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五章 引君入局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五章 引君入局


    大闸打开。

    两架马力强大的电单车风驰电掣地飞驶出来。

    这两个铁骑士头脸密藏在保护罩内,教人看不清楚面目。

    中央情报局负责跟踪他们的小组立即紧张起来,通知远近埋伏的车辆和电单车追踪目标
中的可疑电单车,还出动了两架直升机,务求目标不会漏出监视范围之外。

    他们同时通知交通巡,以超速的理由截停对方,查证核对他们的身分,看其中是否有一
个是凌渡宇。

    对于沈翎,他们仍未认识到他的身分,只以为是从众多保镖的其中一个。

    不到二十分钟,兰芝的直升机升空而起,迅速远去。

    这时追踪小组后悔莫及,因已我直升机在手可用,唯表眼白白看着对方远去。

    两架电单车绕了个大圈,在被截上时,早返回大宅去了。

    直升机在五十公里外一个私人的小型飞机场降下,凌渡宇和沈翎登上预备好了的、性能
优良的小型飞机,迳自朝拉斯维加斯飞去。

    这一个小把戏,将使所有想跟踪他们的人待呼奈何。

    最厉害的一着发生在飞机启程的四个钟头后,一个貌似凌渡宇又持关凌渡宇护照的人,
在华盛顿机场登上了往东欧去的班机,离开了美国。

    这当然是沈翎的安排,通过现代高明的易容术,要弄一个替身出来当然不是难事。

    凌渡宇虽名列海关须注意的名单上,但由于上次国防部扣留他的事早闹得满城风雨,所
以中情局亦不敢造次,只嘱海关发觉他出境时通知有关部门,而不是留难阻挠。

    轻而易举地,凌渡宇制造了离开美国的假象,再没有人知道他在什么地方了,而这假凌
渡宇将会在德国法兰克福转机时秘密失踪,不留下任何把柄。

    凌渡宇终于由明转暗,展开与敌人另一阶段的斗争。

    这一切还是拜西霸收购了探索者所赐,否则,凌渡宇等仍会因这累赘而处于捱打的局
面。

    而在这场斗争里,兰芝可说由圈内移往了圈外。

    最大的功臣还是直克,透过他,火藻落到凌渡宇手上一事传播了开去。

    现在谁都该猜到火藻已被偷运出国外,但却仍以为在培植火藻一事上一筹莫展,种种猜
测都对凌渡宇一方有利无害。




    至少敌人暂时失去了行动的目标。

    所以这该是狠狠还击的时机了。

    ***

    当凌渡宇和沈翎仍在往拉斯维加斯途中时,枭风和西霸两大巨头,在后者的安全顾问米
泽穿针引线下,首次在加勒比海岸一个大镇内会面,地点是一间私人会所。

    两人均带了同等数量的保镖,分乘直升机到达目的地。

    在宁静的隔音会议室内,在葛伦波和米泽的陪同下,两人握手说了几句门面话后,对桌
坐了下来。而四人均经过严密和检查,肯定了身上没有微型录音机那类的设备。

    西霸年近六十,雄伟的身型有点发福,最明显是那个突出来的肚腩,衣饰讲究,面相粗
豪,仍可使人想象他当年创立自己的石油事业时那不择手段的枭雄本色,金黄的头发贴服整
齐,但难免岁月催磨地在中间稀疏起来。

    枭风有点不悦地道:“这次见面是否必须的呢?现在各方面都看得我很紧,于大老板并
无好处。”

    西霸冷然道:“我已花了很多钱,好应该看看究竟花在什么人身上。”

    枭风笑道:“该说是你们吧!否则怎能把整个探索者买了起来,那可不是区区几亿美元
的小事哩!”

    西霸闷哼一声道:“不理是谁出钱,总之火藻一日未来到我手上,我仍很渴望知道那会
在何时发生?”

    枭风微笑道:“请问我可否打兰芝·马诺奇的主意呢?”

    西霸斩钉截铁道:“不可以!政府已暗示过绝不可碰她半根毫毛,而我亦负担不起那风
险,死鬼马诺奇在军政界仍有很多够分量的朋友,他女儿若出了事,大家都不会好过。”

    枭风道:“那取回火藻的事将更渺茫了,那只是酒杯子那么多的东西,随便放进一个柜
里我们便休想找到,更何况那该到了诡计多端的凌渡宇手上。”

    西霸双目精光一闪道:“今趟我亲自来见你,是想亲耳听到你对火藻一事还有多少分把
握,现在终于知道了,就是人半点办法也没有。这件事就此告一段落,以后我们再没有任何
关系。”

    枭风神色不变,冷冷地和西霸对望半晌后,沉声道:“大老板为何忽然不再着紧可改变
人类命运的火藻呢?我这人的好奇心一向都很大。”

    西霸从容道:“理由简单,火藻根本不能构成威协,你也该从直克处知道火藻已所余无
几,还正在萎谢死亡中,对这种人类一无所知的奇异植物,要在短时间内研究出培植的方法
来,是绝无可能的事。韩力也是这么说,所以我决定了不再为火藻自寻烦恼。”

    枭风冷笑道:“大老板倒说得轻松,你不用为火藻的事而烦,又完成合并眼中钉探索者
的梦想,却留下了手尾让我收拾。现在我俄罗斯拍档的手下仍在国防部给人吊起来拷问,我
的仇人则快乐地生存着,你这就按着钱袋在我眼前大叫大嚷说要退出,这世上没有这么便宜
的事吧!”

    西霸微笑道:“像你这类人我见得多了,说出数目吧!只要不是太过分,我立即给你。
当然不会是我签名的支票了。”

    枭风叹了一口气道:“像你这样的人我也见过很多,就是死到临头也不自知,你太不了
解凌渡宇和他的厉害了,一天他仍生存,你和我都休想有好日子过。”

    西霸神情不变道:“你以为我这笔钱是随便花的吗?这是手尾费!先付一半,到凌渡宇
不在人世后,再付给你其余的一半。总额是十亿美元,那够你请一队有装甲车的军队了。”

    枭风向葛伦波叹道:“下一世我们也改行去钻油井,原来得钱这么丰厚哩!”

    葛伦波只好陪笑。

    枭风伸出手来,沉声道:“好!西霸先生不愧是成名多年的人物,我交了你这毫无关系
的朋友。”

    西霸伸出粗大的手与他紧所至着,微笑道:“你的俄罗斯朋友该很等钱用吧!”

    枭风笑道:“大老板的眼睛和耳朵都很厉害,有了这笔,他们不但可收买更多的官员,
说不定可弄十来架轰炸机去炸掉凌渡宇的老巢,那时火藻可能真的会没有了。”

    米泽一震道:“你查到‘抗暴联盟’的总部了吗?”

    葛伦波道:“还差一点点,和我们老板作对的人从来都不会有好下场。”

    西霸道:“不过最好先干掉凌渡宇,这个人太危险了。”

    枭风眼中射出深刻的仇恨,狠狠道:“谁都不用提醒我,无论他到了哪里去,最后都要
返回兰芝身旁,那就是他死期到的一刻了。”

    ***

    不要看沈翎外貌粗豪,但经他安排出来的计划无不显出缜密的心思,这正是他能活到现
在的条件。

    他们两人分别隔了一天入住黑道大豪史南江经营的赌场酒店,身分分别是日本中年商家
和意大利来的生意人,所操的当然是带有该国口音的英语。

    酒店均由日本和意大利直接订的,还是多天前的事。

    他们这么用心去营造身分,目的就是要接近史南江。

    这人由于要对付凌渡宇,这轮特别小心,每天都没有固定的时间表,又绝迹于所有公共
场所,身旁二十四小时都有第一流的黑道好手保护,要接近他确是难比登天。

    但凌渡宇和沈翎却是要生擒他来问话,又不能携带武器,在这种情况下,只有用非常手
段了。

    史南江最着紧就是能给他赚大钱的赌场,而他本身更是好赌的人,一天不亲自赌上两
局,就浑身不舒服。

    他靠赌起家,本身自是高手,否则枭风也不会看中他,让他经营赌场。

    亦只有真正的高手,才可使他生出赌兴。

    凌渡宇和沈翎,正是由此入手,引他入局。

    第一晚,凌渡宇和沈翎装作互不相识,各自作战。

    凌渡宇随意地落注,输了约五十万美元,才收手回酒店休息。

    沈翎这赌徒则赌性大发,凭着惊人的记忆力和运算,加上大量的现金,在他擅长的扑克
台上赢了二十多万美元,到天亮才回酒店睡觉。

    这么的一输一赢露了两手,立时惹起了史南江的注意和兴趣。

    他先派人依着酒店的姓名和登记的地址调查两人,得回来的消息自然是两人均为正当的
商人,身家丰厚,绝无任何问题。这正是沈翎安排中最重要的环节。因为他们假冒的确真有
其人。

    于是史南江的兴趣来了。

    ***

    沈翎仍在倒头大睡时,化妆成中年日本商人,戴金丝眼镜粘了胡子的凌渡宇在这充满世
纪未情调的城市闲逛购物,一口气买了十多万古玩,还吩咐酒店给他寄加日本去。

    当赌城梦幻般五花八门、各种各样的霓虹招牌灯饰又开始腾闪跳跃,生出千变万化的式
样时,他已养精蓄锐,进史南江的大赌场博杀去了。

    刚进大门,一位千娇百媚、身穿赌场高级职员名贵红色套装和低胸紧身白衣的长腿美
女,在两名黑西装笔挺的职员陪伴下,笑意盈盈地迎上来,握手为礼,以蹩脚的日本话
道:”富士先生,我是赌场的公关经理莎朗蒂,欢迎你的光临,祝你幸运。

    凌渡宇心中好笑,忙以比她流利百倍的日本语答道:“我的幸运,岂非贵赌场的不幸
吗?小姐是否真心的呢?”

    莎朗蒂的日本话显是有限得很,改以英语道:“富士先生真有幽默感,今天准备换多少
筹码呢?”

    凌渡宇掏出一叠签好了的旅行支票,随手交给她道:“就给我换五十万吧!”

    莎朗蒂和那两名职员霍然动容,前者把支票交给其中一人去取筹码后,伸手穿进他臂
弯,让凌渡宇枕着她高挺的半边酥胸,带着他步入挤了数百人但仍觉疏落的圆拱型大堂,往
左侧步去,笑语道:“富士先生先到贵宾室歇脚好吗?筹码换了立即送来,昨晚你的手风不
大好哪!”

    凌渡宇微微一笑,没有答话。

    莎朗蒂显然本身对凌渡宇也颇有兴趣呢,声道:“富士先生一定有玩健身的了,否则不
会这么健硕的。”

    凌渡宇胡诌道:“我是柔道黑带三段,曾参加公开赛,得了几个奖牌。”

    莎朗蒂的笑容更灿烂了,陪他到了一个装饰得富丽堂皇、铺上了深蓝色名贵地毯、放置
了几组沙发的厅堂,在其中一组坐了下来。

    五组沙发,早有两组分别了五、六名男女,正在低语浅笑。这里气氛宁静,比起外面闹
哄哄的大堂,实是个隔绝了的天地。

    暴露的女侍奉上美酒小食,还有一个贵宾章。

    当莎朗蒂为他戴上了襟章时,他装作色迷迷地盯着她因坐下而暴露出来的修长美腿。

    莎朗蒂坐直娇躯,横他一眼道:“日本人都是那么好色吗?”

    凌渡宇笑道:“那是真诚,这世界还有什么比像你那么迷人的女郎和花花钞票更令人倾
倒吗?若有的话,请说出来给我参详。”

    莎朗蒂俯身过来,凑到他耳旁柔声道:“没有!”

    凌渡宇想搂她时,她又笑着避了开去。

    这时职员捧着一盘筹码来了,凌渡宇摆出豪客姿态,随手打赏了他一千大元,看也不看
便着他放到几上。

    莎朗蒂道:“富士先生有兴趣到贵宾厅去试试吗?我们可以特别为你开一个赌局。”

    凌渡宇站了起来,摇头道:“我还是喜欢到人多的地方趁热闹,除非是真正的豪赌
吧!”捧起筹码,仿效日本人的深鞠躬后,急不及待的大堂走去。

    莎朗蒂追了上来,大嗔道:“看来钞票与女人,你还是拣钞票。”

    凌渡宇忍着笑道:“不!两者都是那么重要,不过你只是因公事需要来招呼我,我想不
会有什么着落,所以还是拣了钞票了。”

    莎朗蒂陪他来到大堂处,白了他一眼道:“你这人倒坦白得可爱,告诉你吧!在这里你
要怎样豪赌也可以,有兴趣吗?”

    凌渡宇探手搂她的小蛮腰,凑到她耳旁道:“就像对你般那么有兴趣,我先赌两手,你
安排好赌局就来唤我吧!”

    莎朗蒂欣然去了。

    ***

    凌渡宇输了数万元后,来到中央最热闹的一张赌桌,沈翎正聚精会神地看最后一张牌,
跟着一声叹息,把牌掷了下来,输掉了近十万元的筹码,挺身而起。

    凌渡宇正要坐下他的空位置,给沈翎一把拉着道:“你是日本人?中国人?韩国人?还
是……”

    凌渡宇答道:“我是日本人。”

    职员和男女赌客都不解地瞪着沈翎。

    沈翎笑道:“我最喜欢日本人。”接着凑到他耳边胡乱说了几名后,凌渡宇装出深怀戒
惧的神色,瞥了那椅子一眼,立沈翎去了。

    两人装出初相识而又相见恨晚的样子,随意赌了几手,有输有赢。

    赌轮盘时。

    沈翎低声道:“他们发现了你这羊牯吗?”

    凌渡宇笑道:“当然逃不过史南江的贼眼,还派了位美人儿出来热情款待,不过若非史
南江亲自下场,就要白费功夫了。”

    沈翎道:“放心吧!我捉赌徒的心理捉得最准,刚才我输掉了十多万元,现在他见我们
两人走到一起,岂肯放过机会,保证他会亲自侍候,不信可看那些一直追着我们的闭路摄录
镜。”

    凌渡宇道:“美人儿来了!”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