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二章 影子太监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二章 影子太监           


    风行烈等陷进敌人潮涌般攻击的浴血苦戟里。

    谷姿仙悲叱道:「长征、行烈、碧翠你们叁人自行逃生,不要理我们,记着为我们

报仇!」戚长征仰天狂笑,第叁度劈退了莫意闲,不过右腿却多添了一道伤痕,高叫

道:「风兄,你这兄弟我结拜定了,到了地府後好多个亲人。」

    风行烈豪情狂涌,运枪把右方敌人扫得狼奔鼠窜,又回枪挑飞了两个想乘虚由左方

破入的恶汉,大笑应道:「好兄弟:我们离非同年同月同日生,却可同年同月同日死,

何等快哉!」顿了顿再叫道:「各位姊妹,我们两兄弟毕命之时,你们立刻自尽,俾可

同赴黄泉。」众女被两人的豪情激得热泪涌出,齐声应是,悲壮感人。

    戚长征大叫道:「碧翠、红袖,告诉老戚你们爱我!」寒碧翠挡了敌人一斧一矛

後,刚要回答,红袖已声嘶力竭叫道:「戚郎:红袖从未试过像这刻般快乐!」寒碧翠

心中感动,也竭力大叫道:「征郎,到了地府我也曾要嫁你。」

    戚长征大叫一声「好」,又再劈飞了一个敌人,压力忽然大增,原来花扎敖、山查

岳、强望生和由蚩敌已杀至。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天上长啸传来。

    伏在两旁屋顶上的敌人纷纷被赶得跌往花街,跟着涌出近百个黑衣大汉,闪电扑往

下面惨烈的战场。


    乾罗的声音在空中响起道:「叛徒毛白意,看乾某先取你狗命。」

    戚长征等绝处逢生,精神大振,便把敌方新一浪的攻势化去。

    毛白意一听到乾罗的声音,立时魂飞魄散.欲要後退,漫天矛影罩了下来,未及挡

格。长矛贯顶而入,当场毙命。

    他本非如此不济,但久战身疲,又兼事起突然,竟连半招都挡不了。

    山城的叛将叛兵,听到乾罗的声音,早斗志全消,又见毛白意一招毙命,竟一声发

喊,四散逃去。

    高大的老杰和「掌上舞」易燕媚这时领着近五十名好手,由东端杀来。

    硬是杀开一条血路,往风戚等人移去。

    两旁的乾罗部下离只有百人之众,却迫得甄夫人的人不得不回身厅战。

    使风戚等压力大减。

    甄夫人为鹰飞的疗治正进入是要紧关头,停手不得,差点咬碎银牙,苦忍着抽身去

指挥部下的强烈欲望。

    乾罗大喝道:「长征我儿:千万挺多一会!」一提长矛,逢人杀人,瞬眼间来到山

查岳和花扎敖身後。

    两魔大吃一惊,分了花扎敖出来。对上乾罗名震天下的长矛。

    掌矛在刹那间交声了十多下。

    乾罗虽暗凛对方强横的武功,但看准对方受了内伤,冷哼一声,以肩头硬受对方一

掌,矛身扫在对方肩膀处。

    乾罗晃了一晃,化去对方九成力道.却把花扎敖扫得在惨哼中横跌开去,撞得在他

後方的人人仰马翻,乱成一团。

    若今天来袭的是清一式方夜羽的部属,因受过严格的训练,就算战至一兵一卒,也

绝不会生出慌乱的情况。

    但这支由尊信门.山城叛徒、万恶山庄、花剌子模和方夜羽部下合组而成的联军,

终欠了真诚的合作和默契。

    兼之山城叛徒仓惶逃命.大大影响了军心。万恶山庄又是群龙无首,乱势一成,立

时硬失了大半作战能力。

    不过眼前虽多了乾罗.因敌方高手厉害,仍占着绝对的优势。

    风行烈见乾罗扫走了花扎敖,乘势猛攻山查岳。

    山查岳见前有风行烈,後有乾罗,那敢逞强,凌空跃起,倒翻至外围。

    就在乾罗和风戚会合起来时,老杰和易燕媚亦由东端杀至。

    乾难一声长啸,由两旁攻来的部下纷纷退回屋顶处,拿起刚才早放在屋顶上的强弓

劲箭,朝下面的敌人射去,显出精严的训练。

    竹叟、莫意闲等人知道这乃最关键时刻,疯狂攻去。

    山查岳亦赶了过来,加入战圈。

    乾罗大喝道:「我们走!」像全没有受伤似的,倏避忽追,前後纵横,杀得敌人跄

踉避退,竟无人敢撄其锋。

    风戚两人压力大减,回复豪雄勇猛,忙很东端杀去。

    配上生力军,目标又只是逃命,敌人如何能挡,硬给他们冲出一条血路。

    养地一声发喊。东端处乾罗预先埋伏的五十名手下在高处现身,劲箭毒水,朝敌人

射下泼去。

    敌人反陷於叁方受敌的困境,那还敢逞强,潮水般退後。

    莫意闲等当然不把劲箭毒水放在眼内.不过想起对方有乾罗、风行烈和戚长征,孤

身追去绝讨好不了,不知对方尚有何後着,甄夫人又人影不见.都踌躇不前,坐看对方

消失在横巷里。

    大战终告一段落。

    韩柏一觉醒来。

    秦梦瑶像只温驯的小猫儿般蜷睡在他怀里,那动人的睡姿,教韩柏眼睛没法离开。

    船身颤动,传来起碇开航的声音。

    韩柏心中暗骂,这麽急赶去京师干吗,若能不用去那就更好了。

    他有了秦梦瑶和叁位美姊姊,其他一切都不再重要。

    秦梦瑶娇情地扭动了一下,张开眼来,与韩柏四目交投,俏脸微红,柔声道:「睡


得好吗?」

    韩柏笑道:「整晚在痴想着梦瑶会否下手探取我那灵药。紧张得眼都不敢上来,不

眼那睡得着?」

    秦梦瑶立时霞满玉颊,横他一眼道:「骗人:韩柏呵:不要大清早就和梦璃说这种

话好吗?当梦瑶求你吧!」韩柏轻吻香道:「乖梦瑶原来是深藏不露的睡觉专家,还哄

我说不懂睡觉。」

    秦梦瑶含羞柔声道:「我那是睡觉,只是给你的魔法迷昏了吧!」韩柏大乐,和秦

梦瑶这个好对手打情骂俏确是真趣无穷,搂着她起床道:「你的仙法才厉害呢,不要看

我像是清醒的样子,其实早给迷得晕头转向,情欲横流,想两者兼得。」

    秦梦瑶失笑道:「胡闹够了吗?午後就要达京师,你给我规规矩矩,最少在人前给

点脸子人家。好吗:我的好少侠!」韩柏喃喃道:「「少侠」韩柏,又或「侠少」韩

柏,唔:都是太普通了,还是叫浪子好一点。」

    秦梦瑶见他赤身裸体,毫无穿衣的意图,忍不住取起衣服,为他穿上。

    韩柏看着她似小妻子的模样举止,叹道:「若以前有人告欣我梦瑶会为我穿着衣

服,真是杀了我也不相信,管他是鬼谷子的一万代传人或他祖师爷的亲嘴亲批出来

的。」

    秦梦瑶挂着甜甜的笑意,理好他的衣服後.把他推到梳妆抬的铜镜前坐下,为他梳

发结鬓.喜孜孜的俏模样,任谁都应知道她乐在其中。

    韩柏从镜的反映欣赏着她如花玉容和在罩衣下玲珑窈窕的美好身段,心中满起强烈

至能使他没顶的爱意,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离门声後,朝霞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道:「我可以进来吗?」

    秦梦瑶应道:「霞姊请进!」朝霞推门进来,关门後来到两人身後,先在秦梦瑶身

旁低声说了两句话。

    秦梦瑶脸蛋飞起两朵红云,含羞摇头。

    朝霞显是对秦梦瑶非常疼爱,接着亲了一下她脸蛋,同韩柏道:「柔柔和我现在陪

诗姊到下面去调酒,好用来浸万年参,范大哥着我告诉你,梳洗後和瑶妹到浪大哥房中

聚集,好商量到京城後的行动。」

    韩柏不知有没有听进耳里去,叹道:「霞姊:我要亲你的小嘴!」朝霞向秦梦瑶嫣

然一笑,无奈下坐入韩柏怀里,让他吻个饱後,才欢天喜地含羞离去。

    在长沙府东部密林一座隐蔽的大宅里,躺满伤兵疲将,愁云惨淡。

    乾罗,老杰、风行烈和戚长征四人围在一起,低声商议。

    乾罗道:「可惜我迟来一步,否则封兄或可幸免於难。」

    戚长征两手紧提成拳,恨声道:「我发奋要把他们碎万段,才能心头之愤。」

    老杰亲切地伸手抓着他肩头安慰道:「现在我们要抛开一切悲伤和仇恨,冷静下

来,绝不可意气用事,看看怎样突破敌人强大的封锁,与怒蛟帮汇合在一起。」

    乾罗道:「凌战天和翟雨时果有大将之风,硬是沉得着气,若他们莽撞地来救你,

恐怕早全军覆没了,想不到方夜羽手中的实力如此惊人,难怪敢来挑戟中原武林。」

    老杰叹道:「这甄夫人实是方夜羽手中另一张皇牌,与里赤媚的重要性不相上下,

只看她调兵遗将,运筹惟幄,便可知她是精通兵法的人。她今次未竟全功,失算在不知

有我们这着奇兵的存在,可是现在丹清派和湘水帮都元气大伤,名存实亡,封寒又不幸

战死,方夜羽因双修府一战失去的威势,全给她夺了回来,假若朱元璋还纵容他们,说

不定江山也保不住呢。」

    风行烈点头道:「浪大侠到京去,就是为了这事。」顿了顿向老杰恭敬地道:「杰

老:不知外面的形势如何了?」

    老杰满布皱纹的脸上泛出一丝笑意,向风行烈道:「对我说话不用客气,平辈论文

才合我意,像老戚那种语气最对我的脾胃,你若是这种态度,使我连他妈的一句粗话都

说不出口来,就不够坦诚痛快了。」

    风行烈微笑地点头应是。

    老杰续道:「这甄夫人算无遗策,早在由此至洞庭整个区域,布下了庞大的侦察

网,这也是我们来迟了的原因。因为要分散潜入长沙府,可以想像得到,我们只要离开

这里,会立时给他们侦知行踪。」

    戚长征道:「双方实力比较,我们确比不上他们,但若我们分散逃走,定能教他们

疲於奔命,不知如何是好!」乾罗冷然道:「我却不敢如此乐观,若我是那甄夫人,只

须赞赏长征你身在那里.立即下令全力截杀,再从容对付其他的人。只要杀了你,即可

对怒蛟帮做成实力上和心理上的严重打击,说到底,他们的目标始终是怒蛟帮,其他人

都可暂时放过。」戚长征皱眉道:「若我们一齐逃走,岂非让他们有机会一网打尽

吗?」

    风行烈道:「我们可否不走,假若他们搜到这里来,我们就利用这里的天然环境,

加设防御措施,干他十来天。待怒蛟帮的援兵来解围。」

    老杰道:「这绝非上策,却是没有法子中的办法,幸好这里早屯积了大量粮车。足

够我们数月之用,至於防御设施,就交在我身上吧!」戚长征想起了水柔晶,叹了一口

气,自己怎可在这里龟缩不出,任由她被精於追踪术的甄夫人搜捕,想到这里,脸色一

变,道:「我差点忘了告诉你们,甄夫人是追踪术的大行家,恐怕在防御措施设好前,

她已找到来。唉:这女人真是厉害,连封寒对上她时,亦要吃亏,我看她的武功比鹰飞

还行。」

    众人听了亦不由色变。

    这时易燕媚走来向戚长征低声道:「虹青想见你。」

    乾罗责道:「我一你看着青儿的,为何这样离开.她自杀了怎麽办?」

    易燕媚柔顺地挨在乾罗身旁,道:「城主莫要骂我,虹青不会在这时候寻短见的,

因她最肯为人着想,不想添加我们的悲伤,放心吧!」众人黯然无语。

    乾罗摇头长叹.沧然道:「她是个好女孩,我以前真的对不起她。」

    戚长征安慰地拍拍他肩头,道:「往者已矣:眼前之务,是如何应付甄妖妇,我们

各自想想吧:让我先看看青姊。」

    风行烈点头道:「我也要看看小半的情况。」

    乾罗道:「放心吧:有我这神医在这里,包保他们很快生龙活虎起来。」

    戚长征点头和风行烈一起庙内进走去。

    老杰喟然道:「看到他们,我才真的感觉自己老了。」

    乾罗笑道:「你虽叫老杰,但你那火热的心,想老都不成。」

    易燕媚道:「我要去陪碧翠呢,丹清派的大惨剧,使她自责和内疚得痛不欲生。」

    乾罗道:「让我来劝解我的乾媳妇儿吧,唉:真是教人心痛。」两眼亮起电芒,沉

声道:「这仇恨定要清尝的。」

    老杰道:「我们似乎忽略了一个人。」

    乾罗点头道:「你是指展羽吧:这确是个非常头痛的问题,哼:浪翻云在这里就好

了。」

    浪翻云举起酒杯.喝了一口清溪流泉後,闭目不语,好一会後两眼一睁,叫道:

「我的天:为何这未够时候的清溪流泉比从前更胜一寿,究竟是因着仙饮泉的泉水,还

是女酒仙在得到真爱後酒艺更上了一层楼?」

    范良极跳了起来,怪叫道:「妈的:怎可只得那麽一小杯:让我去拿几个杯来,我

有份帮手的,是我的功劳也说不定。」旋风般出门去了。

    秦梦瑶和韩柏对视一笑。

    浪翻云看得一呆,同秦梦瑶道:「梦瑶便像清溪流泉般,竟能在无可更动人的美丽

里出落得更美丽,若时光倒流到我认识惜惜之前,我定会不顾一切和韩柏来争夺你,像

韩柏般不管你是否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韩柏透出一口凉气道:「幸好时间一去不回头,否则我就惨了,谁可争过你?」

    秦梦瑶娇嗔道:「韩柏欺负得人惨透了,大哥也如此为长不尊.我以後日子怎样过

啊!」浪翻云洒然一笑,眼光注进杯内的酒里,叹了一口气道:「或者燕王棣说得对,

朱元璋再不是以前打天下的朱元璋,雄心壮志已不复再,现在想的只是如何长生不老,

如何巩固权力,针对他这两个弱点,我们的确可耍他一番,不过若祸根真的是他,他便

没有做皇帝的资格,须让有更贤德的人接替,间题只在於燕王棣是否合适的人选。」

    韩柏哂道:「这燕王连父亲侄儿都要对付,他的贤德多极有限吧。」

    秦梦瑶正容道:「禁宫之内的伦常关系,绝不能以常理论度,亲情被权位代替後,

父不父子不子,所以一般人视之为伦常惨变的悲剧,在惯於过皇宫中尔虞我诈的虚伪生

活的人来说,却是最理所当然。失去了权力,就是失去了一切。可惜皇位却只有一个。

不是你的就是别人的,若是别人的你就是任由对方鱼肉的可怜虫,在这种情况下,你韩

浪子会想麽办?」浪翻云奇道:「不是韩无赖吗?」

    秦梦和韩柏同时大窘。

    幸好这时范良极和陈令方各捧着一坛酒进来。

    看到清溪流泉,浪翻云立即忘了朱元璋,更莫要说燕王棣,又或韩柏是浪子还是无

赖了。

    众人兴高烈,连饮数大杯。

    秦梦瑶却是滴酒不沾,连浪翻云相劝亦给她婉言拒绝,却又不肯说出理由。

    浪翻云等大赞了左诗一番後,才再次转入正题。

    范良极道:「梦瑶的问题还简单,因她早到了反归真的境界,可轻易扮作专使夫

人。」

    韩柏截入纠正道:「不是扮,而真的是韩某的夫人,只不过暂叫作专使夫人,嘿:

四夫人!」范良极愕然看了秦梦瑶一眼,见她虽含羞答答,却不表反对.狠狠瞪了韩柏

一眼後才续道:「可是浪翻云的怪异形相却是天下皆知,如何可含混过去,实是个大问

题,总不能把他放在箱子里收起来吧?」

    浪翻云从容淡定地笑了一笑道:「无论我扮作甚度身份样貌,都骗不过两个人,一

是鬼王虚若无,另一个就是楞严,所以最好的方法是甚麽都不扮。」

    范良极点头道:「这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我们居明你居暗,就算我们躲到朱元璋

和他陈贵妃的床底下,以你浪翻云之能.亦应有办法找到我们。」

    浪翻云笑道:「除了庞斑的床底,那或者是天下间我唯一没有把握神不知鬼不觉潜

进去的地方,我不信你这盗王没有进入过皇宫,不信你没有遇过那群影子太监。」

    范良极瞪了浪翻云好一会後,才嘿然道:「我很想知道你曾否闯过皇宫,更想知道

你遇到那些影子太监的情况。」

    陈令方愕然道:「我对宫内的事虽不熟悉,总也有个耳闻,为何你们说的影子太监

我从未听过呢?」

    韩柏最是好奇,追问道:「不要打哑谜了.快……」

    范良极不耐烦地截断他道:「不要打断话柄,我要听浪翻云的答案,问你的专使夫

人好了,我包保她知道。」

    韩柏望向秦梦瑶,後者含笑点头,示意先听浪翻云说,显然她亦想知道浪翻云的答


案。浪翻云好整以遐,把玩着手中空杯。

    范良极忙为他斟酒,不客气地催道:「快说!」秦梦瑶等见他如此,都已猜到他定

是曾吃过这群影子太监的亏,才急欲知道浪翻云的遭遇。

    浪翻云把酒杯送至鼻端,用神嗅了半晌,才一乾而尽道:「那是七年前的旧事了,

那时我年少气盛,对朱元璋很多作为都看不过眼,於是摸进皇宫.绝非有甚麽阴谋,只

是想当面和他一谈,让他知道一点意见。那知得过禁卫,却过不了影子太监这一关,尤

以其中一个老太监,功力之高,直追曾当朱元璋以前的贴身侍卫的鬼王虚若无。以我一

人之力,要胜过这群人数约在十多名,功力高绝,有为朱元璋牺牲性命的太监,亦感力

有未逮.兼之我又不想伤害他们,惟有打消主意,立时离去。」

    范良极欣然笑道:「连覆雨剑都闯不进去,我就不那麽丢脸了,真想不到朱元璋有

这麽厉害的人形影不离保护着,而他们既有这般武功,又何须当朱元璋的影子太监,默

默守护着他?」

    秦梦瑶道:「范大哥既不知他们是谁,为何肯定梦瑶会知道这件事呢?」

    范良极老脸微红,叹了一口气後道:「我叁次偷进皇宫,前两次虽有惊险,总算逃

得掉,可是第叁次进宫时,却被迫进死地去,眼看老命不保,那带头的老太监竟放我逃

走。事後我百思不得其解,最後才从他们惊人的武功找出线索,想到他极可能是来自净

念禅宗的人,看着我恩师凌渡的关系,又知道我只是手痒想偷东西,才放过了我。这事

乃生平奇耻大辱,从来没说予人知道。」

    众人这才明白为何范良极会说秦梦瑶应知此事,是因为她乃半个神宗传人的身份。

    韩柏恍然道:「原来是真和尚,假太监。」

    范良极摇头道:「不:他们是真的大监,你见识浅薄我不怪你,太监的声音身形体

能都大异常人,你见过一个便明白我的话了。」

    陈令力道:「这真是意想不到,皇……嘿……朱元璋他大败陈友谅後自封吴王时,

宫中臣绝已逾千,朱元璋把宫中事务全托付给他们。到建立大明朝後,设立内监,又再

因应不同宫务,分作二十四个衙门,即十二监、四司和八局。其中以十二监中的司礼盐

惧力最大,隐隐管辖着其他各监、司和局。严格来说,厂卫亦受司礼监指挥,只不过朱

元璋宠信楞严.司礼监才降格而为有名无实的上司,想不到竟还有这些影子太监的存

在。」

    韩柏大感有趣,把耳朵凑到秦梦瑶的小嘴旁求道:「快告诉我这些像影子般跟随着

朱元璋的大监的秘密!」秦梦瑶见这小子当着两位大哥和陈令方前表现得如此亲热,心

中有气,故意嘟起可爱的小嘴不说。

    浪翻云哑然失笑道:「天下间只有梦瑶的小无赖方可以今她尝到和人斗气的乐

趣。」

    秦梦瑶那会不知浪翻云故意调笑自己,是要激起自己的女儿情怀,不过明知如此,

也是禁受不住,像小女孩般横了浪翻云一眼,那种鹰媚神态,以浪翻云的修养,亦不由

呆了一呆。.范良极和陈令方则看傻了眼。

    陈令方叹道:「四弟的艳福,连後宫佳丽没有一千亦有八百的朱元璋都要羡慕

呢。」

    秦梦瑶微嗔道:「陈公你也这麽不正经。」

    陈令方嘻嘻笑道:「梦瑶最好跟四弟唤我作二哥。咦:他没有告诉你我们结拜了兄

弟吗?不过那谢廷石的叁哥只是你骗我、我骗你的假玩意,可以不理,我们叁人才算是

真的。」范良极和韩柏对望一眼,齐声颓然长叹。

    秦梦瑶噗哧一笑道:「叫就叫吧:谁叫梦瑶泥足深陷。欲罢不能:陈二哥!」陈令

方喜得差点跳起来打个斗,只不过却没有那麽好的功夫,与韩范两人相处愈久,使他久

被名利心埋葬了的赤子热诚复活了过来,享受到只有童真时代才拥有的顽皮.快乐和漫

无机心的写意。

    范良极不想和这可恨的「二弟」瞎缠下去,同秦梦瑶道:「我今次迫你的柏郎扮专

使上京,开始时最主要的原因是想和这个无名老太监再玩一场,但却绝无恶意,只是因

偷不到东西,非常不服气吧了:来:快告诉本大哥有关他们的事,否则我死也难以目

瞑:你不想我死後的样子会睁目突舌那麽难看吧!」韩柏恍然道:「原来死老儿你在暗

害我,难怪成功逃了出来後仍不肯罢休,哼:休想我随你去做大贼。」

    范良极沉下脸来,鼻孔「嗤」的一声喷气道:「你最多不过是名小贼儿,何来做大

贼的资格.肯让你在旁作摇旗呐喊的跳梁小丑,还是抬举你呢。」

    秦梦瑶笑道:「假若有一天梦瑶听不到你们两人吵吵闹闹的,定会不习惯。」

    范良极忿然道:「谁有兴趣理这淫……叹:嘻:梦瑶:快告诉大哥那批令朱元璋能

活到现在的家伙的底细,若不争回这一口气,你范大哥怎能甘心!。」

    秦梦瑶淡然一笑道:「这是个很长的故事。现在离京师只有两个时辰的水路,我们

有那个时间吗?」

    陈令方道:「听梦瑶说话,看着你轻言浅笑,已是这世上最美妙的事,其他都可放

到一旁。」

    韩柏自是举脚同意。

    事实上无论任何人和她相处,都无不被她的气质、风韵所深深吸引,连浪翻云和庞

斑亦不例外。

    所以陈令方能懑着与韩柏的兄弟关系成了秦梦瑶的兄长.实比获封六部的高职吏便

他兴奋和有成就感。

    秦梦瑶望往窗外,恬然道:「都要由蒙人入主中国时说起了。」回应人:续回应时

间:07/26/9814:30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