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十一章 诏书之争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十一章 诏书之争           


    冷目姿座与风行烈及戚长征对峙了半晌後,喝道:「戚长征敢否和本人单打独斗一

场?」

    戚长征向身旁的风行烈笑道:「这小子以为可拣便宜。」

    风行烈亦心中好笑,退了开去。

    这冷止姿座见风行烈如此厉害,於是出言向戚长征挑战,最理想当然是可干掉戚长

征,然後再转头对付风行烈,无论如何,他已可达到单玉如把两人缠着的目的了。

    岂知风行烈两人另有想法,根本不怕他们纠缠,亦乐得拖延时间。

    冷目姿座大喝一声,运劲一振手上倭刀,立时发出一种金属鸣响之音,倭刀在阳光

下寒芒闪闪,耀人眼目。

    戚长征知他必有技,暗暗戒备,外表则屹然不动,意态自若,丝毫不露出心事。

    冷目姿座双手抱刀,倏进叁步。

    他每踏前一步,都大喝一声,气势则不住增长,刀气扑面往戚长征迫去,只要对手

胆气略挫,就是出击的良机。


    戚长征微俯向前,像头看到了猎物的豹子般两眼一瞬不瞬瞪着对方,天兵宝刀斜伸

往外,遥指着这东洋刀手,一看便知冷目姿座的凌厉气势,一点都压不住他。

    两人这刻可说是腹鼓相当。

    但风行烈却完全放下心来,原因在一动一静间的分别。

    冷目姿座如此靠步法、刀势、眼神叁者,气势才能与静若渊停岳峙的戚长征平分秋

色,不问可知已逊了一筹。

    而且动则不能久。冷目姿座若要保持气势,总不能停下步来,又或往後退去,唯一

方法就是保持动态,主动出击。此乃天然物理,谁也不能违背。

    对一个蓄势待发,无懈可击的敌人贸然抢攻,那和自杀实在没有什麽分别。

    冷目姿座身後那批同伴眼力远比不上风行烈,还以为头子占尽上风,一起叱喝助

阵,以添声势。

    冷目姿座则是心中叫苦,到踏出第四步,来到戚长征丈许处时,知道再不能犹豫,

猛咬牙龈,全力一刀劈出。

    寒光如电,瞬那间来至戚长征头顶处。

    就在此时,一声冷哼由左方传来。

    风行烈如响斯应,丈二红枪化作层层网影,把戚长征左方的空档封锁得水不通。

    只凭对方能看出冷目姿座战况不利的眼力,就知来者高明之极。

    屋顶足音尚未响起前。

    范良极正仰望屋顶,看着青绿的梁枋支撑着一广阔屋面,两旁排列着整齐的暗红色

木椽,望板则是浅蓝色,绿红蓝交错间,形成生动且有气势的构图,禁不住摇头叹道:

「老虚设计的这建今天恐怕要遭殃了。噢:来了!」话犹未已,轰隆一声,屋顶开了个

大洞,碎片木块雨点般随阳光激射下来。

    下面的庄节、沙天放、向苍松、向清秋夫妇、云清、薄昭如等同时吓了一跳,退往

一旁。

    要知这屋顶坚实非常,纵是数人合力,要弄出这麽一个破洞来仍不容易,对方才到

来便先声夺人,确使他们有种措手不及的感觉。

    范良极显示出他黑榜高手的本领,哈哈一笑,竟逆着掌风碎瓦,冲天而起,盗命往

最先扑下来的人影点去。

    蓦地一团黑忽忽的东西迎头掷来,范良极不敢挡格,横移开去,那东西落到中殿的

半空处爆了开来,化作漫天黑雾,接着风声嗤嗤,无数疾劲凌厉十字镖一类的暗器,流

星般自上雨点似的俪下来。

    在伸手难见五指的黑雾里,又不知暗器是否带着剧毒,兼之整个空间充斥着避无可

避的暗器,众人无奈下唯有撤往中殿外的两进去。

    范良极自恃轻功绝世,横贴到一边殿壁上,运转护身真气,暗器打来,未触体便给

震了开去,屏息静气以天下无双的灵耳监察着敌人的动静。

    「当!」一下清脆的铃声在殿内响起,盖过了所有声响。

    范良极心中好笑,他昨晚猝不及防中被单玉如以魔音破了他的耳功。使他引为生平

奇耻大辱,事後检讨,早想到应忖之法。这刻凝神查察,立知对方的人尚未来到殿内,

只是以内劲把声音蓄聚送到地面。双脚一撑,无声无息移至半空中。

    果然风声压顶而来,范良极缓缓一朝上戳去。

    上方一阵娇笑,头竟给对方在这麽艰难至几乎不可能的环境下以匕首一类的东西点

个正着。

    一股奇寒无比的阴柔之气透而来,范良极暗呼厉害,斜斜往地面落去。

    那人亦给范良极上精纯的内力震得往上抛飞,但仍娇笑道:「老贼头果然不是省油

灯。」

    范良极听得白芳华的声音,心中暗骂无耻妖女时,忽然一股沛然莫测的狂劲,漫天

往他卷来。

    范良极暗叫足谁如此厉害,盗命闪电点出。

    风声呼啸,敌人手操奇怪兵器,似软似硬,可刚可柔,着着把他封死。且还守中带

攻,不片晌范良极竟落在下风。

    蓦地灵光一闪,范良极大喝道:「哈:原来是你这自以为是神仙的老不死!」对方

冷哼一声道:「找死!」嗤嗤声不绝於耳,范良极勉力再挡了对方八下拂尘,终给对方

难以抵挡的牵引之力,拖得往左侧踉跄跌去,同一时间掌风压体而来,印往左胁。


    若给对方印实此掌,范良极五脏六腑休想有一分仍是完整。

    这几下交接都在电光石火的高速里进行,此时庄节等才完全退出了中殿,谁也不知

范良极仍留在黑雾漫漫的殿堂里。

    盛名之下无虚士。

    不老神仙与无想僧两人,多年来一直执着白道武林牛耳,声势仅次於庞斑和浪翻云

两人,岂是易与,甫一交手,范良极即节节失利。

    不过他能成为黑榜高手,亦是非同小可,藉着跌势,滚倒地上,盗命由胁下穿出,

戳在对方掌心处。

    不老神仙闷哼一声,掌劲猛吐。

    范良极哈哈一笑,借对方掌力催送,展开绝世身法,竟贴着地面横飞开去。

    此时庄节等见敌人进入殿内,再难像刚才般乱发暗器,又清楚了黑雾没有毒性,虽

是仍难见物,为了保护诏书,齐扑回殿内。

    风声响处,也不知敌方来了多少人,在敌我难分中,一时尽是刀光剑影,凶险万

分。

    上面虽是战况激烈,下面的地下厅堂却是宁静异常,甚至听不到声音。

    除了没有日光透入,要靠灯火燃照外,这厅堂便若大富之家的厅堂。

    虚夜月、庄青霜、寒碧翠、谷姿仙、谷倩莲和小玲珑八女负责把守着这最後一关。

    这里的通气设备非常完善,她们没有分毫气闷的感觉。

    厅堂的一面墙壁没有任何墙饰家俱,只有一道大铁门。

    铁门现在被盖上了御印的红条交又对着,把叁个以腊印对了的匙孔都遮着了。

    这宝库亦是放置盘龙掩月的地方,整个以钢壁铸合而成,进入之法唯有以独有特制

的叁条钥匙开启。

    这个叁合锁乃出自百年前一代土木大师北胜天之手,连当今天下第一开锁妙手范良

极,若没有那叁条钥匙,想打开这宝库仍要大费脑筋。所以那晚他的所谓妙计,根本是

注定不会成功的,因为他绝难在朱元璋到达前,启开宝库。

    单玉如她们亦没法仓卒下打开宝库,不过只要她能撕掉封条,融化匙孔的蜜蜡,便

振振有词辩说宝库已给人开启了,故诏书无效。

    这设计确是情绝伦,不愁引不到单玉如来破坏。

    不过任朱元璋智慧通天,仍想不到单玉如有办法令浪翻云不插手入这件事内,否则

单玉如确是全无胜望。

    现在却是胜败难测。

    虚夜月嘟着小嘴对谷倩莲道:「真是闷死人了,外面发生什麽事都不知道,最不好

就是韩柏,好像只有他的武功才够厉害,便把人塞到这里来。」

    谷姿仙在诸女中颇有大姐姐的味儿,闻言笑道:「你的韩郎疼爱你,才把你放到这

里来,好让他全无顾虑在外面迎击敌人。」

    庄青霜怨道:「刚才又不听得虚小姐反对,累得人家都不敢说话。」

    谷倩莲笑道:「其实你们这两个妮子都不知多麽听韩柏那小子的话,看来要颁个叁

从四德奖给你们了。」

    虚夜月正要不依,门闩启动的声音传来。

    众女齐跳起来,纷纷掣出兵刀,谁想得到敌人这麽快便攻到这里来o金陵城南郊野

中。

    群臣荟聚。

    有头有脸的富商巨贾,名士儒生,都被邀来观礼。

    二万御林军,队型整齐地广布平原上,旌旗如海,军容鼎盛。

    午未之交,太阳升上中天,光耀大地时,朱元璋领头登上祭坛。

    接着是穿上储君袍服的允、燕王和一众王侯贵族,气氛庄严肃穆。

    祭台上放着祭祀的牲口,那关系重大的盘龙掩月放在台上最当眼的地方。

    在聂庆童的指挥下,一众内侍点起祭台上的香烛,一时烟雾迷茫,香气随风飘散。

    首先由太师、太傅、太保叁公这叁个正一品的大员,当众公布政府体制的改组。

    原本掌天下军权的大都督府,改为前、後、左、右、中的五军都督府,以掌军旅之

事,及分各地之都司卫所。

    兵政和军政则分了开来。

    兵部掌兵政,王府只掌军旅征伐:前者有出兵之令,无统兵之权,後者则反之。

    至此兵部与王府相互制衡,任何一方都再不能拥兵为患。

    太师奏罢,轮到太傅宣读圣谕,废掉宰相之位,权责分予六部,以尚书任天下事,

侍郎辅之。

    最後由太保宣布任命的名单,陈令方正式坐上了吏部尚书的高位。

    朱元璋冷眼看着群臣,心神出奇地平静,没有特别的喜悦,也没有失落的感觉。

    多年来的心愿终於在此刻达到。

    大明建立之初,人人恃功自重,如蓝玉者更是骄狂难制。

    不过那时蒙人仍蠢蠢欲动,又有扩廓那种无敌猛将,使他唯有压下怒火,耐心等待

适当的时机。

    胡惟庸可说是由他一手捧出来对付功臣大将的先锋卒子,胡惟庸一死,权力立即全

集中到他手里来。

    在整个历史上,从没有一个皇帝比他拥有更绝对的权力。

    他正立在权势的最巅峰处。

    可是他却没有任何特别与旧的感觉。

    他失去的珍贵事物实在太多了。

    言静庵、纪惜惜、陈玉真,每个都勾起一段美丽和黯然伤魂的回忆。

    纵使得了天下又如何呢?

    朱元璋嘴角抹出一丝苦涩的笑容。

    心中浮起了谷姿仙与纪惜惜酷肖的玉容,又想起了怜秀秀。

    他轻摇龙首,似乎如此就能把那些扰乱心神的妄念挥掉。

    唉!

    我真的老了,再没有以前寸土必争的雄心,也开始肯为别人多想一想。

    身旁的允和燕王都静如木雕,没有半点表情。

    他虽自认有一双最懂看人的眼睛,仍不得不承认没有看破允这小孩童的底细。

    只是一厢情愿地去造就他、扶持他。

    说到底都是私心作祟。

    这时太史出场,来到祭坛旁。

    朱元璋领着允等王侯一齐起立,群臣将领,二万禁军和绅商名仕,跪满平原。

    朱元璋带着允来到祭坛前。

    太史代读祝文,先祭天地,次及日月星辰、风云雨雷、五岳四泽、名山大川。

    坛下鼓乐齐奏,坛上香烟缭绕。

    朱元璋亲自点燃香烛,朝四方上下拜祭。

    最後到了向天敬酒的仪式。

    朱元璋在数万人注视下,由叁公斟酒,先往祭坛的四周,才举起杯来。

    天地寂然无声,鼓乐齐敛。

    允的小手颤抖起来。

    朱元璋仰天哈哈一笑,把杯内的酒一饮而尽。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