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一章 狼心狗肺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一章 狼心狗肺           


  长沙府外,密林裹。

    褚红玉追着戚长征,到了密林的近缘处,止步停下看着这在芳心留下了轩昂濯脱、

狂野不羁印象的青年高手,在原野裹时现时隐好一会,消失不见。

    她禁不住一阵惘然。

    涌起恨不相逢未嫁时的怅然感觉。

    假设自己能早点遇上这麽个动人的男人,必会不顾一切随他而去,现在却只能在深

闺梦里,偷偷去思忆回味。

    特别吸引她的是他那不受任何事物拘束的豁达大度,而自己却像被一条无形的铁紧

锁着双翅,再没有任意飞翔的自由。

    神伤意乱中,玉颈後忽然痒痒麻麻的,她本能地举手往颈後拂去,蓦觉不妥,待要

往前逸走,腰间一麻,往後软倒。

    倒进一个强壮青年男子的怀裹。


    那人伸出有力的双手,紧箍着她的蛮腰,手掌在她小肮摩挲看,前身紧贴着她的丰

臀,充满了淫亵侵犯的意味。

    那人把脸凑到她耳旁,轻啮着她圆润嫩滑的耳珠,“啧啧”赞道:“真是天生尤

物,戚长征那小子太不懂享受了,放看你这般美食珍肴,都不好好品尝。”他的声音带

着奇异的外国口音,偏是非常温柔好听,教人生不出恨意。

    褚红玉颤声道:“你是谁?”那人提起右手,捉看她巧俏的下巴,把她的俏脸移侧

至脸脸相对的位置,一张英俊至近乎邪异,挂着懒洋洋笑意的青年男子脸容,出现在她

眼前。

    褚红玉看得呆了一呆,喑忖这人武功既高明之极,又生得如此好看,且备了一切合

女性倾倒的条件,何须用这样的手段调戏女人。

    青年男子眼中闪着诱人的亮光,微笑道:“在下鹰飞,帮主夫人你好。”褚红玉一

震道:“既知我是谁,还不放开我?”鹰飞吻上她的香,一对手恣无忌惮地在她动人的

肉体上下活动着,由:H衣外长进衣内,掌心到处,一阵阵引发褚红玉春情激荡的热流,

涌进她体内。

    八褚红玉神智迷糊,竟忘了对方的淫邪侵犯,吐出丁香小舌,任对方吮啜当鹰飞离

开了她的香时,她的躯仍在他手底下扭动抖颤着,张开小嘴不住急喘。

    鹰飞细赏她火红的俏脸,满意地道:“戚长征若知道你可变成这淫荡的样子,必然

会後悔刚才放过了你。”褚红玉听到戚长征的名字,从高涨的欲潮稍稍清醒过来,勉力

振起意志哀求道:“放开我吧:”鹰飞柔声道:“教我怎麽舍得:”褚红玉强忍着对方

无处不到的拔弄,那令她神飘魂荡的挑引,颤声道:“你为何耍这样对我?”鹰飞显然

对褚红玉现在欲拒还迎的情状非常欣赏,并不进一步去侵犯她,淡淡道:“因为你爱上

了戚长征,等若是他的女人,所以我定要使你背叛他,好让他难受。”褚红玉热泪涌

出,神志陡她回复过来,悲叫道:“你这胆怯鬼?不敢向戚长征挑战,却用上这种卑鄙

手段:”鹰飞的手停了下来,若无其事道:“你错了,不敢面对我的是戚长征,他的刀

虽好,比之我的“魂断双钩”仍有一段距离。”褚红玉一呆道:“那你为何不正式和他

斗上一场?”鹰飞轻叹道:“因为我要把他生擒,再以诸般手段,把他折磨成一个废

人,然後放他回怒蛟帮去,这种对怒蛟帮的打击,比甚麽都更有力。”顿了一顿又道:

“这小子有股天生豪勇冷傲气质,我虽能稳胜他,却难保会被他临死前的反扑所伤,要

生擒他更是绝无可能,所以不得不运用种种手段,摧毁他的信心和冷静,再布下圈套,

才有望把他生擒,这是一个猎人与猎物的游戏,不是挺有趣吗?”褚红玉道:“他走

了,你为何还不去追他?一庞飞嘴角绽出一丝阴笑,道:“他走不了的,甚麽地方也去

不了。”褚红玉心中一寒,道:“你究竟是谁,和戚长征有甚麽深仇大恨?”鹰飞眼中

闪过寒芒,沉声道:“我和方夜羽都是蒙古人,你明白了吗?”褚红玉想不到他如此坦

白,有问必答,一呆道:“为何要告诉我这些秘密。”鹰飞轻吻了她的香,柔声道:

“因为我怕待会奸污了你後,舍不得杀了你,把你的裸体暴林内,好嫁祸戚长征,故此

特意让你知道所有秘密,的罟目已非对你痛下辣手不可,这答案你满意吗?”他可恨的

手蓦然加剧地再次进行挑情的活动,肆意逗弄这成熟的怀春少妇。

    褚红玉眼中射出既惊恐又兴奋之色,肉体的酥麻,揉合看心中的惊惧痛苦,那种折

磨,使她差点发狂叫喊,一边垂泪,一边喘着道:“你这狼心狗肺的魔鬼:”鹰飞为她

宽衣解带,邪笑道:“尽情骂吧:我保证在干你时,你的身心都会欢迎我呢。”褚红玉

心中凄然道:“天啊:为何我竟会遇上这种恶魔?”鹰飞柔声道:“不过凡事都有商

量,只要你肯乖乖为我做一件事,那我只会占有你的身体,却不会杀死你。”褚红玉燃

起一线希望,道:“你要我做甚麽事?””鹰飞笑道:“亲个嘴再说:”又对上她的

樱,暂停解脱她仅剩下来的亵衣。

    褚红玉发觉自己的情绪完全落到对方的控制里,甚至不敢拂逆他,迷失在他任意施

为,忽软忽硬的厉害手段裹。:、分。


    褚红玉喘息着道:“休想我信你,你不是因我知道了你的秘密,所以不得不杀死我

吗?何况你还要利用我嫁祸戚长征:”鹰飞翮淡然道:“你可叫骂我是杀人不眨眼的强

徒,又或是采花淫贼。但高贵蒙古人是不会言而无信的,我会以一种独门手法,使你事

後昏睡叁十天,那时戚长征早落到我手中,他是否被人认为是淫徒亦没有甚麽关系

了。”褚红玉愕然道:“你不怕我醒来後告诉别人是你干的吗?”鹰飞微笑道:“你不

会的,因为那时你将发觉自已爱上了我,没法忘记我会给你的快乐。何况若让我知道你

暴露了我们的秘密,我定会再找上你,将你奸杀,然後把你所有亲人都杀掉,当然包括

你的帮主丈夫,你应不会怀疑我有这能力吧:”褚红玉颤声道:“你杀了我吧:”在鹰

飞软软硬硬的摆布下,她失去了应付对方的方寸,脑筋亦难以有效运作。

    庞飞这时将她最後一件蔽体的亵衣脱了下来,尽露出她羊脂白玉般的美丽胴体,又

把她扳转过来,压在一棵大树处,尽兴施展挑情手段。

    褚红玉被逗得春情勃发,不可遏止,不住喘息扭动逢迎,明知对方是魔鬼也忍不住

热烈反应着。

    鹰飞柔声道:“做我的乖奴才吧:何况我又不是要你去杀戚长征,只是你要你答我

这个问题,就算说了出来,我亦未必能用之来对付戚长征,只不过想看着你肯为我而背

叛他吧了:他就算知道你在这种情况下作了一些对他不利的事,亦不能怪你,是吗?”

褚红玉一方面被体内汹涌澎湃的春情搅得神魂颠倒,另一方面亦似觉得对方言之成理,

同时想到若不依从对方会引致的凄惨後果,最後的意志防线终於崩溃,娇喘着道:“你

问吧:”鹰飞道:“戚长征曾向你间及关於我们驻脚的地方,你告诉了他甚麽?

    千万勿说谎,因为其实我一直在旁偷听着你们的说话,所以只要你有半句谎言,你

将陷进万劫不复的绝境。”“哎呀!”褚红玉蓦地惊觉对方已破体而入,一股强烈至无

可抗拒的快感蔓延全身,激呼道:“求你快问吧!”广飞嘴角掠过一丝满足冷酷的笑

意,知道这风韵迷人的美人终於完全落进他的掌握里,不但背叛了她的丈夫,背叛了戚

长征,也使他知道怎样布下对付戚长征的陷阱。

    还有甚麽能使此刻的他更感快意p听得山东布政司谢廷石和都司万仁芝驾到,韩柏

由椅内紧张地弹了起来,要和陈令方范见极出房迎接。

    范且极一手把他拦着,两眼上翻,“啧啧”连声道:“我现在更肯定你前世必是野

猴一头,除了搔首抓耳外,连弹跳力都学个十足,看你堂堂专使大人,这麽一蹦一跳成

何体统,还不给我乖乖坐回去?”韩柏又好气又好笑,心想前世或不知谁是猴子,但今

世则没有人比范良极的尊容更像条老猴,洒然坐回椅子去,接着摆出陈令方教下高句丽

大官的官款,倒是似模似样的。

    事实上韩柏的真相确是非凡,尤其是他有种随遇而安的飘洒气质,很易讨人欢喜,

使人信任他。

    陈令方刚要开门。

    范良极打出阻止的手势,好一会待脚步声来到门外,才施施然把门拉外面站了个身

穿官服的胖汉,不问可知是那是都司万仁芝,另外还有五名武装侍卫。

    其中一名侍卫向其他四人打了个眼色,那四人一言不发,往左右散开,负起把风守

护之责。

    陈令方知机地不发言,迎两人进房内,分宾主坐下。

    那名侍卫脱下帽子。向韩柏叽哩咕噜说了几句话。

    陈令方一听大失色,想不到这假扮侍卫的山东布政司谢廷石高句丽话说得如此出

色,内容提及高句丽当今丞相是他老朋友,不知对方近况如何,又顺道向韩柏这假专使

表示友好。

    韩柏不慌不忙,悠然一笑,以卖少见少的高句丽话答道:“想不到人人的高句丽话

说得这麽棒,惹得我动了思乡之情,不过入乡随俗,让我们说回贵国的话会更合礼节

呢。”这是陈范韩叁人反覆思量下想出来的“百搭”高句丽官话之一。耍知无论两人如

何动功,要在十多天内学懂许多高句丽话,实属妙想天开。但若只苦练其中几句,则却

是轻而易举的事,连语音调子的神韵亦不难把握。

    好像现在韩柏根本完全不知对方在说甚麽,答起来却是丝毫不露破绽,还表现出气

度和身分。

    谢廷石果然毫不怀疑,伸手一拈再上的八字胡,瘦长的脸露出笑意,闪闪有神的眼

光在韩柏和范良极迅快扫视了两遍,道:“如此下官便以汉语和两位大人交谈了。”韩

柏和范良极见过了关。大为得意,一番客气套词後,陈令方转入正题,问道:“不知布

政司大人为何暗下来访?有甚麽用得看陈某的地方,请直言无碍:朴专使和侍卫长大人

都是陈某好友,可说都是自家人。”

    陈令方本不是如此好相与的人,只是现在得罪了楞严和胡惟庸,自身难保,又如谢

廷石乃燕王棣系统的人,自是想套套交情,少个敌人,多个朋友。

    肥胖的都司万仁芝连忙道:“我早说陈公曾和下官在刘基公下一齐办过争,最够朋

友,谢大人有难,陈公绝不会坐视不理。”谢廷石暗忖陈令方肯帮忙有啥用,最紧要这

专使和侍卫长肯合作,叹了一口气道:“这事说来话长,下官本自间今次不能免祸,岂

如上京途中,在万都司府裹忽然得到兰致远大人送文书进京的人密告,知道专使大人尚

在人世,才看出一线生机。”韩柏等叁人听得满脑子茫然,呆呆相觑。

    范良极赶快嘿嘿一笑道:“布政司大人有甚麽困难,即管说出来,我们专使人人最

爱结交朋友。何况布政司之名,我们早有耳闻,知道你对敝国最是关护,既是自家人,

有话但请直言。”

    这番话其实说得不伦不类,好处却是正中谢廷石的下怀,是他久旱下期待的甘露,

大喜道:“有侍卫长这番话,下官才敢厚颜求专使帮下官一个大忙。日後必有回报。”

韩柏好奇心大起,催促道:“大人有事快说,否则宴会开始,我们要到外面去了。”谢

廷石道:“这事说来话长,一年前,邀请贵国派使节前来的圣旨,便是由下官亲自送往

贵国,所以当我接到你们到敝国来的消息时,立即亲率精兵,远出相迎,岂知迟了一

步,专使的车队已被马贼袭击,除了遍地体外,其他文牒和贡品全部不见,下官难过得

哭了叁天,连忙派人往贵国去,看看能否派出另一个使节团,岂知原来皇上最想得到的

“高丽灵参”已全由专使带到中原,下官一听下魂飞魄散,若给皇上知道,下官那还有

命,不株连九族已是天大恩典了。”范良极等叁人听得暗自抹了一把冷汗,若高句丽再

派出另一使节团,他们所费的所有心力,都要尽岸东流了。

    韩柏深吸一口气,压下波动的心情道:“请大人记紧快速通知敝国国君,告诉他我

和侍卫长安然无恙,千万不要再派第二个使节团来,就算真个已另有人来,也要把他截

着,免得他白走一遭。”谢廷石道:“专使吩咐,下官当然不敢有违。”陈令方奇道:

“现在灵参没有掉失,大人还担心甚麽?”谢廷石叹了一口气道:“若让皇上知道下官

连一个使节团都护不了,又让灵参差点失掉,即管皇上肯饶过我,胡惟庸等亦绝不肯放

过我,小则掉宫,大则杀头,你说我要不要担心。”韩柏和范良极对望一眼,至此才松

了一口气,暗忖原来只如此一件小事,横竖要骗朱元,再骗多一项有何相干。

    陈令方皱眉道:“皇上一向以来最宠信就是燕王,有他保你,还怕甚麽呢?”在旁

听着的万仁芝插入道:“陈公离京太久了,不知朝廷生出变化,本应继承皇位的懿文大

子六个月前刚过了世,皇上本想立燕王为皇大子,继承皇位,可是胡惟庸楞严和鬼王虚

若无等无不齐声反对,现在皇上已决定了立懿文太子的儿子允为皇太孙,只是尚未正式

公布吧!”陈令方这才恍然大悟,在朱元璋约二十六个儿子裹,以燕王棣最有谋略和势

力,若朱元璋决定以允继承皇位。为了巩固其他位,必须及早削掉燕王权势,燕王驻北

平,位於布政司谢廷石的管治范围内,若要削人,第一个要削的自是谢廷石。所以若谢

廷石给胡惟庸等拿着痛脚,恐怕不会是掉官那麽简单,难怪他如此紧张。

    楞严心怀不轨,自是不想力可治国的燕王登基。若能立允为皇太孙,实是一石二鸟

的妙计,最好是朱元璋死後,出现争夺皇位的情况,否则上个声望地位均不能服众的皇

帝,亦是有利无害。

    韩怕大拍胸口保证道:“大人有何提议,只要本专使做得到的,一定帮忙。”谢廷

石长身而起,一揖到地道:“大恩不言谢,将来谢某定必结草衔环以报专使。”与奋下

他自称谢某,显示这已是大套私人间的交情。

    韩柏慌忙扶起。

    镑人重行坐好後,谢廷石清了清喉胧,乾咳两声後道:“下官经过反覆思量,知道

只要专使能在皇上驾前隐去遇盗袭击一节,则一切好办。”陈令方皱眉道:“可是此事

早由兰致远报上京师,我们就算有心隐瞒,恐亦难以办到。”-谢廷石道:“陈公请放

心,致远知道专使来自高句丽後,即想到其中关乎到下官生死大事,放在文书中略去遇

劫一节,又严禁下面的人向任何人提起此事,所以只要我们能想出个专使为何会到了武

昌的理由,一切问题当可迎刃而解。”范良极大笑道:“这事简单到极,不……不:贵

皇上最紧张就是那几株灵参,只要我们说因得布政司指点,专程到武昌附近某处汲取某

一灵泉之水,制成一种特别的美酒,用以浸参,可使灵效大增,则布政司大人不但无

过,反而有功呢。”谢廷石拍案叫绝,旋又皱眉道:“可是若皇上喝酒时,发觉那只是

贵国以前进贡的酒,又或只是一般美酒,岂非立时拆穿了我们的谎言吗?”韩柏和范良

极对望一眼,齐声大笑起来。

    当谢万两人摸不着头脑之际,韩柏拍心口保证道:“这个包在我身上,只要贵国天

子肯尝他妈的一口,绝不会怀疑那是带有天地灵气的酒。”两人半信半疑,不过见他如

此他妈的有把握,不好意思追问下去。

    陈令方悠悠道:“看来布政司大人应是由山东一直陪着专使到了武昌,现在又陪着

坐船往京师去,不知我有否说错。”谢廷石大打官腔道:“当然:当然:否则皇上怪罪

下来,下官怎承担得起。”韩拍和范见极心中叫好,得此君在旁侍候,谁还会怀疑他们

的假身分。

    范良极仍不放心,道:“布政司大人须记紧不要诱我们说家乡话,因为来贵国前,

我王曾下严令,要我们入乡随俗,只可说中土语,在人请见谅。”谢廷石早喜上心头,

那会计较说他妈的甚麽话,连连点头。

    这时马雄来报,说贵宾驾临。

    众人兴高采烈,出房下楼而去。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