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七章 恍如隔世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七章 恍如隔世


    凌渡宇的电单车远远从外面驶来,尚未抵达那幽静的小爱巢,艾莎妮芙便像个多年久候
丈夫归来的小娇妻,狂叫着由屋内奔出来,投往凌渡宇怀里去。

    凌渡宇任由电单车掉在草地上,迎过去把这和他曾相隔了一百年时空,并苦恋过的美女
拥入怀里,内心高兴得团团打转。

    整个天地在旋转,为他们的重遇而欢欣起舞。

    两人哭着笑着,都明白这看似简单的约会是如何珍贵和难得。

    凌渡宇把她抱进屋内,就像抱起新婚妻子,毫不犹豫地进房内履行丈夫的责任。

    言语在这时全是多余的了。

    ***

    凭着艾莎妮芙的帮助,凌渡宇接通了国际电话线路,还找到了正在夏威夷的沈翎。沈翎
劈头便道:“天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金统刚告诉我你单人匹马杀了洛维奇夫和他三十多
名手下,又摧毁了副鬼机器,这究竟是什么一回事,莫斯科河畔的大爆炸肯定是今日的全球
头条新闻,据说那爆炸深入至地层百米以上,连岩石和泥土都溶解了,却奇迹地没有波及其
他的货仓和民房,整个东欧都录得那震荡呢?现在所有专家都认为是一颗陨石造成这次爆
炸。”

    凌渡宇的眼睛盯在赤裸地伏在床上,含情脉脉地看着他的艾莎妮芙,先送了她一个飞
吻,才道:“楚媛的情况怎样了?”

    沈翎道:“你最好亲自问金统,我所知道的就是她将于明天返回巴黎,似乎和俄国警方
有过很大的争执,要由法国外交部和俄国交涉才肯放人。”

    凌渡宇放下心事,沉声道:“我们的事怎样了?”

    沈翎叹了一口气道:“很头痛,人命的损失固是打击重大,但最惨是所有研究的资料都
失去了,使我们二十年来的努力毁于一旦,真是把洛维奇夫宰了也补不了这缺陷,‘高山
鹰’这些日来都患上头痛症。”

    凌渡宇道:“放心吧!我有办法令所有资料复原,还聘了天下第一的电脑高手为我们重
新设计新的系统,保证没有人再毁灭得了。”

    床上的艾莎妮芙赠他一个谜人的笑容,竖起两指,打出胜利的手势。

    阳光由窗外透入来,洒在她隆起的丰臀上,有种超越了一切物质的动人美态和生命的感
觉。

    沈翎呆了半晌后道:“‘救世主’?”

    凌渡宇大笑道:“果然是道行高深成人精的老妖狐,答对了!”

   

    沈翎一脸迷惘地道;“他不是要阻止你到那里去吗?为何现在反会助你呢?”

    凌渡宇心情大佳,笑道:“那只因‘救世主’是女人,她关心我,怕我遭到不测意外,
才阻止我到那里去。”

    沈翎失声道:“女人?你见过她吗?否则怎知她是女人?”

    艾莎妮芙由床上跳了起来,坐入他怀里,搂着他狂吻起来。

    沈翎在那边叫道:“喂!小凌!听到我吗?唉!莫斯科的电话线路真落后!”

    凌渡宇以无上定力千辛万苦地离开了她灼热的红唇,叫道:“对不起,我刚和‘救世
主’在接吻!”

    沈翎失声大叫嚷:“什么?那你岂非犯了亵圣大罪?幸好你根本就是要下地狱去,犯什
么罪都没有分别。唉!别说笑了,何时来接你?”

    凌渡宇摸着艾莎妮芙的香背道:“不用了,我今晚坐飞机离境,护照当然是假的,不过
却和真的全无分别,只要海关是用电脑就行了。”

    凌渡宇接着说出了航机的名称、编号和时间。地点是夏威夷。

    沈翎始知事不寻常,道:“你刚才不是真的和‘救世主’亲嘴吧?”

    凌渡宇哪还有闲理他,一声明天见,把电话线挂断了。

    ***

    两人步出接机大堂,全场瞩目。

    艾莎妮芙那超时代的天生丽质,不论男女都被她深深吸引了,一时反注意不到英伟无匹
的凌渡宇。

    沈翎目瞪口呆地迎上两人,接过艾莎妮芙带着的手提电脑,叹道;“你是否真的‘救世
主’恕我未能肯定,但肯定你是所有男人的‘救世主’了。”

    只比沈翎矮上少许,与凌渡宇平头的艾莎妮芙俯前吻了沈翎脸颊,亲切叫道:“沈大
哥!”

    车子离开了机场,沈翎先巡视了司机旁的艾莎妮芙露出裙外的完美长腿,赞叹一声,才
道:“‘高山鹰’到了非洲去找新总部的理想地点,知道救……嘿……知道艾莎小妹子为我
们保存了所有资料后,他的头痛症立即药到病除。天啊!快告诉我是什么一回事,否则杀了
你。”

    艾莎妮芙吃吃娇笑,伸手轻拍沈翎的肩膀。

    凌渡宇道:“你为我们找到了休假的地方吗?”

    沈翎道:“那是个无懈可击的小海岛,阳光、海滩、月夜,没有其他人。”

    凌渡宇道:“到那里才说吧!”

    沈翎摇头道:“不!踏上船后立即开始说。”

    ***

    游艇一起一伏地劈水前进,在海面上翻起洁白的浪花,澄蓝色不见丝毫污染的海水,使
人生出跳进水内浸浴的冲动。

    漫天阳光下,远方的小岛屿像给笼罩在光雾里。

    在顶层掌舵操船的沈翎吃了一惊道:“那是说她顶多还有几年的寿命了。”

    凌渡宇吧道:“这事非常难说,据她讲,在经历时空旋行时,身体吸收了一种奇怪能
量,代替了体内的能量丸,所以活到今天仍没有半点问题,但谁知能量在什么时候消耗尽
呢?”

    沈翎陪他唉声叹气道:“这么可爱的女孩,天真得像不懂任何人事,但却有改变整个人
类历史的智慧和力量,她在舱里干什么,为何不上来陪我们?”

    凌渡宇道:“她这‘救世主’要在圣诞夜发表它‘神的旨意’才可荣休,所以现在正和
她的门徒联系和发出指示。”

    沈翎道:“我仍不明白她当初为何阻止你到莫斯科去。”

    凌渡宇道:“十二月二十五日是个着急的时刻,当‘神的旨意’宣布后,未来便可能出
现变化,假设我在那时间之后到未来去,便可能得不到医治而死去。而且她仍不知我是否真
的能回来,所以希望阻止我到时空机去。唉!一说起这些问题,我的头也大了,但总之事实
并没有因任何人为的因素而改变。因为那已成了不可更改的命运。”

    沈翎道:“难怪她对我们的事了若指掌了。”

    凌渡宇沉声道:“枭风那小子近况如何?”

    沈翎答道:“暂时我们对这家伙实在有心无力,不过洛维奇夫一事将会对他造成很大的
打击,谁想得到你像举举手般便铲平了这黑帮的核心人物,可以想象没有了洛维奇夫后,必
会出现权力斗争和分裂的情况使我们少了很多顾虑。”

    凌渡宇灵机一触道:“现在我们可说是拥有了整个世界的电脑网络和最高明的情报女超
人,我会着艾莎去查探有着枭风整个犯罪王国的资料,再在网络上公诸于世,那时自有各国
政府去对付枭风,保证他看似无懈可击的王国立即土崩瓦解,另一方面我们则布局杀死枭
风,双管齐下,哪还有他反抗的余地。‘凤鹰’那边的情况怎样了?”

    沈翎笑道:“那只荡凤对你真的很有兴趣,每次和我通电话时都问长问短,据她说枭风
对她痴缠得很,三番四次约她见面都给‘凤鹰’推说事忙婉拒,只答应圣诞节滑雪时才陪
他,到时你那根声波枪向他扳扳机掣,整件事就可一了百了,易如反掌。”

    凌渡宇想起被他害死的战友和盟友,两眼寒芒一闪道:“那太便宜他了,我要他受尽打
击和折磨后,才清清楚楚地亲手为他开膛拆肉,以祭所有因他而死的冤魂。”

    沈翎道:“你另外那件能量衣仍有效吗?”

    凌渡宇道:“早完蛋了,那声波枪亦有限期,过了今夜,能量将会自动消失,这些未来
的东西,还是不用的好。艾莎由于体内能量改变,也再发不出以前的能量流,她之所以这么
神通广大,全赖脑内那方晶片,否则她只是一个平常人。当然!这并非指她的学识和智慧,
而是指她的身体。”

    沈翎道:“她的身体绝不平凡,你打算什么时候和她结婚,女孩儿家最爱穿婚纱哩!”

    凌渡宇道:“你刚刚错了,她对这时代的仪式毫无兴趣,不过我们仍可弄点气氛玩玩,
今晚就由你来作证婚人吧!”

    大笑声中,沈翎策船往前方逐渐扩大的小海岛全速驶去。

    ***

    天堂鸟岛。

    枭风木无表情地站在露台处,遥望正升上海面的明月。

    身后陪他站着的葛伦波、“长胡子”康乃尔和专为他负责刺杀、威胁、勒索种种勾当的
首席大将伦达,也是他最精锐部队的指挥,此人在国际黑白两道间,都是个令人谈虎色变的
人物,年在四十许间,脸目深沉,鼻如鹰勾,唇片单薄,予人冷血无情的印象。

    枭风要把他召来,可见他下了不惜一切,都要置大敌凌渡宇于死地的决心。

    “飞刀”夏信、妮妮母女、船长和莫歌的死,都是由他一手包办。

    枭风狠狠道:“这怎么会发生的,不但动不了卓楚媛半根毫毛,连洛维奇夫都不明不白
地死,现在连他们谁在作主都弄不清楚。”

    康乃尔想起凌渡宇,犹有余悸地道:“这事这定是凌渡宇所为,只有他才有这种手
段。”

    葛伦波冷哼道:“休要长他人志气,说到底他都是一个人,否则‘抗暴联盟’的总部就
不会被我们摧毁了,只是这小子仍有点运道吧!”

    枭风道:“听说同一晚发生大爆炸的地方是洛维奇夫走私货的一个储物仓,其中会否有
什么关连呢?”

    伦达淡淡道:“我曾看过对那大爆炸的报道,根本不是现在的炸药可造成的,我猜应是
洛维奇夫在那处的地底进行某种研究,出了意外才发出这种可怕的事,洛维奇夫应是霉运当
头了。”

    此人说话条理分明,推断起来有如目睹,只是其中微妙的情况,却是他做梦也梦不到的
吧。

    枭风显是很信任这手下,点头道:“伦达说得有理,但现在没有了洛维奇夫,我们不得
不正面和凌渡宇交锋了,你有什么好主意?”

    伦达道:“若要杀死凌渡宇,现在就是最难得的机会,因为‘抗暴联盟’元气大伤,阵
脚大乱。不过最大的问题是此人神出鬼没,又居无定所,所以唯一方法,就是布局把他钓出
来。”

    枭风冷冷道:“用什么做钓饵呢?”

    伦达若无其事道:“就是老板你!”

    康乃尔一震道:“这是否太危险呢?”

    枭风冷喝道:“没有点风险,如何可以收拾凌渡宇?嘿!可否待我到瑞士陪我的美人儿
滑雪后再进行呢?”

    伦达道:“这两件事同时进行,这才不会让人觉得是陷阱,况且凌渡宇那类蠢人最怕伤
害无辜,有凤丝雅陪你,正好当作护身符,若老板点头,我立即率人先去布置,包保凌渡宇
今趟难逃大难。”

    康乃尔嗫嚅道:“那美女会不会有问题呢?”

    葛伦波解释道:“绝不会有问题,她曾到过这里来,到现在仍没事发生。其次,嘿!她
并没有蓄意接近老板,只是老板,哈……”

    枭风笑了起来道:“是我死缠烂打把她弄上手吧,不过此女虽是出名风流,但却没有多
少个男人入得眼,哈!”

    众人都陪他笑了起来,只有伦达仍是阴沉如故。

    枭风猛一咬牙,道:“就依伦达的妙计行事,今趟我们的人不用太多,但却须是最好
的,明白了吗?”

    三人齐声应诺。

    ***

    三藩市。

    兰芝在她的华宅二楼的书房内,对着电脑辛勤地工作,为她的新公司草拟计划书。

    停下手来时,不由想起了凌渡宇,这可爱和富有正义感的男人。

    有正义感的人不是罕有动物,大多数人本性都是善良的。

    但有足够的智慧,在不受别人的影响下判别是非黑白,同时有勇气、能力和不顾自身安
危利益去主持正义的人,却是绝无仅有。

    在兰芝心中,凌渡宇正是这么一个人。

    只可惜他是命运注定了要作无根的浮萍,没有人可把他缚在身旁。

    否则就嫁了给他吧!

    那就一了百了。

    再不用为苦缠裙下的男人烦恼。

    唉!

    他有很久没有来电话了,这么样没心肝的人。

    就在此时,电话响了起来。

    这么夜了,是谁打电话来呢?还是她的直线电话。

    兰芝拿起听筒,传来小西霸约迪逊的声音道:“兰芝!可以见见我吗?”

    兰芝叹了一口气,尽量心平气和地道:“约迪逊,你知现在是多晚了?”

    约迪逊沉声道:“你是否要把爸杀死才甘心?”

    兰芝吓了一跳,怒道:“我才没你爸那么卑鄙,非要买凶杀人才行,你说话最好小心
点。”

    约迪逊道:“对不起!又累你生气了,但我却不是随便说的,近日国际间盛传俄罗斯黑
帮头子是给凌渡宇干掉的,而他下两个目标就是爸和枭风了,唉!我知道很对不起你们父
女,但我始终不相信爸须对马诺奇先生的死直接负上责任,那该是枭风受产油国指使而做
的,我爸和马诺奇先生始终曾是朋友。”

    兰芝淡淡道:“现在已不单只是我们两家人的事了,凌渡宇本就是最不好惹的人,你家
做这么我伤天害理的事,好应有人来惩罚你们。若你说的就是这些话,我要挂线了。”

    约迪逊惊叫道:“不要!”

    喘了几口气后,低声道:“兰芝!你是否爱上了凌渡宇。”

    “叮!”的一声,兰芝挂断了电话。

    电话又再响了起来。

    兰芝愤然拿起电话,正要破口大骂,约迪逊哀求道:“请让我说下去,我今晚其实是有
事找你的,只是忍不住说了别的话。”

    听到他凄苦的语调,兰芝心中一软道:“说吧!”

    约迪逊忙道:“今天晚膳时,爸变得很消沉,还说希望把探索者无条件送还给你,只希
望大家忘记过去,我……嘿!我们还可以……”

    兰芝笑了起来,说不尽的快意,但亦有荒凉凄悲的味道,狠狠道:“石油圈的大恶霸终
于心怯了,而你却是个不分是非黑白的懦夫,本小姐现在听到‘石油’两个字就怕,以后莫
要再找我了。”

    兰芝挂断线,想了一会,心中大感不妥,忍不住拨了个电话给沈翎。但心中最想的,还
是见见那没心肝的人。比起来,近日绕着她的狂蜂浪蝶,都变得索然无味了。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