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叁章 鹰刀再现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叁章 鹰刀再现           


    撤退的号角,响彻荒野。

    敌人潮水般来,潮水般退去。

    在山峰处俯视着的凌战天大惑不解,敌人分明已掌握到他的行踪,为何忽然退走

呢?累得他花了整晚时间,在通往此峰顶的各处斜坡,设下各种死亡陷阱,现在却一点

都派不上用场。

    看他们退却的方向。并不是常德府,而是绕过常德,朝长江退去。

    纵使援兵来到。以敌人的实力,亦无须避开,一时间连他都糊涂起来。

    猛一咬牙,掠下高山,往上官鹰藏身处全速赶去。

    韩柏经过了虚夜月那典雅宁静的小楼香闺,沿着碎石路,穿过小楼的後园。再过了

一个方形单椽攒尖的小石亭,前方出现了一堵高起的围墙,内有一座规模宏大的建物,

五进叁间,梁柱粗大,正门处刻着「金石书堂」四字,古有力.非常有气势。

    四周静悄无人,亦没有被人监视的感觉,与外府岗哨林立的情景迥然有异。


    书堂中门大开,韩柏抛开白华的事,昂然步入,先是一个门厅,然後是前天井、布

满字画藏书的大堂,接着是後天井和另一座闭上了门的後堂。

    书室两旁均开有侧门,内里另有藏书处,一时间真不知鬼王和他的宝贝女儿身在那

里。他默运玄功,察查动静,蓦地心有所感,直朝呈长形的後天井走去。

    後天井比前天井最少大了一倍,两侧建敞廊,天井四周檐柱均用方形石柱.满布浮

雕,人物走兽均造型生动,一看便知是描述佛典内的故事。至於内容嘛,就非他韩柏所

知了。

    後天井尽虚的华堂等若另一间华堂,地坪较高,由两侧廊内的石阶登室,规格一丝

不苟,处处显出鬼王这建大师对自己住处的严谨布置心思。

    韩柏才步上石阶,紧闭的大门「依呀」一声由内推了开来,一位高盛装,刻意打扮

过的绝世佳人,笑盈盈福身施礼道:「韩柏啊!快进来!」当然是艳冠京师的美人虚夜

月。

    韩柏从未见过她如此刻意打扮,又穿回华丽女装,长裙曳地,香肩处裹着差点长至

裙脚的披风。在胸前打了个蝴蝶结扣。

    披风外白内红,配着淡黄绣双蝶图案的衫,高髻上闪闪生辉的发饰,那种揉合了少

女娇俏风情和成熟女性打扮的迷人风韵,以及玲珑浮凸线条所呈现出来的优美体态,看

得韩柏两眼放大,无法眼。

    原来月儿蓄意引诱男人时,竟可化作如此雍容高雅,天香国色的丽人。

    虚夜月娇项地瞪了他一眼道:「大学士还不快些进来拜见阿爹。」

    韩柏一呆道:「月儿在说甚麽?」

    虚夜月笑吟吟道:「可真是个傻子,现在全京师的人都知道朱叔叔封了你作东阁大

学上,乃正五品的高官,只有你自己不知道,还不滚进来。」她见韩柏目不转睛朝她直

瞪眼,心中欢喜,不枉自己为他刻意打扮,连笑容都比平时更甜了。

    韩柏搔着头,便楞楞随她走进华堂里,至於朱元璋对了他甚麽官,却是亳不放在心

上。四周尽是高起的书橱.放满线装书,竹书和帛书。

    在这书卷的世界尽端处。放了一张卧床,鬼王虚若无自然写意地侧卧其上,挨着一

个高枕,全神看书。

    韩柏步到他跟前,福至心灵地跪了下来,恭敬叫道:「岳丈大人,请受小婿叁

拜!」虚夜月想不到他有此一着,又羞又喜,扭身举手遮着脸儿.跺脚道:「死韩柏:

你坏死了。」鬼王哈哈一笑,放下书本,大马金刀坐了起来,喝道:「好小子:由今天

开始,月儿就是你的妻子,出嫁从夫,以後她就是韩家的人了。」接着傲然道:「甚麽

叁书六礼,怎及我虚若无一句说话。」

    韩柏大喜,连叩九个晌头,肃容道:「皇天在上,若我韩柏有负月儿,教我万箭穿

心而死。我保证疼她一生一世,教她永远都那麽幸福快乐:有还都……嘿:都那麽好

玩。」

    虚夜月听到一半。早转过身来,俏目射出海样深情,可是当他说到最後一句时,又

忍不住「噗哧」娇笑,合羞地来到韩柏身旁,向虚若无跪了下去.颤声道:「月儿投降

了.以後再不敢惹你老人家生气了。」拜了下去,忽然站了起来。不顾一切坐到卧床边

沿。投入虚若无怀里,放声痛哭起来。

    虚若无紧搂着她,拍着她的香肩,道:「贤婿请起。」指了指卧床旁的太师椅道:

「坐!」韩柏坐下後.虚若无叹道:「这孩子人人都以为她金枝玉叶.享尽富贵荣华,

其实命苦得很,一出世便没了亲娘,我又为了一口气,自幼对她严加训练,幸好这一切

都成为了过去。自她懂事後,我虚若无从未见过她像这几天般意气飞扬.欢天喜地。今

早她回来後,竟破天荒穿起我嘱抚云早为她绣造的女装,还整个早上陪着我在这里看

书,贤婿可明白我欢欣的心情吗?」

    韩柏呆头鸟般看着渐复平静的虚夜月,为他们的父女之情感动不已,一时说不出话

来,不过若说命苦,虚夜月拍马都赶不上他这无父无母的弃儿。

    虚若无抬起虚夜月的俏脸,哑然失笑道:「月儿切莫对为父言听计从,那会令爹失


去了很多乐趣的。」

    虚夜月扭动娇躯。不依道:「爹和韩柏都不是好人,人家伤心落泪,还要迫人

家。」用力推了鬼王一下.负气地站了起来,在另一处的太师椅坐.下,白了韩柏一眼

道:「骂得你们不对吗?有甚麽好看的。」接着满脸泪痕的粉脸绽出一丝浅笑,垂下了

头.那动人的情景,连鬼王都看呆了。

    韩柏和虚若无对望一眼。放怀笑了起来。

    虚夜月不依地再作娇嗔,但又忍不住偷偷笑了起来。

    鬼王长身而起,道:「来:你们跟我去看一件好玩的东西。」

    两人对望一眼,都不知道鬼王要带他们去看甚麽。

    鬼王推开後门,踏进华堂後被高墙围着的大花园里,庭林深处,有所小石屋。

    虚夜月低声道:「那是爹的卧室,除了七娘和我外.谁都不准进去,不过月儿都很

少去,仅那麽一张石床,有甚麽好玩?」

    韩柏心中大讶,想不到堂堂鬼王的居处如此返璞归真。

    快到石屋时,韩柏忽地「呵」的一声停了下来,表情变得非常古怪。

    虚夜月忙挽起他的手臂,关切地道:「怎麽了:不会是被西宁派那些,混账吓坏了

罢?」

    韩柏摇头表示没事,暗忖原来今早的事,他们已经知道了。

    鬼王亦停了下来,淡然道:「贵婿是否生出了特别的感应?」

    韩柏点头道:「真是奇怪。石室内似乎有件东西使我生出熟悉和亲切的感觉。」

    鬼王沉吟半晌,道:「或者你是有缘人亦说不定,进来吧!」推门而入。

    两人随他进入室内,两丈见方的地方一尘不染,除了一张石床外,连坐的椅子都没

有。两人的眼光几乎同时投往挂在空荡荡的墙上唯一的一把刀上。

    虚夜月只是奇怪为何原本空荡荡的四壁会多了把刀出来,韩柏却是虎躯剧震,指着

墙上那把造型古的厚背刀,张大了口,却说不出话来。

    虚若无陪着两人望了一会:转过身来微笑道:「不错:这就是曾摆在韩家武库内,

百年前传鹰大宗师的随身兵器厚背刀了。」

    戚长征、翟雨时、乾罗、邪与门的「笑里藏刀」商良外的叁大护法、七大坞主全集

中在常德府外一个山头处,遥遥监察着鹰飞和以色目人为主的敌军撤往长江。

    近千怒蛟帮和邪与门的联军,隐伏在几个战略性斜披的丛林里,以防敌人失信反

扑。

    梁秋未将会率领侦骑,追踪监察他们的撤追,并由长江沿岸为这次行动布下的线

眼,留意着他们和官府的动向。

    乾罗乃黑道祖师爷级的高手,地位尊崇,众人都对他深表尊重,执弟子之礼。现在

他功力全复,只是随便一站,已有着一代宗主的气派。

    梁秋末由後出飞掠而至,先向乾罗施礼,再向邪异门众护法坞主打个招呼,道:

「展羽的人一个不见.看来是得到知会,返回洞庭与胡节会合。」

    众人都皱起眉头,胡节若得这拥有十多名高手包括特级人物展羽在内,和近百名武

林中人组成的「屠蛟小组」辅助,势必如虎添翼。

    邪与门首席法。德高望重的「定天棍」郑光颜脸色凝重道:「若郑某是胡节,就会

加强怒蛟岛的防务,然後让与他有勾结的黄河帮逐一接收贵帮的地盘和生意。只要断去

贵帮的经济命脉,兼之贵帮现在元气大伤,暂时无力反攻怒蛟岛,不出半年.整条长江

都会落入了胡节的手里,那时他想造反,本钱便大多了。」

    翟雨时微笑道:「多谢郑老师关心。钱财方面倒不成问题,这十多年来,我们倒买

储了点钱,若贵门有问题,随便出声,不要客气。」他才智过人,知道若郑光颜特别留

意经济的问题,可能正因他有着同样的难题。

    坞王之首「火霹雳」洛马山笑道:「风门主吩咐下来,嘱我们暂时归入责帮,大家

是自家人了,我们怎会客气,这事迟些再说吧!」众人笑了起来,心情轻松。

    乾罗忽叹道:「只看展羽及时撤走,便知以方夜羽为首这枝外族联军,和胡惟庸早

有协议,一俟胡节取得绝对优势,他们便暂时退出这个战。也由此可见他们对如何瓜分

大明,已有了周详计划。」

    戚长征冷笑道:「妖女太低估我怒蛟帮,十多年了,我帮早在洞庭生了根,潜力之

厚,岂是她这种初来小到的人能了解的。」

    乾罗责道:「长征切勿自傲,以方夜羽的精明.怎会不详细告知妖女怒蛟帮的底

细,今次她末竟全功骤然撤离,必是认清胡节对朝廷不忠,故此让我们拚个两败俱

伤.异日天下四分五裂时,他们便可安享其利。」

    戚长征汗颜道:「义父教训得好!」「矸!」一朵烟花在远方的天空爆了开来。

    翟雨时大喜道:「好!找到帮主和二叔了。」

    韩柏一呆道:「岳丈又说杨奉没有找你。」

    鬼王微笑道:「我虚若无一是不说。说出来的绝没有假话当然对付我的月儿却属例

外情况。唉:杨奉昨晚在京师外的百家村被抢夺鹰刀的各方高手发现行踪。虽突围逃

出,但已受了致命内伤,勉强捱到我这里说了一句话後立即倒毙,这把刀亦来到我手

里。」

    虚夜月好奇问道:「是甚麽话?」

    鬼王淡淡道:「我明白了!」韩柏愕然道:「他明白了甚麽?」

    鬼王苦笑道:「那要到地府问他才知道了。贤婿:有兴趣拿这把刀去玩玩。」

    韩柏大吃一惊,不断摇手道:「小子何德何能。只是每天担心有人找上门来抢夺鹰


刀,我便不用安眠了,都还有时间服恃月儿,」

    鬼王伸天长笑道:「好:见宝不贪,才是真正英雄豪杰,便让它放在这里,明天让

我放消息出去,让胆子够大的人来玩玩。解决了月儿的终身大事後,我虚若无一身轻

松,很想找人来动动筋骨,又怕滥等充数的庸才不堪一击,幸好里兄来了,何不请进来

共赏鹰刀。」

    听到最後两句,韩柏和虚夜月同时色变。

    里赤媚悦耳迷人的声音在屋外园中响起道:「虚兄宝鞭未老,里某深感欣慰.初还

以为功力小进後,能瞒过虚兄耳日,岂知里某错了。」

    韩柏差点要唤娘,里赤媚便像是他命中的克星,若非有鬼王在,早拉着虚夜月逃之

夭夭了。忙移到虚夜月前挺身保护。

    鬼王负手转身再望往鹰刀。笑道:「里兄天魅凝阴既大功告成,确能过任何人耳

日,只是瞒不过虚某的心吧。」

    里赤媚大笑道:「说得好!」馀音未尽,秀挺妖艳的里赤媚步入屋内,先盯着虚夜

月,眼中爆起异,点头赞道:「夜月小姐天生媚骨,韩柏这小子真是艳福不浅。」

    虚夜月给他那对妖媚邪异的眼睛上下打量了一遍,浑身都不自在起来,就像给对方

用眼光脱去了身上衣服般难过。躲到了韩柏身後,嗔道:「里叔叔不准你那样看人家

“」里赤媚一愕道:「只冲着里叔叔这一句话,将来无论发生了甚麽事,里赤媚都绝不

会伤害夜月小姐。」

    韩柏心中折服,里赤媚不愧当代的顶尖高手,气度丰均远超常人,或者只可以大奸

大恶的枭雄来形容他。

    虚若无欣然道:「月儿还不多谢里叔叔疼爱。」

    虚夜月由韩柏身後移了出来,微一福身,娇声道:「谢里叔叔!」又缩了回去。

    里赤媚叹道:「如此尤物,真是我见犹怜。」转向韩柏道:「韩兄魔功大进,可喜

可贺,当日解诸爱上了你.里某并不奇怪,但连刻薄寡恩的朱元璋亦对你另眼相看。使

我们计谋难展,则无法不使我们不吃惊。」接着再微微一笑道:「但真正令里某拜服

的,却是连断去七情六欲,达致慈航剑典上剑心通明的仙子秦梦瑶.亦对你倾心相恋,

里某才是无话可说。」

    以虚若无那样的修为,听到里赤媚说出秦梦瑶爱上了韩柏,仍禁不住愕然望往韩

柏,失声道:「甚麽?」

    虚夜月更是瞪大秀眸,不能置信地道:「真有此事?」

    秦梦瑶和韩柏相恋之事,乃极度秘密,除了最亲近的那有限几人外,江湖上无人知

道,这刻由里赤媚口中道来,自然有石破天惊的震撼性。

    要知秦梦瑶身分超然,只是她打破禁戒,成为两大圣地叁百年来首次公然踏足江湖

的传人,向两藏正面挑战,便俨成两大圣地叁百年来最出类拔萃的高手。

    兼之她出尘之姿,美若天仙,艳盖群芳,更使她成为高不可攀的完美女性典范。

    如此一位自幼清修,等若出家人的仙子,竟爱上了最喜拈花惹草,行为话语毫不检

点,有时甚至草莽不支的江湖浪子,教人怎能相信。

    韩柏尴尬地搔头道:「里兄不看在我韩柏分上,也好应看在解语分上,积点口德、

不要才上场便到处揭人私隐。」

    虚若无哈哈一笑道:「好小子:我仍是低估了你。」

    虚夜月在他耳旁狠狠道:「若不把你所有风流史都从实招来,月儿定不饶你。」

    里赤媚向韩柏歉然一笑.悠闲地来到虚若无身侧,和他并肩抬头欣赏高挂墙上连鞘

的鹰刀,那像要以生死相搏的死对头。

    虚若无淡淡道:「里兄看出了甚麽来?」

    里赤媚秀美如女子的修长脸庞苦笑道:「虚兄太抬举里某了,若我可一眼看破鹰

刀,也不用找来鬼王府,看看虚兄那天有空,算算我们兄弟间的老账,素性立地成佛,

鹰缘他亦可卷起铺盖荣休了。」

    虚若无讶然往他望去道,「里兄何时变得这麽有耐性?」

    里赤媚微一扬手.「锵」的一声龙吟虎啸,刀气大盛,天下间最具传奇神秘色彩,

无可比拟的厚背刀立时离鞘而出,落到他手中去。

    他的手刚握在刀把时,全身一颤。闭上眼睛,发出一声低啸,渐转高亢,然後倏然

收止,再睁开眼来,眼中射出慑人的电芒,投在刀身上。

    虚若无微笑道:「里兄若有兴趣,可随便拿去玩玩,还不还给我都不打紧。」

    在旁的韩柏听得瞠目结舌,这两人的对答,着着出人意表,连天下人人想据为己有

的,相传包藏着成仙成道大秘密的鹰刀,亦是可随意转赠的玩艺儿。

    里赤媚仰天长笑,拿刀的手往前一送,也不知使了甚麽手法,鹰刀安然回到高挂墙

上的鞘内,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韩柏看得心中一寒。

    现在他魔功大进,已勉强看出里赤媚的动作,只是那速度之快,就像他根本没有动

过那样。

    虚夜月挨着他的娇躯僵硬起来,显是心中吃惊,不由怜意大起,手往後探,搂紧了

她的小蛮腰,让她贴伏在自己背上。

    她柔软和充满弹力的酥胸,使他精神一振,勇气赳增,大喝道:「为何里兄不拿回

去给红日那老贼秃?」想起红日伤害了秦梦瑶,他便恨不得和红日法王一决生死,不过

若非红日,秦梦瑶怕亦不肯委身下嫁於他。

    里赤媚倏地後退,来到韩柏面前,一肘往韩柏胸前捣去。

    处若无哈哈一笑,也不见如何动作,反手一掌往里赤媚拍来。


    里赤媚竟不得不收回对韩柏的肘撞,往横移开,避过鬼王的手掌,到了石室中心。

四个人分为叁组,成品字之势。

    虚若无收回手掌。转身合笑道:「假若让里兄在我眼前伤害虚某的东床快婿,虚若

无素性立即认输算了。」

    虚夜月由韩柏身後闪出,挺起胸膛护在韩柏之前,俏脸气得煞白,大嗔道:「里叔

叔怎可随便偷袭,那算英雄好汉。」

    里赤媚叹道:「高手对垒,那有偷袭可言,月儿虽与我一见投缘,可恨里某不得不

狠心告诉你,韩柏乃我们必杀名单上排行第五位的人,造化弄人,月儿怪里叔叔亦是无

可奈何的事。」

    韩柏刚要答话,虚夜月化嗔为笑,悠然道:「里叔叔即管试试,若柏郎乃短命之

人,爹亦不会选他作月儿夫婿了,这是否也是造化弄人呢?」

    有其父必有其女,虚夜月看似天真无邪、涉世不深,其实轻言浅笑里,隐藏刀

剑.利用鬼王天下无双的玄奥相学.造成对里赤媚心理上的压力.种下天命难违,奈何

不了韩柏的恼人想法。

    他已有一次杀死韩柏的机会,可是这小子仍活得写意快活,便是明证。

    里赤媚暗呼厉害.摊手笑道:「这事多说无益,惟有走着瞧吧!」韩柏探手把虚夜

月移到身後,嘻嘻一笑道:「里兄真会说笑,听说浪大侠正四处找你,所以你最好及早

把庞斑请来,好让他保护你,以免还未与岳丈动手,便给人宰了。」

    听到浪翻云之名,鬼王眼中掠过慑人的神,神情复杂。

    里赤媚丝毫不动气.从容露出他带着诡异魅力的动人笑容,淡淡道:「此事里某无

意辩说,若强言我们不顾忌浪翻云,亦无人肯相信,以虚兄之能,在必杀榜上排名亦吹

於浪翻云呢。」

    虚若无仰天长笑道:「排得好:只不知排名第叁的是否朱元璋?」

    里赤媚欣然道:「区区心意怎瞒得过虚兄这知心好友?」

    园外这时传来铁青衣的声音道:「鬼王请恕青衣保护不周,让来人闯入禁地之

罪。」

    虚若无喝道:「何罪之有,青衣请退下去,亦不须对客人无礼。」

    铁青衣领命退去。

    虚夜月纤手按着韩柏两边肩膊,探头出来道:「排第四的是谁.月儿想知道哩!」

里赤媚又好气又好笑,不知如何.他一生冷血无情,但刚才第一眼看到虚夜月时,竟涌

起一种连他自己也不明白的疼爱怜惜之心,才会作出那样对他有害无利的承诺。适才他

并非想杀韩柏,而是藉他打破进来後无法有空隙出手的僵局,假若鬼王露出稍逊於他的

实力,他便立即全力扑杀鬼王,去此大敌,那知鬼王那看似平平无奇的一掌,竟迫得他

运对韩柏的攻击都要放弃来全力应付,惟有重新定计。

    虚若无显亦猜不到里赤媚第四个要杀的人是谁,负手不语。

    里赤媚看着虚夜月那对充满了好奇的美丽大眼睛,心中一软.正要说出来时,韩柏

倏地神态变得威猛无伦,杀气狂涌过来,叹然道:「第四个人就是梦瑶,对吗?动手

吧:除非里兄能杀了我,否则休想安然离开。」为了秦梦瑶,里赤媚他都不怕了。

    虚若无和里赤媚眼中同时闪过惊异之色,暗凛种魔大法的厉害。

    鬼王喝道:「贤婿且慢,这事交由我来解决。」

    虚夜月亦带着醋意嗔道:「韩柏啊:冷静点吧!」韩柏反手摸上她的香背,拍了两

下道:「若我知有人想伤害月儿,亦会这样做的。」

    虚夜月立即化嗔为甜笑,吻了他的後颈。

    鬼王和里赤媚见她女儿家情态,相视一笑,又若多年好友。

    里赤媚柔声道:「里某等待再见虚兄的机会,一等便十多年,何碍多等数天,使这

争霸天下的游戏可以更有趣点,虚兄以为如何?」

    虚若无仰天长笑,充满豪情壮志、说不出的欢畅,连说叁声「好」後,冷然道:

「里兄不过想等至朱元璋那叁天大寿之期吧了:勿怪虚某无言在先,说不定虚某一时兴

起。先找几位贵方的人来祭战旗呢。」

    里赤媚哈哈一笑,欣然道:「和虚兄交手真是痛快,若虚兄应付红日法王之馀,仍

有馀暇到处寻人访友,亦不妨大家玩玩。请了!」倏忽间已退出门外。像化作气体般消

失不见.那种速度比鬼魅还要吓人。

    虚若无仰天长笑,声音远远送出道:「里兄:不送了!」转向韩柏和虚夜月欣然

道:「月见既有着落,老朋友又远道来访,人生至此,夫复何求。」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