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十二章 再逢旧主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十二章 再逢旧主           


    大雪漫空里,韩柏和秦梦瑶两手相牵,沿着秦淮河漫步街头,当来到落花桥时,两人不

约而同停了下来。秦梦瑶还主动提议,要到桥底坐一会,顺便避雪。

    秦梦瑶亲热地挽着韩柏的臂膀。看着长流不休的水,道:“若我猜得不错,单玉如今天

定会来找你。夫君切不可轻忽,她的媚术已臻登峰造极的境界。可以刺激得你的魔种至难以

克制的境地,你唯一能胜她的机会,只有庞种内的道胎,若你能使自己内道外魔,那单玉如

将会重蹈昨夜梦瑶的覆辙,只有向你求饶的份儿。”

    韩柏心中一荡,笑道:“多谢贤妻指点,以後我誓要每次都弄到梦瑶求饶才行。”

    秦梦瑶大窘娇嗔道:“那以後每次你作恶使坏後,人家都会像刚才般撒娇不依,保证给

你的惩罚会更凶更狠。”

    韩柏吃了一惊,犹有馀悸道:“算我韩柏大甚麽的怕了你,诗姊她们全懂得出嫁从天,

只有你这仙子特别蛮横,还说不是河东狮?”

    秦梦瑶哑然失笑,凑过来吻了他一口道:“韩郎万勿心存怨气,好吧!你欢喜看人家求

饶的样子,以後看个够吧!梦瑶再不对你加以任何限制,免得你不疼人家了。”

    韩柏大喜,但仍心中疑,试探道:“一言既出……”


    秦梦瑶含羞接道:“驷马难追。”

    韩柏大喜,搂着她痛吻香。

    奇异曼妙的感觉又电流般在两人间蔓延。

    秦梦瑶勉力推开了他,却已娇喘连连,仙体乏力。

    韩柏大乐,轻浮地拧着她的脸蛋道:“不若我和你回莫愁湖去,好看看仙子求饶的美样

儿。”

    秦梦瑶柔不胜力地白他一眼道:“不要那麽顽皮好吗?昨夜人家被迫和你一起看了那战

神图录,没有几个时辰的静修,对梦瑶可能有损无益,乖孩子,听一次话可以吗?”

    韩柏听她软语相求,心都酥透。欣然道:“好吧!但今晚我定不放过秦梦瑶回复清明,

恬然道:“今晚你有空再说吧!”

    韩柏心中一懔,不再缠她,吻了她的脸蛋後道:“快天亮了,让我送娇妻到莫愁湖,再

赶回鬼王府去,午後我再来接你去玩儿。”秦梦瑶欣然点头。

    两人站起来时,天色渐白,正要步出桥底,上面传来一声叹息,只听戚长征的声音道:

“落花无意。流水有情,这算甚麽他妈的一回事?”

    两人听得面面相觑,难道这横行霸道的小子竟会失恋?

    秦梦瑶低声道:“夫君你上去看看他,梦瑶自己回莫愁湖好了。窗外大雪渐收,由一球

球的雪花,变作绵絮般的雪粉,缓缓降下。怜秀秀在床上慵懒地由浪翻云壮阔的胸膛抬起身

来,发觉浪翻云灼灼的目光正看着她的俏脸,惊喜道:“天啊!你仍在这里,多麽好哩!”

    心中奇怪,为何浪翻云并没有和自己欢好交合,只是拥着自己睡了一觉,自己却满足得

甚麽都不愿想呢?

    浪翻云坐了起来,微笑道:“天快亮了,我要走了,你乖乖的预备贺寿戏,有空我再来

找你。”

    怜秀秀欣然道:“秀秀随时恭候大驾。”忍不住又投入他怀里去。

    浪翻云抓起几旁的裘袍。为她披在身上,拉着她站了起来,到了窗旁。

    怜秀秀不舍地紧拉着他的手,垂首道:“秀秀有一个要求。请翻云万勿拒绝。”

    浪翻云心生爱怜,把她拥入怀里,抚着她香肩,想起了纪惜惜。心中百感交杂。柔声

道:“说吧!”

    秀秀怯然道:“秀秀希望翻云能於江之战前,赐秀秀一个孩子,那秀秀就无负此生

了。”

    浪翻云哑然失笑,轻拍她的香背,看着她充满火热和渴望的秀眸,点头道:“你既有此

求,浪某怎会让你伤心失望。”

    怜秀秀欢欣若狂,死命缠紧了他。

    浪翻云想起一事,问道:“朱元璋有没有见你?”

    怜秀秀道:“他约了秀秀去陪他吃午饭。”

    浪翻云一怔道:“若他……”

    怜秀秀娇笑道:“放心吧!除非是浪翻云,否则秀秀总有应付的方浪翻云苦笑摇头,吻

了她的香後,穿窗而去,没进曙光将现的白色世界中。天尚未明,虚夜月爬到庄青霜床上。

把她弄醒过来。软语求道:“霜儿快起来梳洗穿衣,我们去找韩柏。”

    庄青霜睡眼惺忪裹被迫坐了起来,看看外面的天色和大雪,皱眉道:“这麽夜,到那裹

找他?”

    虚夜月满是醋意地狠声道:“这小子昨晚问朱叔叔借了宫内的接天楼和秦梦瑶胡天朗

帝,我们快去抓他。”

    庄青霜皱眉道:“他并不是胡天朗帝,只是替秦姊姊撩伤吧!”

    虚夜月没好气道:“疗完伤後不就是胡天朗帝,那小子还会做甚麽好事。喂!你究竟是

否和我一致行动。”

    庄青霜拿她没法,爬了起来,心中祈祷,不会因此惹怒夫郎便谢天谢地了。

    韩柏跳上桥头,叹道:“老戚!”

    戚长征一震下往他望来,大喜叫道:“哈!韩柏!秦梦怎样了?”

    韩柏以不可一世的神气扬眉道:“当然是大功告成。”

    戚长征欢呼一声,紧拥着他,诚心致贺,同时狠狠道:“真羡慕你这小子,连天上的仙


子都给你采摘了。”

    两人分了开来,对看一眼,忍不住敝叫狂笑。

    韩柏“啊”一声叫道:“对不起,昨晚我忘了向老朱提起二小姐的戚长征先是一愕,才

记起了韩柏曾是韩府的小,颓然道:“不用了,这妮子移情别恋,要嫁入宋家。”

    韩柏一呆道:“宋家?”

    戚长征没精打道:“就是宋翔的儿子宋玉,这小子倒有副俊脸,听说总捕头宋鲲是他们

的近亲。”

    韩柏一震道:“不好!”

    戚长征误会了他,挥手道:“人家二小姐要怎麽样便怎麽样,我那管得了,有甚麽好与

不好。”

    韩柏焦急道:“我指的不是这种好不好,而是朱元璋当宋鲲是胡惟庸的人,若有起事

来,宋玉必被诛连。若二小姐嫁了给宋玉,恐怕连韩老爷都要抄家。”

    戚长征一呆道:“竟有此事。”旋冷哼道:“最多我老戚伟大点。把他们夫妇救出

来。”

    韩柏苦笑道:“你救得多少人呢?宋家韩家这麽大夥人。不行!现在我和你立即去见老

爷,同他痛阵利害,务要二小姐不嫁入宋家,顺便由你接收。”

    戚长征失声道:“你当韩慧芷是甚麽,我老戚又是甚麽?”

    韩柏搭着他肩头推着他走道:“算我说错了,来!我们立即去找老爷,到时随机应

变。”

    戚长征立稳马步,硬停下来,老脸微红道:“你为何不问我天刚亮就到这桥头做甚

麽?”

    韩柏一怔下,仔细打量了他两眼,失声道:“原来你这风流小子约了女孩子,哈!兖竟

是谁?是否比二小姐更美呢?”

    戚长征尴尬地道:“她来不来尚是未知之数,迟些再告诉你吧!待会才去宋家好吗?韩

府的人都寄居在那裹。”

    韩相识趣道:“我这麽有义气,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放心吧!一切包在我老韩身上。”

    戚长征感动地道:“你真是我的好朋友。”

    风行列领着叁位娇妻,坐上鬼王府的马车,朝左家老巷驶去。

    比倩莲和小玲珑都兴致盎然地指点着外面的雪景大呼小叫,尽显少女好奇爱闹的情怀,

小玲珑当然斯文多了。

    风行烈和谷姿仙并肩而坐,两手紧握,说不尽的蜜意柔情。

    他们的感情每人都在增长着。

    比姿仙凑到他耳旁道:“安定下来後,第一件事我要为风郎生个自白胖胖的小宝宝。”

    风行烈看她那羞喜不胜的动人样儿。心中感动,轻叹道:“但愿能早日杀死年老贼,那

一切问题就会迎刃而解了。”

    比姿仙道:“每天清晨,风郎都勤练枪法,而且进步神速,我看你很快可以追上那奸贼

了。”接着俏脸一红,凑到他耳旁低声道:“不要说妾身多心,昨晚你好像特别逗得人家厉

害,同时还懂引导着姿仙运行双修大法,所以今早姿仙特别神清气爽,是否从韩柏那小子处

学来了甚麽坏东西。”

    风行烈尴尬地点头,手足无措。

    岂知谷姿仙甜甜一笑道:“韩柏这小子起码在这方面不算损友。你再学坏点吧,姿仙就

诈作不知道好了。”说完垂下头去,耳根都红了。

    风行烈心中一荡道:“我怕你发觉,只用了其中较温和的手法,既然娇妻钦许,今晚我

再不会留手了。”

    比姿仙娇呼一声,躲入了他怀裹。

    风行烈拥着满芳香,暗忖自己这徒儿已可把谷姿仙弄成这样子了,不知落到韩柏手上的

秦梦瑶,又是何等模样呢?

    韩柏依着戚长征指示,往朱家走去,才转了一条街,人影一闪,范良极拦在眼前。

    范良极脸色凝重道:“瑶妹好了没有?”

    韩柏得意洋洋,尚未说话,范良极跳了过来,抓着他宽肩道:“真的好了!”

    韩柏点头道:“比以前还要好。”

    范良极怪叫一声。冲天打了个筋斗,老猴般抓耳搔头,欣喜如狂,惹得逐渐热闹的街上

行人,无不侧目。

    范良极一把扯住他道:“快来!带我去看她。我刚去皇宫找你,原来你这小子天未光就

溜了,害我白走一场。”

    韩柏道:“她现在回到了莫愁湖静修,最好过了正午才去找她,现在我有事去办。”边

行边谈,说出了韩慧芷的事来。

    范良极心情兴奋,自告奋勇道:“我既是你的恃卫长,自然要在旁为你振振官威,好

吧!便宜多你一会,就陪你去。”

    韩柏和他早秤不离砣,大喜道:“就让我们兄弟俩再演一台好戏。”顺口道:“昨晚到

了那裹去。”

    范良极瘦胸一挺,傲然道:“当然是到了云清的被窝裹去,嘿!不知多麽香艳温暖

哩。”

    韩柏皱眉道:“云清不是住在尼姑庵吗?你这样夜夜春色,怎瞒得过她师傅忘情师

太?”

    范良极瞪了他一眼道:“我才不似你那麽荒淫无道,我在那尼姑庵附近租了间小屋,只

要打出暗号,云清自会乖乖的移船就。而且忘情远在西宁道场,怎会知她的好徒儿给我偷了

呢?”

    韩柏失笑道:“唉!你这名贼头。”

    范良极加快脚步,压低声音道:“我找到了盈散花和秀色落脚的地方,到宋家後我们立

即去找她晦气,顺便破坏她对燕王的阴谋。”

    韩柏想起盈散花和蓝玉合谋害他,美好的心情立被破坏无馀,叹了一口气道:“她虽对

我不仁,我却难对她不义,不过去看看她怎说也好。”

    这时宋家大宅出现眼前,范良极一摇叁摆地上前叫门。


    一名门仆打开了侧门,上下打量了两人几眼,眯起眼道:“两位要来找谁?”

    范良极走上前去,掏出一串钱,先在他眼前扬扬。待他看清楚後,迅快塞人他手裹,低

声道:“你给我们向韩天德老爷通傅一声,就说忠勤伯朴文正要私下见他一面,切莫惊动你

们宋家老爷,否则绝不饶你。”

    韩柏的威望现在京城真是无人不知,何况这侍仆执役官宦世家,吓了一跳,鞠着躬迅速

退了入去。

    韩柏笑道:“老贼头果有一手。”

    范良极受之无愧,想起一事道:“记得昨晚我给你挡着了严无惧,你曾答应过我一个要

求,哼!不是忘记了吧?”

    韩柏乾咳一声,暗忖这老贼头分明趁火打劫,那会有甚麽好事,含混应道:“好像有这

回事!”

    范良嘿然道:“甚麽好家。不是想撒赖吧…”

    韩柏无奈道:“说吧!”

    范良极一对贼眼立时放亮,认真地道:“我想香瑶妹的左右脸蛋各一口。”

    韩柏失声道:“甚麽?”

    脚步声起,韩家大少爷韩希文匆匆迎出门来,见到韩柏,呆了一呆,有点不知如何称呼

他才好的样子。

    韩柏上前握着他的手,亲切地道:“大少爷,是我小相啊!”

    韩希文叹了一口气,通:“小柏,我们……”

    韩柏笑道:“以前的事不要提了,今天我来,是有紧要的事向大老爷报告。”。

    韩希文点头道:“小柏你真本事,到京後八派的人大人都谈论着你。噢1这位定是范前

辈了。”

    范良极两眼一翻道:“走了这麽多路,我有点口渴了。”

    韩希文那不会意,忙把两人请了进去,绕过大宅,在後进一所小厅见到韩氏夫妇。

    分宾主坐下,一番欷感叹後,韩柏转入正题道:“大老爷,小柏有件事,感到很难启

齿,但又是不能不说。”

    韩府的人,现在只有韩氏夫妇和韩希文在场,初时的尴尬一过,兼之韩柏虽是变了样

子,可是态度真诚亲切如昔,又执礼甚恭,气氛转为亲切。特别是韩夫人,对他更是出奇地

关怀,令韩柏受龙若惊。

    范良极始终是外人,溜了出花园,好让他们叙旧说话。

    听得韩柏如此煞有介事。韩夫人慈和地道:“一家人嘛?有甚麽事不可以说呢?”

    韩天德和韩希文都露出紧张神色,现在谁不知他是皇上最龙爱的人,又是鬼王女婿,任

何一个身分都是非同小可。

    韩柏组织了心中的说话,正容道:“现在京师形势非常险恶,胡惟庸隐有谋反之意,皇

上已密切注意,我想你们应有所闻吧!”

    韩天德只曾听过胡惟庸失势,今次六部的改革正是要架空他的权力,却未知胡惟庸竟要

作反。不过由韩柏口中说出来,自是错不了,点头道:“这事与我们有甚麽关系呢?”

    韩柏道:“现在倒没有关系,可是若二小姐嫁入宋家,关系就大了,因为皇上曾亲口对

我说,宋鲲乃胡惟庸的同党。”

    韩家叁人同时色变。

    谋反乃头等重罪,就算韩家可免祸,嫁了宋玉的韩慧芷必无悻免,叁人立时出了一身冷

汗。

    韩天德和夫人交换了个眼色,问道:“慧芷的婚事尚未公布。为何小柏你竟会知晓?”

    韩柏当然不能说是戚长征告欣他,胡诌道:“现在京师处处密探,我和东厂的严无惧又

稔熟,问起老爷的事,蒙他违规相告,所以此事切莫传出去。”

    叁人自是深信不疑,暗懔原来厂卫密探如此无孔不入。

    韩天德身家丰厚,更多了一层顾虑,谁说得定朱元璋不会借故入他以罪,好抄家夺产。

    韩夫人念了向“喃呒阿弥陀怫”後,道:“幸好慧芷昨天忽然悔婚,死也不肯嫁给宋

玉,又不肯和对方说话。我们大可乘机先搬出去。再回绝宋家。”

    韩相暗为戚长征高兴,看来这两小中间必是有点误会了。

    韩天德点头道:“看来只好如此,但忽然搬走,大家的颜脸上会相当难堪。唉!配屋一

事又未有着落,否则那就是最好的借口了。”

    韩柏拍胸道:“这事包在我身上,我立即设法弄一间屋给你们。”

    韩家叁人大喜,连忙道谢。

    韩柏两眼一红,真情流露道:“老爷夫人不啻韩柏的再生父母,为了你们,我小柏甚麽

事都肯做。”

    叁人见他不但不记旧恨,还没有半分骄横之气,心中感动。

    韩柏见功德圆满,连忙告辞。

    岂知韩夫人道:“小柏你不去见宁芷吗?她应起床的了。”

    叁人都神色紧张地看着他,不知他对这曾陷害过他的五小姐是否仍心有芥蒂。

    韩柏的心“霍霍”跳了起来,难道这自己从少暗恋的可爱少女,竟真的爱上了他。嘿!

    若得到她。岂非得到了一个未圆的梦想。

    戚长征苦候桥头,心中後悔,为何当时不向薄昭如说清楚一个时间。那等不到她便算

了。拍拍屁股便可走人,现在……唉!

    蹄声响起。戚长征往右方看去,数骑迅速驰至。

    戚长征定神一看,原来是身穿男装的虚夜月,旁边还有庄青霜和碧天雁,心叫不妙,不

过这时想躲到桥底都来不及了,因为叁人六只眼情全盯在他身上。

    戚长征硬着头皮,举手向他们打招呼。

    虚夜月神色不善。来到他前,皱眉道:“老戚你在这裹等谁?”

    戚长征心想这个问题真是要命,乾咳两声道:“还不是等风行烈,唉!这小子到那里去

了。”

    虚夜月娇笑道:“你说谎话时比韩柏更差得远哩,真要找鬼来才会信你,还要最蠢最傻

的那种鬼才信你。”

    庄青霜忍不住“噗哧”一笑,旋又掩着小嘴。神态娇艳无伦,看得戚长征呆了一呆,暗

忖庄青霜绝不会比虚夜月差得多少。

    碧天雁见到戚长征的窘态,亦为之莞尔。

    虚夜月盯着他道:“哼!放着娇妻不理,却出来勾叁搭四,好!让月儿告你一状。”

    戚长征忙打躬作辑,哀求道:“月见请高抬贵手,嘿!我是另有苦衷,事实上现在正进

行着重要任务。”

    虚夜月花枝乱颤般笑了起来,许久才喘定气看着他道:“为何男人的谎话来来去去都是

这种老掉了牙的花式,想月儿知情不报吗?给我把韩柏变出来吧!这小子不知滚到那裹去

了。”

    戚长征大喜道:“那小子到了宋家去见韩天德,月儿快去找他,迟则不及了。”

    虚夜月怀疑地道:“不要骗我。”

    戚长征苦笑道:“有痛脚给大小姐拿在手裹,我还有甚麽资格作虚弄假,最多以後对你

毕恭毕敬,可以放过我了吗?”

    虚夜月得意洋洋地啾了他一眼,抿嘴笑道:“谁要你对月儿毕恭毕敬,那有甚麽好

玩。”再横他一眼,欢天喜地和两人策马去了。

    戚长征色授魂与。

    虚夜月真是天生出来迷惑男人的精灵,哼,韩柏这小子真好艳福,幸好自己亦有几位美

人儿,再多个薄昭如来代替韩慧芷就好了,那我以後就收心养性。好好当她们的夫君。

    胡思乱想间。

    一把娇甜的声音在後面道:“戚兄!累你久等了。”

    戚长征大喜转身。

    《覆雨翻云》卷二十二终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