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三章 时空浴盆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三章 时空浴盆


    当三驾区安局的碟型飞船在公路上空横掠而过时,凌渡宇已转换了身分,驾着像只甲虫
的无轮气垫式喷射车,沿着公路滑行而过。

    虽是午夜时分,但市内的交通仍非常繁忙,各种娱乐场所,都挤满来趁热闹的男女。

    没有月亮的夜空特别清澈,千变万化的霓虹灯饰使城市的中心区充盈了嘉年华会般的炽
热气氛。

    表面看来,这确是个没有罪恶的人间乐土,但凌渡宇却知道这是人类历史上最极权的社
会。

    虽然现在妄下判定有点鲁莽,但他却推想到不但公民的生育权被剥夺了,就是年纪超过
某一界限的人亦被残忍地清洗。

    一些非白人的民族,更可能全体被灭绝了。

    这以神权施行独裁统治的政府,在夺去了人们大部分的自由甚至生存权后,再回赠少许
的自由,以之麻木他们的意志,加上因子的改造,手法确比历史上任何极权统治者更要高明
百倍。

    难道“救世主”要建立的就是这样一个国度?

    左方出现一座宏伟的建筑物,交烁着“尔国临格”四个大字,为这时代作了个具体的注
释。

    车子缓慢下来。

    凌渡宇很快便知道是什么一回事,那是个截查喷气车的关卡。

    路旁泊了五架区安局的碟型车。

    凌渡宇安然不惧,跟着等候检查的喷气车缓缓前进。

    “笃笃!”

    一名军警敲了他的车窗。

    凌渡宇把车窗降下,两眼神光凝聚,朝他望去。

    那军警立即被他制着,茫然让他通过了。

    凌渡宇摇头苦笑,这把戏在这里原来这么管用。

    翌日清晨时分,凌渡宇在一个密林中醒了过来,随即制服一名路人,闪换了身分牌,然
后发出催眠指令,命那路人驾驶偷来的喷气车往相反方向走,自己则徒步朝目的地走去。

   

    一个小时后,天文博物馆终出现在前方处。

    凌渡宇的手心冒着汗,假设时空机真的变成了废物,他该怎么办呢?

    ***

    洛维奇夫凭着卡林栋的时空理论建造出来的时空机器,正摆放在博物馆入门后的大堂正
中,是最瞩目的展品,几乎每一个人进门后,都急不及待去欣赏这类镇馆之宝。

    只要想想它是由外星人制造出来的,已有足够震撼人心的吸引力。

    凌渡宇登记了身分牌,以自动扣除的形式付了入场费,到了可看到时空机器的位置,立
时愕然止步。

    这是什么一回事?

    所有仪器都没有了,只剩下以四根圆柱连接支撑的下方浴盆和上方的尖椎形发射器。

    但这不是令凌渡宇目瞪口呆的原因,令他大吃一惊的是它完全变成了另外一种物质。

    再没有金属钢材那类感觉。

    这被未来人名为外星浴盆的奇异机器,通体透出朦朦蓝光,再不能以任何词语去形容,
只可说它绝非这星球的物质,甚至找不到近似的东西去略作比较。

    难怪未来人会认为它是由外太空如陨石般飞来,撞进地层里去。

    凌渡宇一步一步往时空机器走去,心中充满绝望和无助。

    回去的希望终于泯灭了。

    那推动四根圆柱,使人作时空旅行的设备都被毁灭了,只剩下这个变成了不知是什么物
质的怪壳,今次真的要完蛋了,倒不如让洛维奇夫杀死,现在就不用为卓楚媛而心如刀割。

    不!

    还有一个希望。

    凌渡宇挤进了人群中,迫近到最前列的位置,然后在观者瞠目结舌的目光之下,跨过金
属围栏,跳了进去,在浴盆里躺了下来,进入最深沉的瑜伽冥想里。

    他的呼吸变得若有如无,心脏不久才轻跃一下,生机下降。

    精神和肉体分了开来,现在无论任何对他身体的刺激,亦不能令他“醒”过来。

    因为他想见到这地球的最高统治者──“救世主”。

    ***

    最先抵达的是宗徒会辖下的选种机甲战士,他们对凌渡宇的行为大惑不解,但却不敢移
动他。

    透过身上的探测装备,证实这危险人物正处于冬眠的状态里,由于宗徒会曾有严令,此
逃犯必须生擒,却对这从未见诸人类身上的“病情”束手无策,甚至不敢作任何“治疗”。

    当杜瑞云到场时,与机甲战士的指挥官和卡素商量过后,向东亚军区的头号人物寇克请
示,由他决定把凌渡宇送返医学实验室,机甲战士则负起二十四小时贴身看守之责。

    接着的十多天里,凌渡宇仍是处在那种半死亡的状态,其他军区各遣来医疗界最顶尖的
人物,试图以不同的方法唤醒凌渡宇,最后均以失败告终。

    凌渡宇的身体全无反应。

    到被捕的第二十八天,机甲战士接到宗徒会联合发出的命令,将他送往代表这未来国最
高科技机枪的研究所,而十二门徒已为此开了两次会,最后一致决定这谜样般的人物疑团必
须解开,而最有资格负责这任务的人,就是最高研究所的首席科研大师──研究所的所长。

    ***

    当凌渡宇被送上往研究所去的远航飞船时,他醒了过来,但身体仍保持在冬眠的状态
里。

    两个小时后,飞船来到研究所的所在地──地球最广阔的新平原上。

    在这一碧万项的宽广草原上,研究所内数万座不同用途和类型的建筑物,星星点点地散
布着。

    没有公路,交通工具是各咱各类的飞行车。

    数十条人工河曲折奔流,滋润两岩丰腴的土地,哺育数以万计的畜群,为这片大摹带来
无限的生机。

    这是未来国的禁地,由防卫卫星负责监察,任何没有得到批准的人闯入此区时,均立杀
无赦。

    所长的办公大楼位于研究所的正中心,内里安置了整个地球国的灵魂,一部超级的智能
系统,能与全球十二军区的主电脑系统贯通,不但所有资料给收集到这命名为“救世主”的
超级系统去,它的资料库储存了由古至今有关人类的文化、历史和科研成果。

    而所长是唯一法定可操纵这超级系统的人,直接向宗徒会负责,不须听任何一个门徒的
指示。

    宏伟的办公大楼内,保安方面的由十二个最先进的仿生机械人负责,他们的外形与人类
无异,但却对所长绝对忠心,亦只听所长一个人的命令。

    研究所所长可说是把十二军区联系起来的核心人物,独立于任何一个门徒的影响之外,
亦使单一的门徒不敢生出异心。

    当凌渡宇被送进研究所的大堂后,所有人立即撤走,改由仿生机械人负责看守。

    凌渡宇自己当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还以为可见到“救世主”,逐渐恢复常态。

    仿生机械人把他送进一间玻璃房子里,让他躺在一张舒适的床上,却没像这二十八天来
箍着他腰颈和四肢的对待。

    门开,足音来到他身旁,一把悦耳、熟悉却冰冷无情的女声在他旁响起道:“我知你早
醒过来了,不要骗我,别人或者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但我却知道这是古瑜伽的一种冥想功
法,在你的飞船进入我的领空时,我已检查过你了。”

    凌渡宇完全没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猛睁虎目,由床上坐了起来,不能置信地瞪着眼前这
一身白袍、美赛天仙的女子,不由惊嚷了起来道:“艾莎妮芙!原来这‘救世主’真的是
你,天!为何你仍像以前的样子,甚至要年轻上几年?”

    艾莎妮芙以瞧陌生人的眼光冷冷盯着他,身上发出奇异电流,使凌渡宇动弹不得后,平
静地道:“我是天国最高研究所所长,并非‘救世主’,但我却要你告诉我,为何知道我的
名字,假若你不肯合作,你将会受到惩罚。”

    凌渡宇骇然道:“你不认得我了吗?我是凌渡宇,在一百年前,我们曾在莫斯科的郊外
的第一次见面,那晚你还喂我服下一粒第五代能量丸,之后我们到了一间宁静的小屋内造
爱,翌晨你还把电单车留下给我使用。”

    艾莎妮芙木无表情地冷冷看着他,好一会才淡淡道:“能量丸是只有门徒、研究所一级
研究士以上的人才有资格服用的东西,以之维持生命,就像一般人的食物。你确曾服食过能
量丸,这正是我奉命要追查的其中一件事。但若你仍是胡言乱语,我会立即惩罚你。”

    凌渡宇像呆头鸟般看着她,确是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

    那晚这美人还是恨不得把心肝掏出来地热恋他,现在地变成了陌路人和敌人。

    这是什么的一回事了?

    难道……

    凌渡宇眼中射出炽热的神色,失声道:“天!我明白了!”

    就在这一刻,他恍然大悟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快乐得如飘遥云端,虽然有些关键的地方
仍未想通,但已不像以前般,若被千重迷雾笼罩着。

    艾莎妮芙冷冷道:“你明白了什么?”

    凌渡宇回复了平时的智慧的水平,向她展露了一个充满魅力的笑容,柔声道:“所长之
所以不明白,因为我刚才说的虽是在一百年前发生的旧事,但在所长来说,这却发生在你的
未来,所以所长最好不要惩罚我,否则将来必会后悔,亦会错过我现在即将要说的精彩故
事。”

    “轰!”

    脑际轰然一震,奇异的电流从艾莎妮芙处隔空钻入了他的脑神经去,使他进入种种生不
如死的痛苦感觉里。

    在脑神经的现实里,他感到各类形式的痛苦,却又不能借昏迷来逃避。

    凌渡宇凝聚起强大的意志,苦苦忍受着。

    只是十五分钟的时间,他已有痛不欲生的感觉,而这只不过发生于神经内的事,实质上
他没有受到任何损害。

    当痛苦停下来时,骇然发觉眼睛再看不到任何东西了。

    艾莎妮芙以毫无感情的声音道:“我暂时使你失去视觉的能力,让你当三天盲人,三天
后再来看你,瞧你还敢胡言乱语吗?”

    身子一轻,凌渡宇颓然倒在床上。

    ***

    三天后,仿生机械人把凌渡宇送到这主控大楼的某一处。

    忽然间,凌渡宇双回复视力,发觉自己坐在一张椅子上,回复了自由。

    眼前是个正方形的厅堂,一边是透明的窗壁,外面是无边无际的草原,远方有几座建筑
物,其中一座竖起了一支巨型火箭般的物体,间中有一两架飞行车在云涛怒翻的晴空上掠
过,却没有伊人的踪影,两外仿生机械人则退出了厅堂外。

    失去了三天视力后,重见天日的凌渡宇贪婪地溜目四顾。

    陈设简单典雅,一套款色新奇的桌椅和沙发,地板上铺了天蓝色的地毯,墙上挂了几幅
图表,有点像古怪的抽象画。

    艾莎妮芙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道:“可以说实话了吗?否则我今天不但会把你变成盲
人,耳朵还会听不到声音。”

    语气虽仍是冰冷,但凌渡宇却感到她对他多了点奇妙的感情。

    凌渡宇叹了一口气道:“我可心站起来走两步吗?”

    艾莎妮芙淡淡道:“悉随尊便!”

    凌渡宇想不到她肯答应,喜出望外,辛苦地站了起来,活动了筋骨,故意不看她,移步
到落地壁窗前,极目远眺,叹道:“这是什么地方?”

    艾莎妮芙来到他身后,平静地道:“在七十年前,这仍是地球上最大的沙漠,现在则成
了最大的草原,供应全球三分一的食粮。”

    凌渡宇愕然道:“这就是非洲大陆上的撒哈拉大沙漠了。”

    艾莎妮芙厉声道:“你怎会知道这些名词,只有研究所的人和门徒才可阅看以前的历
史!”

    凌渡宇转过身来,凝视她的美眸,叹道:“艾莎,你不不明白吗?我是通过那所为外星
浴盆的时空机器,由一百年前的时空,来到了这里,不信的话,你可问我关于那以前数千年
的历史,看我能否回答你。”

    艾莎妮芙眼中射出锋利的电光,一点不让地和他对视着,冷冷道:“不要试图对我施展
催眠术,我并非普通人,而是有最优秀因子的新人类,你若妄想制服我,只会招来处罚。”

    凌渡宇微笑道:“我怎舍得对付你,不过我却可以选择说话及不说话,用弄与否则是我
的问题。除非你答应我,肯让我把整件事说出来,否则我就选择不说话好了。”

    艾莎妮芙露出深思的表情,好一会才道:“理论上,只要你曾看过资料库上有关以关历
史的资料,自是可对答如流,没有困难。”

    凌渡宇沉声道:“但所长怎样解释我被一百年前的落后武器所伤一事呢?那颗能量丸又
是从哪里来的?”

    艾莎妮芙从容道:“若果其中一个门徒,精心策划出一项阴谋,而你是他的间谍,那么
这一切都可轻易解释了。能超越时空的机器在理论上仍是绝无可能的事。”

    凌渡宇柔声道:“但这能否解释何以我的体能和精神力量均大异常人吗?何况催眠术和
瑜伽术这些古老神秘的功行,都是这时代所没有的,你又可作出怎么样的合理解释哩?”

    艾莎妮芙沉吟了半晌,显然有点意动,轻轻道:“我们到沙发坐下好吗?”

    凌渡宇听她语气带有请求的味儿,心中暗喜,随她往沙发走去。

    两人相对而坐,隔了一张长几,几上摆了一盘兰花,清香逸散,看来是改良了的品种。

    艾莎妮芙叹了一口气道:“你确是个很特别的人,若换了别的人,受到那种纯神经的痛
苦时,早已惨叫呻吟,而你只是咬牙苦忍,三天来真是一动不动,教人奇怪。”

    凌渡宇知道自己至少赢得了她的尊敬,欣然一笑,没有答话。

    艾莎妮芙奇道:“为何你可以如此有信心,宗徒会已下了令,若我在一年内仍不能解开
你的谜团,会立即把你处决,难道你一点都不爱惜自己的生命吗?”

    这回轮到凌渡宇讶然道:“这么机密的事,为何有肯告诉我呢?”

    艾莎妮芙首次露出人性的一面,茫然摇头。

    凌渡宇正容道:“我却知道原因,因为在宗徒会处决我前,我会和我一起逃去,通过时
空机返回一百年前的世界去,而你则比我早了一年抵达,还出现在刚开始的全球网络上,成
为了‘救世主’的第二次降临,挑选出十二门徒,进行计划。”

    艾莎妮芙美目睁大,沉声道:“你弄错了,至高无上的‘救世主’出现在新世纪前五年
的世界网络上,现在只是十二门徒可以直接与它联络。”

    凌渡宇柔声道:“这正是最精采绝伦的地方,这在新世纪前五年出现的‘救世主’,她
建立的所谓地上的天国,是人类历史上最恐怖和最高明的极权政府,所有人都成了她的奴
隶……”

    艾莎妮芙娇喝道:“闭嘴!你可知单是这些话,我已可立即把你处决了。”

    凌渡宇摇头,冷静地道:“你不会的,你不但不会这样做,还爱上了我,与我一同回
去,设法推翻这独裁的政府。”

    艾莎妮芙秀眸冷芒闪闪,寒声道:“在一百年前,怎能推翻五十年后才出现的政府
呢?”却没有否定会爱上他的可能性。

    凌渡宇叹道:“所以我才说这是最微妙的地方,只有在现今这政权出现之前,先重演一
次‘救世主’的卑鄙手段,什么‘救世主’和十二门徒,然后再告诉世人,唔……例如第二
次降临已来了,将来若有人假冒我,就是魔鬼派来的假基督又或反基督诸如此类,那以后就
没有人能再以同样的手段接管全球了。换句话说,所长你回到了一百年前的世界去未来改变
了。”

    艾莎妮芙茫然思索了一会后,仍是摇头道:“这是不可能的,每一粒能量丸,只可以支
持我三十日的生命,现在我手上只有一粒能量丸,返回一百年前去亦绝对活不过五十天,更
没有多余的能量丸给你服食,可想而知你说的仍是谎话。”

    凌渡宇微笑道:“既认为我说的是谎话,为何却不像上趟般惩罚我呢?”

    艾莎妮芙双目射出凌厉的神色,冷喝道:“我不要得寸进尺,迫人太甚啊!”

    凌渡宇眼中射出爱怜之色,舒服地躺在沙发上,还写意地伸展四肢,柔情似水地道:
“为什么要服能量丸才能维持生命呢?”

    艾莎妮芙犹豫了顷刻,才猛下决心道:“研究所的院士都是经过特别基因处理的人类,
被激发起生命的潜能,而我则是他们之中最超卓的一个,脑内植入的微晶片,可使我遥控研
究所那贯通全球网络的智能系统。但由于此举需要庞大的能量,才能平衡我们被激发的潜
能,所以当能量丸的功能消失时,能量会使我们自燃而死。”

    凌渡宇的脸倏地血色尽退,想起当日遇到艾莎妮芙时,她那种生离死别的悲哀情绪,虎
躯不由剧震道:“那些门徒为为什么要服用能量丸呢?”

    艾莎妮芙叹道:“我不知为什么愿意告诉你……他们服能量丸的原因,即是为了保持青
春,亦是怕被叛徒或其他门徒行刺。”

    凌渡宇颤声道:“难怪宗徒会把这么大的权力交到你手上,因为他们根本不怕你造反,
只要断了能量丸的供应,你就不能活过三十天,真是卑鄙。”

    艾莎妮芙声音转柔道:“凌渡宇,你可否把一百年前发生的事,详细地告诉我,我很想
知道哩!”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