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五章 患难真情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五章 患难真情           


  黑夜中河水冲奔里,戚长征和水柔晶死抓着对方,随水流往下游泅去。

    这段水道特别倾斜,加上不久前才有场豪雨,山上的溪流都注进河里,故水流很

急,幸好乱石不多,但已够这对内外俱伤的青年人受了。

    惊叫声中,两人发现自己被水带往虚空不着力处,原来是道大瀑布。

    “蓬!”

    两人搂作一团,掉进两丈下的水里,惊魂甫定,又遇上另一道瀑布,跌得两人晕头

转向。

    前面忽见黑影。

    戚长征一声大喝,勉力搂着水柔晶转了一个身,强提馀劲,弓起背脊。

    “砰!”

    背脊强撞上露在水面一块岩搀大石的角处。


    戚长征张口喷出一口鲜血,差点晕了过去,手足软垂。

    水柔晶知道他要牺牲自己来救她,悲叫道:“怎样了!你这傻蛋!”

    叫嚷中,水流又把他们带下了数里的距离,可见水流的湍急。

    戚长征在水柔晶耳边哑声道:“不用怕!我背後有个包袱,你没有,所以我……我

不是傻蛋。”

    话虽如此,若非水柔晶死命托着他身体,这青年高手早便沉进河底里去。

    “蓬!”

    两人再随另一瀑布掉往丈许下的水潭,河面扩阔,水流缓了下来。

    水柔晶心忧戚长征的伤势,当飘到河边时,一手捞着由岸上伸来一棵大树的横枝,

另一手搂紧戚长征粗壮的脖子,靠往岸旁。

    千辛万苦下,水柔晶将戚长征拖上岸旁的草坪上。身子一软,倒在戚长征之旁,连

指头也动不了。

    疲极累极下,虽说敌人随时会来,仍熬不住昏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水柔晶蓦地惊醒,幸好四周静悄悄的,只有虫鸣和水流的声音,不

闻犬吠人声,猛地想起一事,摸往怀内的布囊,小灵已不知去向,也不知是否在河中淹

死了。

    水柔晶强忍哀痛,爬了起来,见到躺在身旁的戚长征仍有呼吸,才有点安慰。

    她将俏脸凑到戚长征脸旁,心中暗叹:自己也不知怎地干的傻事,糊里糊涂背叛了

自幼苦心栽培自己的师门,只是为了眼前这在几天前仍是不相识的男子。

    是否前世的宿孽?

    但她却没有丝毫後悔,还有种甜丝丝的充实感。

    戚长征呼吸出奇地缓慢细长,一点也不像受了重伤的人。

    水柔晶心中大奇,伸手把上他的腕脉,除了脾脉和心脉稍弱外,其他脉膊均强而有

力,显示目下的骇人状况,只是因体力消耗太大和失血过多的後果,禁不住奇怪这人难

道是用铁铸造出来的不成?

    看着对方粗豪的脸相,想起他阳光般的灿烂笑容,心中涌起万缕柔情,低呼:

“唉!你这害人精!”

    戚长征似有所觉,呻吟一声,两眼颤动,便要睁开来。

    水柔晶吓了一跳,不知对方是否听到自己这句多情的怨语,芳心忐忑乱跳。

    戚长征再一声呻吟。睁开眼来,看到水柔晶,竟笑了起来,不知是否牵动了伤口,

笑容忽又变成咧嘴呲牙的痛苦模样。

    水柔晶急道:“你觉得那里痛?”

    戚长征摇摇头,表示无碍,有气无力地道:“我昏了多久?”

    水柔晶一呆道:“我也是刚醒来呢。”

    戚长征看看她还在淌水的秀发和紧贴身上的湿衣,道:“不会超过两刻钟,否则为

何你我还像两双水鸭子那样,幸好不太久,否则你和我都要小命不保。”

    水柔晶好像这时才想起正在被人追杀,坐了起来,道:“你还走得动吗?”

    戚长征怔怔地看了她半晌,虽然仍在昏沉的黑夜,水柔晶被看得脸露羞容,低声

道:“你在看甚麽?”

    戚长征道:“你那只懂听你说话的小宝贝没有跟来吗?”

    水柔晶凄然道:“怕掉进水中时淹死了。”

    戚长征道:“不!跳进河里前,我感到它由你内跳了出来,否则我必会救它的。”

    水柔晶想不到他人豪心细,又知小灵未死,情绪高涨起来,站起来道:“我们快走

吧!”伸手去扶戚长征。

    戚长征借点力站了起来,看了看自己,奇道:“你看!我的衣服快乾了。你的还是

那麽湿,为何会这样?”

    水柔晶秀目睁大,道:“我曾听庞斑说过,气功进入先天境界的人,都有自动疗伤

的能力,看你现在的情形,可能已由後天气进入先天气了。”

    戚长征深吸一口气,心中涌起意外的狂喜,好一会才道:“你的伤怎样了?”

    水柔晶道:“没甚麽打紧,不过给河水一冲,隐味药再没有效了,若还不赶快走,

猎犬会把我们找出来。”

    戚长征拿起她的玉手,叁指搭在她的脉搏上,道:“不要骗我,你的经脉受了震

荡,没有几天调养,绝好不了,来!快换过乾衣。”

    水柔晶见戚长征如此关心自己,欣悦无限,微嗔道:“人家那有乾衣呢?”

    戚长征卸下背後的小包袱,解了开来,微笑道:“幸好这小包里有防雨的蜡胶

布。”

    水柔晶看着他取出一件微带湿气的男装劲服,欢天喜地接过,背着他便那样脱下湿

衣。

    戚长征的双眼一览无遗地看到她无限美丽腻滑的裸背,心想这少女比青楼的小姐还

大胆,但却又没觉有任何不妥。她的腰特别纤长,且出奇地使人感到柔软好看,一见难

忘。

    水柔晶穿上他的衣服,摺起长了一掌的衣袖,虽宽松了一点,但仍掩不住那清秀妩

媚之姿,转过身来道:“舒服多了!”

    戚长征拉起她的手,道:“来!我带你到两位朋友处去,唉!若非你我均内伤未

愈,我死也不会这样去打扰他们,但现在却再没有别的选择了。”

    ***载着陈令方韩柏等的官船泊在岸旁一个小镇的码头旁,四艘由九江一直护航来

此的长江水师战船,分泊在官船前後和对岸处,灯火通明,照得江水像千万条翻腾的金

蛇。

    码头方面由附近军营调来的城卫军把守,如此阵仗,除非遇上的是一流高手,否则

休想闯过这样的警戒网而不被察觉。

    正舱内摆出盛宴,除了陈令方、韩柏、范良极外,还有方园和守备马雄。

    席间陈令方和韩范叁人一唱一和,大谈高句丽风月场中之事,听得方园和马雄对韩

范这两个冒牌货仅有的疑心亦去掉,怎想得到是串通了陈令方来骗他们的。

    宴至中巡,酒酣耳热之际,马雄道:“刚才未将接到驻守鄱阳神武水师胡统领的快

马传讯……”

    陈今方、韩柏和范良极叁人听得心中一动,叁对眼睛全集中在马雄身上。

    马雄大感不自然,道:“未将的口齿始终不及方参事流利,都是由方参事来说比较

适合。”

    方园干咳一声,推辞道:“这乃军中之事,下官怎及马守备在行,还是守备说出来

较好。”

    叁人见这两人你推我让,均知道胡节这要求必是不合情理。

    陈今方对付这些小辟儿自有一套,脸色一寒道:“既是守备先提出此事,便由守备

你来说。”

    马雄叹了一口气道:“陈公始终是我们自家人,未将也不敢隐瞒,胡统领派了副统

领端木正大人亲来此处,希望能将行刺陈公的八个大胆反贼提走审讯,并望能和擒贼的

好汉见上一面,以表达胡统领对他的赞赏。”

    陈令方哈哈一笑,道:“原来是这样?”接着老脸一寒,怒道:“端木正又不是不

认识我陈令方,为何不亲来和老夫说?”

    马雄结结巴巴道:“未将说出来陈公切勿见怪,端木大人说陈公你还未正式上任,

仍是平民身份,这船负责的人应是未将,所以……”

    他虽没有说出下半截话来,但各人都知端木正以大压小,硬迫马雄交人出来,这一

着也不可谓不利害。

    陈令方忽地摇头失笑道:“要几个人有甚麽大不了,守备大人随便拿去吧,至於擒

贼的英雄侠士只是平民身份,大家还是不见为妙。”

    马雄喜出望外,口舌立即变回灵利,站起来打个官揖,道:“陈公如此体谅,真是

云开月明,就麻烦陈公通知守在底舱的贵属们,以兔端木大人来提人时生出误会。”

    陈令方道:“端木正来时,我的人自会撤走,不用担心。”

    马雄连声称谢,和方园欢天喜地离去了。

    这两人才走,韩柏和范良极一齐捧腹大笑,陈今方也忍不住莞尔,真心地分享两人

的欢乐。

    柔柔款步进入厅内,见叁人如此兴高采烈,微笑道:“事情才刚开始,大哥和公子

便像打了场大胜仗,真教人担心你们沉不住气,给人识穿了身分呢。”

    陈令方表现出惜花的风度,站起为柔柔拉开椅子入座,笑道:“有专使和侍卫长在

这里,不知如何连老夫这胆小的人也再不害怕,还觉得能大玩一场,实乃平生快事。”

    范良极收了笑声,向柔柔问道:“秘密行动进行得如何?”

    柔柔低声道:“陈夫人小鲍子等趁马方两人在此时,已乘车离去,浪大侠亲自随车

掩护,现在还未回来。”

    陈令方叹道:“有浪大侠照应,老夫再无後顾之忧,就拚却一把老骨头,和皇……

噢!

    不!和朱元璋那小子周旋到底。”

    范良极冷哼一声道:“陈兄你最好还是称那小子作皇上,我和专使都有个经验,就

是叫顺了口,很难改得过来。是吗!专使?”

    韩柏狂笑道:“当然记得!你是说云清那婆娘吗?呀!你为何又踢我。”

    范良极绷着脸道:“对不起!我踢你也踢得顺了脚,请专使勿要见怪小人。”

    陈令方一本正经地向揶揄他的范良极道谢道:“侍卫长句句金石良言,朱元璋这

小……

    噢!不!皇上这……这,不!皇上最恨别人口舌或文字不敬,说错或写错一个字,

也会将人杀头。所以侍卫长这提点非常重要。”

    柔柔一呆道:“皇上真是这麽横蛮吗?”

    陈令方正容道:“倘真的说错话给他杀了头也没得说,但有人写了『光天之下、天

生圣人,为世作则』的贺词赞他,他却说『生』者僧也,不是骂我当过和尚吗?『光』

则秃也,说我乃秃子;『则』字音似贼,又是贼字的一半,定是暗讽我作过贼,於是下

令把那拍马屁的人杀了,这才冤枉。”

    叁人听得全呆了起来,至此才明白伴君如伴虎之语诚然不假。

    急剧的脚步声由远而近。

    范良极向陈令方笑道:“你的旧相好端木正来了。”

    话犹未已,一名身穿武将军服,腰配长剑,身裁矮肥,脸如满月,细长的眼精光闪

闪的军官气冲冲冲门而入,後面追着气急败坏的马雄。那方园影踪不见,看来是蓄意置

身事外了。

    陈今方哈哈一笑,长身而起,道:“端木大人你好!京师一会,至今足有四年,大

人风采尤胜当年,可知官运亨通,老夫也代你高兴。”

    端木正直冲至陈令方面前,凌厉的眼神注在陈今方脸上,怒道:“陈兄你究竟耍甚

麽手段,将八名逆贼藏到那里去了。”

    陈令方脸色一变,大发雷霆道:“甚麽?你们竟将人丢了,这事你如何向皇上交

待?”

    端木正眼中杀机一闪而过,回头望向马雄。

    马雄恭惶地道:“陈公!事情是这样的,当……”

    范良极阴恻恻的声音响起道:“马守备!这不知规矩乱闯进来的大官儿究竟是甚麽

人?”

    马雄吓了一跳,支支吾吾,不知怎样回答才好。

    陈令方悠然坐下,特别尊敬地道:“侍卫长大人,这是水师统领胡节大人的副帅端

木正大人。”

    韩柏鼻孔喷出一声闷哼,冷然道:“本专使今次前来上国,代表的是敝国正德王,

等若我王亲临,岂能受如此侮辱。”

    范良极接口道:“如此不懂礼法之人,若非天生狂妄,就是蓄意侮辱我们,而我们

乃大明天子亲邀来此,送上能延年益寿的万年人参,这端甚麽木大人如此狂妄行为,分

明也不将他们皇上放在眼里,让我们到京後告他一状。”

    韩柏忍着笑寒着脸道:“还到京去干甚麽?这人如此带剑闯来,摆明在恐吓我们,

陈老和马守备你两人作个见证,这大胆之徒定是不想贵朝天子能益寿延年,故蓄意要把

我们吓走。”

    柔柔苦忍着笑,垂下头去,心中明白这老少两人刚知道了朱元璋最恨人对他不敬,

故在此点上大造文章,愈说愈严重,但句句都说中端木正的要害。

    端木正虽是怒火中烧,但两人这一唱一和,却如一盆盆的冰水,浇在他的头上,他

为官多年,怎不知朱元璋的脾性,若让这两人在朱元璋前如此搬弄是非,即管胡惟庸也

保他不住,而更大可能是胡惟庸会落井下石,以免朱元璋疑心他护下作反。

    包严重的是若此二人立即折返高句丽,朱元璋吃不到他心爱的延年参,不但自己小

命不保,还会株连九族,想到这里,提不提得到那八个小表,已变成微不足道的一回事

了。

    自己怎麽如此不小心,犯这弥天大错。

    端木正汗流浃背,威势全消,一揖到地道:“小人妄撞,请专使大人和侍卫长大人

切莫见怪,小人知罪知罪,请两位大人息怒。”

    马雄连忙也陪着说尽好话。

    回应人:3ball发言时间:1998七月18日,02点51分40秒韩柏冷冷道:“立即给我

滚出去,若再给我见到你的圆脸,本专使立即返国。”

    端木正抹了一把冷汗,惊魂未定下糊里糊涂由马雄陪着走了出去,这时想的却是如

何向胡节交待。

    两人走後,四人相大笑。

    陈令方道:“胡节这人心胸极窄,睚毗必报,我们这样耍了他一招,定然心中不

忿,我看他绝不肯就此罢休。”

    范良极嘿然道:“管他明来还是暗来,有我朴侍卫长在,包他们来一个捉一个,来

一对捉一双,陈老你放心。”

    范良极还是笫一次对陈令方如此客气尊重,後者受宠若惊,连忙亲自为范良极把

盏,晚宴便在如此热闹欢笑的气氛里进行着。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