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四章 勇悍无敌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四章 勇悍无敌           


  无想僧和不舍两人,并肩立在城北覆舟山之巅,北望城墙外是广阔的玄武湖和气势

雄浑的锺山,左方可俯瞰近处的珍珠河,远远的鸡笼山和清凉山。

    两僧均默然无语,眼中射出缅怀驰想的神色,看着这史无前例的伟大都会,其城墙

之绵长坚厚,城楼的高耸雄伟,像奇迹般展现在他们眼前。

    无想僧微微一笑道:“传统的城门设计,往往在乎方位对称、距离对等,只有虚若

无不拘泥於古制,而是从实地需要和实战要求出发设置,无论选址、定数、造型均匠心

独运,既大胆却又教人折服。”

    不舍看着依山傍水,利用山脉堤坝、河湖水系、岗垄山脊起迤逦曲折、蜿蜒若蟠龙

城垣,轻轻一叹道:“恭喜师兄!”

    无想僧欣然道:“不舍你的眼力更高明了,除了浪翻云外,你是第二个看穿我无想

功已臻大成至境的人。”眼光落在西南远处清凉山腰的鬼王府,平静地道:“你见过鬼

王没有?”

    不舍静若止水地摇头,眼神越过被白云覆盖了的世界,投往气象万千的鬼王府,淡

然道:“自小明王被朱元璋害死,不舍便再没有见过鬼王。”


    无想憎苦笑道:“虚若无精通鬼神术数之道,胸襟气度和想法,均有异常人,当年

我对他坐视朱元璋杀死小明王,亦非常不满,但今天观之天下升平,万民丰衣足食,却

不能不承认要成非常之业,或正要这种非常的眼光和手段,我们师兄弟始终是出世之

人,对政冶乃门外汉。

    如今唯一之望,便是国泰民安,舍此再有何求。”

    不舍点头道:“过去了的事,想之无益,可是今天危机再现,一个不好,天下将重

陷万劫不复之局,师兄有何打算呢?”

    无想憎嘴角飘出一丝高逸的笑意,油然道:“这正是我今天来找最为我所看重的小

师弟的目的。”

    不舍一震望往无想憎道:“师兄!”

    无想憎极目远望,眼中射出深刻的感情,柔声道;“天下虽大,谁能比我们两师兄

弟更明白对方,正如浪翻云所言,那有闲情去理会别人怎麽说。入世出世,岂可以有没

有娶妻生子来决定。旁人不明白双修大法为何物,无想会和他们一般见识吗?”顿了顿

续道:“这次师兄来找你,是为了两件事,并大胆恳求你先答应了後,我才说出来。”

    不舍沈吟片晌,叹了一口气道:“请恕师弟不敬,这两件事均难以答应。”

    无想憎滕地仰天长笑,充满了欢愉之意,教人完全摸不着头脑,想不通为何他被拒

绝了,仍这般开怀。

    不舍听得摇头苦笑。

    无想憎收止笑声,回复止水不波的境界,平静地道:“你会答应我的,无想甚至不

须解说原因,但小师弟仍不会拒绝我的要求。是吗?”

    不舍苦笑道:“师兄太清楚我了,尽避说来听听吧!”

    无想憎看着下方的城墙,瞧着那一块块饱经风霜、斑斑驳驳的巨大城砖,驰想着惊

心动魄的往事,脑内组合出一幅巨大的历史画卷,点头道:“第一个要求,就是希望师

弟不要出席今午举行的元老会议,因为无论你来与不来,这个会议亦不会有什麽好结

果;但师弟的参与,只徒使秦梦瑶更难发挥她的影响力。”

    不舍淡淡道:“师兄为何又要解释原因呢?”

    无想憎哑然失笑道:“这你也不肯放过我吗?”

    两人对望一眼,齐声笑了起来,充满了知己和师兄弟深刻的情怀。

    无想憎似笑得立足不稳,一手按在不舍肩上,凑过来道:“第二个要求,是希望师

弟在为兄与庞斑一决生死之前,不要挑战庞斑。”

    不舍毫不讶异,苦笑道:“不舍早知师兄会有此要求,但却完全不知怎样才可拒绝

你。”

    无想憎欣然道:“这才是我的好师弟。若我估计无误,今晚方夜羽将会全力攻打鬼

王府,而朱元璋和燕王均会袖手不理,师弟是否仍会因旧事而不往鬼王府助阵呢?”

    不舍吁出一口气道:“师兄真厉害,硬要迫我今夜之前,不能挑战庞斑。”

    无想憎哈哈一笑道:“师兄怎会欺负你这小师弟,不舍你要干什麽,我无想几时曾

干涉过?”最後一句话时,已飘身而起,迅速远去。

    不舍双目亮起电芒,遥眺远方清凉山的鬼王府,耳内似听到了杀的呼叫。

    朱元璋道:“叶卿平身!”

    叶素冬长身而起,垂头恭聆圣示。

    朱元璋亲切地道:“素冬满意目前的职份吗?”

    叶素冬吓了一跳,忙道:“只要小臣能奉侍皇上龙驾之旁,保护万岁安全,小臣便

心满意足,再无他求。”

    朱元璋微笑点头,按在桌上的手轻拍了两下桌面,油然自得地道:“明晚欢宴八派

之事,安排妥当了吗?”

    叶素冬答道:“所有元老人物和种子高手,均会准时赴皇上为他们摆设的御宴。”

    朱元璋轻叹道:“想起可以见到这麽多老朋友,朕恨不得可令光阴的步伐走快一

点。”按着沈声道:“你们今午的元老会议,秦梦瑶是否亦会列席呢?”

    叶素冬点头道:“这正是我最担心的事情,现在秦梦瑶已隐然成了两大圣地的代

表,身分尊崇无比,除了我们西宁派和长白派外,谁都要给她几分面子……”

    朱元璋打断他道:“素冬!信我吧!秦梦瑶就若当年的言静庵,尽避你们西宁和长

白早有默契,最後仍是过不了她那一关。”

    叶素冬愕然望向朱元璋,失声道:“皇上!”

    朱元璋两眼闪动着奇异的光芒,沈吟了好一会後,叹了一口气道:“朕不会干预你

们在这件事上的决定,由你们八派自行作主好了。”

    叶素冬心中苦笑,你的龙口虽说不理会,但我岂能不依你先前的旨意办事,这岂非

分明把责任推到我西宁派的身上吗?口中当然恭敬领命。

    朱元璋有点疲倦地道:“後天朕会正式改组六部和大都督府,朕要禁卫军、巡检司

和东厂全面戒备,以应付任何突发事件。”

    叶素冬精神大振,跪下接旨,同时知道朱元璋已有了对付蓝玉和胡惟庸的把握。

    朱元璋逸出一丝莫测高深的笑意,悠然道:“未来约叁天将是我大明最关键的时

刻,尔等不可有丝毫疏忽大意,明白了吗?”说到最後一句时,语气转厉。

    叶素冬高声答应,俯身退出书斋外。

    眼看韩柏要被卷入刀光矛影里,这小子哈哈一笑,手中鹰刀电芒一闪,射在最接近

的矛头处。

    使矛高手做梦都想不到己方四人齐向他攻去,而对方的力量却能全集中到自己身

上,骇然下运聚全身功力,由矛端送向对方,以对抗对方的刀劲。岂知劲气送出,不但

半点抗力都遇不到,还虚虚荡荡,有力无处使,轨若以全身之力,去搬起一块巨石,却

发现那所谓巨石,比一片纸还要轻,那种错用力道的难受,令他立即往前仆跌,鲜血狂

喷。

    韩柏大喜。

    这一招是他临时由战神图录领悟而来,“实者虚之,虚者盈之。”

    当然因他的功力远胜这使矛高手,再配合挨打神功,根本不怕对方动气侵入体内,

还立时把对方真气借为己用,化成退飞之力,加上自身气动,在其他兵器临身前,冲天

後翻,刹那间脚上头下,来到蓝玉头顶上空处。

    蓝玉和其他所有人第二次错估了韩拍的下着变化,不过也难怪他们,魔种的变幻无

穷,确是难以测度。

    韩柏大笑道:“散花!看看这招!”一挥鹰刀,疾砍往蓝玉头顶,去势既威猛刚强,

又是巧奥灵妙,无痕无迹。

    蓝玉心中的震骇,实是难以形容,自问无论功力经验,均胜对方一筹,可是对方诡

异莫测的变化,完全不讲任何法度却又似妙若天成的刀法,却使他生出有力难使的感

觉。

    若韩柏肯和他正面交锋,他有把握在百招之内置之死地,但现在却充满着无处下

手,莫奈他何的感觉。

    此时韩柏刀未至,刀上森寒的杀气,早狂风般往下罩来,更使他心寒的是,以他的

眼力,仍瞧不出他的变化後着,以蓝玉这麽强横好胜的人,亦只有运棍护体,矮身以

避。

    “当!”

    鹰刀劈在铁棍上。

    韩柏仰天狂笑道:“大将军原来如此脓包!”条地闪落地上,刀化长虹,冲破了叁

个高手的围截线,来到盈散花之旁,一指往她戳去。

    盈散花一声呼,飘了开去。

    韩柏冷喝道:“盈散花,由今天开始,韩某人把你休了!”

    “砰!”的一声撞碎侧门,闪入厅内去。

    众人全愕在当场,那想得到他竟舍高墙外的广阔天地不走,反逃回屋内去,可是如

此一来,谁也猜不到他会由那个方向逃走了。

    戚长征见剑光临身,嘻嘻一笑,沿树往上升去,到了横叉处脚尖轻点,迅若鬼魅般

再攀升两丈,还未到达另一目标的横干,“啪!”

    的一声,那横干竟折断向他头上掉下来,原来是正如影附形紧追而来的孟青青,以

劈空掌力先一步震断横干。

    戚长征对孟青青,早不敢轻视,仍想不到她如此厉害,当然更不知昨晚连了尽禅主

亦逃不过她的拦截,被迫停下作战。

    孟青青一声娇笑,剑光大盛,像一张眩目的光网,又似食人花般由下往戚长征双足

合拢上来。

    戚长征脚尖撑在树干上,横移开去,避过惯下来的树干,刹那间掠过了十多株参天

古树,到了柏林核心处。

    心中暗笑,这麽一个树林,宜逃不宜追,若真打不过这美女的话,我老戚岂还会为

了逞英雄,而不逃之夭夭呢?

    往後一看,孟青青竟不知去向。

    突然前方风声传来。

    一束束由林顶下的亮光中,孟青青衣袂飘飞,有若下凡的仙女般,手中织女剑织出

一朵朵花纹,由两棵巨柏间人剑合一,凌空掠至。

    戚长征遍体生寒,到此刻才恍然大悟,这美女不但剑术已臻顶尖儿高手的境界,轻

功更是胜己最少一筹,才能着着封死自己的逃路。

    此时退已不及,兼且他的刀法以攻为主,若不住闪躲,气势会每况愈下,更不是对

力敌手了。猛一咬牙,收摄心神,一声狂喝,天兵宝刀翻起重重刀浪,风起云涌般往孟

青青卷去,同时大笑道:“让老戚来和公主亲热亲热!”

    两下一合,顿时光芒闪烁,劲气狂飙,刀剑刹那间交击了十多下。

    戚长征的震骇有增无减,原木他欺孟青青终是女流之辈,腕力必不及自己,那知硬

拚之下,对方剑劲竟丝毫不弱於他。

    这十多刀毫无留手,刀刀用足全力,可是对方守得绵密柔韧,无隙可寻,从容地挡

格了他所有攻势。

    两人在林木间条退迅进,疾快无伦,转眼间激斗了百多招,戚长征主攻,孟青青主

守,难分难解。

    戚长征劈出了百多刀,无论他如何栗悍狠勇,锐气一过,气势立时衰竭下来,而孟

青青的剑网却逐分逐寸收紧着,使他更是吃力。最惊人处是孟青青的织女剑法有种愈织

愈密的特性,时间愈久,她的剑法更能发挥尽致。戚长征就像跌进了蛛网的飞虫,逐渐

步上死亡之途。

    此时戚长征劈出了第二百零叁刀,“锵”的一声砍在孟青青挽出的一朵剑花上,似

乎一下力竭,踏断了脚下横枝,往下坠去。

    孟青青娇笑道:“鹊桥仙渡!”

    蓦然寒气大盛,剑花朵朵闪起,组成一道芒光,由上而下,以难以描述的美丽和高

速,破空往戚长征上盘急击而来。

    戚长征年纪虽轻,作战经验却是无比丰富,但却从未遇上使他感到如此有力难施的

剑法,守时细密连绵,攻时若长江大河,尽备刚柔之气,不怒不慑,才知对方为何如此

有收拾自己的把握。但断枝下坠,其实只是他故意示弱,引对方出招。

    此时见对力改守为攻,反精神大振,加速下坠,脚才踏上实地,忙往横移开。

    朵朵剑花,真像喜鹊起的构空仙桥,直追而来,气势愈聚愈足,更是凌厉,使人感

到孟青青施展此招时,必有一套特别的运功法门。

    事实上戚长征刀法之精妙,气脉的柔长,亦大出孟青青意料之外,表面看她似轻巧

从容,那只是织女剑法的特性,事实上早施尽浑身解数,才抵挡了戚长征旷绝古今,蕴

蓄着天地至理,有君临天下气象的刀法。此刻见到对方露出颓势,狂喜下全力改守为

攻,务要速战速决。

    戚长征条地在两颗巨柏间立定,手提天兵宝刀,双目凝注对方,对孟青青既好看又

凶厉无匹的剑势,一点不为所动。

    剑芒临身,水银泻地般攻来。

    戚长征乃天生好勇斗狠的人,大喝一声,施出封寒的左手刀法,只见刀芒如涛翻浪

卷,动气激汤,重重刀影,往孟青青冲击而去。这一下刀法只攻不守,完全是以命换命

的格局,交战至今,他才首次得到了与对方比拚胆力的机会。

    一直以来,戚长征的刀法和先天心法,均在敌人的压力下和实战中不住进步着,孟

青青的织女剑法虽使他憋了一肚子闷气,但亦使他的先天气功在强大的欺迫下深进了一

重,这时含怒出手,自然是非常有瞄头。

    一连串金铁交鸣的声音响彻相树林。

    两人乍地分开。

    戚长征踉跄退了五步,才勉强立定,刀交右手,刀锋插地,支撑着身体,鲜血不住

由左肩涌出,染红了半边身。

    孟青青则退了叁步,钗横鬓乱,表面看来全无损伤,可是俏脸煞白,显已在戚长征

的刀气下受了内伤。

    戚长征浑然不理左肩的剑伤,一对虎目神光闪闪,射出令孟青青无名火起的讥嘲之

色,哈哈笑道:“公主始终仍不够胆色,若肯牺牲一条玉臂,这一剑便可贯穿老戚的心

脏了。”

    孟青青气得脸寒如水,运功吐出一口瘀血,俏脸立时回复红润,冷然道:“死到临

头都不知道,没有了左手,看你如何使出封寒的左手刀法。”

    一声娇叱,剑网再现。

    戚长征那肯再陷入她的织女剑网里,狂喝一声,先发制人,挺刀连跨两步,一股凌

厉的凶霸刀气,狂涌而去时,天兵宝刀已疾劈在对方长剑上。

    剑网立即散去。

    按着是刀剑交击的响音,刀影剑光,把两人身形都遮没了。

    孟青青气得差点吐血,因为戚长征凭藉着不顾自身的打法,硬迫她近身拚搏,使她

展不开织女剑法,只能见招拆招。

    两人各尽所能,忽快忽慢地展开在刀刃剑锋间不容发的生死恶斗,动辄就是溅血当

场的局面,凶险处紧张得难以形容。

    但不旋踵孟青青逐渐守稳阵脚,戚长征似乎因为失血过多的缘故,再不能步步迫紧

这美丽的女真公主。

    孟青青芳心窃喜时,戚长征则暗暗偷笑。

    他与孟青青一轮血战後,早摸到孟青青的织女剑法在整体上确胜过他的刀法,但经

验和拚劲却始终及不上他这由少在刀头上舔血的人,这时故意示弱,就是要引她使出第

二招“风露相逢”。只有在展开攻势时,织女剑法才有可乘之机。此乃天地至理,当你

要杀人时,自然也有被人杀的空隙破绽。

    刚才当织女剑刺中他左肩,真劲仍未透体而入时,他的刀气便画破了她的护体真

气,伤了她的右臂,孟青青虽以独门心法强压下伤势,却是不利久战,所以她亦唯有行

险出击,以免伤势加重。

    果然当他装作不惯右手使刀地滞丁一滞时,孟青青清叱一声,手中织女剑振起一圈

强芒,蓦地扩大,把他卷入剑芒里,娇笑道:“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戚长征哈哈一笑,戏道:“那便待我这牛郎来地府会你吧!”踏步进击,天兵宝刀

涌出千里光浪,但心神却进入止水不波的先天境界,晴空万里,月映夜空,以右手使出

变化了的左手刀法“君临天下”,奇幻无比的一刀朝孟青青的俏脸砍去,丝毫不理对方

标刺小肮的一剑,又是同归於尽的打法。

    孟青青魂飞魄散,勉力一剑架着对方宝刀,往後疾退。

    戚长征脸容肃穆,虎目精芒电闪。踏步迫进,一连七刀杀得孟青青香汗淋漓,左支

右绌。她当然不是武功逊於戚长征,只因不肯和他同归於尽,气势骤弱下被对方乘胜追

击,落在下风。

    戚长征蓦地收刀後退,冷冷看着对方。

    孟青青见他屹立如山,意态自若,气度渊停岳峙,芳心升起气馁的感觉,又大感不

服,至此才明白里赤媚语重心长的临别赠言。

    戚长征隐隐流露出坚强莫匹的斗志,微微一笑道:“请公主再赐教第叁招,那戚某

人便可享受公主香上胭脂的滋味了。”

    孟青青白了他一眼,有好气没好气地还剑鞘内,柔声道:“快些去包扎伤口吧!到

现在青青才明白为何连甄素善亦要在你手底下了亏。”

    戚长征失望地道:“终有一日我会得到你的香吻。”

    孟青青往後飘退,娇甜的声音随风送来道:“下趟当青青内伤痊愈时,戚兄便将有

难了,唉!男人都是那麽好色的吗?”

    戚长征看着她消失在林木之外,苦笑道:“不好色的还可算是男人吗?”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