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三章 救世之主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三章 救世之主


    凌渡宇坐在厅子里,神色凝重地与“高山鹰”通电话,听他详述关于枭风令人发指的暴
行。

    卓楚蹬躲到她的书房里,对着电脑凝神工作,令凌渡宇忍不住微微呷起那台电脑的醋
来。

    这是卓楚援位于香谢丽舍大道一座华厦顶层的复式单位,可通往天台,登上泊在那里的
直升机迅速地到任何燃料箱容许的地方去。

    “高山鹰”分析道:“今次明显是有内鬼,泄出了他们大约的行踪,而非是各人的正确
位置,否则案风就可同时下手,亦不教强生有逃生的机会了。”

    凌渡宇道:“究竟是什么地方出漏子呢?上校是老江湖,应该不会给人抓着把柄。”

    “高山鹰”道:“怕是在给报酬处出了问题,那是直接汇往他们藏身地的银行,只要易
风抓着负责为兰芝小姐处理此事的银行职员,自可迫问出钱汇到哪处去,从而大幅收窄侦查
的范围。

    很快该可以清楚这件事了。”

    凌渡宇道,“明天我会飞到美国,高爷你最好先提醒他们,那杯火藻乃是最关键的东
西,若给抢走,杀尽枭风和他的人也没有用。”

    “高山鹰”冷哼道:“我们‘抗暴联盟’将全面投入这场战争去,但最头痛是枭风后面
的靠山硬得很,不但有由跨园石油公司组成的‘石油俱乐部’那几个大头头在撑他的腰,还
包括所有的石油原产国,甚至各大国本身与石油有关的企业,例如汽车生产商便不愿因能源
形式的改变,而致全面革新车子的动力设计,你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呢?”

    凌渡宇苦笑道:”那代表我们要向全世界宣战,所有为大财团服务的政客均会阻止能源
火藻的出现,而主要的战场将是美国,那是探索者的根据地。”

    “高山鹰”笑起来道:“那不是我们一直努力的方向吗?

    这个世界确须改变,让人们不要盲目地一直错下去,但民生必须是首要关注的要务。

    地下的石油总有耗尽的一天,只要我们能使改变馒馒发生,那就不会带来灾难性的过渡
期了。”

    凌渡宇点头道:“希望兰芝小姐能明白这一点吧。”

    “高山鹰”道:“记得你的老朋友沈翎吗?”凌渡字虽是心情大坏,但听到沈翎的名
字,嘴角仍不自觉地逸出笑意。

    “抗暴联盟”最高层的八个人物,均以“鹰”作代号。

    领袖是“高山鹰”。

   

    凌渡字是“龙鹰”,沈翎是“原野鹰”。

    这八人各有奇能,五男三女,都是极超卓的人物。

    其中沈翎乃著名的冒险家和赌徒。

    当年他为了找寻一艘失事藏到地底的外星飞船,侵吞了“抗暴联盟”的一笔公款。

    凌渡宇奉命到印度找他,他却在赌桌上与美丽的赌场女主人海蓝娜比拼高下。

    后来事情急转直下,凌渡宇到了沈翎苦苦追寻藏于地底的飞船内,经历了无比动人的异
事。

    沈翎虽无此缘,却赢得了印度美女海蓝娜的芳心。

    这些往事闪电‘般掠过心头,凌渡宇大感兴趣地道:“他怎么样了?”

    “高山鹰”道:“这家伙离婚了,我见他阔着无事,便教他来与你拍档,多双手,做起
事来可方便一些。”

    凌渡宇大喜道:“那就好极了。

    唉!那么动人的美女,他也舍得吗?有没有孩子?”

    “高1她鹰”道:“沈翎那种人怎肯生孩子,这或就是问题所在,你自己去问他好
了。”

    两人再商量了一些细节来,挂断电话。

    夜深了。

    凌渡宇来到卓楚援宽敞的书房,环目一顾,憎然道:“堆了这么多电子器材在这里干什
么?这里是情报中心吗?”

    卓楚援苦恼地瞪着闪动着“呼唤救世主”,却没有进一步反应的显示器,道:“先不要
管这些器材,你是电脑专家,请告诉我,若要传送大量的资料,特别是高解象的影画,有什
么方法可避免给人识破输送的来源?”

    凌渡宇道:“那可利用转播站的运作方式,先把资料输送往另一个有庞大容量的电脑中
心,例如某大学或研究所的资料库,再由那里转送出去,那被追查时,便只能追到那转播站
而止了。”

    卓楚援道:“这个我知道,若问题是连那个转播站我们也追不到呢?”

    凌渡宇讶然道:“那可是非常奇怪,理论上假若他能利用多个中心同时传送资料,而这
些中心都像军方的受保护电脑般难以破入,再加上传送方式是不须经由电话线路,用的是特
别高或特别低的无线频率,追查起信息的来源时,会是相当困难。

    但那将代表这个人拥有令人难以相信其存在的设备和能力了。”

    卓楚蹬思索了一会盾,点头道:“但对方怎能只通过电脑网络的联系,知道对方是谁?
例如直指我们就是国际刑警。”凌渡宇默然半晌,在她身旁的空椅子坐了下来,沉吟道:
“假若他有我刚才所说的能力,那就代表他可破进任何开放或封闭的网络去,查阅任何资
料。

    在这情况下,对他来说,你们的小组就非秘密了。

    因为有关小组的一切,该存在于你们国际刑警的资料库内,什么都瞒他不过。”

    卓楚援骇然道:“若确是如此,那他岂非可通过网络,为所欲为,包括盗取改变和破坏
任何开放或封闭的电脑网络吗?”

    凌渡宇笑道:“不要胡思乱想了,这只是理论上的可能性吧!现在根本没有人可以如此
神通广大的。”

    卓楚援俏脸煞白,颓然道:“他是否这么厉害我尚不敢肯定,但他确可成功避过所有根
查信号源的尝试,又知道我们是国际刑警。”

    凌渡宇呆了起来,好一会才道:“你说的是否那‘救世主’?”

    卓楚援晒道:“我还以为你对世事不闻不问呢?”

    凌渡宇苦笑道:“放过我好吗?我只是最近由大海捡了条小命回来后,读报时才看到有
关他的消息,那时还未在意,只觉这人玩游戏的手法非常高明,现在才知道事情的不寻常
处。

    为何竟劳动到你们呢?是否他作奸犯科了?”

    卓楚援道:“这倒没有,至少到现在他还没有教人去制核子弹,更且这方面的法律尚未
完善,又牵涉到整个星球的国家,谁都不知该怎样去管。

    问题是他不时在网络的留言板上放下一些高度机密的资料,任人攫取,那就使我们不得
不正视这问题。

    谁都不知他一下刻会揭露些什么秘密。”

    凌渡宇道:“你试过和他交谈吗?”

    卓楚援气道:“就是一次那么多,接着就给他识穿身份了。”凌渡宇吃了一惊,呆望着
荧幕上正闪动着的“呼唤救世主”宇样,沉声道:“不是有很多人和他交谈过吗?找个和他
时常交谈的人不就可以了吗?”

    卓楚援叹道:‘现在上网的人,能有一次与他交谈的机会,比中了彩票或当选总统更高
兴,事后更视之如神明,又;为他守口如瓶。”“你知否各地都成立了奉他为救世主的组
织,谁可想到救世主的第二次降临,竟是出现在电脑网络内呢?若他真的是神,那自然任何
不可能的事也可以变成可能了。”

    见到他想得出神的样子,忍不住让出位子来,娇喝道:“大男人,你来给我试试看。”

    凌渡宇醒了过来,拉着她的玉手道:“明天我要赶飞机到美国去,春宵苦短,要试也留
待下趟吧!那‘救世主’对你来说像比小弟还重要哩。”卓楚援俏脸一红,垂头幽怨地道:
“早知你要走的了。”

    凌渡宇拉着她往卧室走去,肯定地道:“枭风的事了结后,我怎也要和你过一段双宿双
栖的幸福日子。”

    卓楚援在房门处拉停了他,正容道;“我忘记告诉你一件事,还记得来自另一宇宙层次
的积克吗?当时曾助他冷冻的卡林栋博士三个月前神秘失踪了,事后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
成了轰动国际学术界的悬案。”

    凌渡宇剧震道:“我正走着什么运道?碰着的都是坏消息,”

    卡林栋本是立心不良,希望能通过帮助积克,换取能突破时空界限的知识,后来因女儿
被积克所害,才改变初衷,反过头来对付积克。事后这冷冻权威心灰意冷,放弃了如日中天
的事业,退隐不出,可是他在此之前曾凭着换来的超时代知识,在一个重要的学术会议上发
表了一篇关于这方面石破天惊的初步理论,引来各方触目。

    若是有人因此而打他的主意,要迫他把尚未发表的部分吐露出来,又或硬要他继续研究
下去,实是大有可能的事。”卓楚援道;“最后和他一起的是一位仰慕他的美丽女学生,你
明白哩,那种‘入室’的女弟子,卡林栋毕竟是个有憋力和智慧的男人。”

    凌渡宇叹了一口气,扯着她举步进入卧房里。

    这刻他只希望借卓楚援来忘掉这天地外一切的不幸和失意。

    凌渡宇醒了过来,天色微明,卓楚援像头又乖又可爱的美丽小白羊,紧假在他怀里。

    他想到了不幸遇害的众位战友,哪还有心情睡下去,小心翼翼的由这位俏佳人的肢体纠
缠里脱身出来。

    梳洗后,卓楚援仍是好梦正酣。

    他看了时间,离出门的时间仍有个多小时,心中一动,摸到了书房的电脑前坐下,按着
了开关,健人了上网的锁人指令。

    数十个以图形显示的指令,整齐地排列在萤屏上。

    凌渡宇依着卓楚援的方法,键入了“呼唤救世主”几个宇。

    这些字立即闪跳起来。

    凌渡宇心中并不存在什么期望,只因闹着无事,来碰碰运气罢了。

    就在此时,字体忽生变化。

    先是扩大至占据了整个荧幕,接着以不同的字体、排列的方式,千变万化的背景色彩和
图案,层出不穷地此消彼现。

    悦耳和前所未闻的音乐,同时奏起来。

    凌渡宇看得目瞪口呆。

    只是这些变化,已代表着以百小时计的程式编写了。

    这令人目眩神迷的电子景象持续了约十五分钟,极尽了诡奇之至后,化成以高速自转着
的地球,其中山脉海洋,清晰得就像由穿梭机俯贼下来,既真实又具立体感。

    然后一行宇现了出来,道:“请键入你的姓名。”

    凌渡宇呆了半晌,才报上自己的名字。

    背景化作一只正在蔚蓝天空自由飞翔的冗鹰,当它俯冲往下方草原觅食时,视觉度亦变
得居高临下,镜头追着冗田往大地冲去。

    另一行宇又打了出来,道:“想玩一个游戏吗?例如下一盘棋?战争?解谜?请键入是
或否。”

    凌渡宇的震撼有增无减,试探地并不遵从指引,径自键入了“你是谁?”三个字。

    对方立作反应,道:“我是应你呼唤而来的救世主,对这你仍要怀疑吗?只有相信我的
人,才会得救。”

    凌渡宇深吸一口气,以最快的速度键入:“你为何肯与我交谈?”

    “救世主”以完全相等的速度回应道:“因为你是被挑选的人。”凌渡宇只感头皮发
麻,试着以忽快忽慢的速度,键入一连串的说话道:“你知否我是谁人?你有什么目的和理
想?

    以后你仍肯与我交谈吗?”

    “救世主”以同样忽快忽慢的方式,分毫不异地予以答覆,道:“我当然知道凌渡宇是
谁,待会你会坐和谐机往美国三藩市,与枭风展开你死我活的恶斗,你需要我的帮忙?”屏
幕耐心的守候着。

    凌渡宇压下心中的寒意,键入道:“你怎会知道这些事?”

    荧幕砚出:“我是全知的救世主。”

    接着又显示道:“要毁灭枭风,必须了解现在犯罪集团的结构和行事方式,传统的那一
套再不管用了,这世界开始起了根本的变化。

    通过卫星、电信和行进的影音技术,人类踏进了电子的高速公路的起步点,任何人都可
以参与,将信息转化为知识与极力。

    凡不能掌握这技术的个人或团体,都会被淘汰。”

    凌渡宇键入问道:“枭风的犯罪集团,又是怎样利用这万面的高科技去犯罪呢?”

    “救世主”答道:“枭风手下有个非常杰出的电脑天才,是个叫野雄飞的日本人,受过
高深的教育,但思想极端,一直希望能凭犯罪集团的财力作科技发展。

    你的战友之所以被他们逐一寻出加以杀害,正因他破人了兰芝小姐那间银行的金融网络
里,窥见了所需的资料,这也是你们唯一的漏洞。”

    凌渡宇再控制不了自己,忘记了键盘大叫道:“天啊,你怎可以知道得这么详细?”

    岂知“救世主”像听到他说话般在荧幕上答道:“因为我是全知的救世主。”

    顿了顿续道:“野雄飞的首要目标就是各地的主要金融机关。

    每个庞大的犯罪集团,本身都是一股不可忽视的金融力量。

    从种种不法的活动中,他们得到了巨额的金钱后,洗黑钱是首要之务,那包括了在合法
企业中的大投资,非法交易里大量钱银的调动。

    电脑敲诈更是野雄飞梦想的赚钱方法,没有东西比电脑病毒带来更严重的损失,又可打
击对手,使别人所有正常运作由于数据遭到恶意破坏而瘫痪。

    野雄飞现正密谋着对探索者进行一项这样的恐怖活动,且是快接近成功了。”

    卓楚蹬出现在入门处,娇噶道:“你一早起来鬼嚷着什么呢?“噢!”

    扑到他椅后,瞪着荧幕的文字。

    那些字体化成血红的泪珠,流往荧幕的底部,然后消去。

    最后打出“再见”的宇样。

    凌渡宇甫踏出海关,便见到有著一座永推不倒、渊亭岳峙般壮伟如山的“原野鹰”沈
翎。

    他仍是金须金鬃,租矿中透出能令别人倾倒的温文气质,嘴角叼着根没有点燃的小雪
茄。

    两手插在深黑的大楼袋处,衣领反了起来,神采如昔,眼睛闪动着深刻的感情和笑意。

    凌渡宇大叫一声,放下行李,与他紧拥在一起,互相拍着背脊,又端详对方的脸容。

    沈翎毫不费力提起了他的重型手提行李,另一手挽着他臂弯,笑着往停车场的方向走
去。

    凌渡宇毫不客气责道:“竟敢抛弃海蓝娜,我要和你算账,早知当时由我弄上手算了,
免得你这家伙暴珍天物。”

    沈细叹道:“我是头不能被缚着的野猴,总要四处找寻刺激玩意,愈玩命的事愈爱做,
她却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盘起双腿可坐他妈的三天两夜。”

    凌渡宇道:“没有人比我更明白你们的分歧了,本还以为凭她的魁力可把你改变过来,
但你这样离开她,会使她伤心难过吗?”

    沈翎苦笑道:“表面一点看不出她因此事而受到伤害,不过由那天开始直至签纸离婚,
都没有和我说过半句话。”

    “嘿,不要说她了,你还记得云丝兰吗?她仍是印度最当红的女明星,最近到了荷里活
拍电影,说不定会在街上磁到她哩。”这属峤人来到最符合沈翎冒险家身份,四轮驱动的强
力爬山车旁,车顶上还架着辆电单车。

    沈翎把行李掉到后座,钻进驾驶的位置。

    ‘凌渡宇一边坐入车子内,边道:“当然记得!这么动人的美女,谁能忘掉?”

    沈翎发动引擎,哂道:“忘不了只因尚未到手吧!你这家伙休想骗我。唉!”

    最后一声叹息,显是为海蓝娜有感而发。

    爬山车在公路上风驰电掣,逢车过车。

    隆冬的三藩市,正下着丝丝细雨。

    凌渡宇测览着迅速往两旁倒退的景色,道:“你听过‘救世主’没有?”

    沈翎道:“你说的是那比任何电脑专家都要高明百倍、似乎精通世界所有盲语、自夸全
能全知的家伙吗?唉!他凌渡宇遂把那天的事说了出来,听得沈翎捶胸顿足,大I叫“救世
主”待世人不公平,同时亦大顾骇然。

    难道他真是第二次的降临吗?第一次发生在公元前四年,当一个名叫耶鲸的孩子在伯利
恒城一个马槽内出世时。

    沈翎猛地把车铲上了高速公路旁的草坡,煞停了车,别过身来,沉声道:“你知否现在
最快的解调器(Modem)的速度去到多少?”

    解调器就是把电脑与电话线连接起来的硬件,没有它电脑就不能“上网”。

    凌渡宇明白他的意思,摊手道:“好像是64,000BPS吧!”

    沈翎叹道:“这还不是问题所在;最关键是电话线本身的速度,任解调器如何快速,速
度仍受电话线速度的最上限所决定。

    目前只有电视线路才可达到那种高速。”

    顿了一顿,深吸一口气后,才接下去道:“一天更快速的线路仍未被使用前,像你刚才
所说那十五分钟影音并茂的资料,以现在的线路速度,没有两个小时以上,休想尽数输到你
的电脑内,但‘救世主’却在十五分钟内完成了,那代表他一是有方法提升线路的速度,又
或根本不用通过线路输送信息。”

    凌渡宇早想过这问题。

    一个高解象的画面,相等于五万个文字。

    若要画面流畅兼质高,则影象不得少于每秒三十幅的标准,那即是说‘救世主’至少须
以每秒一百五十万字的速度来传送,才可使他看到那种感人的动画,再加上音乐,那是现在
一般快速传信百倍以上的惊人速度。

    沈翎推开车门,走了出去。

    凌渡宇不知他要干什么,跟着走了出去。

    沈翎正欲把车顶马力强劲的电单车卸下来,嘀咕道:“若他真是救世主就好了,老凌你
该可以提早退休,陪我去找诺亚方舟,这世界有他负责去救赎不是有趣多吗?天!”

    沈翎瞪大了眼望着凌渡宇,后者奇道:“我又不是女人,有什么看头?”

    沈翎胡子都耸动起来,一字一字地道:“下趟你找他时,老子必须在场,他既是全知的
上帝,自然可以告诉我诺亚方舟。”沈翎骑上电单车猛扭油掣,引擎怒吼起来。

    凌渡宇奇道:“你不是送我到兰芝的华宅去吗?现在改变主意去参加格林披治大赛
吗?”沈翎戴起头盔,指着远处山坡上一组房舍道:“你有手、有脚,不懂自己去吗?我还
要去接‘风鹰’,你知这头美丽的雌老虎多么横蛮霸道,今晚我们在老地方见,记着没
有?”有我在旁,不要碰任何电脑,否则莫怪我把你那对小手扭断。”

    大笑声中,电单车火箭般喷射着去了。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