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五章 英雄救美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五章 英雄救美           


  戚长征躺在箱内,乘机闭目养神,抛开一切烦虑,默想办法。

    马车辚辚疾驶,四周还有健马踏地的声音。

    他很快进入物我两忘的境界,体内真气循环往复,精气神缓缓攀往峰巅。

    浪翻云对他的评语一点不差,只有从艰苦的环境里,才可培养他成为不世刀手。

    好像现存若非有鹰飞这大敌窥伺一旁,对他做成庞人的压力,他亦休想能这麽快吸

收领悟了封寒的左手刀法,使得修为能突飞猛进。

    也不知走了多远,戚长征回醒过来,主要是因轮声忽变,车子颠簸得非常难受。

    戚长征心中大奇,看来马车目下走的当是山野荒路,原来敌人的巢穴并非在长沙府

内。

    这时他升起一股恐惧,假设敌人把他和水柔晶分别送往不同的地方,他要救回水柔

晶的机会就微之又微了。

    旋又推翻了这想法。


    以鹰飞的为人,既擒了他在手,必然忍不住折辱他一番,以渲对他夺去水柔晶的恨

意,最好的方法自然是当着他的面前淫辱水柔晶,让两人同时痛苦不堪。

    假若鹰飞不如此做,则显示此人能抛开个人的感情爱好,那他就更可怕了。

    无论如何,为公为私,他均须不择手段杀死鹰飞。

    这人的心智武功都太可怕了。

    轮声再转,车身平稳地奔驰在平硬的地面上。

    轮声再次生出微妙的变化,这是因为有回音的关系,使戚长征知道马车驶进了一个

封闭的空间,然後停了下来。

    箱子给人抬了起来,摇摇晃晃地移动着,好一会後给人重重放到地上。

    灯光从箱子的缝隙透进来。

    隐闻几个人的呼吸声。

    接着鹰飞的笑声响起道:“柔晶!你的情郎给送来了。”

    水柔晶急促的呼吸声响起,却没有作声。

    先前扮作水柔晶把他制服的女子声音道:“晶妹啊!这小子在床是否比飞爷更好?

否则你怎会移情别恋呢?告诉艳娘啊。”

    鹰飞冷哼一声。

    戚长征心中大怒,这叫艳娘的女子显然一向嫉妒水柔晶,否则不会故意挑起鹰飞最

不能容忍的骨节眼。

    他不住凝聚功力,但却尽量收敛杀气,以防对方有所察觉,同时准备出手。

    要知鹰飞眼力高明,说不定能一眼看出他穴道未受制,突然发动攻击,那就真是阴

沟里翻船了。

    何况他的天兵宝刀和惯用的长刀均被对方取去,若空手对着鹰飞的双钩,实非常吃

亏,所以唯一之法,就是欺鹰飞没有防备,加以偷袭。

    艳娘笑道:“晶妹为何不代情郎向飞爷求情,说不定他念在往日相好恩情,只是剜

了他双目,废了他武功,便放过他。”

    水柔晶怒道:“闭嘴!”

    鹰飞不耐烦地道:“艳娘你说少两句话行吗?”

    衣衫磨擦的声音响起。艳娘撒娇道:“今次我立了大功,飞爷怎样奖赏我?”

    鹰飞缓缓走到箱旁。

    戚长征忽感杀气向他涌来,心知不妙,忙运聚功力,护着全身经脉。

    “砰!”

    水柔晶惊叫声中,鹰飞一掌拍在木箱上。

    一股强烈的气劲由木箱透体而入,若非戚长征早运气护体,必然全身经脉受伤,不

死也成为废人。

    木箱碎裂。

    戚长征顺着劲气,滚了开去,仆在墙角处。

    水柔晶一声悲呼,往他扑来,用身体覆盖着他,防止鹰飞再下辣手。

    鹰飞狂笑道:“太迟了!他的经脉为我内劲所伤,永没有复元的希望。”

    戚长征咬破舌尖,运功把鲜血从眼耳口鼻迫出去,所以当水柔晶把他扳过头来时,

一看下凄然道:“征郎!柔晶害了你,若你不须回来救我,定不会落到陷阱里去。”忍

不住伏在他胸前,大哭起来,闻者心酸。

    鹰飞搂着那叫艳娘的女子,在这宽敞的内堂坐在正中的椅子上,嘴角露出满足的笑

意,淡然道:“戚兄如此俊伟风流,定得娘儿们的宠爱,我会把她们逐个找出来,征服

她们的身心,第一个是褚红玉,接着是水柔晶,至於第叁个嘛?我有方法要你自己说出

来,不知戚兄信也不信?”

    戚长征勉力睁开眼睛,微微一笑摇头道,“绝不相信!”

    鹰飞露出冷酷的笑意,“啧啧”嘲弄道:“待会我将在你面前干柔晶这贱人,不知

当你看到她被干得春情勃发,快乐无比的骚样儿时,会有甚麽感觉呢?”

    水柔晶凄叫道:“你这变态狂魔,杀了我们吧!”

    鹰飞哈哈一笑,向腿上的艳娘道:“来!骚货!我们亲个嘴。”

    艳娘一阵淫笑,向水柔晶道:“现在让我先服侍飞爷,待会轮到晶妹你了,

唔……”

    戚长征趁两人亲嘴时,输出内劲,送进水柔晶体内。

    水柔晶愕然往他望去。

    戚长征向她俏皮地眨了眨眼,迅速冲开她被封的穴道。

    水柔晶全身一松,功力尽按,不能相信地看着戚长征。

    鹰飞离开了艳娘的香唇,一拍她的隆臀,喝道:“骚货你先下来,让我干完柔晶

後,然後轮到你。”

    艳娘待要撤娇不依,给鹰飞冷看一眼,吓得忙跳了起来。


    戚长征这时早拔出耳鼓穴的两根银针,暗藏手内,待机而动。

    水柔晶则像哭得没有气力,紧伏在戚长征身上。

    鹰飞长身而起,伸了个懒腰,懒洋洋地道:“你这小子算本事了,要我费了这麽多

手脚,才把你擒下,念在此点,我破例不杀你,柔晶,本人如此慷慨,你应怎样报答

我。”

    水柔晶坐了起来,背着他道:“他现在成了半个废人,不过你若肯立即放他走,你

要我怎样便怎样吧!”

    鹰飞哈哈一笑,摇头道:“那有这麽便宜的事,不过你若肯和我在你的爱郎面前合

演一场好戏,我说不定真会答应你的要求。”

    此人天性邪淫恶毒,最爱以虚虚实实的手法玩弄别人,就像捉到耗子的猫那样,定

要对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水柔晶伸手爱怜地抚着戚长征的脸颊,像把鹰飞两人当作不存在般柔声道:“征

郎!在这世上只有你能令柔晶心甘情愿献上一切,其他任何人也不行。”

    戚长征知道水柔晶戏假情真,藉这机会向自己表明不爱鹰飞的心迹,心中感动,虎

目射出万缕柔情,微笑道:“水柔晶是我的女人,是我老戚的私产,无论我是生是死,

永远疼你爱你。”

    水柔晶喜道:“真的吗?”

    那艳娘怒吼一声,便要扑身过来。

    鹰飞伸手把她拦着,嘿然笑道:“你急甚麽?他们愈是恩爱,我在戚兄眼前干这贱

人就愈够味儿。”顿了顿再道:“戚兄!我可保证你会看到你的爱人前所未有的骚劲和

放浪样儿。哈!柔晶!别忘了你以前对着我时的狂野淫荡,我不但是你第一个男人,也

会是你最後一个男人。”

    水柔晶扭过头来,怒道:“闭嘴!”

    鹰飞眼中闪过狂怒之色,点头道:“好!我就教你这贱人再尝到欲仙欲死的滋味,

看你的口是否仍那麽硬。”言罢往两人掠来,一把抓往水柔晶的头发。

    眼看水柔晶要给他扯着秀发提起来。

    那艳娘得意狂笑着。

    水柔晶倏地横滚开去。

    鹰飞呆了一呆。

    “砰!”

    戚长征飞起一脚,正中他小肮处。

    鹰飞惨哼一声,痛得魂飞魄散,跄踉跌退。

    那艳娘的反应算一等一的迅快了,找出背在她背上戚长征的天兵宝刀,待要前劈,

阻止跳了起来的戚长征的攻势,忽地两边额角一齐剧痛,原来竟被早先插在戚长征耳鼓

穴的两枝长针刺中,连叫也来不及,仰後便倒,当场毙命。

    在她身倒跌地上前,戚长征早掠了过来,从她手上抢回天兵宝刀。

    鹰飞退至第十步时,张口喷出一天血雾,往戚长征去,同时拔出背後双钩。

    戚长征大感骇然,刚才他趁鹰飞猝不及防,踢了他一脚,只觉对方小肮自然生出一

股反震之力,化去了他大半力道。

    现又借喷出鲜血,一方面阻延他的进迫,另一方面亦减轻了伤势,如此奇功,确教

人深感惊懔。

    天兵宝刀画出圆圈,迫散血雾。

    在这个宽敞偏厅里,灯火通明下,鹰飞再退两步,然後往前微俯,双钩前指,倏地

反退为进,攻往戚长征。

    戚长征只觉杀气扑面而来,对方一点没有受了重伤的情况,哈哈一笑,涌起无尽的

斗志,一点不理对方攻向左右腰协的双钩,挥起天兵宝刀,疾砍对方脸颊,去势既威猛

无俦,偏又灵动巧妙,无痕无迹。

    只是这一刀,已可看出戚长征豪勇盖世的性格,高明的眼力。

    要知此时无论鹰飞来势如何凶悍,终是受伤在先,气势又为戚长征所慑,实已落在

下风,所以要拚命的应是鹰飞而不是戚长征,就像被赶入了穷巷的恶狗。

    而鹰飞亦是利用这点微妙的心理,对戚长征进行反扑,只要戚长征稍露怯意,此消

彼长下,他将可以乘势击杀戚长征。

    岂知戚长征表现出置生死於度外的气概,一上来竟就是同归於尽的打法。

    若鹰飞不改去势,将是双双败亡之局。

    在这关头,情性立见。

    鹰飞怎肯为了对方一命,赔上自己宝贵的生命,倏地变招,双钧交叉上架。

    “锵!”

    天兵宝刀劈正双钩交叉处。

    一个是全力下劈,一个是仓猝挡格,顿分胜负。

    鹰飞惨叫一声,再喷出一口鲜血,给天兵宝刀震得往後飞退。

    戚长征哈哈一笑道:“胆小表!”如影随形,挺刀迫去,天兵刃上的森寒准杀气,

潮涌浪翻般卷去。

    鹰飞退到後门处,借着对方刀气一迫,陡地增速,一阵狂风般倒飞往门外去,大喝

道:“好小子!今次算你狠!鹰某不奉陪了!”一闪後影踪不见。

    戚长征对敌人的顽强大感凛然,闭上眼睛,听着鹰飞迅速远去。

    这时无数大汉潮涌而进。

    水柔晶此时掠到他身旁,戚长征一把搂起了她,天兵宝刀挥出,敌人纷纷退後。

    他一声长啸,撞破屋顶,冲天而起,只见身处之地原来是荒郊一所孤零零的庄院,

再一阵长笑,往远处树林投去。

    水柔晶的香吻雨点般落到他脸上。

    戚长征搂着怀内玉人,豪情长笑,失而复得的欢欣,使他畅快无比。

    全速狂奔,穿林过野,最後落在一个山头,搂紧水柔晶来个热烈至近乎疯狂的长

吻。

    到两人差不多气绝时,才肯分开来。

    水柔晶喘着气道:“长征!柔晶爱你,爱得快要发狂了。你终於击败了那魔鬼。”


    戚长征苦笑道:“不要高兴得那麽早,在这等劣势下,这小子仍能安然逃去,恐怕

我仍差他一点点。是了!他没对你怎样吧?”

    水柔晶紧缠着他脖子,眼中闪着喜悦的光芒,摇头表示没有道:“他要在你面前才

干我,这变态的狂人!我真不明白你怎能骗过艳娘,她是穴学专家,从没有人能避过她

银针制穴的秘技,所以连鹰飞也没有怀疑你并没有被她制着。”

    戚长征爱怜地细看着她,笑道:“鹰飞所犯最大的错误,就是要把我们生擒,若他

只是要杀死我们,恐怕我的奇谋妙计一点派不上用场。所以他下次若来对付我们,恐怕

我们再没有今天的幸运了。”

    水柔晶眼中射出崇拜迷醉的神色,真心赞道:“像你这样胜不骄败不馁的人,柔晶

还是第一次遇上,以後我怎也不肯再离开你半步了。”

    戚长征故作惊奇道:“你不是说要找个地方躲起来吗?”

    水柔晶羞惭地垂头道:“征郎原谅柔晶吧!因为那时我怕重遇鹰飞,会情不自禁回

到这邪人身边,求你原谅我吧!”

    戚长征微笑道:“你现在不怕会有这种情况出现了吗?”

    水柔晶仰起俏脸,眼内泪花滚动,深情无限道:“我被他掳走後,全心全意只想着

你,为你担心,尤其当你两人都在我眼前时,我更知道自己的心只向着你一个人。征

郎!我多麽痛恨自己先失身给他,而不是交给你,征郎……”

    戚长征温柔地抹去她涌出眼眶的热泪道:“一切都过去了,只要你以後只听我老戚

一个人的话,我保证会给你幸福和快乐。”

    水柔晶感动地献上香吻,忽然间,她感到拥有了梦想中的一切一个真正值得她爱的

男人。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