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二章 尔国临格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二章 尔国临格


    “二0一八,来历不明,体能每立方寸的平均值是一百零三度,是一般人的三倍。脑神
经的电流度比一般人的平均值高二点七六倍,是个有高度智慧的人;脑波的读纹复杂度是每
秒九十式,代表具有丰富的想象力。情绪的波动亦比平均值高,最大的一次上落是六十度。
你既然有着这么多异常的地方,你可知自己正陷身于非常危险的处境。”

    那是个四十来岁,道貌岸然,头压黑帽,身披黑袍的英伟男人,坐到凌渡宇对面后,从
公事包取出大叠文件,把它们掷在隔着两人的长桌上,再捡起其中一份似是报告书的东西,
一轮机关扫射似地向他宣读。

    沉雄的声音在空旷的会议室内震荡着。

    凌渡宇坐在一张金属囚椅里,四肢和腰颈都给金属环紧箍着,不要说转身连侧头都不可
能。

    只看这对付“疑犯”的不人道方式,就知“救世主”建立的所谓地上天国,是个极权的
国家。

    凌渡宇心中涌起荒谬的感觉,不屑地道:“你是谁?”

    那人道:“我是区士赞,你的辩护律师。”

    接着倾前盯紧他眼睛,沉声道:“你的控罪是欺骗‘救世主’,这是最严重的叛国罪,
假若罪名成立,你将被掠夺人权,宗徒委员会可以任何方法处置你。”

    凌渡宇皱眉道:“你究竟想恐吓我还是为我辩护呢?”

    区士赞面不改容道:“当然是为你辩护,但却不得不先指出事件的严重性,使你知道与
我合作的必要。”

    又道:“这是不受监察的律师室,有什么放心说吧!”

    凌渡宇倒相信他,因为直到这刻他仍没有生出被窥视的感觉。

    他苦候的机会终于来了。

    点了点头道:“我有很多事要告诉你,不知我们可以有多少谈话时间,而我先问几个问
题。”

    区士赞禁不住喜上眉梢,保证道:“完全没有时间上的限制,你有什么问题呢?”

    凌渡宇心中好笑,这区士赞根本是杜瑞云派来套取秘密的人,想不到这一百年后由“救
世主”建立的政府竟如此卑鄙,令人感叹,深吸一口气后道:“你先看看我的眼睛!”

    区士赞大感愕然,凝神打量他的眼睛,奇道:“为什么要看你的眼呢?”

    凌渡宇运聚起心灵的力量,双目异芒大作,声调变得充满威严和权威,重复道:“你看
我的眼睛!”




    区士赞眼中露出茫然之色,直眼地瞪着他,显示已心神受制。

    这回轮到凌渡宇大感讶异,做梦都想不到一百后的人类,心灵是如此脆弱,竟一个照面
就给他制着了。

    他加强了对他的控制,缓缓道:“把我这张椅打开来!”

    心中不由有点紧张。

    这是最关键性的一关,若区士赞不能反椅子打开,那催眠了他只是白费心机。

    但他却很有把握。

    当他仍装作昏迷,押他来的军警把他转移到这张囚椅上时,曾按动椅背某一装置,令他
被锁在椅上,所以开关该是在椅背处。

    区士赞毫不犹豫地站了起来,走到他身后,伸手一按,“啪”的一声,这些使凌渡宇英
雄全无用武之地的金属箍,应声一起打开。

    凌渡宇差点要拥吻区士赞,强忍着心中狂喜,发出一连串命令。

    顷刻后,两人对换了衣服,区士赞代替了凌渡宇,被锁在铁椅上。

    凌渡宇怎会放过探听敌情的机会,详细探问有关区安局的情况、离开囚室的程序、外面
的人手布置,个多小时后,已得到了非常宝贵的资料。

    原来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在颈上挂着一个精巧的小方块,那等若身分证,藏着关于主人
的详细资料。

    有了这小牌后,他在区安局又或街上的探测仪器的侦察网内,将变成区士赞,确实的身
分是国安局内的首席心理专家,军阶是少将,属高级的官员了。

    想不到一位专门研究人类心理行为的专家,竟这么容易被制服和接受命令,其他人可想
而知了。

    不知是因为这时代的人习惯了“救世主”的宗教式催眠,还是基因中某种因素被改变
了,故而如此地失去了自我,而“自我”正是催眠术最大的障碍。

    到凌渡宇有把握可以逃出去时,顺道问起“救世主”的资料,好让他可以去找她,看着
是否真的是艾莎妮芙。

    区士赞梦呓般答道:“没有可以找到‘救世主’,它是高高在上的真神。”

    凌渡宇愕然道:“有人见过它吗?”

    区士赞呆滞地摇摇头,道:“只有十二门徒可以接触它,开始时它是存在于网络内的
神,当网络在新世纪十二年被取缔后,它升到了天上去,只和十二门徒保持联系。”

    这答案确是大大出乎凌渡宇意料之外,惊讶道:“‘救世主’第一次在网络内现身是什
么时候呢?”

    区士赞乖乖答道:“是新世纪前五年。”

    凌渡宇再按不下心中骇然,失声道:“什么?”

    区士赞露出挣扎回醒的表情,凌渡宇知道是由于自己失神分心,放松了控制,忙收摄心
神,全神施术。

    区士赞平静下来。

    新世纪第一年,是公元二0五一年,新世纪前十年,就是二0四一年,但艾莎妮芙的
“救世主”,是在此之前的四十年出现啊!这究竟是什么一回事?

    凌渡宇沉声问道:“新世纪前五十年,有没有一个‘救世主’呢?”

    区士赞茫然摇头。

    凌渡宇奇道:“你不知那时发生过的事吗?”

    区士赞点头道:“自新世纪十年‘新十诫’颁布后,世界网络被取消了,所有关于新世
纪前那黑暗和充满罪恶的历史被彻底抹掉,谈论黑暗时代的历史是最严重的叛国罪,只有研
究院的精英分子,才拥有研究黑暗时代历史的特权。”

    这等若是全球性的“焚书”了,凌渡宇心头火起,这“救世主”根本是个比秦始皇还厉
害千万倍的暴君。

    唉!

    愈知清楚真相,愈是糊涂。

    难道创立这地上天国的“救世主”,是第三次的降临吗?

    没有了艾莎妮芙,他顿有举目无来的感觉。

    凌渡宇沉声道:“研究院在什么地方?”

    区士赞道:“我不知道。”

    对这时代人的“无知”,凌渡宇实在见怪不怪,详细询问了有关这时代的各种情况后,
包括交通工具、武器等必须知道的情报,看了看腕上由区士赞抢来的原子表,发觉问了他足
有五个小时,时间差不多了。

    吩咐区士赞忘掉了一切后,令他沉沉睡了过去。

    凌渡宇感到少许疲倦,这是耗用心力的现象,闭目养了一会神后,站起来到了一边墙壁
处,把手掌按在该是门的地方。

    挂在胸间的电子牌生出电流,经过神经,由手掌传入去,触动了门内的感应器,室门中
分而开。

    外面是一道长廊,守在外面的两个只有一米半,像个小邮筒般的机械卫士立时亮了起
来,对他进行检定身分的程序。

    当然轻易过关。

    凌渡宇拉底了帽子,提起了公事包,依照区士赞的说法,往右走去。

    长廊尽端被钢栅封闭,外面有两名军警在把守。

    凌渡宇又生了被监视的感觉,忙低头诈作阅读手上的报告,朝关卡走去。

    那两名军警不知因他的地位关系,早把钢栅升了起来。

    凌渡宇心中暗喜,低着头走出长廊,来到方形守卫室内,被监视的感觉消失了。

    两名军警这时往他望来,发觉他不是区士赞时,他已闪电扑前,两肘先猛撞在对方脆弱
的胁下,使两人痛苦跪地,再以手掌劈中他们的颈侧,两军警立即当场昏倒地上。

    片晌后,凌渡宇摇身一变,成了其中一名军警,还取了他的身分牌,但却没法由他体内
取出内置的武器,只好就那样身无寸铁地从另一边的门离开。

    外面是个六角形的密封空间,凌渡宇如法伸掌按在墙上时,声音在空气中响起道:“区
士赞少将不要逗留在警卫岗内,请立即到杜瑞云将军的办公室来。”

    再重复一次时,凌渡宇手按处的门中分而开,露出内里的升降机。

    凌渡宇走了进去,按最顶的一层。

    这座在一百层高的区安局,最高的一层是专供飞行车升降的停机坪,那是离开这里的最
佳方法。

    升降机以高速由他身处的地底第十层上升去。

    倏又停了下来。

    却只是十三层。

    凌渡宇自忖没有多少人见过他的面貌,昂然抬头。

    两名穿着军服,如花似玉,高度相若的美女举步走了进来,看到凌渡宇时,俏目都亮了
起来,露出既大胆又很有兴趣的神色。

    事实上凌渡宇所遇的人里,每个的身材样貌都有点接近,这是因子改造的后果,除了研
究院的精英分子外,其他在各方面均相去不远,都是那么管看和完美。

    门关。

    其中一女伸手拍了拍凌渡宇的臂膀,媚笑道:“你这人的外型很特别,为何以前没见过
你呢?”

    另一女笑意盈盈到了只比她略高少许的凌渡宇身前,横他一眼道:“今晚有没有兴趣陪
我们去梦幻乐园,那处到了新的表演团哩!”

    凌渡宇双目奇光亮起,俯头吻了她的香唇,笑道:“我对你身上另一东西比对你更感兴
趣!”

    当升降机在大厦顶打了开来时,凌渡宇改挂了该女的名牌,而接受了催眠指令的二女则
茫然到了八十三楼去,四处游荡。

    大厦天台广阔若四个足球场,井然有序地泊了五百多辆直径约十米,款式相同,属于区
安局的扁圆形飞行车。

    由于一直以为,通过基因改造和思想箝制,再加上麻醉人民的声色娱乐,这地球国在各
方面都没有能应付像凌渡宇这种人的保安措施,故此纵是保安最严密的地库囚室,靠的仍是
自动监察系统机械卫士和一般的关卡,所以现在这泊满飞行车的重地,仍不见有特别的防
卫。

    阳光由澄蓝的天空洒射下来,空气清新得令难以相信,显然污染的问题已被彻底解决
了。

    他依着那对他颇有意思的美女的提供的指示,找到了她的座驾。

    解下了那方身分电子牌,送入飞行车旁的阅读器,里“喀嚓”声响,车门掀了起来。

    凌渡宇钻进这四座位的飞行车内,坐入舒敞的司机座位里,研究了简单易用的仪器,发
觉一发与驾驶汽车无异,只是波箱多了升降两波,而塑胶肽盘则可作三百六十度的移动。

    他转而细察一排共四个的按钮,一眼看去已知道那个是启动引擎的擎钮了,因为上面印
有一朵图案化了的火藻。

    凌渡宇头皮发麻,惊喜交集。

    一百年前的梦想,终成为了现实。

    火藻能源终于取代了石油,这该是污染问题被解决的主因之一。

    “呜呜!”声音在空气震荡着,敌人终于发现他逃走了。

    通过三百六十度的车窗,他由倒后镜看到一队军警跑了出来,四处张望,哪还犹豫,扫
了关门的掣钮,发动能源,入波升空,猛踏能源脚掣,“呼”的一声,碟型飞车破开空气,
斜掠而去。

    ***

    这是个无可否认的人间天国。

    在无边无际的蔚蓝天空下,凌渡宇来到完全陌生的未来世界里。

    下方是一片漫无止境的草地和绿树丛,公路笔直宽敞,河道纵横交错,桥梁处处。

    公路是由一种玻璃纤维的物质铺成,晶莹如玉,非常美观,由高空往下望,公路街道像
蜘蛛网般往大地四方八面延展,直通天际。左方地平线远处隐见海洋。

    千奇百怪,式样怪异的建筑物疏落有致地由花园般的草树里矗矗然而立,高低不一,向
下方投下优美的阴影。

    凌渡宇心中奇怪,难产连人口的问题都解决了吗?为何一百年后的人口反比一百年前少
了这么多?

    公路上民用车辆来往奔跑。

    一般平民,都没有驾驶飞行车的资格,军方人员是这未来国的特权阶级。

    早前由区士赞口中知道,全球的男女均被施了永久性的绝育手术,只有一批精选出来的
男女,才能生育下一代,但却不是通过自然的生育程序,而是由政府的“生命之堂”以体外
受孕的方式培育新生命。

    一切都在政府的严格监管下进行。

    再没有婚姻和家庭的制度。

    这未来国在思想、历史的态度上虽是绝对封闭,但对男女之防却持非常开放的态度。

    刚才那两位美女主动勾搭凌渡宇的行为,在这里是很平常的事,男女欢好,就若跳一只
舞那么简单。

    凌渡宇驾着碟型车尽量贴地低飞,巨大的玻璃楼房、别致的房舍、草地花树,流水般往
后退去。

    他并不以为自己能逃过搜捕,不过在东亚军区统治都寇克门徒派出由“精英分子”组成
的“特种部队”前,他仍有机会借着种种手段到他所定下的目的地去。

    区安局虽是军事团体,但只像二十世纪的警局,负责一般治安上的问题。

    但门徒直接指挥的特种部队,不但因基因改造而强悍善战,还绝对忠心,成为了核心的
战斗力量。

    他们全身都藏在强化纤维造成的战甲里,能以最高时速二百公里在天空中以任何角度疾
飞,武器装备是这时代最厉害的声波枪。

    这种枪是利用超声波来破坏分子间的结合力,射程远达三公里,就算金属遭击中时亦要
被分解,生物更不在话下了。

    每个军区的门徒下都有这么一支无敌部队,曾粉碎了无数起的叛乱。

    以区士赞的地位,仍不清楚他们的人数,只知绝不会少于两万人。

    就是通过这种一层压一层的结构,每个军区的门徒绝对地掌握了治权,而高高在上的就
是从未有人见过,但无人敢怀疑它是否存在的“救世主”。

    它订下的戒律就是至高无上的国法。

    凌渡宇知道凭自己的赤手空拳,绝无办法应付这比自己先进了一百年的特种战士,所以
只能以妙计去达到自己的目的了。

    在前方一座建筑物的房顶上,有个闪闪发亮的巨大装置,是由十多面镜状物固定在一个
圆形网状框子上构成,那该是探测器一类的东西,所以在空中飞和绝不是安全,他须要到地
面去,改以另一身分出现。

    碟型车越过了那探测器十多公里后,速度减缓,最后凝定空中,缓缓降下。

    凌渡宇离开碟型车,取回身分牌,环目四顾,只见四周尽是高大挺拔的松树,夹杂着矮
墩墩的橡树,左方一片草地外有一幢幢洁净的淡蓝色楼房,点缀在彻底绿化的环境里。

    凌渡宇以迅速的步代,来到这该是民房区的区域,却见不到任何店铺一类有设施。

    路上有疏落的行人,全部外型相若,年纪也差不多,都是介乎二十至四十之间。没有孩
子,也没有老人。

    他们的衣着简单朴素,质地带着人造纤维的感觉,但无论是便裤长服、罩衫上衣,都是
整齐雅致,非常美观。

    他们几乎是清一色白皮肤蓝眼睛,间中才见一、两个黄皮肤和黑眼睛的人,走了长长一
段路后,凌渡宇仍有与时代格格不入的感觉。

    一轮红日渐往西方地平线沉下去,天色渐暗,公路竟亮了起来,透出柔和的黄光。

    房屋亦亮了起来。

    那些人见到他军服昂然,都露出敬畏的神色。

    “嗨!”

    凌渡宇循声望去,一位面貌姣好的金发少女在一所民房的露台笑着向他挥手。

    凌渡宇暗叹一声,心道就拣你吧!对不起也要做一次的了。

    向她展露迷人的笑容道:“欢迎我到你的屋子去吗?”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