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叁章 十大美人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叁章 十大美人           


  范良极搂着韩柏肩头,兴高烈回到韩柏的房里。

    范良极赞道:“想不到左诗眼角这麽高的姐儿,都给你一招两式弄了上手,确有两

手叁脚猫的泡妞功夫。”

    韩柏傲然道:“这个当然。”

    范良极心情大佳,掏出烟管,放在嘴边.乾吸了几口,起眼道:“你有没有听过范

豹他们说起有关江湖上新选出来的十大美人?”

    韩柏眼睛亮了起来,道:“甚麽十大美人?”

    范良极道:“这都是江湖上好事之徒闲着无聊想出来的玩意儿,你要不要听?”

    韩柏道:“我刚送了个老婆给你当义,还要卖关子吊我的瘾?”

    范良极连声道歉後道:一.其实这非正式的选举是来自八派年青一代的弟子,不过

很快传遍江湖。差点比我们黑榜高手更受人注意,女人的魔力真是厉害。”

    韩柏不耐烦地道:“我不管是谁说的,只想知那十大美女究竟是谁?”


    范良极又拿起烟管乾吸了几口,悠然道:“你一定不会反对,排名首位的美人,就

是使你神魂倒.但全无希望能真的弄上手来玩玩的秦梦瑶。”

    韩柏心中一热道:“谁说我不能弄她上手,我定要她乖乖跟着我,不过却不是你所

说的玩玩,我对她是很认真的。”

    范良极两眼一翻道:“说倒容易,看到你面对她时的手足无措,我才替你难过呢?

排第二位的是风行烈那小子的前度情人靳冰云,这妞儿我也见过,姿容确可和秦梦瑶相

比。”

    韩柏一呆道:“她是风行烈的……的……”

    范良极冷笑道:“朋友妻不可窥,我一直想提醒你。不过总是忘记了。”

    韩柏吐出一口气道:“好险:不过我有秦梦瑶就心满意足了。”

    范良极冷冷道:“秦梦瑶是你的吗?.”韩柏颓然道:“第叁位是谁?”

    范良极道:“此女你很快可以见到。就是鬼王虚若无的独生爱女虚夜月,不过你可

要小心点,据闻此女最爱戏弄男人,江湖上的风流名仕不知有多少人在她裙下英名尽

丧,你韩柏怕也不能讨好。”

    韩柏嗤之以鼻道:“不要小看我,连浪大侠都说我对女人有法子,待我将来收拾了

她,让他乖乖作你的义,那时你才会明白我的猎艳手段。”

    范良极哈哈笑道:“话谁不会说,到时闹得灰头土脸时,不要来向我哭诉,求我这

恋爱专家教路。”按着又兴奋地道:“假若你能令秦梦瑶作我的义妹,我范良极才真的

服了你。”

    韩柏愕然道:“你好像养成了收义的怪癖.眼前就有个现成货,你有没有兴趣?”

    范良极心痒难熬道:“你说左诗吗?当然有兴趣,刚才你应叫她立即认我,真不明

白你的脑筋为何如此不灵光?”

    韩柏失笑道:“这事容易之极,诗姊现在除了浪大侠外,全听我的了,来:先说谁

是第四位美人。”

    范良极憧憬着美丽的将来,眉开眼笑她道:“第四位是双修公主谷姿仙,可惜你们

无缘相会。任你手段通天,亦无计可施。”

    韩柏苦恼她道:一都是你不好.要我扮神扮鬼,弄到现在脱身不得,否则说不定能

一亲芳泽呢?”

    范良极笑开道:“你这大淫棍真是死性不改,人都未见过就想着那回事,唉:我真

替我的叁个好妹子担心。”

    韩柏给勾起好奇心,催促道:“第五个美女是谁?”

    范良极道:“这个更不得了,琴棋书画无不精通。芳名怜秀秀,是当今最有名的才

女,卖艺不卖身,你说多麽诱人,据说她在戏台上唱曲时。连一岁孩童,百岁老叟都要

动心。”

    韩柏油然神往道:“那我定要一开眼界了。”

    范良极续道:“第六和第七位你听听倒可以,想则不用想了。”

    韩怕奇追:“她们是谁““

    范良极又把烟管含到嘴角乾吸两口。

    韩柏终忍不住道:“这样乾吸有甚麽乐儿呢?”

    范良极叹了一口气道:“这两天大刺激了,累我弹尽粮绝,馀下的仙车不够十日,

不乾吸怎行。”

    韩柏同情地点头,却是爱莫能助。

    范良极道:“这两位美女一是朱元璋的陈贵妃,另一则是西宁派掌门人“九指飘

杏”庄节的么女“香剑”庄青霜。朱元璋的爱妃不用说了,庄节最重门户之见,你说他

有否让你这江湖浪子,不知那里钻出来的淫棍去碰他的爱女?”

    韩柏婉惜地道:“唉:又少了两个机会,快说还有叁人是谁?”

    范良极道:“排第八位的是八派的另一个子高手,可惜是个尼姑,你应没有机会

吧?”

    韩柏愕然道:“这些人是怎麽选的,尼姑可以入围吗?”

    范良极道:“这尼姑是云清的小师.你未曾见过才会说出这类蠢话,若你见过她的

话,包你要选她入围,这麽美的尼姑实是天下罕有。”

    韩柏不感兴趣地道:“馀下的两人是谁?不是尼姑或皇妃就好了。”

    范良极道:“第九位叫宁碧翠,乃八派外另一大派丹清派的掌门人,此女十八岁便

以剑术称冠全派,二十二岁当上了掌门之位,今年二十五岁,传闻她立誓永不嫁人,要


把一生用在发扬丹清派上,与八派一较短长。你若可弄她上手,要我叩头斟茶也可

以。”

    韩柏意兴索然道:“怎麽会是这等货色,第十个不会又是这样吧!”范良极笑道:

“刚刚相反,排名最末的这位是江湖上着名的荡女,和她有一手的人绝不会少。”

    韩相精神大振。因欲想多套取资料,故作惊奇道:“这样的女人竟可入选吗?”

    范良极哂道:“又不是选最有贞节道德十大女人,她为何不能入选?其实她的姿色

绝不逊於其他美女,只是由於声名欠佳,才给人故意排在榜末,不选她又实在不像

话。”

    韩柏搔头道:“我受不住了,快说这美女是谁?你亲眼见过她没有?”

    范良极挨在椅背上,通:“你答应一件事後.我才告诉你。”

    韩柏叹了-口气道:“专使扮了,朝霞娶到了手,你还要我干段麽呢?”

    范良极道:“我要你在今晚宴会前,学懂马小子默写下来的无想十八式。”

    韩柏一震道:“甚麽?”

    范良极道:“我们中总要找个人出来冒充那擒下八鬼的神秘高手,才可以除去敌人

的疑心,我老了,记忆力怎及你们後生的,只有靠你去充当少林的高手了。”

    韩柏咬牙切齿道:“你在这时间才来认老,不是明坑我吗?”

    范良极道:“时间无多了,最後一位是“花花艳后”盈散花.此女行踪飘忽无定,

来历神秘。”接着眨眨眼道:“我不但见过她,还偷了她一点东西,更知道她一些很重

要的秘密。”

    接着跳了起来,往房门走去道:“我会通知我的义妹们莫来烦你,好好给我关在房

内用功吧:今晚全靠你了。”

    韩柏眼睁睁看着他离去,除了苦笑外,还能干甚麽呢?这大盗究竟偷了盈散花甚麽

东西?她又有甚麽不可告人的秘密呢?

    风行烈和谷姿仙,谷倩莲,白素香、谭冬四人,站在双修府堂外,目定口呆望着峡

口外冲天而起的浓烟"谷姿仙道:“震北先上发动了他的龙火阵,真教人钦佩。”

    风行烈皱眉道:“我应该去助他一臂之力的。”

    比姿仙道:“若你可能上他的忙,他定会着你去,所以不用为此而不安。”

    风行烈借机问出心中一个问题道:“为何震北先生会隐居在这里呢?.”谷姿仙奇

道:“倩莲有告新你吗?是尊师厉若海先生特别邀请他来此的.否则怎请得他动。”接

着露出笑靥道:“幸好他来此後爱上了这她方,还收了她们姊这两个好女儿,他们相处

得很好呢。”

    风行烈这时正侧项看着她,见她笑起来时露出两个迷人的小酒祸,不禁下住怦然心

动,暗忖她的心情似乎好多了,竟有这麽动人的美姿,一点不逊色於靳冰云。

    比姿仙蓦地发觉对方盯着自己,俏脸微红,别转脸去。

    风行烈大感尴尬,望向身旁的谷倩莲道:“守壶叔和岳叔两人到了那里去了?”

    潭冬心不在焉答道:“他们到路上接应震北先生去了。”顿了顿道:一让我去看

看。”说罢匆匆去了。

    风行烈见叁女毫无动身之意,惟有压下这冲动.向谷倩莲道:“你是否不舒服,为

何不说话了?”

    平日总是只有这小精灵吱吱喳喳,现在一反当态,自是教他大感奇怪。

    小倩莲挨到他旁,在他耳边轻轻道:“我们想你和小姐多说话儿,多多沟通,增进

感情。”

    她声音虽低,谷姿仙仍厅得一清二楚,半嗔半怒责道:“倩莲!”风行烈为之气

结.知道谷倩莲若要达到某一目的,通常都是不择手段,目下就是制造形势,便架他两

人上轿,令人啼笑皆非,淡然道:“公主芳心早有所属,倩莲你再不知好歹,胡言乱

语.我会对你不客气的。”

    比倩莲嘻嘻一笑道:“行烈息怒,小姐和浪翻云只属纯洁的神交,现在如是.将来

也如是,小姐:小莲说得对吗?”

    比姿仙玉脸一寒道:“我的事不用你管.若你再这样没上没下,胡言乱语,风公子

带走你後,就永远不准回来。”

    比倩莲吓得噤若寒蝉,一脸委屈。

    风行烈看得心头发痛,胸臆涌起傲气,冷冷道:“公主乾脆利落.明表立场.风某

实在不敢高攀,亦高攀不起。由这刻开始,倩莲素香你两人再不得提起此事,否则我拂

袖即走。”

    比姿仙娇躯微颤,知道自己语气确是用重了,一阵难堪。谷倩莲说得一点不错,浪

翻云早趋然於男女物欲之外,是修行中的有道之士,和自己只能止於神交,假若将来风

行烈真的杀了年怜丹,自己不嫁他还嫁谁?.她自幼修练双修大法的基础宝,其中一项

就是“观男术”,那是一种基於男女相吸的玄炒直觉感应,所以当日和浪翻云一见锺

情,就是此理。

    昨日她遇上风行烈时,芳心仍被浪翻云盘据,故对风行烈不以高贵,到今天见面

时,才忽然发觉风行烈对她有不逊於浪翻云的吸引力,况且形势逆转.成抗巳走,大祸

迫在眉。双修大法变成不切实际的一回事.自己实有权选择喜欢的人,亨受到梦寐以求

的鱼水之欢。

    刻下却为着脸子,便迫这骄傲的男子说出这番没有回头的强硬话来,真是何苦来

由。

    心中轻叹:可能我注定是个苦命的女人。

    四人间一时气氛冷僵之极。

    在谷姿仙身一旁的白素香眼中泪花打滚,向风行烈然道:“行:小姐并不是那个意


思,你……”

    风行烈心头火起,往她看去,正要喝止,眼光过处,蓦地发觉谷姿仙眉黛含愁,秀

目内藏着两泓深无尽极的变色怨意.心中狂震,知道这美女对自己并非无情,到了咽喉

的重话。竟说不出来。

    与烈震北几番有关道心种魔大法的对话後,他清楚知道无论是庞班.浪翻云又或厉

若海。追求的都不是这世上的任何东西,包括世人歌颂的爱情在内,所以就算他对谷姿

仙展开攻势。亦绝无横刀夺爱的问题。

    为何自己明知此理.仍以浪翻云为题,蓄意去伤害眼前这姿色内涵,均能与靳冰云

相捋的美女呢?这大巽自己一向的君子风度。

    难道不知不觉间,早爱上了她?故爱深恨亦深?

    比姿仙见他呆看着自己,不由偷偷往他望去。

    两人眼光一触,都吓了一跳,各自别过脸去,心儿都卜卜狂跳起来,泛起一种意外

之极的甜蜜感觉,好像忽然得到了从天降下的某一珍贵的礼物。

    比倩莲喜叫道:“先生回来了:噢:还有那一男一女是谁。”

    比姿仙忙收住心神:住下望去,惊喜道:“浪翻云来了!”

    门开:柔柔闪了进来。

    韩柏正捧着那十多页手抄的无想十式看得愁眉苦脸,见到柔柔进来,大喜,一把将

她搂到怀里坐好,惊奇道:“你怎过得死老鬼那关的?”

    柔柔怜惜地吻上他的脸侧道:“你要多谢诗姊了,她说你若没有我们陪在一旁,甚

麽事都提不起劲儿来的。”

    韩柏呵呵大笑道:“真是深悉老夫的性子,她们为何不来。”

    柔柔道:“她们到膳房弄美点侍候你呢:快用心看,这是我们答应了范大哥的,有

没有字看不懂?”

    韩柏将抄本掷在几上,哂道:“这样的功夫,我一学就会,有甚麽了不起的。”

    柔柔道:“范大哥也这麽说,因为你有赤尊信的魔,所以天下武功到了你手上,都

是一学就会,最怕是你临急应敌时,忘记了使出少林心法,那就糟了。”

    韩柏叹道:“我看老范是自费心机了,这无想十式全是内功心法.甚麽招式都没

有,怎样去骗人?”

    柔柔道:“你太小觑范大哥了.其实他老谋深算之极,早想到这点,只要你是凭少

林内家正宗心法和敌人交手,兼之你根本全无招法,动手时只凭意之所指,反会使敌人

误以为你是故意隐瞒出身少林的身分,以致深信不疑呢?”

    韩柏一愕道:“你的老头大哥果然有点道行。来:横坚我已大功告成,你昨晚又可

能占得太少,我们先快乐快乐。”

    柔柔俏脸飞红,求饶道:“不:你的诗姊和霞姊快来了,给她们看见怎麽办呢?”

    韩柏大奇道:“看见有甚麽问题?昨晚我才和诗姊及你在同一张床上胡天相帝,你

比平时更热烈呢,何现在反害羞起来?”

    柔柔抵挡不住,幸好这时门打了开来.左诗和朝霞掉着茶点进来,後面还跟着范良

极和陈令方两人。

    柔柔吓得跳了下来,装作上前帮手捧东西.掩饰曾和韩柏亲热过。

    左诗和朝霞同是兴高烈。范良极则笑至一对眼睁不开来,陈令方却像变了另一个

人,黄光满脸,就像以前脸上积有污垢.现在才洗乾净了似的。

    镑人不拘俗礼,随便在这船上最大最豪华的贵宾室坐下,由叁女把茶点分配在叁个

男人旁的几上。

    当朝霞把茶点放在陈令方的几上时,低叫道:“老爷请用点心。”

    陈令方脸色一变道:“韩夫人以後叫我陈老、陈令方,陈先生、陈公,惜花老、总

之叫甚麽也可以,绝不可再叫老……不……刚才那一个称呼。”

    朝霞欣喜地道:“我跟柏郎唤你作陈公吧!”韩柏目不转睛看着陈令方道:“陈公

为何今天的样子像变了另一个人似的?”

    陈令方眉开眼笑道:“嘻:这事我正想请教范师傅呢。”

    范良极正欢喜地从未来义妹女酒仙手中接过一盅热茶.闻言吓了一跳,正容道:

“陈兄难道忘了我为你机牲了七七四十九天的阳寿,一年内都不可再给人看相吗?”

    陈令方愕然道:“不是一百天吗?”

    范良极道:“普通看相就是一百天,但是若给人化了恶煞,则至少一年内不可看

相。”

    左诗第一个忍不住笑。借故出房去了,接着是朝霞和柔柔,跟在左诗尾後逃命般走

个一乾二净。

    陈令方失望地道:“如此由我试道其详,请范兄记着我说错了的:一年後给我纠

正。”顿了顿又兴奋起来道:“昨夜我照了十多次镜子,发觉气色不断转好,自丢官後

我一直鸟气盖脸。由昨夜送了韩兄入房後.鸟气退却,老夫还怕灯光下看不真切,到今

早一看,天呀:我的噩运终过去了。”

    范韩两人脸脸相觑,心想难道真有此等异事。

    陈令方仃细端详了韩柏一会,欣悦地道:“韩兄真是百邪不侵,气色明润,更胜从

前,老夫安心了。”

    韩柏首次细看陈令方的脸,道:“不过陈公鼻头和两颧均微带赤色,这又是怎麽一

回事。”

    陈令方道:“难怪范兄肯收你为传人,韩兄确是天分惊人.这赤色应在眼前之争,

看来今晚会有些少许惊险,幸好老夫印堂色泽明润,到时自有你们两位贵人替我化

解,”

    范韩两人见他如此高与,再无任何骗他的良心负担,齐齐举茶祝贺,满座欢欣。

    边吃着左诗和朝霞弄出来精致可口的美点,范良极向韩柏问道:“那无想十式你上


了手没有?”

    韩柏傲然道:“无想十式刚和我体内行走的气脉方向相反,非常易记,例如运转河

车时,我的气是由壬脉顺上泥丸下督脉,无想十式则反由气海逆上脊椎督脉,再出督脉

过尾枕回壬脉,所以我一学便会.噢!”范良极和陈令方见他忽地陷进苦思里,都不敢

打扰:静看着他。

    自得到赤尊信的魔种後,韩柏体内的真气只依着以前赤尊信体内的路径行走,自然

而然地应用出来;但对体内究有何经何脉,实在一无所知,自学了无想十式後,最大的

收益似乎只是多知道了经脉穴道的名称位置。

    现在他却忽然灵机一触,当日和里赤媚动手时,对方每次真气入侵,都是逆气攻

入,故能造成特别伤害.现在他学懂了无想十八这少林玄门正宗的最高深的内功心法,

岂非真气可顺可逆,随时转变?

    假使给对方真气侵入,逆气攻进内腑时,自已逆转体内真气。对方入侵的真气。不

是变了顺气而行,和体内真气合,减少侵害。

    不过当然不能任由对方顺气攻入脏腑,自己届时或可转顺为逆,如此顺顺逆逆,何

愁不能化解对方的真气?

    想到这襄.拍几喝道:“我想通了。”

    范良极皱眉道:“又说一学就会,原来到现在才想得通。”

    韩柏兴奋道:“我想通的不是无想十八法,是如何挨打的工夫。”

    范良极啐道:“这样没志气的人真是少见,不想去打人,却想若如何挨打。这麽喜

欢的话,让我揍你一顿来看看!”陈令方此时充满对韩柏的感激,替他辩解道:一韩小

兄奇人奇事,若他挨得打.和别人各揍一拳,他岂非大占便宜,此真绝世奇功呀!”

    范良极不想长韩柏志气,变话题道:“来:让我们商量一下今晚如何应付敌人的手

段。”

    陈令方精神一振道:“范兄的布置妙至毫巅,我真想不到胡节还有甚麽法宝。”

    韩柏道:“范小子你有甚麽布置?”

    范良极怒道:“你叫我作甚麽?”

    韩柏嬉皮笑脸解道:“小子代表年青,所以只有年青小子,没有年老小子,明白了

吗?范小子!”范良极拿他没法,道:“我着范豹等人在舱内设了几个可藏人的平台,

可将那八鬼藏於其中一个的台下,到时我们坐了上去,谁有本事来偷人。”

    韩柏道:“不怕闷死他们吗?”

    陈令方代为解释道:“台後贴墙处开有气孔,台庇上下叩方都饷了铁甲,敌人想破

台而入都要费一大番工夫。”

    韩柏皱眉道:“我看敌人今次来是志在陈公,不是那八个小表。”

    他这说话最合情理,没有了陈令方,谁还敢为这件事出头?何况最初的目标正是要

杀陈令方。

    范良极笑道:“所以我才要你扮不是少林高手的少林高手,小子你听懂了没有?”

    韩柏哑口无言,站了起来道:“我在此困了整个早上,都应该出去活动活动.何况

我还未看灰儿呢。”

    范良极抓起手抄本喝道:“你忘记这功课了。”

    韩柏笑道:“你可当烟丝把它吸下肚去,因为所有末都在我脑中了。”

    范良极笑骂声中,韩柏以最高速度出门去了,不用说,又借借看灰儿之名,去占叁

女便宜了。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