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十章 为情惆怅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十章 为情惆怅


    在这一刻,他并没有去管对方是谁的闲情。

    一向以来,他都自问是一个非常坚强的人,可以承受任何打击和创伤。

    可是昨晚卓楚媛那种荒凉失落的语调,却使他感到非常难受。

    查实他并不比一般人强多少,可是他却有一项本领,就是能把精神集中在眼前这刻里,
忘记了其他事物。

    这是他从冥想和禅定里得回来的修养。

    这也使他对每段爱情都很投入和享受,事后亦能忍受生离死别的滋味。

    在外人看来,或者觉得他是无情的人。

    事实上,他的感情变得自己亦难以控制?正如他对兰芝所说,在某些条件下,爱情是特
别容易发生的。

    例如在大海上与肖蛮姿的旅程(见《浮沉之主》),又或那次与圣女在大漠上的相依为
命(见《圣女》),又或与飘云在中东的闯荡(见《迷失的永恒》),爱情都来得自然而真
诚,绝没有任何玩弄的成分。

    卓楚媛是他真正爱上的第一个女子,直至现在,他对她仍非常依恋。

    可是他知道自己对她的态度再不积极一点,极可能会失去了她。

    但为了自己的理想,他注定了是不能安静下来过着平淡生活的人,每天都面对着危险和
死亡,更不愿有任何牵挂,又或要别人为自己担心。

    该怎办才好呢?

    卓楚媛若嫁了给别人,对她来说或者是更明智的选择。

    谁可以在这情况下给他忠告?

    想到这里时,刚抵达金统办公的大楼。

    ***

    金统听罢他的故事后,笑道:“纸终于包不着火,我看不需多少天,潜艇的事将会泄了
出来,那时我们就有权向美国政府要求进一步的资料了。”

    顿了一顿又道:“你听过‘核黑手党’没有?就是犯罪集团通过例如偷窃等种种手段,
把核材料弄来给出得起钱的政权和集团。来自前苏联的共和国,特别是乌克兰和俄罗斯,现
在已变成了全球核走私的中心。其中势力最庞大的一个‘核黑手党’,由一个叫洛维奇夫的
人领导。这人身分神秘,洛维奇夫只是个假名字,不过只看他能在众黑帮中脱颖而出,可知
此人大不简单。”




    凌渡宇道:“你认为今次的潜艇帮,就是他的手下吗?”

    金统道:“我并非空猜做而是做过功课,枭风的犯罪勾当无所不包,但近年来却致力进
行核走私的活动,洛维奇夫在本土虽是横行霸道,但势力仍未能扩展到国外去,最需要像枭
风这样一块踏脚石。目前虽看似枭风是老大,但不出几年,定要给洛维奇夫赶过头。”

    凌渡宇深吸一口气道:“假若此人来自前苏联国安局又或军方,那他的野心将不止只作
一个犯罪集团的首领。我们‘抗暴联盟’有个专家小组,专门研究犯罪集团的发展和趋势,
尤其关注最近崛起于俄罗斯的黑帮,由于他们大部分成员均与前苏联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所
以他们的目标亦有异于一般帮会,亦比他们更懂利用高科技,进行更大规模、遗害更深的勾
当。最可怕是他们财雄势大,做事又择手段,当他们通过暴力和贿赂的手段,渗透入政府
时,说不定可变成真正的统治者。”

    金统叹道:“或者我们真需要一个‘救世主’。昨天我才和朋友说起,终有一天,某犯
罪集团将有能力造出一枚核弹,那时他要你放那个人,你便要乖乖的放那个人了。”

    凌渡宇感叹道:“政府现在已变得愈来愈难得到人民的信任,像哥伦比亚那种变相由贩
毒集团控制的国家不要说了,像意大利、日本,黑帮的势力都大得可以左右政府的政策,这
种趋势发展下去,像一盘散沙的政府迟早会被组织严密的跨国犯罪集团吞掉。”

    金统道:“先不说这么远,洛维奇夫这么在你手上栽了个大跟斗,对他的威望有很严重
的打击,现在风声正紧,他应该无力反击,可是当他喘过一口气来时,定会进行报复,那时
他将再不学现在那般有耐性和节制了。你有什么打算?”

    凌渡宇双目寒光一闪道:“趁着这时刻,我首先要对枭风开刀,只要知道他在哪里,这
狂人将再没有多少天可活了。”

    金统突地剧震一下,呆瞪着凌渡宇。

    这是忽然想起某事的表情,凌渡宇没有打断的思想,耐心等候着。

    金统长长吁出一口气道:“我想起的是卡林栋博士的失踪事件,那天他与美丽的小情人
驾艇出海为乐,忽然间他的小情人便昏了过去,醒来后卡林栋就一去无踪了。”

    顿了顿续道:“由于卡林栋是国家保护的重要人材,身分特殊,事后曾对整个海域展开
了彻底的搜查,结枭你也知,当然是一无所得。”

    凌渡宇道:“找到卡林栋那小情人昏迷的原因吗?”

    金统道:“是被麻醉针射中,所用的麻药恰到好处,却非医院惯用的那剪嶂。

    而最奇怪的是当时游艇正全速开航,那时附近完全不见任何其他船只的影子,现在你说
起潜水艇,我才想到这事可能与洛维奇夫有关了。他若是前苏联诸如国安局的人,自应留意
世界各地重要的科研会议,才会明白卡林栋那‘时空理论’的意义。”

    凌渡宇沉吟片晌后,苦思着道:“卡林栋的时空理论,深奥难明,抽象之极,若非本身
是同行人,绝不会生出感受,你试试看当日参与会议的前苏联科学家有些什么人,其中之一
若不就是洛维奇夫本人,亦心与他有点关系。”

    金统精神大振道:“我要立即把这发现告知楚媛,现在这事由她负责。”

    凌渡宇叹道:“若此事属实,那洛维奇夫确有以另一种形式征服世界的野心,那就是高
科技加上黑帮的手段,若他本身便是学学富五车的科研专家,他应该比枭风还要可怕千百
倍。若我猜得不借,他不异劳师动众,派手下坐潜艇来这里兴风作浪,并非甘于为枭风卖
命,而目的只是为了能源火藻,那是比任何武器更厉害的法宝。只由这点看,洛维奇夫便怎
也不肯罢休。”

    两人同时发起怔来。

    火藻之事,本已是复杂无伦,现在更牵涉到来自前苏联的野心家,都不知用什么话去形
容那种形势了。

    凌渡宇知道他有得忙的了,正要告辞,金统道:“你要走,我还有件事未告诉你,你要
我查那口技了得的女刺客,已经有点眉目,她是谁仍不清楚,但至儆辛?

    起政治刺杀,被杀的要人都是事前接到情妇的电话,匆匆赴约时被杀死的,而两位情妇
事后都曾极力否认有打过这样的电话,偏偏电话录音却留下了她们的声音,我已要求把有关
这两件悬案的资料备份送来,两天内可交到你手上。嘿!我看你最好小心点,若马诺奇小姐
或肖蛮姿找你,不一定就是她们哩!唉!这世界真是无奇不有。”

    你送凌渡宇出去时,顺手拿起一面剪报,塞进凌渡宇外衣袋里,神秘地道:“要听音乐
会吗?”

    凌渡宇大惑不解时,金统已把他推出门外。

    当他来到专用的停车场,以轻便但性能超卓的探测仪器肯定了车子没有被人做了手脚
后,才坐了进去。

    打着引擎,一手控车,另一手把那面剪报拿出来看,立时被图片和新闻吸引。

    那是位女小提琴家来美开演奏会的消息,写道:“世界著名美丽日籍小提琴家禾田稻
香,将于本月在纽约康那兹堂举行巡回美国的首站演奏会。”接着是一大段介绍她音乐特色
的文字。

    图片里的禾田稻香优雅如昔,勾起了他深刻的回忆。(事见拙作《域外天魔》)初识她
时,她仍是日本首席富豪的娇妻,两人因相处而生情,禾田稻香与夫分居后,他们还缠绵了
整个星期,后来凌渡宇出海去寻火藻,再没有与她联络。

    凌渡宇苦涩地笑了笑,把剪报撕成碎片,不敢再看下去。

    她好好享受自己的演奏事业和生活吧。

    自己实在不该破坏别人的安宁。

    在这一刻,他又心痛地罹着卓楚媛,脑内响起她那有点心灰意冷的声音。

    他再忍不信了,拿起车内的无线电打往巴黎找卓楚媛。

    秘书告诉他卓楚媛正在通电话,要他留下姓名时,他忽然又失去了勇气,把电话挂断
了。

    直至活到这一天,他才真正尝到欲断还休的爱情滋味。

    ***

    枭风脸无表情地离开他的私人飞机,在葛伦波和一众手下的簇拥里,踏进巴西的圣保罗
机场,他今次来是要谈长期性的军火走私合约,对方是巴西最大犯罪集团的老大施里安纳,
两人一直在其他事上合作愉快,都觉得现在是加强合作的时刻了。

    但枭风心内却是阴霾密布。

    他已是第二次在凌渡宇手上吃大亏了。

    原来天衣无缝的计划,结枭却是一败涂地,连洛维奇夫的手下都给美国政府一网成擒,
使他失去了在美国活动的能力。

    他曾亲自和美国黑手党最大的几个家族联络,希望得到新力军的支援。

    可是当对方知道此事牵连广泛,都婉言拒绝。

    “龙鹰◆凌渡宇在国际黑白两道都是响当当的人物,除非避无可避,否则谁都不愿与他
正面为敌。

    今趟他之亲身来见施里安纳,最主要的目的还是央他派人出手对付凌渡宇。

    现在他对火藻已非那么热心了,因为迫在眉睫之前的,就是自己那条老命。

    施里安纳率着两个儿子三个女婿和大批手下,亲在贵宾室迎接他。

    两人拥抱后,施里安纳哈哈笑道:“老朋友!你现在的面色不大好看哩!”

    枭风苦笑道:“到府上再说吧!”

    矮胖的施里安纳,以他招牌式皮笑肉不笑的笑容道:“今晚我特地为你举行了一个大型
派对,请来了各方的好朋友,还有一流的舞娘,保证你会忘掉了烦恼。”

    拥着他由不须经过海关的通道,离开了机场。

    ***

    凌渡宇来到兰芝的办公室,在她对面坐了下来。

    兰芝看他的神情有点古怪,柔声道:“心情好了点吗?”

    凌渡宇无意识地摊开了双手,顺口问道:“肖蛮姿呢?她不是该陪着你吗?”

    兰芝道:“有朋友由荷里活来找她,出外去了。”

    凌渡宇笑道:“找她当明星吗?她确比很多青春艳星更有条件。”

    兰芝犹豫半晌,低声道:“她没当明星的兴趣,只热爱着大海和男人,没有了这两样东
西,她也完蛋了。”

    凌渡宇皱眉道:“你想暗示点什么给我知道呢?”

    兰芝不悦道:“不要多心,没有这种事。”

    旋又叹了一口气,以怕他受伤害的眼神道:“肖蛮姿有很多男朋友,现在??

    着的是最近与她打得火热的国际级导演,拍完戏来打她,我本不想告诉你,但还是给你
点心理准备才好。”

    凌渡宇哑然失笑道:“谢谢你。”

    兰芝反受到伤害,愕然道:“你不是喜欢肖蛮姿吗?”

    凌渡宇暧昧答道:“我喜欢她,但却不想干扰她享受生命的方式,男女相恋,不一定需
要有结枭的。不是有人说过结婚是恋爱的坟墓吗?有些人天生便是不断地去寻找爱情,或者
应说是找寻某一刹那的爱情感觉。”

    兰芝苦涩地道:“你倒看得开,我有个难以解决的问题想请教你。”

    顿了顿,先吩咐秘书不接听电话,才站了起来,挽着他的手臂,朝会议室走去。

    凌渡宇被她有点过分亲热的动作弄得心跳加速,到了会议室后,两人在长桌的一端坐
下。

    兰芝低声道:“我想把火藻迁往另一个地方,以后除你和我外,连列斯加博士也要瞒
着,因为我有点担心。”

    凌渡宇道:“如枭有火藻理想的新居,这应该是好事,为何你要犹豫呢?”

    兰芝道:“现在似乎风平浪静,但我却知只是另一次更大风暴来临的前夕,新能源法案
的起草正接近完成,其中会有很多不利于我们的条文,例如统一价格,由于我们一向都把石
油产品以较低的售价出售,所以纵使在很多方面比不上像太阳神那样的大公司,但仍有强大
的竞争能力,你该明白我的担忧了。”

    凌渡宇点头表示明白。

    兰芝道:“现在这位新总统,明显站在太阳神那一边,就像今次他访问中东,随团的贸
易代表偏偏漏去了我们,便可见一斑。现在太阳神正和其他几间大公司联手,出动说客,去
游说那些议员,好让新能源法案能顺利通过,我们此仗看来必败无疑。”

    凌渡宇皱眉道:“此事让我想想办法,或者可利用传媒的力量作出反击。”

    兰芝泄气地道:“几份大报纸都被太阳神控制在手里,加上他们联合起来的广告收益,
更使大小报章都不敢轻举妄动。传媒间的竞争不比我们石油公司差多少,若失去了大客户,
说不定要立即关门,你说他们肯仗义而牺牲自己的利益吗?

    凌渡宇叹了一口气,说真的,兰芝在这方面的影响力比自己大得多了,若她说没有办
法,他更是不行。

    兰芝道:“新能源法棒嵝另一条具有争议性的条款,是直接针对火藻的,那就是若有新
的能源方式,研究成功者不能独享专利权,必须公开研究成枭,表面的理由是能源乃关系到
整个世界的盛衰,所以该以不同的方法去处理。”

    凌渡宇哂道:“这理由真是冠冕堂皇,非常动听。”

    兰芝苦笑道:“说到玩政治、讲关系,我哪是他们这班老狐狸的敌手,凭仗的只是父亲
以前的朋友,但他们的帮忙只能至某一限度,现在我们全是处于捱打的劣境。假若新能源法
案在三个月后通过,探索者可关门大吉了。”

    凌渡宇恍然道:“所以你想把火藻运离美国以外的地方,免致便宜了这班奸贼。”

    兰芝柔声道:“我可绝对信任的人就是‘高山鹰’和你,现在为了保密的关系,研究火
藻的苏令博士只能一个人亲力亲为,偷偷进行,列斯加和他只是通过网络交换意见,所以离
真正的突破仍遥遥无期,我想你设法安排,把苏令博士和火藻都送上你们在波利维亚总部的
研究所去,那就算探索者坍台,火藻的研究仍可继续下去,完成父亲的梦想。”

    凌渡宇大感心动。

    若“抗暴联盟”可掌握火藻的秘密,他们将成为新能源的拥有者了,更有条?

    向理想迈进,与世界各大犯罪集团一较高下。

    点头道:“今晚我会见到沈翎,由他亲身处理这事,就更万无一失了。”

    兰芝感动地按在他手背手,以充满感情的声音道:“谢谢你!”

    凌渡宇的手握着她柔软的玉手,正容道:“应是我代表‘高山鹰’谢你才对。”

    兰芝微摇螓首,俯了过来,在他唇上轻吻了一口,把手抽回来,盈盈起立道:“我的办
公室可直通休息室,浴室厨房一应俱全,你要不要趁我现在去主持会议,到那里轻松一下,
若要和‘救世主’交谈,那里也有台电脑。”

    凌渡宇站了起来,随她走出会议室去。

    她推开了门,忽然停了下来。

    凌渡宇刚想问她时,这女强人转身扑入他怀里,玉手缠上他脖子,封上他的唇,奉上火
辣的热吻。

    一时间凌渡宇迷失在这美人情重的缠绵里。

    兰芝倏地离开了他,粉脸如火,娇喘着道:“不要多心,我只是觉得应这样谢你过对,
待我回来去吃午餐,好吗?”

    露出前所未有的甜美笑容,彩蝶般飞走了。

    凌渡宇用手指揩了仍留有余香、染上了她唇脂的嘴唇,也不知是何滋味。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