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六章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六章


    兰芝在肖蛮姿和上校的陪伴下,飞返总公司处理“灾劫”后的混乱情况,尤其到现在仍
未确实把握野雄飞以什么方式把病毒输进公司的网络内,更有重新检讨保安的心要。

    肖蛮姿作兰芝的身保镖,上校则成了无名有实的保安大头头。

    列斯加博士事件,使他们认识到敌人对他们公司要员的资料了若指掌,那代表着有私通
敌人的内奸,正藏身在高级职员里。

    这是场错综复杂,牵连到犯罪集团、跨国公司、国会、政府和其他国家的斗争,关键处
就在于一杯能改变人类未来命运的火藻。

    凌渡宇和沈翎率着由五十多人组成的“抗暴联盟”的战斗小组,分乘十多辆性能超卓的
改装车辆,朝信源发出处,一个位于纽约市南面的小港口全速进发。

    在凌渡宇的力劝下,金统打消了与他们并肩作战的念头,返回办公室等候他们的捷报。

    凌渡宇和沈翎置身在其中一辆装了追踪设备的小货车上,到了一个可俯瞰港口的小山
丘,驶进了路旁的密林内。

    由这处望下去,房舍连绵,靠近港口处全是与船务有关的货仓、起卸区、船坞一类的厂
房设施。

    几艘大货轮泊在岸旁,进行维修和上落货的工作。

    雪愈下愈大了,把海港变成个白色的世界。

    凌渡宇和沈翎跪在林木间,以望远镜观察和指挥手下进入战略性的位置。

    要在这么的一个海港,于短时间内找到敌人的位置,而他们又非警方,可公然围搜,根
本是没有可能办到的事。

    他们只好等候枭风和“执法者”的另一次通话。那时由于范围缩窄了很多,有信号出现
时,敌人将无可遁形了。

    由于这里距纽约城足有四个小时的车程,所以敌人应拥有直升机、高速快艇那类交通工
具,又或能与在纽约的同党直接通话的无线设备。

    敌人都是受过严格军事训练,又有优良设备的强手,正面交锋,他们并无胜算,唯一方
法就是以雷霆万钧之势,攻其无备了。

    守在车内的手下向他们兴奋叫道:“又有通话了。”

    ***

    枭风的声音响起道:“立即把所有人手撤回来,行动取消,你们等候我进一步的指
示。”




    “执法者”冷冷道:“发生了什么事?”

    枭风道:“不知是否病毒出了问题,探索者的后备资料并没有受损,计划彻底失败,迟
些再和你联络。”

    联系中断。

    凌渡宇和沈翎交换了个眼神后,同时道:“有内奸!”

    负责追踪信源的手下叫道:“找到了!”

    ***

    那是海港东端的一处货物起卸区,泊了一艘中型货轮,穿着制服的工人在上货落货,见
不到半点异样。

    只观察了半晌,两人都放弃了进内寻敌的念头。

    一来怕误伤无辜,二来发生枪战惹起警方注意,想驾车逃走亦是难比登天。

    商量了一会后,决定入黑后方由水路摸来,完事后只要溜往大海,便可海阔天空任他们
翱翔了。

    留下监视的人后,沈翎去准备今晚行动的快艇和装备,凌渡宇则返回纽约市探索者的总
公司,好处理内奸的问题。

    趁车行之间,凌渡宇闭目打坐,到达目的地时,昨夜的劳累一扫而空。

    在他们先前的知会下,总部的电脑中心已重新输入资料,一切回复正常,像是没有发生
过任何事的样子。

    凌渡宇在顶楼的主席办公室,见到精神焕发的兰芝,后者笑道:“我刚睡醒,肖蛮姿比
我还不济,仍在休息室内睡得人事不知,哼!还说靠她保护我。你精神看来挺不错哩?”

    接着低声道:“应否把凶徒的处所通知联邦调查局的曹华洛呢?”

    凌渡宇叹道:“照我的经验,像枭风这么财雄势大的犯罪组织,在政府各部门均布有线
眼,所以我们最好还是靠自己。”

    兰芝道:“在回复正常前,公司内知道后备资料无恙的共有九人,都是老臣子,我很难
相信其中有人会出卖公司的秘密。”

    凌渡宇淡淡道:“做内奸的首要条件,就是不会惹人怀疑。枭风通知‘执法者’的时
间,是正午十二时许,试想想看,这九个人之中,有哪一个是在这时间前一个小时内才回到
公司,之后又溜了出去打电话呢?”

    兰芝苦思半晌,脸色大变道:“只有负责公关的直克符合这两个条件,但他是我的表兄
来里!自小失去了父母,可说是由我父亲养大他的。”

    凌渡宇道:“暂定是他好了,千万不要让他知道我们在怀疑他,说不定还可以利用他放
出假消息,上校到哪里去了。”

    兰芝道:“他去了接强生,唉!”

    凌渡宇柔声道:“现实就是这么残酷,牵涉到切身的安危或利益,有些人连亲人都可以
出卖,趁现在还有点时间,我想借你会议室的电脑一用。”

    兰芝站了起来,陪他往会议室走去,亲自推开了门,低声道:“你今晚准备何时行
动?”

    凌渡宇道:“应在凌晨三时至早上那段偷袭的最佳时间内。”

    兰芝道:“出征前赏脸陪我吃顿晚饭吗?”

    凌渡宇走进会议室后,转过身来道:“肖蛮姿有分吗?”

    兰芝笑道:“当然少不了她,这丫头是人家的贴身保镖嘛。”

    掩上了门。

    与美女谈笑总能令他有欢畅的感觉,凌渡宇到电脑前坐下,开始呼唤“救世主”的程
序。

    “救世主”似乎真的对他另眼相看,别人梦寐难求的垂注,转瞬便以文字展现在荧幕
上。

    “你想交谈吗?请答是与否。”

    凌渡宇键入道:“谢谢你!”

    “救世主”默然半晌,才反应道:“这是你应得的。”

    凌渡宇忘了按键,大讶道:“为何是我应得的呢?”

    敲门声响。

    进来的肖蛮姿,兴奋地嚷道:“我也要见‘救世主’。”

    像上趟般,文字化作了血泪,落到画面下方去。

    联系中断。

    ***

    保镖拉开车门,凌渡宇先走下车,才轮到兰芝和肖蛮姿。

    其他三名保镖分守四周。聚精会神地眼观八方。这是所只招待会员的俱乐部,当然都是
像兰芝这类非富则贵的人,才有入会的资格。

    守门口的几名保安,是高挺的黑人,见到兰芝都恭敬地打招呼。

    司机把大房车开走,为了安全,他将不会离开车子。

    入口处是个布置华丽的厅堂,疏落地摆了十多组沙发,性感美丽的女侍推着酒车,殷勤
地侍候占坐了三组沙发的贵宾。

    刚踏入厅堂,凌渡宇注意到其中一组客人里,有人正盯着他们。

    这时兰芝凑过来道:“餐厅在二楼,那处的中国餐在纽约很有名,应合你的口味了,我
也爱中国餐。”

    那盯着他们的英俊男子长身而起,往他们走来,隔运叫道:“兰芝!”张开双手,作出
准备拥抱的姿态,迎了上来。

    兰芝这时才注意到他,娇躯微颤,垂下头去,接着又坚强地仰起俏脸,冷冷道:“不要
过来!”

    这年约三十,高大英俊的男子,衣服剪裁得体,风度气派样貌均无懈可击,并没有遵照
她的吩咐停步,对凌渡宇先投来惊异的眼光,过歉然一笑,又向肖蛮姿点头为礼,轻挽着有
点六神无主的兰芝,往一旁走开,低声耳语。

    肖蛮姿把玉臂穿入凌渡宇臂弯低声道:“是西霸的儿子约迪逊·西霸,现任太阳神主
席,但实权仍在西霸手上,这小子只是个骇的幌子,他与兰芝是大学同学,曾经要好过。”

    凌渡宇暗忖原来如此,难怪兰芝的表情如此古怪,显是又爱又恨,心中矛盾。

    此属峤人争执起来,兰芝怒道:“我的事不用你管。”

    忿然回来道:“上餐厅去。拉着两人,和四名保镖不顾而去。

    ***

    在高贵幽静的餐厅里,三人占一桌,国名保镖坐在邻桌处。

    兰芝有点落落寡欢,喝着闷茶。

    肖蛮姿像个天真小女孩,雀跃不已,与凌渡宇喁喁细语,说着她深爱的海底奇遇。

    兰芝忽然肖蛮姿道:“你告诉他了吗?”

    这句话没头没脑的,肖蛮姿却会过意来,点头道:“迟早也知道的,是吗?”

    兰芝不悦道:“我又没有怪你,为何要这样说?”

    肖蛮姿冷冷道:“因为我不高兴你和杀害父亲的凶手的儿子说话,你明白吗?”

    凌渡宇这才明白两人因何事针锋相对,介入道:“不要吵了,刚才他向你说什么?”

    兰芝却不服气,向肖蛮姿道:“我们先弄清楚一件事,父亲的事,未必与儿子有关系,
这是现代法律的观点。”

    肖蛮姿在此事上却寸步不让,怒道:“好吧!现在马诺奇先生给人谋婶崴,再没有人可
阻止你去与他好,和探索者一齐嫁过去给太阳神好了,这不是他们父子一向的目标吗?”

    兰芝气得俏脸发白,怒道:“谁要嫁给他?你看不到刚才我不理他吗?”

    由于音量提高,邻台的人都往这对美女望过来。

    凌渡宇沉声道:“你们若再吵架,我便先走一步了。”

    两女这才静下来。

    肖蛮姿由台底下探手过来,抓紧了凌渡宇的手,显是怕他不顾而去。

    兰芝咬着下唇,低声道:“他要我把火藻交给政府,说那样事情就可解决了,他说不想
我受到伤害。”

    肖蛮姿忍不住又道:“那是变相的恐吓。”

    凌渡宇忽然神色有异,打手势要两女莫要说话,装在耳内的微型通信器响起沈翎的声音
道:“小凌,形势不妙!加能准将那混蛋,与曹华洛率着大批人马,闯入我们的农庄去,幸
好我们的侦察系统早一步发觉,连忙撤走,带不走的东西便炸掉,不过已是损失惨重,近亿
美元的器材就这么化为乌有了。哼!他们定是以卫星追踪直升机,才知道了我们的位置。”

    凌渡宇对着装在衣领的微型讲话器道:“我早说过他们为求目的,不择手段哩!他们并
不会就此罢休的。”

    沈翎道:“他们对我们应有精确的情报,刚才在路上设置路障只要是我们的人便立即逮
捕,抓了二十多人,幸好我吩咐他们不可携带武器,否则就更糟了。”

    凌渡宇愕然道:“他们凭什么理由拿人呢?”

    沈翎不住笑起来道:“说他们违反了移民条例,以旅游证件非法工作,故须立即递解出
境。你说这荒谬吗?”

    接着再道:“现在我已下令未被逮捕的立即疏散,好避风头,否则连那四辆工具车都要
给没收。”

    凌渡宇苦笑道:“今晚该怎么办?”

    沈翎若无其事道:“只好由我两兄弟出马了,不过要认真小心,他们会派人吊着你的,
老地方见吧!”

    对话中断。

    凌渡宇潇洒地一耸肩膊,若无其事道:“早习惯啦!算不了是什么一回事。”

    两女只听到他答话的部分,齐声追问。

    凌渡宇笑道:“今晚只谈风月,更不准吵架,特别本是情如姊妹的人。”

    肖蛮姿轻轻道:“今晚我要陪你们去。”

    凌渡宇淡淡道:“现在我成了联邦调查局、国防部,甚至中央情报局的头号目标,自身
难保,若再加上了你,你教我怎样摆脱他们的监视。”

    兰芝不安地道:“对不起!连累了你啦!”

    凌渡宇道:“主席自己当心点,上校应教过我这方面的常识了,精密的窃听器材,只凭
玻璃的震荡,就可听到屋内目标的说话,故此一个不小心,便会泄露秘密。像中情局那机
构,不择手段时,和犯罪集团只是一线之隔。”

    兰芝低声道:“人家最担心的是你哩!”

    凌渡宇轻松笑道:“放心好了!这类场面我见惯见熟,而且正是这样,生命才变得多采
多姿。好了!不再争吵了吗?”

    两女不由对望一眼,笑了起来,同时摇头。

    对着这两位如花似玉的美人儿,凌渡宇心情转佳,故意逗得她们心花怒放,忘掉了来自
各方面的压力和那种不公平的感觉。

    ***

    兰芝的豪华大房车驶离俱乐部,前后都是保镖的车子。

    这辆大房车并非普通车辆,是经过“抗暴联盟”的专家加以改装,可承受重型武器如火
箭炮一类的攻击。

    三辆车迅速驶出了中心区,朝兰芝在纽约的家驰去。

    到了高速公路时,车速减慢,凌渡宇道:“我去了!”

    肖蛮姿一把搂着他,送上热吻。

    肖蛮姿刚放开她,兰芝便越过肖蛮姿的身体,重重在他唇上吻了一口,感激地道:“小
心了!”

    凌渡宇轻轻拍了她的脸蛋,道:“明天见!”

    扭开车门,一个翻身,滚进路旁的草丛去。

    两女依依不舍地回头看着他消失处,对望了一眼,都有点尴尬地笑了起来。

    这潇洒英俊的中国人确有种罕有的正义气质和使女性倾倒的魅力。

    此属凌渡宇坐上沈翎的电单车,戴上夜视镜,穿过荒野丛林,朝附近一个海湾飞驰去
了。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