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九章 风雨之前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九章 风雨之前


    凌渡宇坐在车厢后座一角处,神情木然,膝上放着艾莎妮芙遗给他的手提电脑,用两手
搂紧它,默言无语。

    沈翎驾车离开码头,把那载着凌渡宇美丽回忆的海洋和小岛抛在后方,往机场驶去。

    两个小时后他们抵达三藩市,当沈翎上了车子,发动引擎后,才对着倒后镜内的凌渡宇
低声道:“听到那消息后,我哭了,她确是个使人难以忘怀的好女孩。”

    凌渡宇探手用力捏了他的厚肩一记,没有说话。

    车子到了一间五星级的酒店侧门处停下,“凤鹰”凤丝雅拉开车门,一阵香风随着飘进
了车里来,先吻了沈翎的颊,又找上凌渡宇的嘴,重重吻了一下。

    车子开出。

    “凤鹰”看看沈翎,看看凌渡宇,奇道:“两位好拍档,世界末日是否来了。”

    沈翎作出噤声的表情,低声道:“到了我们的巢穴再说吧!”

    ***

    “凤鹰”凤丝雅把手提电脑内有着枭风和西霸的档案抄进光碟去后,仔细研究了半天,
才离开房间,与凌渡宇共享由沈翎弄出来的世上最粗最难吃的晚餐。

    这是一个远离市中心的住宅单位,好作三人共商策略之用。

    凌渡宇的精神好了一点,但仍是非常沉默,静静地吃,谁都不知他脑内正转动什么念
头。

    “凤鹰”喝了一口汤后,向沈翎皱眉道:“我真佩服你,竟可以弄得出这么难喝的汤
来。”

    沈翎不悦道:“我肯煮东西给你吃,不知是你多少生修来的福分,不要嫌这嫌那的。”

    “凤鹰”凤丝雅偷瞥了凌渡宇一眼后,故意压低声音,以性感的沙哑嗓子道:“发生了
什么事?”

    沈翎伸长颈低声道:“想知道的话,今晚光着身子到我被窝来,我便和盘托出。”凤丝
雅媚笑道:“可恨的家伙,终于心动了吗?本姑娘那么易陪人上床吗?”

    光翎坐直身体,哂道:“你当然不会,虽然你渴望得要命,但却知道若这样陪我睡了,
便推失去了与小凌相好的机会。”

    凤丝雅半掩小嘴,吃吃娇笑起来,确是花不迷人人自迷,媚态百出,嗔道:“谁要和他
有相好的机会哩?”

   

    凌渡宇摇头苦笑道:“你俩不要再设法逗我笑了,那比哭更使我更感难受,我没事
的。”

    凤丝雅拍手道:“终肯说话了。”

    凌渡宇没好气道:“看了那些档案后,你这情报专家有什么意见。”

    凤丝雅予人好感地谦虚道:“怎敢当呢!招集那档案内资料的人才是专家里的超级专
家,是谁厉害至此,连隐形银行的机密资料,也像菜单般打了出来。”

    沈翎道:“凡有电脑的地方,就瞒她不过。”

    凤丝雅一震道:“‘救世主’?她为何肯这样帮我们的忙,先是把联盟的资料复原了,
现在又肯……”

    沈翎道:“这事迟点再说,那些资料足够扳倒枭风和西霸吗?”

    凤丝雅肯定地道:“足够有余,他们太多作奸犯科的勾当了,只是步骤仍要仔细研
究。”

    转向凌渡宇道:“应否杀死西霸呢?”

    凌渡宇沉吟半晌,瞧着她道:“你有什么发现呢?”

    凤丝雅道:“西霸曾三次由瑞士一银行的户口提钱给枭风,先两次分别是五亿美元,最
后一次是十亿美元。日子是钻油台惨剧前,莫歌等被杀后和我们联盟被毁前。每次都提现
金,但隔日后就在枭风一个秘密户口出现。所以是证据确鉴,西霸难逃主使者的责任。我建
议干脆把他杀了。”

    凌渡宇道:“我先和兰芝说说,或者她希望循法律途径解决。西霸始终不是枭风。”

    沈翎一拍额头道:“我差点忘了兰芝曾打电话告诉我,西霸愿意交还探索者的股份来换
取和平,因为他听到道上盛传我们要取他的狗命。”

    凤丝雅笑道:“我也听到时这样的谣言,定是枭风放出来的,好趁火打劫,企图榨取多
点以西霸为首那几个石油大亨的金钱,和他们分身家。”

    沈翎道:“小凌!兰芝想见你,也住得很近,要不要先拨个电话。横竖‘凤鹰’又不打
算和你有什么瓜葛,莫要说我口不择言,疗治这种创伤的唯一方法,除了时间外就是另一些
比‘凤鹰’更温柔可爱的美女,何况她那么渴望见你。”

    凌渡宇望向杏目圆睁,一脸忿然的凤丝雅,露出自艾莎妮芙逝世的第一丝笑容,想说话
时,沈翎在台底下踢了他一脚,示意戏弄“凤鹰”。

    凌渡宇暗忖决战在即,怎也要暂抛开颓唐失落的悲苦情绪,勉力振起精神道:“你这家
伙有时说话都有点歪理,拨电话吧!”

    凤丝雅一言不发,一手拿刀,另一手拿电线,刀下线断,若无其事道:“还有两部分
机,碰哪个就割哪个,没电话可用时,不要怪我。若敢驳线,我就照他肚子捅上两刀。敢离
开这间屋的话,我便不去滑雪了,本姑娘说得出做得到,哈……”

    说到最后,笑得伏在桌上,连泪水都呛出来了。

    凌渡宇与沈翎愕然对望后,愁怀稍解,长身而起道:“你们先商量一下整个计划,我想
入房打一会坐。”

    “凤鹰”凤丝雅一把抓着他衣袖,摇头道:“‘龙鹰’!人不要耍弄我,没有你参加,
本姑娘没兴趣独对着那只不懂情趣的大猩猩。”

    沈翎伸手过来叉紧她玉颈道:“叫多一声大猩猩吧!我保证脱掉你裤子痛打屁股,若肿
得少过四十寸,就继续打下去。”

    凤丝雅扮出一副气人模样,不屑道:“你自己刚叫了一声,何有用再劳烦我,你若敢要
我下围增加一寸,我就扭断你的猩猩头。不要看我,我只是叫了猩猩,没有犯规。”

    接着低头一口咬在他手背上,痛得沈翎大叫缩手,那娇媚横蛮的模样,谁能不心动?

    凌渡宇拍拍凤丝雅脸蛋,叹道:“好吧!可以开始了。”

    生者总是要坚强地活下去。

    ***

    凌渡宇呆立在墓碑之前,百感交集。

    墓穴内有艾莎妮芙死时那件柔软的长袍和那失去效用的声波枪,陪葬的是那件较落后的
能量衣。

    凌渡宇再不愿见到这些触景生情的东西,那方晶片是唯一例外,过了圣诞子夜后,他将
永远把它挂在颈上,当作吊坠。

    负责运柩的联盟成员和沈翎先走一步,办事去了,只剩下“凤鹰”凤丝雅仍在等候他。

    这美女一身黑衣,戴上连着黑纱的帽子,只露出樱唇,不住以丝巾抹着湿润的眼角。

    凌渡宇的目光凝定在“爱妻艾莎妮芙”那几个字上,心中想起这段奇异的恋情,快乐和
悲哀同时袭上心头。

    凤丝雅来到身旁,挽起他的手,呜咽着道:“我们走吧!”

    凌渡宇跪了下来,无限深情地亲吻了墓碑后,才随凤丝雅穿过林立的墓碑,走上林木荫
深的卵石路。

    凤丝雅低着头,看来比凌渡宇更伤心。

    凌渡宇讶道:“凤丝雅为什么这么伤心呢?”

    凤丝雅摇了摇头,低声道:“我不知道!”

    凌渡宇见她没有说下去的意思,也就默默不语,直至坐上车子,才道:“送人到机场
吗?”

    凤丝雅呆望前方,轻轻道:“回酒店就行了。”

    车子开出。

    天上下着漫漫细雨,更使人郁结难解。

    不知是否发生了意外,高速公路上大排车龙,两人因而困在车内。

    凤丝雅幽幽道:“十七岁那年,母亲过世,使我经历到一生人从未试过的痛苦,葬礼完
毕后,你猜我做了什么事呢?”

    凌渡宇摇了摇头,根本没有去猜的心情。

    凤丝雅低声道:“我和表兄找了个地方疯狂造爱,不要说我淫荡或对母亲不敬,只有那
种刺激,才可减轻心中的酸痛,我实在受不了。”

    凌渡宇苦笑道:“我并没有严重到那程度,多谢你的关心了,更不会因这事而看轻你,
人类一向是矛盾百出的奇怪生物,在极端的情况下更会有难以解释的异常行为。”

    凤丝雅脱掉帽子,露出微红的秀眸,侧挨在座位里,凝视凌渡宇道:“刚才我在墓地
时,忽发奇想,有一天我也给葬在那里时,会不会有一个像凌渡宇那样的男人,站在我的坟
前呢?”

    凌渡宇莞尔道:“在你坟前的男人会挤得水泄不通,插针难下。”

    凤丝雅不依道:“不准这么说人家,我并非你想象般滥交,绝大部分是工作上的需要。
哼!你倒复原得很快。”

    车子开始移动了,却是缓若蜗牛。

    水拨不住把雨水抹掉,发出单调和千篇一律的声音。

    凌渡宇淡然道:“不是这样,我该做什么呢?她返回这时代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为不
知自爱的人类做些事,我怀念她最好的方法就是为人类的将来奋斗。眼前最大的威协就是枭
风,若让他的罪恶王国继续发展下去,谁都不知道会出现什么后果。”

    凤丝雅叹道:“我恐怕很难亲自下手杀死枭风,无论如何穷凶极恶的人,总有他温柔多
情的一面,我接触到的枭风,与你们印象中的截然相反,在某一程度上,我会为此而难
受。”

    凌渡宇了解地点头,沉声道:“你若要退出此事,我绝不反对,还会代你向沈翎和‘高
山鹰’解释,既知他的贼巢在哪里,总有收拾的方法。”

    凤丝雅坚决地摇头道:“不!一切依原定的计划进行,否则我就不是‘凤鹰’了。”

    语气中透出一往直前的决心。

    ***

    凌渡宇的车子驶进兰芝的华宅时,这富可敌国的美女早由大宅奔了出来,投进刚钻出车
门的凌渡宇怀里。

    两人过了一个温馨的下午,凌渡宇亦由她处得到了精神和肉体上的松驰。

    晚饭后,凌渡宇对着艾莎遗留给他的手提辛勤地工作,研究一切有关枭风和西霸的事。

    兰芝为他弄了咖啡,殷勤侍候,陪他并肩坐在电脑前。

    凌渡宇告诉了她老西霸先后三次提款给枭风的事后,她嚷了声“这天杀的贱种”后,倒
在凌渡宇怀里大哭一场。

    凌渡宇把她抱回卧室,让她躺下后,坐在床缘道:“你要他得到怎样的收场?我想听你
的意见?”

    兰芝又悲切地流下眼泪,好一会后才收止哭泣,两眼空空洞洞地瞪着天花。

    凌渡宇正想离开时,给她拉着,坐回她身旁去。

    兰芝把上半身钻入他怀里,痛苦地道:“教我怎做好吗?”

    凌渡宇明白她因小西霸而来的矛盾心情,吻了她脸蛋道:“让我为你作主好吗?”

    兰芝愿意地猛点头。

    凌渡宇淡淡道:“给老西霸一个电话吧!”

    ***

    一个小时后,西霸和儿子约迪逊来到兰芝的华宅,依约把保镖留在屋外,杰沙上校和强
生也来了,守在入门处,仔细检查了他两父子后,才放他们入内去。

    凌渡宇彬彬有礼地和西霸父子握手,兰芝却拒绝了和杀父仇人握手,神情木然地让约迪
逊吻了脸颊。

    凌渡宇在一角的大沙发坐下来后,开门见山地说出了他三天三次提款给枭风的事,听得
西霸目瞪口呆,阵脚大乱。

    约迪逊露出悲愤神色,质问乃父道:“爸!凌先生说的真的吗?”

    凌渡宇正容道:“我以人格担保,这里没有任何录音设备,右西霸先生不敢承认,这次
谈话再没有意义,我也可回房睡觉了。”

    西霸颓然点了点头,对方既然知道,定然是有确凿证据。

    再叹一口气,眼中露出戒备的神色,道:“凌先生确是神通广大,不知阁下有什么提议
呢?”

    约迪逊把脸埋在手掌里,凄然道:“兰芝!我们对不起你。”

    凌渡宇对约迪逊大生好感,转向西霸道:“近日盛传我要对付西霸先生,这只是枭风放
出来的风声,西霸先生该明白是什么一回事了。”

    西霸呆了一呆,双目露出冷冽之色。

    凌渡宇知道吓得他差不多了,淡淡道:“我们手上掌握的资料,足够使你身败名裂,不
信可看这份名单。”

    西霸接过他递来的文件,翻阅后立时脸色大变,颤声道:“你从哪里得来的?”

    约迪逊愕然道:“那是什么?”

    兰芝冷冷道:“这是与你可敬父亲勾结的各国官员名单,包括所有利益收受的细节,若
公开出来,太阳企业也完了。”

    约迪逊呆在沙发里。

    凌渡宇傲然道:“若要对付你们这种业余的人,对我来说就像翻转手掌般容易,洛维奇
夫的下场你该知道了,接着就是枭风,我从不容许任何人干完伤天害理的事后,仍能安度余
年,这样说西霸先生该明白我的意思吧!”

    西霸与凌渡宇对视了一会后,望了儿子一眼,颓然叹道:“你已用事实证明了我们远非
你的对手,那还用说这种话,凌先生请说吧!你要我怎办呢?”

    凌渡宇摇头道:“事情是你弄出来的,该由你说出解决的办法。”

    兰芝柔顺地坐凌渡宇身旁,没有插嘴。

    西霸沉吟片晌后,坚决地道:“我会把手上所有现金和投资物质,以马诺奇先生的名义
捐给国际慈善机构,保证不少于五十亿美元,然后我正式退休,完全不过问太阳企业的事,
一切由约迪逊打理。”

    接着转向兰芝道:“探索者就无条件还给你了,兰芝!对不起!”

    兰芝“哗”一声哭了起来,投入凌渡宇怀里,约迪逊亦在旁陪她垂泪。

    ***

    凌渡宇待兰芝睡了后,才到外厅拔电话给卓楚媛。

    尚彼思温文有礼的在另一端道:“喂!是谁?”

    凌渡宇道:“我姓凌!卓主任在吗?”

    尚彼思默然半晌,冷冷道:“我认得你的声音,你找我妻子有什么事?”

    凌渡宇差点想掷下电话,最不想发生的事终于发生了,尚彼思已在怀疑他们,这种事最
难瞒过枕边的人,于是平静地道:“卓主任在吗?只是公事吧!”

    卓楚媛愤怒的声音在那边响起道:“你在对谁这般不礼貌?”

    尚彼思似是放下了电话,嫉妒如狂道:“我想知道这位凌先生是什么人。”

    卓楚媛尖叫一声,道:“给我!然后你滚出去!”

    尚彼思大怒道:“你竟叫自己的丈夫滚出去!”

    卓楚媛冷然道:“若你不滚,就是我滚出去。”

    尚彼思传来沉重的呼吸声,接着是轰天动地的掩门声。

    卓楚媛喘息地道:“渡宇!对不起!我们刚吵完架。”

    凌渡宇叹道:“这是何苦呢?结婚才多少天了。”

    卓楚媛道:“你不想知我们因什么事吵架吗?”

    凌渡宇苦笑道:“你们夫妻间的事,不该告诉外人吧!”

    卓楚媛固执地道:“你不是外人,至少对我来说不是这样。”

    顿了顿,轻轻道:“因为我不肯为他生孩子。”

    听着话筒传来急促的喘息声,凌渡宇柔声央求道:“取消这趟滑雪好吗?”

    卓楚媛显是心情大坏,忿然道:“我去滑雪并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枭风,你不去就算
了。”

    凌渡宇平静地道:“楚媛!不要再骗自己了,难道找到助你离开我的人,就这么一手由
自己去破坏这夫妻关系吗?有了孩子后,一切都不同了,你不向往安逸的家庭生活吗?”

    卓楚媛幽幽道:“你肯为我死吗?我肯为他死吗?”

    凌渡宇欲语无言。

    卓楚媛道:“不要多想了,到机场接我好吗?当作我求求你好了!渡宇!我真的很想见
你,上次你走得太匆忙了。不要多心,见好朋友都不可以吗?”

    卓楚媛迅速说出了往瑞士的班机和时间,立即挂断了线,不让他有反对的机会。

    凌渡宇心中怜意大起,但却想不到解决的办法。

    难道鼓励她改嫁给自己吗?

    他还做不出这种伤害另一个人的事来。

    只有为卓楚媛“戒毒”成功而祈祷了。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