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四章 迫在眉睫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四章 迫在眉睫


    凌渡宇驾着爬山车,在外闸前停了下来。

    泊在门外一辆密封的白色大货车上,走了两名西装笔挺的壮汉下来,其中年纪较大,约
在四十许间的男子,把手伸进凌渡宇降下的车窗内,和他热烈握手道:“凌先生,我是联邦
调查局的曹华洛,也是金统的老朋友。”

    凌渡宇心中恍然,知道卓楚援已和在纽约国际刑警分部的金统打过招呼。

    金统乃他生死之交,自然运用了他的影响力,关照了这件事。

    曹华洛道:“今次的油站爆炸事件,由我负责主理,希望凌先生能充分与我们合作,因
为凌先生亦是我们保护目标之一。”

    凌渡宇奇道:“你们为何耽在这里呢?”

    另一人上来和凌渡宇握手,态度颇不客气道:“我是国防部的加能准将,凌先生可否抽
空到我们的流动办公室说i两句话?”

    凌渡宇这才明白过来,知是在火藻一事上出现了僵持)的情况。

    由于能源火藻的秘密泄露了出来,故成为了各方争取的目标。

    任何国家若能掌握火藻培植的方法,等若控制了未来的能源供应。

    那可非说笑的一回事,只要看看现在的产油国如何由穷光蛋变作超级富豪,即可知掌握
能源的重要性。

    探索者虽讹称火藻在大海丢失了,却是没人肯相信,包括美国政府在内。

    现在国防部派人来参与这件事,摆明是希望向探索者施压,迫兰芝把火藻交出来。

    不欢而散时,这些人自然给赶出来了。

    凌渡宇苦笑道:“若问的是有关火藻的事,请怨我不知道了。”

    曹华洛由于金统的关系,态度较好一点,温和地道:“凌先生是曾出海找寻火藻的其中
一人,理应清楚寻得火藻的过程和位置,这些资料对我们都非常重要。”

    凌渡宇微笑道:“应该说对全人类都非常重要。”

    这时大闸开了,几名保镖模样的大汉招手着凌渡宇进去。

    加能准将阴着脸道:“只须花凌先生十多分钟的时间吧!”

    凌渡宇叹了一口气道:“待我见过兰芝小姐后再说好吗?”

   

    发动引擎,把两人抛在后方。

    凌泼宇经过有电子检查素描设备的大门,进入通往主宅的林荫大道。

    虽然他知道当下趟联邦调查局或国防部找上他时,再不会像适才般的温文客气,但他却
一无所惧。

    权力使人腐化。

    任何制度建立之初,都有着纯朴和追求某一理想的精神。

    但经过一段时间的消磨后,人性的弱点会逐渐显露出来,始创时的精神再不复存,而权
力更使人趋向专横。

    这似乎是任何权力中心的必然发展趋势,古今不变。

    像联邦调查局和国防部这类组织,他们若要对付一个人,尽有厉害的手段,由于他们乃
正式的执法者,变起脸来时甚至会比枭风那类穷凶极恶的歹徒还可怕,披着羊皮的老虎,更
使人防不胜防。

    对兰芝这种富豪名人,他们还不敢太明目张胆,但对他这个比较起来低调和欠缺社会地
位的人,他们的顾忌将少多了。

    蹄声响起。

    凌渡宇注目倒后镜,忙减缓车速,让由林木间策马从后方赶上来的波多黎各美女与他奔
驰得并排而行。

    两人目光相触,均露出欢偷之色。

    肖蛮姿向他飞了个媚眼,含笑道:“老朋友你好1”

    凌渡宇想起在大海上与她火辣辣的爱恋缠绵,笑道:“还算托福,我的美人鱼又怎样
了,对于我们并没有被绞成难分难解的鱼饼,你感到庆幸还是惋惜呢?”

    肖蛮姿神色一路道:“九个人只剩下了四个人,谁都快乐不起来哩。”

    接着狠狠道;“我要把桌风绞成肉饼才真。”

    眼前一亮,车马来到主宅前的广场处,上校、霍克深和四名大汉迎了上来。

    凌渡宇推门下车,把肖蛮姿抱下马来。

    这热情如火的美女,不理其他人的注视,缠上他脖子奉上热情如火的一吻。

    凌渡宇和这美女分开后,与上校和霍克深这两位曾出生入死的战友,热情地拥抱,想起
遇难的战友,都不胜激嘘。

    上校道:“那些情报局的龟蛋没有留难你吗?”

    凌渡宇拉着他走远了,才笑道:“只是在我的车身处装上了追踪窃听器,但莫要动它,
那是可反过来愚弄他们的宝贝。”

    后面追来的肖蛮姿“唉喷”笑道:“还是那大海里的死鬼。”

    上校和霍克深笑了笑,旋又眉头深锁。

    凌渡宇道:“强生和渔夫来了没有?”

    上校道:“渔夫不知到哪里去了,但安全上应没有问题,因为除强生外再没有人知道他
的行踪,兼之他爱穿洋过海,条风又非上帝,若这么也可找到他,渔夫只好认命了。”

    霍克深道:“强生该可于这两天抵达,我们已派人去接应他了。”

    四人来到宽敞华丽的大厅,在其中一组沙发坐下来时,兰芝在两位公司要员的陪同下,
到来见众人。

    凌渡宇虽曾和她通过几次电话,熟悉她那低沉而略带沙哑的性感声线,但见面还是第一
趟,不由狠狠打量了她几眼。

    这巨富的继承人仍在对他行注目礼。

    双方的眼睛同属崃起来。

    兰芝除了拥有带着天然妖媚的美丽外,还有着一种出身配上学养而来的独特气质。

    她由希腊裔的母亲继承了一头柔软闪亮的金发,瘦得有点像刻意节食的模特儿,锐利的
眼神,笔直的鼻梁,高圆的颧骨,使人知她有着自己的见解,不容易受他人左右。

    霍克深曾说,马诺奇是天生的石油家,体内血管里流的不是血,而是原油。

    只不知这拥有两个博士学位的富女,血管内又是什么东西?

    兰芝露出感激的表情,但仍是保持距离地和凌渡宇只是轻轻握了一下手道:“我谨代表
探索者向凌先生表示最深切的谢意。”

    接着介绍另外两人。

    一位是老臣胖子韩力。

    他不但是探索者的重臣,负责公司的石油本务,还是除兰芝外拥有最多股权的股东。

    探索者就是由马诺奇和他两对手创出来的天下。

    另一人赫然是公司电脑部门的大主管,著名的电脑安全专家历山博士。

    历山是美籍的德国人,只有四士来岁,骨格粗大,架着粗黑框的眼镜,唇上留着浓黑的
胡子,鼻子夸张的在脸上挺耸起来,目如鹰荤,额头饱满,表情严肃,予人傲慢自负的第一
印象。

    他以带着浓重德国口音的英语,刚握手招呼过后,开门见山道:“凌先生向我们提出警
告,说枭风正进行针对我们电脑网络的阴谋,不知消息从何而来呢?”

    不知因凌渡宇是外行人,还是种族的问题,众人都觉得历山对凌渡宇并不友善。

    举凡专家,最忌的就是外行人对他们专业权威的挑战。

    但他却不知凌渡宇非是他所想象破的外行人。

    凌渡宇很想说那是“救世主”对他说的,但问题是连自己都感到荒谬,更不愿大费唇舌
去解释,婉转地道:“博士听过一个叫野镖飞的日本人没有?”

    历山冷然道:“他是谁?”

    这时气氛有点僵硬,经验老到的韩力道:“来!我们坐下再说。”

    各人纷纷坐下,肖蛮姿当然亲热地挽着凌渡宇。

    当众人眼光都集中到凌渡宇身上时,后者胡诌道:“消富来自国际刑警内一位好朋友,
他指出枭风正致力把他的犯罪集团高科技化,野雄飞则是他手下里最超卓的电脑专家,若给
他侵进任何网络去,说不走可更改纪录,例如账目、报告、犯罪、教育,甚至军事纪录。

    若是更改或添加政府的公民档案,就可随意窜改身份了,甚至包括遗传因子的特征。”

    历山傲然道:“凌先生有这种恐惧,只是出于对电脑保安的不理解,现在反入侵的研究
已有了长足的发展,可保证网络能在不受干挠的情况下运作。

    像我们探索者的网络系统,除了有反病毒的常驻保护程式外,还采用了分隔、独立和备
份的安全措施,那就像重门深锁的城堡,除了外面的护城河,还有不能破人的城门和核心处
独立的内堡,至于地窖的储物室。

    我已向兰芝小姐保证了我们的网络不会出事。”

    韩力道;“凌先生当然是一香好意,历山博士闻报后,特别加强了这方面的保安,应该
没有问题的了。”

    凌渡宇忍不住道:“历山博士能否防止‘救世主’的入侵呢?”

    听到这现时家传户晓的电子超人,众人无不动容。

    历山带点不屑地道:“这是典型现代人的群众行为,虚拟出一个并不存在的人物,然后
由好事之徒不断通过种种方法去添加他的神秘性和存在的虚构事实,我有很多同行都确信其
事,可是却从未有一个人曾和他通过任何消息。”

    说到这里,历山激动起来,道:“例如有人言之凿凿说曾和他直接对话,但经调查后他
的电脑根本缺乏那种设施。

    要做到这点,除了音响卡、米高峰、解调器和一个国际网络的户口外,还须对话的双方
均拥有相同或相容的特别软件,这些人连那种软件都未听过,又没有插上米高峰,便说喇叭
传出‘救世主’的说话,而他只是对着电脑叫嚷那‘救世主’便可听到,内行人听来当知是
一派胡言了。”

    韩力也道:“历山你定要见见我的小儿子,他整天都沉迷着去呼唤那‘救世主’,查阅
所谓‘救世主’在电子留言板上的消息,我也拿他没法。”

    凌渡宇心中暗叹,但却知无谓在“救世主”的存在与否一事上与他纠缠不清,若告诉他
自己曾和“救世主”交谈,只会惹来嘲弄,转向兰芝道:“马诺奇小姐,现在人人都想得到
火藻,我想知道你的立场。”

    兰芝叹了一口气道:“我的父亲虽以石油起家,但对石油却是又爱又恨,没有它,人类
的文明立即崩溃,但又是它使生态大灾难日渐迫近。

    燃耗石油所产生的气体,使得全球气温改变,环境失调下气候异常,旱涝交煎。

    他虽然捐出了巨额的金钱,予各地的研究所谋求解决的方法,可是时至今日,只取得令
人沮丧的进度。”

    若让它落到政府手内,决定它命运的将不会是有理想的科研者,而是那终日只懂坐在办
公室内,看看如何去争取多点利益和权力的政客。?

    说到底,除了绝无仅有的人外,政客们谁不是为不同的权力架构和利益集团服务,像火
藻这种无论在经济上又或政治上都极端敏感的东西,最后可能会落得无疾而终。

    所以我怎也不会把火藻交出来的。

    要取吗?正式向法庭申请好了。”

    胖子韩力唱然道:“现在我们反不那么担心枭风,据消息说,以太阳神为首的几间大公
司,正策动一批政客,去煽动国会通过一个‘新石油法案’,内容如何虽仍未知道,但以西
霸的作风,只要这法案成立,我们探索者可能再没有立足之所了。”

    自小伙子起便追随马诺奇的霍克深满怀感触地道:“最韧这一行完全处于无政府状态,
都是官商勾结,大鱼吃小鱼,小户头被暴徒恐吓毒打,想不到这情况至今不变,只是换了另
一种更兵不血刃的方式。”

    凌渡宇仍不太清楚探索者目前的处境,问道:“这些油站爆炸事件,会对你们造成怎样
的影响呢?”

    韩力忿然道:“这等若一个莫要再买探索者任何产品的警告,暂时仍未出现问题的原
因,皆在经销商均和我们签了合同,可是若情况继续恶化,例如再来几次爆炸,他们或会改
售其他公司的产品,那我们就要完蛋了。”

    上校道:“为枭风负责这卑鄙行动的,应是某一个受他雇佣,拥有大批爆破专家的犯罪
集团,这可从相同的手法看出来。

    但纵使是黑帮,也没有多少人肯做这种事,只要我们能找出是谁干的,便可教他们后
悔。”

    霍克深道:“会否是枭风自己派人干的。”

    上校显已作过调查,摇头道:“一来他在美国根基不深,二来他绝不会蠢得直接牵涉在
这类令人深恶痛绝的恐怖活动内,那不像枭风一向的作风。

    所以定是雇佣些急需钱银而又有那种技术的恐怖集团干的。”

    转向凌渡宇道:“老弟!我们现在应怎办呢?若我猜得不错,风声过后,他们将会发动
再一次的恐怖行动,我们必须在那发生之前,制止他们。”

    众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凌渡宇身上,只有那电脑安全专家历山博士带着点不屑的态度,
显是不明白他们为何要看重这个年轻的中国人。

    凌渡宇点头道:“让我们先解决了这燃眉之急,才再向枭风讨回血债,那时只要让我找
到枭风的藏身处,就算他躲在地底的狗洞里,也要他杀人填命。”

    顿了顿搓手道:“电脑在哪里?我要先上网过过瘾。”

    众人登时哗然。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