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叁章 一败涂地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叁章 一败涂地           


    韩柏藏在厚厚的被褥,开始进入魔胎独有的“胎息”境界,口鼻虽停止了吸呼,却没有

丝毫气闷的感觉,心灵快将晋至平静无波的寂境,体内真气亦在丹田逐渐凝聚起来。

    “悉悉索索!”

    外面帐裹传来换衣的声音。

    韩柏的脑中自然地升起两个身材动人的女子宽衣解带的绮旎情景,小腹下一热,真气忽

地若万马奔腾,经脉像要涨裂,大吃一惊之下,连忙收摄心神,险险避过走火入魔的厄运。

被外一股柔腻得像蜜糖的女声响起,以近乎耳语的音量道:“碧梦姊,你说我们还有没有命

待到天明?”

    躲在被褥内的韩柏吓了一跳,这华丽的帐幕虽是荒诞古怪,但却有种温暖绮丽的气氛,

怎样也使人联想不到谋杀和死亡,岂知外面此女一开口便是担心能否活到明天。

    那叫碧梦的女子叹道:“柔柔,我们都是苦命的人,门主恩宠我们时,我们便享尽荣华

富贵,一旦心情不好,便拿我们出气……”

    那柔柔声音提高了少许,激动地道:“出气!我们八姊妹已给他杀了六个,最惨是春

花,给他活生生鞭死,我真希望春花那杯毒茶可以结果了他,最多我们陪他一齐死。”


    碧梦显然胆怯多了,颤声道:“不要再说了,给他听到可不得了,还是快点燃起香炉

吧,否则又不知他会用什麽残忍手段对付我们。”

    外面传来金属轻碰的声音,不一会香气弥漫,连被褥内的韩柏,也感觉到丝丝香气。

    她们又再次喁喁细语,韩柏心中虽同情这两个命运全被那什麽门主控制在手上的女子,

但自身难保,唯有先集中精神全力疗伤,待伤势好了,或者能帮助这两个女人也说不定。

    被褥外的声音逐渐消沈,这并不是外面两女停止了说话,而是韩柏的精神逐渐内收,进

入胎息无念无想的奇异境界。

    这种境界乃练武人士和修仙道者所梦寐以求的,乃由後天踏入先天的必经法门,韩柏虽

身具魔种,仍未臻先天的境界,想不到在疗伤的需求下,在温暖的被褥内,加上香气的薰

陶,无意间竟进入了先天结气的境界。而其中最关键处实在於他的‘无意’,若换了一般

人,‘有意’为之,早落了下乘。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一声冷哼由被褥外传来,韩柏悠然醒转,只觉体内真气充盈,说

不出的舒服,默察伤况,除了经脉仍有点不畅外,几乎就像从未受伤那样,心中大喜。

    微响传来,接着那碧梦道:“门主!饶了我们吧。”

    那门主默然不语。

    碧梦惊得沙哑了声音叫道:“柔柔!还不快向门主求恕。”

    那柔柔显是骨头硬得多,死不作声。

    那门主再冷哼一声。

    韩柏心中一惊,此人声音含蕴着强大的气劲,显是高手的高手,自己全无受伤时,或者

仍未是他的对手,何况自己的伤势仍差一点工夫才完全痊愈,此消彼长下,交起手来,实是

有败无胜。

    外面是令人难堪的沈默,只有那碧梦偶尔牙关打颤的声音不住飨起。

    韩柏心中暗叹,假若那门主真要杀人,自己只好挺身而出,否则这一生也休想良心能安

乐下来。

    岂知那门主一声长叹道:“我怎会怪们,要怪便怪我自己,要恨便恨我自己,若是那晚

我能全心全意和谈应手合击浪翻云,胜败仍是未知之数,至不济也不过是战死当场,那会弄

至今天英名尽丧,连孤竹也带着十二逍遥游士叛我而去,使我心情大坏,胡胡涂下连你们八

姊妹也给我杀棹了六人,怎还能怪你们。”

    碧梦想不到有如此转机,叫道:“门主!”

    韩柏此时已知外面那人乃黑榜十大高手之一的逍遥门主莫意,暗庆自己没有鲁莽出手,

现在对方能良心发现,自是最好,又见对方自责如此之深,心中亦不禁对他有点同情。

    莫意再叹道:“们不用说了,刚才我偷偷跟在们身後,们说的每一句话我也听得很清

楚。”

    碧梦颤声道:“门主!我们……”

    莫意阴声细气道:“不要担心,我早说过不会怪们的,唉!逍遥八姬中以两人姿色最

佳,亦最得我宠爱,所以即管我饮醉之时恼恨坟膺,也没有失手找们来愤。”

    碧梦嗫嚅道:“门……主,如果……如果你像以前那样,我和柔柔定会和以前那样侍候

你,也不会在背後说你长短,是吗?柔柔!”最後两句当然是和那柔柔说的。

    柔柔隔了好一会,才低声道:“是……是的!”

    莫意喜道:“真的吗?”接着又长长一叹道:“但我再也不忍心要们将大好青春,浪费

在我身上,何况我和浪翻云已结下不能冰释的深仇,所以我决定了让们走。”

    躲在被褥下的韩柏听得暗暗点头,这实在是个最好的解决方法。

    碧梦喜出望外,跪下叫道:“多谢门主!”

    那柔柔却没有任何反应。

    杀气忽起。

    韩柏立时生出感应,但已来不及反应。

    “啪!”

    手掌拍在头上的声音响起,接着是头骨爆裂的声音,也不知是两女中那一个,连惨叫也


来不及,便香消玉损。

    韩柏怒火狂烧,作梦也想不到这莫意如此反覆无常,正要不顾一切扑出,又突觉杀气已

消,知道莫意闻暂不会杀人,连忙克制着鲁莽扑出的冲动,静待偷袭的好时机,若非知道外

面的人是莫意,他早扑了出去。

    莫意冷笑道:“一试便试出想离开我,哈哈哈!其实我是刚刚来到,那知们说过我的什

麽坏话。”接着语声转柔,道:“还是最好。”

    柔柔狠声道:“你杀了我吧!”

    莫意一愕道:“不怕死吗?”

    柔柔淡淡道:“与其日夜提心吊胆,不如早点一死了之。”

    莫意奇道:“但不知我有很多令生不如死的方法吗?”

    柔柔平静地道:“你动手吧!”

    这回连韩柏也大为奇怪,在柔柔这种处境,痛快一死绝不可怕,但谁也可想到莫意有的

是使人生不如死的手段,柔柔凭什麽全无所惧。想到这,心中一动,猜到柔柔必是有一种自

杀的方法,保护能在莫意动手前身亡,那自然可不惧莫意的任何手段。而柔柔自杀之心亦非

是那麽坚决,否则应把握时机及早行动,不用像现在那样要等到最後关头了。

    想到这,又大感头痛,自己若贸然扑出,必会引起莫意的反应,倘因此惹起柔柔的误

会,立即自杀,岂非弄巧成拙。

    莫意的叹息响起,道:“我可以狠心杀她们,但又怎狠得起心杀,不是不知我一向最疼

爱。”

    韩柏大叫不妙,自己想到的,这老狐狸怎会想不到,目下自是筹谋妙法,阻止柔柔自

杀。

    柔柔喝道:“不要过来!”

    莫意道:“好!好!我不过来,我不但不过来,还走远一点,满意吗。”

    柔柔的呼吸忽地急速起来。

    韩柏心叫不好,知道这柔柔非常聪明,已看穿了莫意的诡计,所以决定立时自杀。

    当他正要不顾一切翻被而起,一股劲力突由莫意站处顺着地毡扩散,猝不及防下,背脊

登时受了一记,半边身一麻。

    娇呼传来,柔柔软倒毡上的声音响起,比起韩柏,她当然更不济事。

    莫意复意大笑说:“小贱人竟想玩我,也不想想我莫意是何等样人,咦!原来是袖内暗

藏毒针,哼!这针原本是想来行剌我的吧!是不是?”

    韩柏默运玄功,麻痹的身子立时回复了大半,没有先前的软痪无力,心中既暗惊莫意借

物传力的奇功,又暗责自己疏忽大意,若莫意的对象是自己,今晚便要一败涂地了。

    下定决心,只要再回复先前状态,便立即出手。

    莫意怪声怪气道:“为什麽不作声了,啊……定是全身麻痹了,让我给揉揉吧。”手掌

磨擦身体的声音响起。

    不一会,柔柔呻吟起来,哭叫道:“不要!不要碰我,杀了我吧!”

    莫意淫笑道:“任你叁贞九烈,也受不住我逍遥手法的挑逗,何况只是个骚货,那处地

方喜欢被男人摸弄,有谁比我更清楚。”

    柔柔令人心摇魄荡的呻吟声更大了,不住喘息着。

    韩柏勃然大怒,这莫意确是不堪之极,但同时心情也平定了点,想来莫意在大大羞辱柔

柔一番前,是不会下毒手的,自己只要颅准一个机会,出手偷袭,便大有胜望。

    柳摇枝那一箫确是非同小可,直到这刻,半边身的经脉仍感不大畅顺。其实韩柏不知道

的是:若柳摇枝得悉他这麽快便复原了大半,一定更惊得目瞪口呆,要对他魔种的潜力重新

评估呢。

    ‘啪勒!’

    衣衫碎裂的声音响起。

    娇呼传至。.‘砰!’

    柔软的女体跌在韩柏躲藏的被褥上。

    柔柔惊叫起来,显是感到铍褥下有人。

    韩柏心中一动,伸掌轻椎,柔柔又从被褥上滚下,落到地毡上,躺在他身侧。

    韩柏在被褥的黑暗裹,当然看不到柔柔的裸体,但想想仍感到非常刺激。他自少至大,

从未见过任何女人的身体,花解语已使他大开限界,这时对只隔了一堆绣被的柔柔充满了遐

想,实乃最自然的事。

    莫意狞笑道:“小骚货,让我先将弄至半生不死,才想想如何折磨,哈哈哈!”柔柔惊

叫。

    风声响起。

    韩柏心中大喜,那敢再迟疑,探手出外,贴上柔柔滑嫩坚实的裸背,收摄心神,低喝

道:“出掌!”

    柔柔虽早知有人藏在被内,但忽然间背上给人按上,仍吓了一跳,接着内劲透体脉而

入,直传上右手,又见莫意丑恶之极的肥躯一座山般向她压来,豁了出去,一掌击出,正中

莫意胸口。

    “呀!”

    一声惨叫下,莫意像片树叶般往外抛飞,脸上的肥肉扭曲出难以相信的惊容。

    同一时间,原本摺叠整齐的被褥一齐飞起,像朵厚云般往莫意罩去,当他刚背脊触地

时,几张绣被刚好将他罩个正着。

    韩柏弹了起来,凌空飞起,柔柔清楚看到他正飞临隆起被内的莫意闻上,双掌全力下

击,一时间劲风满帐,点着了的灯火一齐熄灭。

    “篷!”

    韩柏击实被上,可惜却非莫意的肥体,而是他破被而出的肥掌。

    韩柏惨叫一声,反抛而起,受伤未愈的经脉立时剧痛麻痹,不过幸好他早有和范良极交

手的经验,知道莫意这个级数的高手都有护体真气,更何况自己是借柔柔发掌,劲力大打折

扣,又击不中对方穴位要害。但仍想不到莫意如此快能作出反击。

    黑暗中劲风呼呼,躺在帐边的柔柔也不知两人过了多少招。


    两声闷哼,几乎同时响起。

    “砰!”

    韩柏跌回柔柔的裸体旁,不住深吸长呼,显在积聚内力。

    那边厢的莫意却是无声无息,令人完全不知他下一步要作何行动。

    柔柔心中升起一股暖意,这年轻男子生死血战间仍不忘滚回她身旁保护她,怎能不使她

心生感激。

    劲风再起。

    柔柔只觉自己赤裸的身体,被那男子反身搂着,跟着在黑暗中往前飙窜,到了帐幕另一

角裹。

    其间掌击声爆竹般连串响起。

    血战忽又停下。

    黑暗裹交战的两人都默不作声。

    柔柔自少便给莫意收作姬妾,从未接触过其他男人,这一刻给这体魄健硕充满男性气息

的男子紧搂怀,真是别有一番滋味,情不自禁下反手将对方搂着。

    反而韩柏全神贯注着莫意的动静,一点也感不到怀内女人的反应。这时他心中又惊又

喜,惊的是自己半边身在与莫意的硬拚下,差点连感觉也失去了,兼之又要保护怀内之女,

实在落处下风,喜的是莫意的内力始终不及范良极精纯,虽及时勉力反击,仍然伤上加伤,

否则也无需每一轮攻击後,都要调息後再出手了。

    “嗦!”

    柔柔大吃一惊,凑在韩柏耳边叫道:“他的扇!”

    莫意怒哼道:“吃扒外的贱人!”

    韩柏故作惊奇地道:“什麽!他气得要用扇来煽掉怒火?”

    “咿呀!”

    帐内叁人同时一震。

    帐外的仓门打了开来。

    究竟是谁在这等时刻,闯进仓来!

    洞庭湖熟悉的气味迎风拂来。

    浪翻云撑着小艇,不徐不疾地在湖面上滑行,神态从容自若,不知外情的人看到,定以

为他是想深夜游湖。

    洞庭乃天下第一名湖,面积跨数省之地,南接湘、资、沅、澧四水,北向吐长江,水天

相连、碧波浩森,气象万千,但要在这样的大湖找一条船,便若在沙漠要找一个人。

    但浪翻云知道自己一定能找到对方。

    因为敌人是蓄意引他出来的。

    无论在时间上,安排上,敌人针对的目标都是他。

    这代表了对方对他的一举一动,都把握得非常之好,只有深悉怒蛟帮内部情形的人,才

能如此。

    可是他们凭什麽惹他浪翻云!

    想到这,心中一动,将自己放在敌人的立场,来思索自己的弱点。

    他并不担心这是调虎离山之计,因为除非是庞斑亲自出手,上官鹰、翟雨时等在凌战天

的支持下,是足可应付任何危险的。

    想到这一,心中一震。

    他想到了自己的一个弱点。

    浪翻云眼中精芒一闪,望往星夜和洞庭湖交接的水天远处。

    一艘叁桅大船正迅速逃走。

    浪翻云轻叹一口气,站了起来。

    他多麽喜欢怒蛟岛上平静的日子,但他知道现实并不容许他再作恋想,这楞严是个绝不

可轻视的人物,一上来便显出了惊人的手段。

    脚下用力。

    “辟勒!”

    小艇硬生生裂开。

    浪翻云脚下踏着小艇碎开後的一条长木,速度蓦地增加,水浪翻往两旁,箭般往敌船追

去。

    秦梦瑶望向挑战庞斑的剑僧不舍大师时,淡淡道:“大师若要挑战魔师,先要过得梦瑶

手中之剑。”

    白道众种子高手们一齐愕然。

    在他们心中,纵使奏梦瑶保持中立,已使他们大大不满;何况刻下竟要代庞斑应付不舍

的挑战。

    只有叁个人反应比较不同。

    第一个是书香世家的云裳,美目射出深思的表情,纤手按在丈夫向清秋的肩头,制止了

自己的男人表示心中的不满。

    第二个是小半道人,他先是惊讶,接着眼中射出尊敬的神色,显是把握到秦梦瑶不顾自

身清誉,誓要维护十八种子高手的心意。

    第叁个是不舍大师。

    要知此次召来十八种子高手,以不舍主张最力,其中一个原因,是希望在外侮之前,激

起同仇敌忾,以冲淡因韩府凶案引起的分裂危机,岂知一上来,十八种子高手便一败一死,

使他们完全陷入被动的劣境。

    所以他一现身即向庞斑单独挑战,固然是希望挽回如江河下泻的颓势,更重要的是希望

以自己的一死,换回众人的安然离去,保全实力。

    庞斑的道心种魔大法确是深不可测,已超脱了一般的武学常规和争战之道,若群战不

免,激起庞斑的杀机,拚着内伤加深,也不会留下任何活口,若那情况发生,白道将沈沦不

起,休想在数十年内回复元气。

    可惜直到他面对庞斑时,才体察到庞斑的真正实力;完全摸不到底的实力。

    庞斑已非昔日的庞斑,他已晋入另一层次,另一种境界,使他们针对他而定下的策略构

想全派不上用场。

    在众人喝驾前,庞斑长笑而起,移到船头,做然卓立,仰首望天道:“梦瑶是静庵外唯

一可使我感到束手缚脚的人,假若我还不卖你一个情面,静庵会笑我有欠风度,可是假若我

大开杀戒,梦瑶会否对我以剑相向。”

    除了不舍等有限几人外,众人都大惑不解,因为梦瑶越俎代庖,接下了不舍的挑战,明

明对庞斑有利无害,为何庞斑反隐有不满之意?又硬要迫秦梦瑶表态?

    这些种子高手,均是八派联盟千锤百炼下精挑出来的俊彦,在庞斑退隐这二十年来,得

八派捐弃门户之见,史无前例的让他们在本门武功之外,得窥他派秘传心法,又得各派宗师


亲自训练指点,名符其实地身兼各派之长,对於歼灭庞斑可谓信心十足,岂知真正碰上庞

斑,才感受到上乘争战之术,竟是如此地使人有力难施,才使他们明白到庞斑的可怕处。难

怪二十年前与庞斑的斗争,白道虽人才辈出,仍然一直屈处下风。

    秦梦瑶轻叹道:“魔师不要迫梦瑶了!”

    庞斑伟岸的躯体微微一震,转身俯首,爱怜地细审秦梦瑶清丽的俏脸,愕然道:“天!

我还以为是静庵在向我娇嗔!”微一顿足,道:“罢了!今夜我便冲着梦瑶情面,放过他

们。”

    语罢,衣衫霍霍,倏地升起。

    谢峰怒哼一声,他身旁男女立时亮出双斧和拂尘。

    庞斑哈哈一笑,也不见如何作势,已飞临他们头顶前的上空。

    这时连久未作声的冷铁心、云清和沙千里叁人也禁不住要佩服庞斑的气势,因为若他避

开表示有意拦截的谢峰等叁名长白派高手,便难免予人有‘逃走’的感觉。

    其实这包围网最弱的一环,亦是这叁个人,这并非说他们的武技最低微,而是云清曾和

韩柏交手师老无功,早挫了锐气;冷铁心则在范良极手下吃了暗亏,信心大幅削减;沙千里

早先在小花溪受庞斑压力下黯然而退,斗志已失。所以假若庞斑拣他们这一方向离去,可说

是轻而易举,他们亦是心知肚明,故此特别对庞斑的舍弱取强深有所感。

    反之首当其冲,骑虎难下的谢峰却微有悔意,他之所以表示拦截之意,纯是想趁机拣个

便宜,因为不舍对庞斑的挑战和受到的椎许,已使不舍隐然凌驾於其他种子高手之上,故此

希望趁庞斑要走时,摆出拦截的姿态,争回些许面子地位,这全基於他以己心度庞斑之腹,

想到对方既想走,自不应拣他这一方,岂知事实例大出他所料。

    庞斑已在他头顶前上空叁丈许处。

    他也是第一流的好手,立时收摄心神,飞身而起,截击庞斑。

    两旁的同门‘十字斧’鸿达才和‘铁柔拂’郑卿娇亦同时腾身而起,位置却稍坠後方,

作第二道的关防。

    在配合上,可说是无懈可击。

    庞斑一声长笑,迅速无比的身子去势,忽地放缓下来,似要定在半空。

    谢峰心头一寒。

    这应是绝无可能的事,完全违反物理上的常规,也使他失去原本精确无比的预算。

    变招已来不及了。

    谢峰狂喝一声,云行雨飘身法展至极限,硬往下急坠,希望能触地再起,迎击庞斑。

    他身後的鸿达才和郑卿娇便没有他的功夫,冲天而起,刹那间便到了叁丈高处的顶点,

开始回落。

    谢峰脚尖触地,正要弹高。

    庞斑哈哈一笑,慢下来的身形蓦地加速,掠过鸿达才和郑卿娇,同时左右脚尖分点在两

人头上。

    两人暗叫吾命休矣,胸中一口气立时变浊,直跌下去。

    ‘飕’一声,庞斑雄伟如山的身影,消失在柳林上的黑暗裹。

    ‘砰、砰!’

    鸿达才、郑卿娇两人滚跌地上,坐起来时脸无人色,想起刚才若庞斑脚尖稍用点力道,

他们的头骨怕没有一块是完整的了。

    众种子高手除不舍外,均脸色一变,心中都泛起无力与抗的窝囊感觉,这次围攻庞斑,

可说是一败涂地,丢脸之极,若非庞斑脚下留情,死的就不是一个人而是叁个人。

    众人目光回到小艇上,秦梦瑶早不知所踪。

    不舍平静地道:“梦瑶姑娘刚才趁各位注意力集中在魔师身上时走了。”

    谢峰呆在原地,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一跺脚,转身便去,鸿达才和郑卿娇两人呆了一

呆,亦弹起身追着去了。

    不舍缓缓来到少林俗家高手‘穿云箭’程望旁边,弯身探手抱起身,神情落寞,无喜无

悲。

    云裳伸手过去捉着夫君微颤的手,心中暗叹,知道惯对春风秋月、琴棋书昼与自己鱼水

之乐的向清秋,正深为眼前冷酷的死亡而战栗,叹了一口气,向不舍道:“大师若无指示,

愚夫妇便返回书香世家了。”

    不舍怎听不出她语气中有退出之意,这次应召而来的各派高手共十八人,一人已死,一

人虽生犹死,若再少了书香世家这两名高手,便只剩下十四人,假若这些人中再因韩府凶案

而分裂,便更七零八落了,还如何能和以庞斑为首的力量对抗?

    小半道人忽地哈哈一笑。

    众人眼光不由落在他的胖脸上。

    只见这看来一脸乐天的道人宽容道:“各位实在不用心灰意冷,否则便落在庞斑算计

中,我们虽有战友不幸身死,但比起二十年前先辈的遭遇,可算是战绩辉煌,由此可见二十

年後的今天,和庞斑的斗争,已大有转机。”

    众人心中一动,立时把握到这小半道人话中的玄机。

    要知二十年前,庞斑曾先後多次被白道高手联手围攻,除了少林的无想僧外,手下从没

活口留下,这已成了庞斑的招牌手段,这次十八种子高手围攻庞斑,只死一人,这在以前是

绝难想像的事。

    “我佛慈悲!”

    一声佛号下,隐在柳林内的筏可大师缓步走出,脸容宝相庄严,合十道:“小半道兄说

得好,贫侩失去争雄之念後,心无碍,反而旁观者清,看出庞魔起始时杀气大盛,直至不舍

大师现身时,才蓦地敛去杀机,可见不舍大师的成就,竟硬迫得庞魔也要改变了主意。”不

舍微微一笑道:“不舍怎敢居功,我看庞斑真正忌惮的乃秦梦瑶,才如此破例离去。”


    冷铁心冷冷道:“大师不用谦虚,这次若无秦梦瑶从中作梗,非是没有留下庞魔的可

能,哼!我古剑池要看看言静庵如何交待此事!”

    云清和沙千里齐齐点头,表示他们同意冷铁心对秦梦瑶的立场。

    云裳轻轻一叹,蹙起黛眉,柔声道:“冷兄对梦瑶小姐可能有点误会了。”

    沙千里也冷哼道:“怎会是误会,依我看是言静庵和庞斑间实有不可告人之关系,所以

秦梦瑶才处处站在庞斑的一方。”

    云裳心中暗叹,这些一向自尊自大的高手,将失败归咎到秦梦瑶身上,实是一件补赎自

己失落感的心态,有理也说不清,转向不舍道:“大师若再无他话,愚夫妇要告退了。”

    向清秋一向对自己这美慧过人的妻子言听计从,对不舍施礼道:“经此一役,大师已名

震天下,若能再解开韩府凶案死结,八派振兴,非是无望,愚夫妇先返世家,只要大师号

召,必附骥尾,请了!”缓缓後退。

    筏可一声佛号,亦趁机退走不见。

    不舍抱着程望的身,默然不语。

    云清缓缓来到他的身边,关切地道:“大师刚来此地,还未有机会往韩府去,不如趁现

在到韩府落脚稍息吧。”

    不舍知道她想自己及早见到马峻声,好作出应付长白由谢峰所率领那问罪之师的对策,

禁不住心中苦笑,目光扫过小半道人、冷铁心和沙千里,淡然道:“我们还要找一个人,向

他讨回一份文件。”

    云清不知如何粉脸一红,咬牙道:“范良极这死鬼,什麽东西不好偷,偏要偷这麽重要

的一份文件!”接着向不舍道:“这事交由我负责,我一定能把他掘出来。”

    说到最後,粉脸一红再红。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