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五章 电脑勒索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五章 电脑勒索


    凌渡宇终于放弃了呼唤“救世主”,暗忖恐怕以后都休想能与这高深莫测、难知善恶的
电子怪物交谈了。

    这是兰芝私用的电脑房,她许他用这房间,正表示出她对凌渡宇的绝对信任。

    房门敲响,进来的是兰芝本人,含笑道;“上校和肖蛮姿到了外面工作,今晚才会回
来,肖蛮姿希望你能位在这里,我当然是非常欢迎哩。”

    凌渡宇点头道:“我要迟些才可决定,今次总不是轻松的度假吧?”兰芝拉过椅子,在
他侧旁稍后处坐下来,这时才有空往荧幕望去,愕然道:“你竟爱找寻‘救世主’的玩意
吗?”

    凌渡宇笑道:“不但是我,连国际刑警也成立了个专案小组来玩这寻人游戏。

    你知否他留在网络上的资料,有很多是机密的档案司的职员,都可使用。

    接着就到了内围的三个部分。

    那是财政、科研和资料储存。

    这三部分都是各自独立的,有着重重规限,只有被许可者,才能凭密码和特制的辨识
卡,启动职权范围内指定的部分。

    钱银的交割固是重要,但仍及不上科研的重要性,只有探索者研究所的人员才许进入这
受到严密保护的领域内。

    那包括了技术、配方、知识产权和实验情报的有关资料,假若被窃定或窜改,都会造成
灾难性的严厉后果。

    最后就是资料的储存。

    总公司有个庞大的资料储存库,每隔十二小时,会自动地把最新的资料储入磁带里,一
式两份。

    而无论任何一个部分,都有防止外来者偷取资料或输入病毒的严密防御系统,操作系统
均由专家特别设计,本身已有着防疫的能力。

    可是眼前发生的事却使人完全无法理解,敌人入侵的病毒,像如人无人之境的瘫痪了探
索者纽约总公司的电脑中心,整个内围操作系统都受到污染,连盾备资料库磁带内的资料都
给破坏了。

    这是没有可能的事,却毕竟发生了。

    总部的电脑中心,乃探索者全球内外两个网络的心脏,一旦停止了正常操作,探索者立
时乱成一团,只能通过其他通信方式,作有限度的操作。

   

    不要说资料被窃,只要这情况持续下去,探索者将遭到难以估计的损失。

    历山这自负的人,亦一筹莫展。

    凌渡宇和兰芝等呆看着荧幕上不住打出一排接一排的魔鬼图象,真是欲哭无泪。

    霍克深道:“怎办才好?是否该报警呢?”

    凌渡宇道:“放心吧!枭风故意给时间我们去努力,到我们陷于完全绝望时,就会向我
们提出勒索了。”

    兰芝等立时想起了那只剩下一小杯的火藻。

    *

    “叮!”

    天堂岛上的行宫里,枭风和葛伦波举杯庆祝。

    葛伦波笑道:“野雄飞这小子真厉害,只是一个程式,竟把整个探索者瘫痪了,使它成
了个对着裸女的无能男人。

    老板要等多久才和他们谈判?”

    枭风冷笑道:“待礼物送到兰芝那贱货手上时,我自然会安排。”22凌渡宇差点想光
来一次诚心祷告,才在肖蛮姿刚才按着的那台电脑前坐下,锁入国际网络去,键进“呼唤救
世主”的指令。

    画面倏地暗黑下来,以第一时间现出:“你想对话吗??

    请按是或否!”

    凌渡宇欣喜若狂,键入了“请救我”的字句。

    随着悦耳轻松的音乐,“救世主”在荧幕上答道:“我说的事,终于发生了,为何你现
在才懂得找我?”

    凌渡宇索性不用键盘,对着连接音响卡的米高峰叹了一口气道:“因为我怕你舍弃我这
罪人。”

    “救世主”沉默了片晌,接着在荧幕打出道:“不要说题外话,你知否为何那些专家,
到现在仍摸不清楚病毒的特性,那些病毒为何能入如无人之境似的,侵进了网络内?”

    凌渡宇这时已毫无疑问地知他可听到自己的说话,只是仍不愿让自己听到他的声音吧,
点头道:“我在洗耳恭听”

    荣幕现出“救世主”的说话道:“现时所有的反病毒程式,都有个致命的弱点,野雄飞
正因创出了这种开先河的新病毒,又曾下过苦功研究历山的程式语言,所以才能一举破去了
他所有的防御。”

    对于“救世主”如何知道历山的存在,凌渡宇是见怪不怪,问道:“那究竟系统内的资
料是否已被破坏了呢?”

    “救世主”答道:“当然已被破坏了,枭风只是在骗你们,若资料仍是完整,历山早找
到办法了。

    幸而资料尚未被盗走,野雄飞仍没有那种神通。”

    凌渡宇色变道:“这怎办才好?”

    “救世主”答道:“放心吧!探索者电脑系统内所有东西,均被我在这里复制了一份,
只要接上网络,我可把它们分毫无损地输到探索者的后备资料库内。

    现在请把磁碟放进磁盘里,我先把野雄飞的病毒程式送进去,那以后你们就知可怎样防
范这种新病毒了。”

    *

    凌渡宇拿着那张磁碟,旋风般冲到兰芝等人守候着的主席办公厅处,挥舞着磁碟叫道:
“快找历山来。”韩力通知历山到这大厦的顶层来时,肖蛮姿奇道:“那磁碟内有什么东
西?”

    凌渡宇欣然道:“电脑病毒。”

    兰芝失声道:“野雄飞的吗?”

    凌渡宇含笑点头。

    历山此时气冲冲赶到,嘀咕道:“我现在差点忙死了,有什么事呢?”

    凌渡宇把磁碟塞进他手里,淡淡道:“这就是今趟侵入电脑系统的病毒程式了。”

    历山浑身一震,目瞪口呆地盯着他,接着露出冷厉之色,沉声道:“这是什么一回
事?”

    凌渡宇没好气道:“现在无暇解释了,请博士立即把资料库接上国际网络,所有被破坏
了的资料,会原封不动地回到后备库内,但请勿改变现时的情况,我还要继续玩这有趣的游
戏。”

    历山仍想说话,兰芝娇喝道:“还不照办?”

    历山迟疑了一阵子,欲语还休,才一头雾水的去了。

    众人定了定神,争先恐后追着他去了。

    *

    在全体专家、公司职员、联邦调查局和国防部的人、金统、凌渡宇、兰芝等人的目瞪口
呆下,万计的程式和档案以肯定破了任何纪录、超出了电话线传输速度上限千倍以上的惊人
速度,源源不绝流水般被输入资料库里。

    不到半小时,传送完成了。

    当部分资料被复制到其中一台电脑去时,兰芝键入指令,看着回复正常的画面,电脑室
内立时欢声雷动。

    加能准将先向兰芝道贺,然后对凌渡宇道:“凌先生是否欠了我们一个解释呢?”

    凌渡宇若无其事道:“这全赖‘救世主’的爱心和仗义帮忙。”

    尚未知此事的人均怔怔地瞪着他。

    历山难以置信,失声道:“什么?”

    凌渡宇举起双手作投降状,道:“不要问我有关他的任何事,因为他警告过我,若把与
他的交往透露给任何人知道,以后再不会理睬我了,你们也不想我失去了这么有用的上帝朋
友吧!”

    接着向金统打了个眼色,伸着懒腰道:“事情总算告一段落了。”

    *

    雨雪纷纷里,直升机灵巧地升离探索者大厦。

    横越过高厦如林的纽约市,望东飞去。

    一座座灯火通明的长桥,由车子组成、疏密有致地填满所有纵横交错街道的光龙,繁华
如梦的活动霓虹灯饰,构成了这个代表着地球经济和政治中心的宏伟巨城。

    当直升机高度不佳增加时,被强烈射灯照得通透晶莹的自由神像,出现在左下方海面
处,像由水底冒出来一个姿态幽静闲雅的女巨人。

    肖蛮姿笑得花枝乱颤,伏入了凌渡宇怀里,喘着气道:“当历山听到‘救世主’的名字
时,他那七情上面的表情真是精采,我看他以后还敢否摆权威的架子?”

    上校由后面探手过来,抓着凌渡宇双肩,兴奋地道:“你这家伙真行,连‘救世主’都
给你勾引了。”

    金统大笑道:‘救世主’是女人,又或是别有爱好的英勇人,偷看过小凌的档案照片
后,于是春心难耐了。”

    兰芝亦是心情大佳,陪着他们笑了一会,别过头来道:“凌先生请勿怪历山,他虽是骄
傲固执了点,但却‘树尽责可靠,是爸生前最信任的下属之一。”

    鼓舌又低声道:“谢谢你了凌渡宇道:“我们该谢‘救世主’才对。”

    金统正容道:“这事其实令人难知忧喜,证明了没有任何电脑系统,可以防止‘救世
主’的入侵,假若他是个有野心的人,整个世界都在他的掌握里,想想都教人心寒。”

    坐在兰芝旁的霍克深煞有介事道:“他会否是来自外星的怪物呢?否则为何可以高明至
如此令人难以相信的地步。”

    上校以嘲讽的口吻道:“那他的前任主耶酥也应是外星人了,第二次降临便是另一次来
到太阳系第三颗行星上的专访。”

    直升机飞出了大厦密集的中心区,朝郊野处疾飞。

    肖蛮姿像条美丽的人鱼般姥伏在凌渡宇怀里,闭目养神。

    金统正要说话,“嘟嘟”声在凌渡宇手握的通话器发出来。

    众人都紧张起来。

    凌渡宇向兰芝微微一笑,按着对讲器,送到兰芝丰满鲜艳的香唇前。

    那笑声又再响起来,阴阴道:“凌渡宇在哪里?”

    兰芝答道:“请宽限一小时,我们正乘坐直升机去与他联系。”那人沉默下去,半晌后
才冷冷道:“他在哪里?”

    兰芝亦冷然道:“我们尚未谈妥条件,我没有义务要答你的问题。”

    “晤”的一声,联系中断。

    凌渡宇收起通话器,从容道:“放心吧!一个小时后他会再来找我们,火藻和我都对他
太重要了。”

    直升机俯冲而下,前方十多公里处,闪动着指示他们降落的灯光。

    *

    众人由直升机钻出来,到了这位于郊野的农庆,沈翎和“抗暴联盟”特种战斗小组的人
员,正恭候他们。

    在入门处,沈翎一阵风般迎出来,劈手揪着凌渡宇的胸口,声势汹汹讨伐他道:“好小
子,找‘救世主’也不招呼我去参观,记得我说过要扭断你那对小手吗?”

    介绍了沈翎给各人认识后,凌渡宇奇道:“那浑身是刺的女人到哪里去了?”

    沈翎把众人领到摆满美食的长餐桌处,招呼各人坐下,说道:“‘风鹰’改变了主意,
没有到美国来,至于她要干什么勾当,照例不会告诉任何人,但对枭风总之不会是什么好事
了。”

    金统举杯向兰芝祝酒,一片欢愉的气氛里,兼之饥肠辕,在没有人客气下,齐齐大吃大
喝起来。

    肖蛮姿凑到凌渡宇耳旁,呵气如兰道:“什么时候我们才可溜开去造爱呢?”又送他一
个充满诱惑力的媚笑。

    凌渡宇看着这既可冷若冰霜,又可热情如火的美女,心痒起来。

    沈翎尽了一杯餐酒后,道:“我曾实地观察过所有发生爆炸的油站现场,凶徒的手段确
是不凡,应该受过正式的军事训练,如此一来,我们可把调查的范围收窄。

    金统插入道:“我们亦曾下过功夫,枭风一名叫尤蒂津的手下,是苏联解体前国安局的
高级情报员,叁个月前有人在俄罗斯见过他,说不定枭风就是在那里聘请杀手,现在世上没
有任何地方,比那里有更多这方面的人材和高手了。”

    上校感叹道:“俄罗斯联邦正处于新旧交替、青黄不接的时期,更由于经济情况恶劣,
又出现武器过剩的情况,大批武器从缩小了规模的军队流失出来。

    由于5区罪集团比政府的银根松动多了,在某一程度上他们不但控制着经济体系,还间
接操控着政府,最近便有个着名电视台的主管给刺杀了。”

    凌渡宇道:“最可怕的是他们其中很多羔非乌合之众,而是有极高教育水平和军事训
练、来自前苏联各军事部门的精锐,今趟我们面对的,说不定就是这么的一个组织。”

    肖蛮姿指着沈绷面前台上大盘红色的物体,娇柔道:“这就是火藻吗?"

    沈钢伸指在肖蛮姿吹弹得破的粉脸弹了一下,眯起眼睛盯着她道:“可爱的受造物,除
了你和上主外,谁认得它不是火藻呢?"

    那声音再由通话器传出来,先经过能调校音波的先进仪器,最后还原为枭风的声音,经
过运作着的录音机,最喝雌簿器播放出来,沉声道:“凌渡宇在哪里?”凌渡宇向着连接到
通话器的对讲机笑道;“你好吗?老朋友!”

    枭风狂笑起来,道:“我当然不错了,你看来却不太写意。”

    凌渡宇轻松地向正留心倾听的兰芝眨了眨眼睛,淡淡道:“你忘记了上主说的应爱你的
仇人吗?更何况是有施命之恩于你的我?望‘救世主’打救你这罪人。”

    枭风失了控制,骂了一大串的粗话后,才回复冷静,狠狠道;“凌渡宇你听着,现在除
了我外,没有人可打救探索者,一是把火藻交出来,又或者眼睁睁的看着探索者完蛋。”

    凌渡宇好整以暇地道:“我怎知探索者的电脑系统是否仍可以回复原状?怎知你不是在
空口混饭吃?"

    枭风阴恻恻笑道:“我信誉昭著,盲出必行,只要得到火藻,不但探索者的电脑系统可
回复正常,炸弹事件亦将绝迹。”

    凌渡宇故意撩拨他道:“你信誉昭著吗?那趟在海上不是下跪认了错吗?看你现在那冥顽
不灵的样子,这似乎是枭风唯一过不了的心理关口,不过今趟却没有骂粗话,只是传来了几
声沉重的呼吸,接着冷哼道:“我给你叁个小时的时间去取火藻,然后再听我的指示,若到
时没有火藻在手,探索者就玩完了,本人再补送几个炸弹大礼,清楚了吗?”

    传信中断。

    众人都默然不语。

    约的网冤呢?

    沈绷笑道:“放心吧!枭风的弱点,就是希望能亲口处如此自然叁方面均须以这种特别
的频率来通信,只要枭风和那批可能来自前苏联的坏分子建立天空的联系,我们不但可收听
到他们的对答,若时间足够的话,还可以追踪到在纽约这边的信号来源,由于那并没有通过
卫星,追查容易多了。”

    金统讶异道:“想不到你们有这么先进的设备,对这种低波段的数码传信,在我们来说
都非常头痛哩。”

    沈翔傲然道:“我们‘抗暴联盟’内有顶尖儿的科学家和专门人材,都是为了世界大同
的理想努力。”

    扩音器这时传来“哗”的一声。

    各人都精神大振,知道果如沈绷所料,枭风以和他们通信的同一频率,与纽约的同党通
话。

    这是一场高科技对高科技的斗争。

    扩音器传来果风的声音沉声道:“‘执法者’请答话。一把带着浓重俄罗斯口音的男声
以英语道:“老板你好,这处情况正常,探索者大楼内那些人仍忙碌地工作着,凡在附近停
下的车辆都被截查,只有叁架直升机离开了。”

    这人说话简单扼要,显是不喜多言,重视实效的人。

    同一时间,四辆有特殊追踪信源装备的小型货车,开出农庄,展开对代号‘执法者’的
杀手集团的搜寻。

    雨雪仍在漫天飘舞,天色刚微明。

    度过了难忘一夜的诸人,则在餐桌旁收听截来的对话。

    果风冷冷道:“看来他们已知道凭他们的力量,系统内的资料再不能复原,才会离开。

    以凌渡宇的性格,绝不肯放弃那唯一可接触到你们和平反败局的机会,我会迫他亲自带
假货来会你们的。”

    “执法者”冷笑一声道:“届时我们会让他们知道什么叫真正的高手。”

    枭风笑道:“我对你们有着最大的信心。

    不要忘记,上学的时间快到了。”

    一阵狂笑后,传信中断。

    众人立时失去了笑容。

    不但因对话的时间太短,没有可能追到信源,更因最后“上学的时间快到了”这句暖昧
难明的说话。

    沈绷弹了起来,叫道:“有多少人知道火藻藏处?"

    兰芝骇然道:“是我们实验室的列斯加博士最小的儿子,仍是中学生。”

    上校拿起电话道:“这事由我处理。”

    拨了号码,不一会列斯加的声音在另一端响起道:“谁?"

    上校正要说话,沈绷一手枪过话筒,沉声道:“列斯加博士,要不要作一单交易,你不
但可得到一亿美元,还可保家人平安无慈,特别是你的宝贝儿子。”

    列斯加怒道:“你是谁?这是恐吓!我要报警。”

    沈绷冷笑一声,收了线。

    众人都呆瞪着他时,凌渡宇失笑道:“好家伙,真有你的。”上校一拍额头道:“我差
点失了方寸,忘了联邦调查局的人在窃听所有探索者高级职员的电话。”

    兰芝等这才恍然。

    不一会,扩音器又传来新的信息。

    “执法者”狠狠道:“二号行动取消,有个蠢人刚打电话给列斯加博士,要和他作交
易,又威胁对付他的儿子,这矗人定是新手,说不定是太阳神自己聘用的本地邦会人物。”

    枭风怒骂两句后,沉声道:“那先集中全力对付凌渡宇,若能把他生擒回来,我再加你
们五千万美元。”

    “执法者”道:“应该没有问题,就算他身后跟着一支军队,我们也有办法生擒他后,
以没有人梦想过的方法离开。”

    传信中断。

    肖蛮姿挽着凌渡宇的手臂笑道:“原来活着的你只值五千万,我向兰芝借点钱就可买下
你了。”

    兰芝道:“那不若由我自己买下他吧。沈绷眯着眼对她道:“你也对这家伙有兴趣
吗?”

    兰芝俏脸一红,知犯了语病,横了沈钢一眼道:“我只是要他来当保膘吧。”不要多
心。”

    金统笑道:“是否贴身的那一种。”

    兰芝霞生玉颊,大喧道:“你们这些男人怎么了,总要朝这方面说。”

    凌渡字见她如此娇态,亦涉逼思,不过心神仍集中思索什么是“没有人梦想过的方法”
这问题上,这时一名手下拿着地图冲进来道:“找到‘执法者’大约的收接点了。”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