
光明,做官做生意任你选择。”

    查杰给他说得很不好意思,胸膛终挺起少许,通:“多谢寇爷鼓励,可是我对
着喜儿时从来不敢说话,这恐怕早在她心中留下很坏的印象。”

    寇仲欣然道:“放心吧!她根本记不起你。”

    查杰剧震色变道:“甚么?”

    寇仲暗怪自己口不择言,补救道:“所谓记不起是指她对你的言谈态度,而我
的意思是指一切可重新开始,且不说话有不说话的好处,令她不会认为你是花言巧
语,而是老实可靠的人,你可以用眼神和行动争取她对你的好感。”

    查杰茫然道:“难道我不说话的只呆盯书她吗?”

    寇仲头痛道:“当然不是要你扮哑吧,否则你们的感情如何可进一步发展。唉!
夫妻应是宿世的冤孽或姻缘!你就做回平常的自己,当我刚才说的全是废话好了!”

    在封府的书斋内,封德舞听毕徐子陵报告的现况,点头道:“这方面没有问题,
既有尹祖文参与,裴寂肯定会为你们说好话,既有李渊支持,开设钱庄水到渠成,
但你们如何运来至为关键的五十万两黄金,作发行钱票的本金,那可不是一个小数
目,真的司徒福荣恐怕亦要费一番工夫去筹措。而铸成刻上你们未来钱庄宝号的金
锭,更要尽快送往各地钱庄扬威坐镇。”

    徐子陵欣然道:“当年我们曾从宝库取走大批黄金,超过百万而之数,到现在
只用去小半,现已随船运来。为护送这笔黄金,所以今趟虽大批好手随行,仍不致
惹人生疑。”

    封德舞喜道:“原来如此,你们这招请君入瓮的手法,非常高明。”

    顿了顿续道:“建成将于明天回长安,好迎接毕玄。傅采林的队伍据报于五日
前抵山海关,应在十天内到长安,有甚么事,最好于这几天内尽快办妥。”

    徐子陵沉声道:“寇仲想见李神通。”

    封德舞微颤一下,道:“目下是否适当的时机?他与元古会于后天回来,就怕
一个不好,我们全盘大计势付流水。”

    徐子陵道:“寇仲曾救李神通一命,我们……”

    封德泰截断他道:“救命之恩在这情况下能起的作用不大。要说动李神通,最
好先说服秀宁公主,她和李神通的关系最密切,由她向李押通说项,会事半功倍。
若她不同意,仍不会出卖寇仲。”

    徐子陵暗为寇仲头痛,却不得不同意封德舞的看法,点头答应。道:“见秀宁
公主可通过沈落雁安排,不用劳烦封老。”

    封德舞道:“若李神通肯站在我们一方,再由他去说动萧瑀和陈叔达,当比较
容易。哈!你徐子陵和寇仲已成信心的保证,有你们全力支持李世民,谁敢怀疑有
绝大成功的机会。”

    徐子陵叹道:“我见过石之轩哩!”

    封德舞一呆道:“见过石之轩?”一时似仍未能明白他这句话的含意。

    徐子陵把情况如实告之。道:“这么暴露身份,真不知是福是祸。”

    封德舞沉吟片晌,道:“可以不暴露身份,当然最理想。想不到竟有连接国岳
府和太极宫的秘道,凭你们的实力,事情非是没有成功的机会。此事你们最好能拖
至世民回来后,待一切部署妥当时进行,如此安排,我想石之轩很难反对。”

    徐子陵受教道:“理该如此。”

    封德舞笑道:“此事有弊有利,至少没有人怀疑你们会和李世民合作,因为石
之轩与慈航静斋一向势不两立,外人还以为石之轩是投向你们的一方呢。”

    徐子陵苦笑道:“这或者是唯一的好处。”

    封德舞肃容道:“石之轩是天生邪恶的人,喜怒难测,偏又具有无限的破坏力,
始终是我们的心腹大患,所以定要在起义前毁灭他,否则随时会令我们功亏一篑。
他绝不容统一天下的人是李世民,因那代表慈航静斋获得全面胜利。”

    徐子陵点头道:“封老看得很准。了空大师刻下寄身东大寺,明天我会去找他
商量,他该比我们有办法。”

    封德舞道:“还有一件事提醒你们,小心你向我提过尹祖文的七针制神,只要
他生出怀疑,随便抓起你们任何一个人,一下辣手,很易追出我们所有的秘密来。”

    徐子陵想起雷九指当日的苦况,要经过长时问的疗养始康复,不禁生出不寒而
栗的感觉,通:“最有可能被抓起来的人会是蔡元勇或匡文通,那我或寇仲会教他
们吃个大亏。”

    封德舞道:“你们把五十万两黄金藏在何处?”

    徐子陵道:“藏在司徒府外秘处,包保没有人知道,是在晚宴前完成的,否则
难逃池尹等人耳目。”

    封德舞道:“你们做得很好,直到此刻仍没下错半步棋。”

    徐子陵告辞离开。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