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二章 情天惊变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二章 情天惊变


    翌日股市开始,立即有人抢购探索者的股票,使它直线往上狂升。

    兰芝如常返回总部的办公室,由凌渡宇陪侍在侧,加强她的斗志。

    沈翎、上校、强生三人则拿着可能改变整个人类命运,来自“救世主”有关能源火藻生
长激素的方程式,秘密上路,把仅余的能源火藻安排运离美国,送返在波利维亚“抗暴联
盟”的总部。

    探索者总公司内流传着各式各样的消息,弥漫着异样的气氛,兰芝与包括叛徒表兄直克
在内的高层人员开了个闭门会议,宣布韩力已把手上股权出让了给西霸后,众人都哗然,却
又无可奈何。

    此时收购战已进入如火如荼的阶段。

    负责兰芝股票买卖的经纪先生佯装要与对方抢购,但实暗暗放出股票,但股票仍是直线
飚升。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当抢购者手上的股票到达某一法定的数量时,必须全面收购。那
将使收购者用上天文数字般的金钱。

    当兰芝和西霸各自向报界发布了简单的声明后,收购战更进入白热化的阶段,正午过
后,因价格的反常攀升,终于被暂时停牌,兰芝此时已放出了手上三分一的股权。

    肖蛮姿这时才施施然回来,茫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步进办公室时,凌渡宇正一个人在邻接办公室的休息厅内看电视上的新闻节目,兰芝则
到了会议室与各部门开第二轮会议。

    肖蛮姿坐到凌渡宇旁,正要说话时,蓦地听到电视上有关收购战的报导,整个人呆在当
场,瞠目结舌。

    凌渡宇对她昨晚随导演男友去风流快活一事,仍是心中有气,冷淡守把事情说了出来,
便起身离开。

    肖蛮姿跳了起来,一把扯着他,俏目含泪颤声道:“现在怎办哩!”

    凌渡宇潇洒地一耸肩头道:“有什么怎办的,只好听天由命了。”轻轻推开了她,走出
办公室去。

    刚好有电话找他,凌渡宇坐到兰芝的办公椅内,按着了对话器,立即传来金统的声音
道:“小凌!这是怎么一回事?”

    凌渡宇瞥了刚坐在他桌对面的肖蛮姿一眼,轻松地道:“武的不成,便来文的,别人要
塞钱进我们的袋内,怎能拒绝他们的好意呢?”

    肖蛮姿神色平静下来,咬着唇皮,像犯了错事的孩子般偷看凌渡宇。

    那边厢一头雾水的金统道:“探索者被人控制了,你们一点都不担心吗?”

   

    凌渡宇狠狠盯了肖蛮姿一眼,笑道:“‘救世主’会打救世人,明白了吗?迟些再向阁
下报告吧!”

    金统虽仍不知凌渡宇葫芦里所卖何药,但总猜到不是一面倒的惨败,“咕哝”了两声
后,叹了一口气道:“看来你的心情关非太坏,该可以听另一个不好的消息了。”

    凌渡宇吓了一跳道:“不要吓我,究竟有什么事了。”

    金统声音低沉下去,颓然道:“楚媛休假了!”

    凌渡宇生出很不详的感觉,愕然道:“为什么要休假?”

    肖蛮姿立时露出注意的神色。

    凌渡宇阻止了金统说话后,向肖蛮姿道:“小姐可否让我有点私隐权呢?”

    肖蛮姿狠狠瞪了他一眼,气鼓鼓地返回休息室去。

    待她走后,凌渡宇才道:“说吧!”

    金统再叹了一口气,道:“听说是结婚了,不!该说是她嫁人去了,今早我收到了结婚
通知卡,你那张也在我这里。”

    凌渡宇全身发麻,手足冰冷,失声道:“什么?”

    金统试探道:“你不会自杀吧!”

    凌渡宇连说笑的心情也失去了,沉声道:“有什么方法可找到她?”

    金统苦笑道:“我用尽了一切方法,但仍联络不到她。唉!楚媛是国际刑警最著名的美
女,只是在行内追求她的已大不乏人,今次独占花魁的是个叫尚彼思的法国人,是个年轻有
为的航空业巨子,也是业余的赛车好手,我看过他的照片,长相不会输你多少,我早听闻楚
媛和他过从甚密了,只是不敢告诉你吧。”

    凌渡宇的心直沉至十八层地狱的底部,整个人飘飘荡荡的,三魂七魄都似散了开来。

    既自悲自苦,又深深责备自己,此事早有先兆,只是自己忙于探索者的事情,以致失去
力挽狂澜的最后机会。

    现在一切都没有了。

    金统叫道:“小凌!你在听着吗?”

    凌渡宇嘴角牵出一丝凄苦的笑容,呻吟道:“老金!我想先静一静,或者痛哭一场后,
再与你联络吧!”

    言罢挂断了电话。

    连站起来的力量都似消失了。

    “凌渡宇!”

    凌渡宇抬头望去,肖蛮姿倚着贯通办公和休息两室的门,正以同情的眼光看着他,显然
是偷听了他和金统的对话。

    凌渡宇更是心情大坏,打手势阻止她说下去道:“我的事不用你管,正如我也没有资格
去管你的事。”

    肖蛮姿俏脸转白,跺足大怒道:“谁有空管你,人家只是一片好心,你……”

    “哗!”的一声哭了出来,旋风掩脸奔出办公室去了。

    凌渡宇没有半点觉得自己过分的感觉,肖蛮姿实在太不给面子自己──这至少算是“半
个男朋友”的人。

    唉!

    卓楚媛终于花落别家了。

    却一点不能怪她,要怪就怪自己好了。

    电话再次响了起来,秘书道:“凌先生,有位小姐找你,却不肯说是谁。”

    凌渡宇生出希望,忙道:“快接进来!”

    不一会一把充满磁性、野性的动人女人声响起,操着带点异国口音的英语道:“是凌渡
宇吗?”

    凌渡宇最后一线希望都泯灭了,颓然道:“是谁?”

    那女子道:“‘龙鹰’,你怎么了,一副快要去见上帝的样子,我来了!你和沈翎那混
帐家伙准备怎样款待我,至少也要狂欢一晚才行。”

    凌渡宇吃了一惊,坐直身体道:“‘凤鹰’!你在哪里?”

    “凤鹰”凤丝雅道:“这是机场,今晚见,快说时间地点吧!又有吊膀子的讨厌鬼来
了。”

    凌渡宇刚说了时间地点,凤丝雅立即挂断电话,只剩他一个人在发呆。

    以往每次见到这诱惑力惊人的美女,都是在“抗暴联盟”两年一过的例会上,对她认识
并不深刻,想不到终于有了合作的机会,可见“高山鹰”对能源火藻的重视。

    兰芝这时开会回来,随行的不有霍克深。

    凌渡宇勉强压下心中的伤痛,让出霸占了的办公椅。

    兰芝哂道:“坐吧!那已不是我的座位了。”优美地在刚才肖蛮姿的位置坐下来,伸展
手足和纤腰道:“昨晚又没睡过,今天还要应付一波接一波的各式人等,但奇怪的是,精神
却很亢奋,今晚还想找你陪我去跳舞。”

    霍克深来到兰芝身后,沉声道:“西霸赢了这场收购战哩!对我们来说却不知是凶是
吉,若‘救世主’那条方程式不灵光,我们就完了。”

    兰芝道:“情况并未至那么恶劣,探索者只是爸创立的企业中最大和最主要的一份,其
他还有十多间有关连而又独立的公司,我都占有可以话事的股权,将来若真的开发出新能
源,由于不用钻井打油,这些公司可合并成横跨全球的发展销售网,加上我现在手头上有足
够的现金,正是何事不可为,一身轻松的,真后悔昨晚顶撞了你的老友。”

    仰后向霍克深道:“霍叔给我去安抚其他人,谁想继续跟随我,兰芝都不会教他们失
望。”

    霍克深应命去了。

    兰芝抛了凌渡宇一个媚眼,笑道:“今晚跳狂欢舞,不醉无休,凌先生肯赏脸吗?”

    凌渡宇正要告诉她约了“凤鹰”时,“嘟!”的一声,秘书小姐的声音在对话器响起
道:“马诺……”

    兰芝不悦道:“我都说过再不接电话了。”

    秘书小姐嗫嚅道:“是小西霸……”

    兰芝呆了半晌,才沉声道:“接进来吧!”

    凌渡宇正要离开,给兰芝一手拉着,低声道:“我要你一起听。”

    凌渡宇无可奈何地坐回位里时,约迪逊·西霸的声音在对话器响起道:“兰芝!我找了
你一整天了,他们都说你在开会。”

    兰芝冷冷道:“你还要什么呢?探索者现在是你的了。”

    小西霸惶急地道:“韩力和爸的交易,我到今早才知道,唉!兰芝,我的心情绝不会比
你好受。”

    兰芝有点失常地笑起来道:“自爸被狼心狗肺的人谋杀后,我根本没有心情可言,所以
也没有什么难受。告诉你可敬的父亲,马诺奇的女儿永远不会屈服,叫他走着瞧吧!”

    挂断了对话,同时通知秘书再不可接外人的电话进来。

    兰芝看着凌渡宇,摊手耸肩道:“完了!今次我和小西霸真的完了。”

    凌渡宇立即想起卓楚媛,他们也真的完了,禁不住生出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苦涩地
笑了笑。

    兰芝终是玲珑剔透的人,看出了他异样的神态,奇道:“你没什么吧!”

    凌渡宇颓然道:“没有什么,只不过刚听到女朋友出嫁的消息,新郎当然不是我哩!”

    兰芝呆了一呆,道:“像你这么好的男人,她也舍得放弃吗?”

    凌渡宇颓然道:“一年见不上一次的男人,再好都没有用,何况我并非那么好,只不过
你尚未发觉小弟的缺点吧!”

    兰芝一对妙目转了几转,岔开话题道:“肖蛮姿还未回来吗?”

    凌渡宇道:“早回来了,却给我骂走。”

    兰芝瞪了他半晌后,缓缓道:“你是妒忌吗?”

    凌渡宇潇洒地耸了耸肩胛,道:“肖蛮姿大概也可算是我的女朋友吧!在那种情况下,
我自然会有点妒意和不开心,说话上重了点,更是不稀奇,只想不到他的反应这么激烈。”

    兰芝侧头想了想,平静地道:“肖蛮姿的脾气一向很大,又自我中心,爱和恨都很强
烈,很多时只为了极小的事,就和男朋友闹翻,今趟我看你们也完了,我从未见过肖蛮姿会
向任何男人屈服的。”

    凌渡宇一阵心烦,气道:“完蛋便完蛋吧!这样的女友稀罕来做什么,而且正事要紧,
一天能源火藻仍在我们手上,西霸、枭风甚至政府都不肯放过我们,斗争仍是没完没了。”

    对话器又再响起来。

    兰芝正要发脾气,凌渡宇制止了她,问道:“什么事?”

    秘书小姐道:“韩力先生要和凌先生你说话。”

    凌渡宇愕然地和兰芝对望一眼后,接通对话器,韩力的声音响起:“凌先生!只是你一
个人吗?”

    兰芝早忍不住道:“你这出卖探索者的人,还有脸打电话来,枉你是爸最信任的朋
友。”

    韩力默然片刻后,才凄然道:“兰芝,从小到大,力叔都是最疼你的人,今次我的行为
确是对不起你们,但这是迟早都会发生的事,无论在任何一方面,我们斗不过他们,实力太
悬殊了。”

    凌渡宇最怕婆婆妈妈,说了等若没说的话,不耐烦地道:“你不是西霸之命来交易吗?
爽快点吧!”

    韩力想不到凌渡宇一口就说破了他的来意,愕了顷刻,才道:“西霸先生想和凌先生面
谈,保证提出来的事,对双方均有利。”

    兰芝冷冷道:“凌先生绝不会去的。”

    凌渡宇道:“听到了吗?所为双方均有利的提议,不外是以探索者的股权交换火藻吧!
告诉他勿要再有这种痴心妄想了,谁开罪了我‘龙鹰’凌渡宇,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枭
风如是,西霸也如是,否则我这几位老友的命,找谁去索呢?”

    断然关闭了对话器。

    望向兰芝时,只见她的热泪已不受控制地由眼角泻下来。

    凌渡宇过去把她拥入怀里,让她放声痛哭,纾泄先是给直克,后是给韩力背叛的苦痛。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