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十一章 剑拔弩张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十一章 剑拔弩张           


    「砰!」蓝玉一掌拍在坚实的酸枝台上,圆台立时碎裂,撒满地上。

    他凶光四射的眼睛落在躺在厅心连宽冰冷的体上,眉心仍露出的一截小针尾。

    分布两旁的二十多名高手噤若寒蝉,无人敢在盛怒的蓝玉前说话。

    其中一人状若猴子,脸带紫金,年在四十之间的,正是铁青衣曾特别提起的高手

「金猴」常野望。但这猴头却身量高颀,手足特别长,给人一种非常灵活的感觉。

    他身旁有一中年人作文士打扮,背负长剑,额头处扎着条玉带,带上最大那粒白玉

晶刚好嵌在额中,英俊魁梧,正是「布衣侯」战甲,眼中射出悲戚之色,众人中以他和

连宽相交最深。

    「妖媚女」兰翠晶杂在另一边的高手里,秀发带点棕黄色,虽不着夷姬般金黄得像

阳光般耀目,但仍使人知道她不是中原女子。厚鼻高,颧骨高圆,身材高大却仍保持着

玲珑浮凸的优美线条,有种独特奇异的艳丽,虽是默然不语,但眉眼身体,仍有着说不

出的挑逗性。

    一向被连宽压居在第二位的军师方发是个五十来岁的小胖子,头顶高冠,手摇羽

扇,扁平的五官不敢露出喜色,见蓝玉怒气稍消,而眼一眯出言道:「鄙人如若猜得不

错,朱元璋在先发制人了。」


    蓝玉大喝道:「闭嘴!」

    方发吓了一惊,不敢说话,垂下头去。

    蓝玉目光扫过众手下,疾言厉色下令道:「由今天开始,所有人都不准踏足烟花场

所,连宽这混账聪明一世,竟就是要死在女人身上,明知道是朱元璋的地盘,计画又成

功在望时,唉!」

    众人都知连宽之死,对他的打击实在非常严重,尤其在这关键时刻。

    蓝玉转向方发沉声道:「若此事乃朱元璋所为,那当晚是谁人行刺他来嫁祸於我,

又是谁人假扮翠晶在西宁街偷袭那色鬼韩柏?」

    方发胸有成竹地道:「有两方面的人都有资格和动机去做这件事。但又要把两件事

分开来说。刺杀朱元璋的十成就是燕王棣,怕朱元璋削他之权,所以不顾一切先下手为

强。」

    蓝玉容色稍缓,点头道:「这话不无道理,你可散发谣言,说燕王弑父,制造点对

燕王不利的气氛。另一件事又如何呢?」

    方发忍着因蓝玉开始倚重他而来的喜意,故作从容道:「燕王和西宁派均有杀死韩

柏的理由,燕王是要迫鬼王出来对付我们,而西宁派则是不想韩柏得到那美艳妖冶的大

美人庄青霜。」

    兰翠晶娇笑道:「真想知道那是谁,扮得那麽像奴家。」

    蓝玉没好气地瞪她一眼,正要说话时,有人来报韩柏被封为忠勤伯的事。

    众人愕然,因为时间上和连宽之死太吻合了。

    「金猴」常野望皱眉道:「韩柏的功夫虽是不赖,但有没有这麽了得呢?既瞒过了

我们的铁卫,又能由一个指头大点的小洞运劲射针,贯穿了连老师的头骨?一

    蓝玉沉声道:「事发时韩柏在那里?」

    另一专责情报的高手「通天耳」李天权踏前一步腹u告道:「报告大将军,韩柏应

是到了香醉舫赴燕王的宴会。」

    蓝玉这时不由有点後悔把保护连宽的二十四名铁卫全斩了首,冷喝道:「天权你立

即使人找到香醉舫的媚娘,严刑拷问,要她说实话,哼!若我得到有力人证,便到朱元

璋处告他一状,看朱贼如何应付。」

    「布衣侯」战甲油然道:「大将军切不可轻举妄动,因为刺杀朱元璋一事,东厂的

大头子『夜枭』严无惧已派出东厂高手,日夜不停保护香醉舫和媚娘等人,叶素冬亦有

布置,若媚娘出事,又给查到是我们干的,那时我们除了立即逃亡外,甚麽事都做不成

了。」

    「妖媚女」翠晶呢声道:「这事交翠晶去办吧!担保没有人可发觉奴家,待奴家以

锁魂术教那媚娘尽吐所知後,她只会当是造了个恶梦哩!」花枝招展般笑了起来,看得

在场的男人都心头发痒,不过她乃蓝玉的禁脔,所以谁都不敢打她主意。

    蓝玉像忘记了连宽的死亡,也笑了起来道:「听说那媚娘骚得很有味道,便留她下

来待我异日得了天下後,再好好享受。」

    众人齐笑了起来,男人说起这种事,总会兴奋莫名。

    负责情报的「通天耳」李天权见蓝玉心情转佳,乘机道:「刚接到消息,负责追杀

宋家兄妹的弟兄在来京师路上全体失踪,情况不妙,恐已遭遇毒手,但仍未知是何人所

为。」

    蓝玉脸色沉了下来,怒道:「立即通知隐於京师外的『毒蝎』崔山武,教他封锁入

京所有水陆道路,若他让人来到京师,他便提头来见我。」旋又狞笑道:「害死连宽的

那婆娘带来了没有,我若不把她干死,怎对得住连宽。」

    风行烈睁开眼来时,在他怀里蜷缩着裸躯的水玲珑,正欣然看着这刚占有了自己的

男人的俊脸,吓得忙闭起双目,装作睡着了。

    风行烈又好笑又爱怜,双手一紧,把她搂得靠贴怀里,低声道:「还痛吗?」

    玲珑俏脸红了起来,先点了点头,又摇摇头。

    风行烈命令道:「张开眼来。」

    这初尝人道的美少女赧然张开秀目与风行烈的灼灼目光甫一交接,立时一声呻吟,

又垂下了目光,却乖乖的不敢闭上眼睛。那驯服的俏样儿,惹得风行烈情腾升。

    两人正肢体交缠,玲珑怎会感不到他男性雄风的进迫,又羞又惊,呻吟求道:「姑

爷!小婢不行了。」

    风行烈涌起男人征服了女人的快意,微笑看着她窘迫的娇姿美态。

    玲珑见他不作声,又不敢看他,惶恐道:「好吧!小婢听话了。」

    风行烈温柔地吻着她的小嘴道:「你再不是小婢了,自称小妾倒可接受,亦不用怕

我责你骂你,因为我只会疼你惜你。」

    玲珑感激地点头,低声道:「小妾一生一世都要服侍姑爷和小姐。」

    风行烈心中一荡,道:「好好休息,明天便不会痛了。来!我们玩个轻松的游

戏。」

    玲珑赧然望向他道:「甚麽游戏?」

    风行烈笑道:「还记得我怎样教玲珑吐出你的小香舌吗?」

    玲珑大窘,躲到他胸膛里,点了点头。

    风行烈把她的俏脸逗了起来,看着星睥紧闭,脸红如火的她笑道:「现在上第二课

好吗?一

    玲珑微微点头,表示愿意。

    风行烈正要吻去,敲门声晌,谷姿仙的声音传来道:「行烈!爹有事想和你谈。」

    风行烈忙穿衣出房,到了小舱厅,不舍夫妇坐在一旁,谷姿仙陪他在对面坐下。

    不舍道:「刚才我遇到一艘来调查的水师船,那指挥是一个尊敬我的俗家弟子,以

前曾见过我一两面,告诉了我关於京师一些珍贵的讯息。」

    风行烈精神一振,恭敬聆听。

    不舍大师讲出了京师剑拔弩张的形势,又提到韩柏行踪和鬼王府公然让人去抢夺鹰

刀的事後,道:「八派把会议延至叁日後举行,因为小半道人受伤的事带来了很大震

撼,现在小半已被运往京师去,待他养伤多几天,好出席自朱元璋登基以来最影响深远

的元老会议,各派掌门均会出席。」

    随着叹了一口气道:「我决定去参加会议。」

    风行烈和谷姿仙齐齐吃惊。

    谷姿仙骇然道:「爹今次还俗,又成了我们被视为邪魔外道的双修府的领袖,他们

已视你为叛徒,恨不得杀了你来保持声誉,你怎可送上门去呢?」

    不舍道:「那只是他们不明双修大法,实是源白天竺的玄门正宗先天修行之法。我

真不明白为何那些人一提起男女之事,便视为邪魔外道,男女交合乃天经地义的事,否

则人类早绝种了。我和凝清每晚都享尽男女之欢,我不但不觉沉沦,灵台反达至前所未

有的澄明境界,可知天道应不是只有禁欲一途。」

    风行烈叹道:「岳丈的话,行烈绝对同意,那些人大多做的是一套,说的又是另一

套。以前行烈常以为敝师厉若海乃邪恶之徒,现在见识广了,才知道先师只是不肯屈从

於强权之下,故自行其是吧了!唉!只看八派对蒙人袖手旁观,行烈便心生鄙厌。」

    不舍脸上现出坚决的神情。

    谷姿仙转向亲娘求道:「娘啊!劝劝爹吧!既知八派那些道貌岸然的人是些甚麽样

的人物,爹怎麽还要去理他们呢?」

    谷凝清微笑道:「王儿放心,元老会议有梦瑶小姐在,你爹怎会有事。」

    风行烈道:「韩柏真的能治好梦瑶小姐?」

    不舍摇头道:「看来仍有点问题,否则她不会那麽低调。」

    谷姿仙又担心起来,激动地道:「爹啊!」

    不舍怜爱道:「放心吧!若他们敢动手,我不舍绝不会束手待毙,要拦着我可并不

容易哩!」

    谷姿仙叹了一口气,瞪了风行烈一眼,怪他不站在她那边劝不舍。

    风行烈微笑道:「非常人自有非常事,你爹如此,韩柏亦是如此。」摇头失笑道:

「这小子到那里便搅得那里天翻地覆,真有一手。」

    谷姿仙忍不住抿嘴笑道:「可惜戚长征没有来,否则再加上你们两人,姿仙真不敢

想像会发生甚麽事呢。」

    小风帆顺江而下。

    乾罗代替了戚长征的舵手之责,让他入船篷里和宋楠挑灯对奕,宋媚则在旁兴趣盎

然地观战,大多数时间都是帮郎动脑筋,因为一向自负棋艺高超的戚长征已连续惨败了

两局,这局开始时他虽提醒了精神,舍中宫炮主攻之局,改采守势,仍被对方步步进

逼,落在下风。

    其中一个篷窗支了起来,晚风徐徐吹入,带来江上清新的空气。

    这时宋楠单车双马一炮兵临城下,戚长征展尽浑身解数,仍给对方搏掉了仅馀的双

车,给对方大了一马单卒,唯有俯道称臣,叹道:「老戚还未遇过棋道比大舅更厉害的

人,看来连雨时都比不上你。」

    宋楠哈哈一笑,很是欢喜,正谦让时,乾罗的声音传来道:「前面有五艘快艇拦在

江心,我们还是弃舟登岸稳妥点。」

    宋家兄妹吃了一惊。

    戚长征走出篷外,朝前望去。

    下游处有五艘中型风帆,正全速驶来,只看其声势,便知来者不善。

    除非有急事,没有人会冒险黑夜行舟,所以只是这刻相遇江心,便知大家都有点问

题。

    快艇往岸旁靠去。

    乾罗跳了起来,一把扯着宋楠,叫道:「来不及泊岸了,我们跳上去。」话尚未

完,已提着宋楠往岸上跃去。

    来艇上传来叱喝之声。

    戚长征和宋媚关系大是不同,拦腰抱起了她,追着乾罗去了,迅速没入岸旁的野林

里去,逃之夭夭。

    韩柏带着两女踏出宾馆大门,只见二十多名全副武装的锦衣卫士恭迎在外,其中一

名头目上前施礼道:「卑职东厂副指挥使陈成,拜见忠勤伯。」

    韩柏愕然道:「不是要立即入宫吧!看来我要皇上改封忠懒伯才成。」

    陈成亦觉好笑,莞尔道:「忠勤伯放心,小人等只是奉指挥使严无惧之命,专诚来

作开道的小喽罗。尤其因鹰刀一事,副统领怕有人会对夜月小姐起不轨之心,以之要胁

威武王。请忠勤伯不要介意。卑职另有人手央u强莫愁湖和左家老巷的保安。」

    韩柏见这些东厂的锦衣卫人人太阳穴高高鼓起,个个气定神闲,均非等闻之辈,这

陈成又相当乖巧,哈哈一笑道:「好!那就麻烦各位大哥了。」

    陈成连忙谦让,恭请他们坐上备好的马车,同时道:「我们每次都会采不同路线,

又会派人沿途监察,忠勤伯尽可安心。」

    韩柏知道自己真的成了朱元璋的红人。若他有任何损伤,朱元璋亦大失脸子,欣然

登车。经过西宁街事件後,他有点怕骑灰儿,恐危急时顾不了它,那就要悔恨终身了。

看来暂时只可以骑着灰儿在鬼王府内走几个小圈儿算了。

    到了车上,两女紧挤两旁,谁都不肯坐到另外的座位里。

    车马缓缓向另一出口开出。

    韩柏楼着两女香肩,每人香了个长吻後,两手由肩上向下滑去,开始不规矩起来。

    庄青霜羞然垂首,虚夜月却没事似的,笑吟吟道:「怕你吗?即管使坏吧!月儿早

惯了。」

    韩柏笑道:「现在月儿究竟是月姊还是月妹?」

    虚夜月嘟起小嘴不屑道:「不要看扁我们,人家才不那麽孩子气,我叫她霜儿,她

叫我作月儿,谁都强不过对方。」

    韩柏故意挑逗俏脸不住转红,身体开始发热的庄青霜道:「你们讲和了吗?」

    庄青霜受不住他的怪手,伏倒他身上赧然道:「月儿哪!昨晚不知做些甚麽梦,翻

了过来搂着人家猛叫夫君,差点笑死人了。」

    虚夜月不依道:「霜儿你答应过不说出来的。」

    庄青霜道:「对不起,人家见到夫君甚麽都忘了,很难瞒他啊!」

    韩柏大乐,又香了每人一下脸蛋儿,向虚夜月道:「以後我就派霜儿监视你,若对

我有任何隐瞒的行为,定不轻饶。」

    虚夜月气得杏目圆睁,道:「你敢欺负我?」

    调笑间,早到了左家老巷。

    左家老巷的保安明显央u强了,屋顶伏有暗哨,不过对里赤媚那类高手来说,再多

几倍人都起不了作用,那天的鬼王府便让他如入无人之境了。

    不过像方夜羽这类有身份的英雄人物,绝不会低下得来对付左诗诸女。蓝玉和胡惟

庸就不敢保证了。江湖人物实在比朝廷中人更有骨气和风度。

    韩柏暗忖若他们来了,发现在座镇的竟是「覆雨剑」浪翻云,不知会是何种感受

呢?

    进入内宅,赫然发觉浪翻云居中而坐,两旁分别坐了左诗叁女和范良极云清这对冤

家。

    虚夜月和庄青霜见到这有着不可一世的气概和然不滞於物的雄伟男子,以及他举杯

畅饮的闲逸意态,都俏目一亮,「啊」一声叫了出来,认出是这天下无双的剑手。

    浪翻云似醉还醒的目光落在两女身上,上下巡视了一遍,哈哈笑道:「虚空夜月、

解冻寒霜,韩小弟真是艳福齐天。天下第一猎艳高手之名,韩小弟你当之无魄。」

    两女俏脸齐红,轻移玉步,上前行过大礼,眼中均射出崇慕之色。

    浪翻云嘴角含笑,坦然受礼。

    左诗等把庄青霜唤到他们处,好认识这新来的姊妹,天下怕地不怕的虚夜月和容光

焕发,眉目含春的云清招呼过後,自行坐到浪翻云旁的椅里,撒娇道:「浪大侠啊!月

儿可不依啦!你竟帮大坏人来欺负月儿、怎麽赔偿人家呢?」

    浪翻云失笑道:「赔了个大坏人给你还不行吗?」

    虚夜月大发娇嗔,使出看家本领,一时间缠得浪翻云都要步上鬼王後尘,无计可

施。

    韩柏看得心中温馨,坐到云清旁,尚未说话,云清已杏目圆瞪,盯着他道:「我也

要找你算账,竟和老猴头一起来害我。」

    韩柏失笑道「哈!老猴头,真的贴切极了。」就想凭插科打诨,扯混过去。

    云清自己亦忍俊不住,「噗嗤」一笑道:「月儿说得不错,真是大坏人。」

    韩柏狠狠瞪了范良极一眼。

    范良极两手按上云清香肩,嬉皮笑脸道:「我决意甚麽都不瞒清妹,所以不要怪我

把你这小子供了出来,以後亦免了你借此要胁我。」

    云清给他抓着香肩,大窘下一挣责道:「还不放手!」

    范良极慌忙缩手,惶恐道:「我忘了清妹说有人在时不可碰你。」

    云清立时粉脸烧红,一脚狠狠踏在范良极脚背处。

    范良极呲牙裂嘴时,韩柏捧腹笑得弯了下去。

    厅内盈溢着欢乐和热闹的气氛。

    又谈了一会,云清告辞离去,范良极自然要负起送护伊人回家之责。

    左诗等五女则兴高采烈回前堂去了。

    韩柏坐到浪翻云之旁,报告了与燕王相见和干掉连宽的经过。

    浪翻云皱眉道:「盈散花为何要勾引燕王呢?其中定有不可告人的阴谋,自古以

来,女色累事实屡应不爽,英雄难过美人关,想不到燕王棣亦是如此。」

    韩柏道:「可恨我又不敢揭破她的身份,不过这仍未算头痛,朱元璋要我去试探陈

贵妃,才真是头痛。」

    浪翻云叹道:「你虽身具魔种,但依我看要在短短几日征服陈贵妃,仍属妙想天开

的事,我看朱元璋尚未相信你的话。而且这陈贵妃是我所见过女人中最厉害的,怕你偷

鸡不成反会蚀把米呢。」

    韩柏骇然道:「那怎麽办?」

    浪翻云沉吟半晌後道:「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我们根本不知陈贵妃有甚麽本领,只

知可能是与色目人的混毒有关,可是若陈贵妃只是想毒死朱元璋,那甚麽时候都可以进

行,何用等到他大寿时才下手,可知其中必有更大的阴谋,若是成功,大明朝立即崩

溃,所以你纵使不愿,亦须在这几天内揭破陈贵妃的阴谋。」

    韩柏大感苦恼,点头道:「我也见过那陈贵妃,真是女人中的女人,难怪朱元璋如

此着迷,假若我被她反咬一口,陈令方便会是第一个遭殃的人。」

    浪翻云道:「你找梦瑶商量一下,若我猜得不错,她应是唯一可左右朱元璋的

人。」

    韩柏搔头道:「这是我另一件要担心的事,朱元璋对梦瑶存有不轨之心,她又伤势

未愈,我却是双拳难敌四手,鬼才知道朱元璋身旁还有甚麽高手哩。嘿!不若你来暗中

保护我们好吗?」

    浪翻云哂道:「你太小看梦瑶了,除了你外,谁能破她的剑心通明,影子太监又会

维护她,放心吧!只要朱元璋给她那对仙眼一瞥,包保邪欲全消。」

    韩柏点头道:「这倒是真的,令早我见到她时,她的修为又深进了一层,我怎也无

法动手,还是她主动来亲我……」

    浪翻云打断他笑道:「你不是打算把细节都详述出来吧!」

    韩柏尴尬道:「不知为何对着大侠你,甚麽都想说了出来才舒服。」

    浪翻云道:「你要小心蓝玉,此人心胸狭窄,倘知道是你杀死连宽,必然会不择手

段来报复,看来最好把你所有妻子都集中到这里来,那我才可安心点。」

    韩柏道:「放心吧!朱元璋早想到这点,派出了厂卫来央u强保安,而我现在对自

己颇有点信心,除非是里赤媚出手,其他人我总逃得了。」

    浪翻云道:「我对小弟也很有信心。刚才接到消息,乾罗、长征、行烈等都正在来

京途中。」

    韩柏大喜道:「长征、风行烈也来吗?哈!真好!不知行烈有没有带着那小灵精

呢?」

    浪翻云忽想起一事道:「假设你是蓝玉,既知道你在这时被封了爵位,又知道你咋

晚曾到香醉舫赴宴,会怎麽做呢?」

    韩柏搔头道:「当然是去查证我是否有离开香醉舫去刺杀连宽哩,噢!」色变叫

道:「不好!」

    一阵旋风般去了。

    浪翻云想了想,追着去了。

    《覆雨翻云》卷二十终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