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八章 惊天阴谋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八章 惊天阴谋


    在海关轮候期间,凌渡宇赫然见到前面的一群年轻男人,所穿的皮褛衣服上,都粘上了
“第二次降临”、“尔国临格”又或“拯救我吧”的字样,非常夺目。

    心中一震,知道“救世主”的影响力正逐渐扩大,首先影响到的就是爱理想的年轻人。

    他究竟有什么目的呢?

    为何他这么神通广大?

    又对自己另眼相看?

    过去的十多天没有一刻可闲下来,久已未和他对话,他会否因此而舍弃了自己?

    一连串的问题,使他恨不得立即赶到最近的电脑前坐下,向他呼唤。

    望过左方的人龙,其中一名中年商家模样的男人,正埋头埋脑看着一本叫《救世主还是
超级狂人?》的书。

    再留心前面那群年轻男女的对话,谈的竟是一个有关“救世主”的电视节目,兴奋地引
述曾与“救世主”接触的人,现身说法的细节,人人都露出渴望的神色。

    在这空虚和缺乏一个有说服力宗教的年代里,“救世主”以全知全能的姿态出现在横贯
全球的电子网络上,确是使人颠倒迷醉的一回事,其影响力亦传播得最深入和快速。

    他究竟目的何在呢?

    自己可否和他见上一面?

    神思恍惚里,他过了海关,出奇地顺利经过了检查通道,来到机场大堂里。

    上校和强生两人迎了过来。

    ***

    看着直升机缓缓升上天空,载走了到这时来与他密议的洛维奇夫,枭风阴沉了十多天的
脸容终于露出了一点笑意。

    旁边的葛伦波欣然道:“有洛维奇夫答应全力出手,老板该可放心了。”

    枭风叹了一口气道:“这全是那十亿美元作怪,而洛维奇夫亦急于挽回他们的声誉,今
趟任凌渡宇如何奸狡,也想不到我们探到了他在波利维亚的老巢,只要摧毁了凌渡宇的后援
基地,他还凭什么作恶呢?”

    葛伦波道:“老板要不要把可能藏在那里的火藻顺手抢到手上?”

    枭风点头道:“最好就是那样,只要得到火藻,又成功培植,这世界将被操控在我们指
掌之间,不过却须提防洛维奇夫,他绝非甘于屈居人下的呆子。”




    葛伦波道:“必要时我们可趁洛维奇夫没有防备下把他吞掉,为了对付凌渡宇,我们特
别训练了一支精锐部队,可以应付任何艰难的任务。”

    枭风道:“这事最要紧保持机密,非到迫不得己时,我仍不想直接卷入这件事去,因为
想我死的人实在太多了。嘿!时间差不多了,我要到机场去接我的美人儿了。”

    葛伦波邪笑道:“这几晚老板务要保重身体,这妞儿很有劲哩!”

    枭风苦笑道:“这妞只肯在机场餐厅和我见上一面,就要转机回美去,唉!从未碰过这
么难上手的娘儿。”

    葛伦波暗忖正因是难弄上手,你才会这么心痒难煞吧!

    ***

    房车在路上飞驰。

    前后都是保镖的车子,另外还有两部电单车,他们都来自上校和强生刚成立的“新人类
保安公司”,领有法牌照,背后当然有兰芝在金钱和人事上为他们出力了,没有了探索者
后,这是一个安置大批忠心手下的方法。

    凌渡宇和上校坐在后座,驾车的强生,旁边是霍克深。

    这四个人都是曾出生入死的战友了。

    霍克深别过头来道:“肖蛮姿躲到了澳洲去,己遵照吩咐,不和任何旧男友联络,但她
却要你今晚和她通话一次,女人就是这么难缠。”

    上校怪笑道:“谁叫你在大海时哄上了她上手哩?这就是男人最怕的后遗症了。”

    强生的同情心丰富如昔,道;“不要说他了,史南江和德拉戈死后,两人的地盘都出现
了内讧,看来枭风和巴西帮在这里都暂不能为恶,该是我们大反攻的时机了。”

    凌渡宇道:“千万不要低估了枭风,你们或会因他似复当年之勇,很多事都要请别的帮
出手,而对他心生轻视,其实这是大错特错。”

    三人同感愕然。

    凌渡宇解释道:“枭风这人实是黑道里罕见并具有高瞻远瞩的奇才,而他的黑道王国亦
正在转型中,设法把犯罪和正当的跨国企业结合而成可左右世界的权力中心。他的目标再非
某一个地盘或某一类可给他带来暴利的罪行,而是整个国际。所以他才不肯直接参与任何可
被人抓着痛脚的暴得,以免坏了全盘计划。”

    上校道:“他要改邪归正吗?”

    凌渡宇摇头道:“若他改邪归正,至少会失去一半以上的影响力,只有以庞大的财力,
配合对现代资讯的掌握,他才能不单收购正当的企业,亦可支配各地的小黑帮,使他的王国
往每一个角落扩展开去。我可不是说笑,终有一天,这种外表合法的黑势力,若没有人阻止
的话,会无声无息地成为这世界真正的统治者,所有国家的领袖,只是由他们挑选出来面对
群众的头目吧!”

    强生吁出一口凉气道:“你所说的情况,事实上现时已存在了,一些引进较落后的国
家,犯罪组织便直接或间接地控制了政府,至少是控制了经济体系。例如在尼日利亚和哥伦
比亚,政府都已瘫痪了,甚至黑道中人被捕入狱内,都能受到特殊待遇,甚至乎可继续进行
非法活动。这些事我是最清楚的了。”

    凌渡宇道:“但这些人都不及枭风有远见和聪明,在多年前他已完全不沾手毒品,只由
似乎全无关系的手下暗里去做,而他则另有人以巧妙的方法为他洗黑钱,使他能不住扩张,
像史南江的赌场便是完全合法的生意。他今次肯为西霸服务,为的也是他的石油生意和讨好
石油的原产国。”

    深吸一口气后道:“可以这么说枭风实在是黑道里第一个看通征服世界那条捷径的枭
雄,而我们却是他成功之途的最大的绊脚石,所以他必须不惜一切把我们连根拔起。而火藻
更是他非得不可、代表有玩弄世界于股掌之上的法宝,故此人绝不可小觑。”

    ***

    兰芝在大宅前的花园欢迎凌渡宇。

    热烈的拥抱和亲吻后,兰芝拉他到园内草环花绕、大树成荫的环境里,享受丰盛的洗尘
宴。

    各在长餐桌坐下,举杯祝贺凌渡宇的一战功成。

    予人焕然不同的感觉,再没有刚失去探索者时惶然不知何去何从的样儿,回复了往昔女
强人的本色。

    霍克深首先告诉凌渡宇,他会继续为兰芝新成立的“新地球”企业出力。

    凌渡宇讶然望向兰芝,后者笑意盈盈地道:“这是我一直想做的事,就是全面开发环境
保护的工业。由于先父数十年来一直有支持这方面的研究,所以,已有很深厚的基础,不要
以为这是赔本生意,我却很有赚大钱的信心,例如再造纸和废料处理,都是很有前途的工
业。真开心,终于可以放手做自己喜欢的事了。”

    凌渡宇欣然点头。

    敏锐的直觉使他感到了兰芝的变化,由于有了寄托,她再不像刚离开时对他在感胥上有
所倚赖和依恋。这了悟使他既欣慰,但也有少许失落。

    上校道:“不要以为我们有了新公司,就忘了莫歌他们的仇恨,事情来到时,定须有我
们的一份。”

    强生点头同意。

    凌渡宇摇头道:“人生总该要有变化的,这种斗争仇杀,若卷入了,势将永无脱身的一
天,我今趟回来见你们,固是要相叙,也顺道来向你们话别,枭风受到史南江的教训后,再
不敢轻举妄动,若动手必是针对我而来的,所以暂时你们是安全了,再不宜直接参与这场方
兴未艾的战争。”

    强生不悦道:“你以为我们是什么人呢?”

    凌渡宇失笑道:“当然是我凌渡宇的生死之交,而且我还需要你们好好照顾兰芝小姐和
她的事业,使我再无后顾之忧。”

    霍克深同意道:“事实上我们是进入另一阶段的斗争里,一旦证明了那火藻的激素方程
式确是管用,我们的新地球国际企业便可全力开发这新能源,这比杀了西霸更能令他难过,
报仇并不一定要动刀枪的。”

    上校和强生对望一眼,都觉得霍克深所言有理,不再坚下去。

    兰芝凑到凌渡宇耳旁低声道:“早知留不住你的了,但你肯依诺言回来见我,人家已非
常开心,今晚你怎都要陪我,明天之后也不要忘记人家哩!”

    霍克深像想起什么事似的道:“金统嘱我告诉你,抵步后立即给他一个电话,他有要事
找你。”

    凌渡宇心中微颤,金统若说是要紧的事,就必是要紧的事,但什么事这么严重呢?

    ***

    在兰芝卧室外的小厅处,接通了金统的电话。

    这豪汉听到他的声音,哈哈大笑道:“你在赌城玩那一手确是精彩绝伦,轰动国际黑
道,最妙是不留任何痕迹,累得联邦调查局想找你去问话也苦无籍口。事实上还有人暗中感
激你,给他们清除了德拉戈这毒瘤,今次巴西帮惨了,给警方趁机大力扫荡,务要把他们赶
尽杀绝。”

    凌渡宇苦笑道:“你不怕有人在偷听这条电话线吗?”

    金统笑道:“保证不会,我有很可靠的消息,政府现在对兰芝小姐另眼相看,怕的是一
旦火藻研究成功,她会把新能源移往国外发展,所以各方面的人都明里暗用在保护她,否则
上校和强生的新人类保安哪会这么容易得到牌照?跟红顶白,人之常情,真是好笑。”

    凌渡宇讶道:“他们为什么忽然对火藻的研究乐观起来?”

    金统道:“这是从分析兰芝的行为而得出来的结论,事后才知道兰芝只是摆出争夺股权
的姿态,实际上她却是把手上的股票大量抛售,以致狠狠大刮了一笔,这显然她再不紧张探
索者了,接着成立的新地球,却全是环保意念的新工业,只看这姿态,她智珠在握,有火藻
这明日的能源之星在手上了。”

    凌渡宇暗叹,说到底是个利益的问题,不过总算放下了心事,比之以前四面楚歌的形
势,现在真不可同日而语。

    想不到西霸本是最厉害的一着,反变成最大错失,白白送了天文数字般的金钱予兰芝,
而自己仍是得不到火藻。

    假若没有“救世主”提供的方程式,说不定真会把火藻送出来给政府,以换回探索者的
股权。

    想了想道:“你要我找你,为的就是要告诉这些事?”

    金统叹了一口气道:“楚媛度蜜月回来了!”

    凌渡宇心中像给刀割了一下。

    这些日子以来,他潜心精神的修练,以恢复在赌城向史南江和三名手下催眠时的损耗,
不但忘了“救世主”,也忘了卓楚媛和所有可影响他心灵的人或物,这刻给金统提醒,那创
痛又鲜明起来。

    苦笑道:“我的老朋友,为何要告诉我呢?这可是与我毫不相干的事。”

    金统道:“楚媛正是怕你这种态度,才着我代她向你说话,那晚她亲口告诉你婚事时,
你表明以后都不想再和她有任何接触,最后还挂断了她的线,累她很难过。小凌!你也过分
一点,不做爱人也可以做朋友嘛!我以前的众多女友们嫁了人,亦不时找我见面聊天的。”

    凌渡宇大感头痛道:“究竟是什么事,爽快点说出来吧!”

    金统道:“共有两件大事,首先,就是卡林栋一事果然有了点眉目,俄罗斯的洛维奇夫
应该脱不了关系,中情局布在俄罗斯的线眼发觉自卡林栋失踪后,洛维奇夫的手下便不住在
各地采购一些令人不着头脑的器材和原料,洛维奇夫经营的‘新俄罗斯工业’又设立研究
所,以高薪吸纳前苏联的顶尖科研专家,远超于他公司的需要,唯一的原因,是他们已迫卡
林栋把他的时空理论透露了出来,故着手进行生产建设,想想便知那后果多么严重了。”

    顿了顿再道:“洛维奇夫这么听枭风的话,正是因他需要大量的器材、原料和资金。”

    凌渡宇心中剧震,卡林栋由另一个空间来的积克所得到的知识,肯定远远超过这时代的
水平,观之洛维奇夫如此积极,当然是因可给他带来很大的好处。

    假若让一个能在左右政府黑帮,得到了超时代的科学理论,后果确是不堪想像了。

    凌渡宇道:“卡林栋是美国政府保护的人,自然有中情局去操心,为何会牵连到你们身
上来呢?”

    金统苦笑道:“谁叫我们是国际刑警哪!俄罗斯的黑帮比任何一个地方的都要厉害,因
为大部分都是受过严格训练的前苏联精英分子,例如国安局的间谍和精锐部队,还有就是运
动员。别小看运动员,这些超人若作打手,比任何人都要厉害,中情局最近便有几个人在那
里给宰掉了。我在中情局的一位老友说,他宁愿和以前的苏联交手,也不愿面对现在的俄罗
斯黑帮,因为那是个没有任何规则的危险游戏。”

    凌渡宇道:“那你们不是更没有办法吗?”

    金统道:“你说得对,我们也毫无办法,但事情却不能不做,理论上讲俄罗斯的国际刑
警分部已答应合作调查这事,你可说是最熟悉卡林栋及时空理论的人了,所以我和中情局开
会后,一致决定请你出手,设法把老朋友卡林栋救出来,同时毁掉洛维奇夫在那方面的研
究。”

    凌渡宇一呆道:“我和枭风的事方兴未艾,怎有时间抽身去做这么渺茫的事?”

    金统道:“这只是二而为一的一回事,枭风现在与洛维奇夫互相勾结,狼狈为奸,你又
累洛维奇夫痛失潜艇,他肯放过你吗?不若先发制人,给他狠狠一击,赢得以后都安乐太
平。”

    凌渡宇暗忖难怪政府对自己态度大改,过海关时亦没有留难,更没有被截去问话,叹了
一口气道:“做任何事都该有先后次序,我还是先摧毁了枭风的罪恶王国,才去干别的事
吧!”

    金统道:“那只好让楚媛自己一个人去冒险算了。”

    凌渡宇失声道:“什么?”

    金统重复了一趟后,沉声道:“楚媛实在不用以身犯险的,但我看她是因你要视作陌路
人,所以故意要这么做来试你,看你会否仍是那么着紧她,这种女人心理你该比我更清楚
了。”

    凌渡宇呻吟道:“你替我告诉她,若她真的想与现在的夫婿白头皆老,又或真的爱着
他,就不要去做这种蠢事,俄罗斯警方现时自身难保,根本没有保护她的能力。”

    金统道:“你真的不去吗?”

    凌渡宇叹道:“是‘假’的不去,但你定要这么向她说,既可迫她履行对丈夫的责任,
又可显示我对她的无情,使她绝了对我那仅余的一点爱意。如若她打消此意,我和她的事应
可告一段落了。”

    金统道:“你真是用心良苦,好吧!我答应你了。”

    凌渡宇心情大坏,道:“还有一件是什么事?”

    金统默然半晌,才缓缓道:“十二门徒出现了!”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